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25章 青楼运转

    225章 青楼运转

    胡忧的青楼运是不怎么样,但是这青楼他已经来过几次,对里面的规矩,已经可以说了烂熟了。其实这玩艺熟不熟都不要紧,你只要知道一个‘钱’字,凡事拿钱砸,那就随便你想要怎么爽都可以了。

    胡忧进门一个金币,就把看大门的四个保镖类人物给搞定了。那院里的老鸨,看胡忧出手就是金币,几乎是用冲的跑的胡忧的面前,把胡忧当得比亲爹还亲,胡忧都不想摸她,她自己都死命一个劲的往胡忧的身上靠。一口一个奴家自称,那声音嗲得你骨头都酥麻。

    老鸨也不知道往那脸上打了多少粉,一说话那粉哗哗的直往下掉,不知道的,还以为下雪了呢:“哎哟,少爷,你都好久没有来了呢,我的女儿们呐,不知道多想你呢。”

    胡忧心说:“我以前有来过吗?你女儿想我?嘿,谁知道她们想的是什么呢。不过这样也好,装熟客不显眼。”

    胡忧做足了老鸟的样子,在老鸨的胸前掏了一把,哈哈笑道:“这阵子忙嘛。怎么样,这几天有没有新到的货色?哪什么小红,小花的,我可玩腻了。”

    老鸨道:“公子真是爱说笑,我们五色花可是有名的天天有新货,包你满意就是了。”

    胡忧嘿嘿笑着在老鸨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道:“这可是你说的,今天本少爷要是不满意,那可得要你来陪。”

    老鸨娇呼一声,嗔了胡忧一眼道:“奴家 到是想,就怕少爷闲奴家人老珠黄”

    跟着老鸨往里走,这园子里燕燕莺莺,欢声笑语的,好不热闹。胡忧为免麻烦,没有在大堂坐着,直接要了一个厢房。

    老鸨紧挨着胡忧坐下,亲手给倒了杯龙井,嗲声问道:“少爷今天要怎么玩呢,是要清倌,还是来个阿姐。”

    称青楼女子为神女的,只有曼陀罗帝国,其他的国家,并不那样。清倌和阿姐是两个大类别,清倌指的是刚刚出道的,阿姐则是经验丰富的。再细分下去,还有多种。有按从业时间分的,有按年龄大小分的,各地并不统一。

    胡忧沉吟了一会道:“这个嘛,我一时还没有想好,清倌是我爱,阿姐我也喜,有些头痛呀。

    不如这样吧,我还没有吃饭呢,妈妈先给我准备一些酒菜,捡拿手的上。然后呢,找个优伶来给少爷唱唱曲,等我决定了,再叫你,你看怎么样?”

    老鸨惦了惦胡忧塞进她胸衣里的几个金币,那脸笑得跟花似的。有钱还有什么不行的呢,老鸨连声说道:“如此甚好,甚好,少爷稍坐,等奴家去准备。”

    老鸨出去没一会,就带回一个俏生生的小美妞,都说宁南帝国的女孩子黑,这个小妞长得却特白,水灵水灵的,像是刚从树下摘下来的水蜜桃。一双玉手抱着把琵琶,真是我见犹怜。

    老鸨看胡忧的眼睛都直了,略有得意的笑道:“这是双儿,出刚刚出师的优伶,她的小曲可是我们五色花的一绝,公子看喜欢吗?”

    优伶并不属于青楼女子,在一般的情况之下,那是卖艺不卖身的。不过那只是一般的情况,如果给钱足够,那么黑心的老鸨,会有办法如你所愿的。在她们的眼中,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可以卖的东西。老鸨看胡忧出手就是金币,毫爽得不行,自然想从他的身上,多赚一些。

    事实上,做优伶的也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怎么样。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她们是身不由已的一群人。就连自己的身体,她们说了都不算,只能是听天由命了。她们唯一比较好的出路,就是在没有遇上魔爪之前,能有一个公子喜欢上她们,把她们买回去做小妾,那就算是不错的了。唉,这样的结果究竟好是不好,那又有谁能知道呢。

    胡忧闻言这才醒过来,连连点头道:“好好,双儿姑娘是吧,就她了。”胡忧这完全是装的,这双儿虽美,还不足以让他这样。做戏做全套嘛。

    老鸨得意一笑,道:“那奴家就告退了,少爷慢慢享受。有任何的需要,告诉奴家一声就成,奴家保证,如少爷所愿。”

    老鸨的话,让双儿的身体微微一颤,她能听懂老鸨话里的意思。任何需要,这话还不足够明显吗。但是她除了这一颤,又能做什么呢。

    老鸨出去之后,胡忧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这个双儿来。肤色白皙幼嫩,身材匀称,哪怕是在这烟花之地,确依然能给人清纯的感觉,真是很不错。

    胡忧点点头,问道:“你叫双儿。‘

    双儿偷看了胡忧一眼,娇身给胡忧做了一个万福,道:“是的少爷,双儿伺候少爷。”

    胡忧道:“好,不错。你会弹什么曲子啊?”

    双儿略略有些骄傲的道:“常见的曲子,双儿都会。少爷想听什么曲子,双儿就给少爷弹什么曲子。”

    ‘常见’两个字,在这里可不是普通的意思,天风大6的青楼业非常的达,常见的曲子过千条,敢说都会,那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光这一点,就足以让双儿有骄傲的资格。

    胡忧想了想道:“那好,你给我弹一曲十面埋伏吧。”

    双儿听着一愣,微微有些诧异的问道:“少爷要听十面埋伏?”

    双儿边说着,忍不住又仔细的看了胡忧一眼。这曲子她会,但是从来没有在青楼里弹过。因为这是一描写战争的曲子,而来青楼的人,要听的都是艳曲,比如一八摸之类的,越艳艳好。这上来就点十面埋伏的,双儿还真没有见过。

    胡忧问道:“你不会?”他听过的曲子不少,但是能记住名字的,也就这一而已。

    双儿连连点头道:“会的。”

    胡忧道:“那就弹吧,弹好了,少爷我有赏。”

    双儿乖巧的点头,“嗯”了一声,纤手连动,一段潇杀的曲子,从手里的琵琶流了出来,时而铮铮,时而柔柔,时而如流烟而逝,时而战火满天

    双儿的技艺真是非常不错,胡忧就着酒,吃着菜,也觉得很爽快。暗说这来青楼听战歌,少爷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吧。

    这时候音乐转入低迷,嗡嗡之音,如招唤那战死的亡灵,胡忧不太喜欢这一段,刚想让双儿跳过这一段,直接弹后面的战火纷飞。可就在他将要开口的时候,就听门外走廊传来一个略带中性的声音。

    “咦,十面埋伏?”

    话音很短,只区区几个字,但是听在胡忧的耳朵里,却如惊雷一般。因为这个声音对他来说,太熟悉而又神秘了。

    胡忧在心中暗道:“会是她?她怎么也来了宁南帝国,而且还上青楼?”

    胡忧口中的‘她’是谁?

    除了楚竹之外,谁还能让胡忧感觉熟悉又神秘的。这个楚竹,从自那次在帝都王妃别院里巧遇上之后,胡忧就没有再见过她。胡忧一直在查着这个楚竹的资料,但是到现在为止,他是一无所获。这次楚竹居然这么蹊跷出现在青楼,胡忧觉得,如果她不是‘拉拉蕾丝边’的话,那么肯定有非常重要的事,弄不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胡忧想到这里,有些坐不住了。他已经听出来了,楚竹进走进了他隔壁的厢房。三楼最后一间,只要稍费些手脚,完全可以听到那边的动静。

    可是现在眼前还有个双儿,要怎么搞定她呢。打昏她是一个办法,可是这曲音稍停一会,那老鸨肯定会进来的。而且没有琴音做掩护,也不好行动。

    应该怎么办呢?

    无意看到屏风,胡忧有了主意。这年代还没有先进到在房子建厕所,而厢房是客人留宿的地方,你总不能让客人爽完之后,跑去茅房方便吧。所以这屏风之后,是一个简易的方便处,那里面设有个马桶,可以解决问题。

    胡忧决定利用那里,来招瞒天过海。

    想着胡忧突然悟着肚子叫了声:“哎哟。”

    双儿看胡忧突然不对劲,马上停了弹琴,跑过来,关心道:“少爷,你怎么了?”

    胡忧有些痛苦的说道:“没事,我的老毛病犯了,肚子不给力。”

    双儿急道:“我去叫妈妈。”

    双儿说着就要往外跑,胡忧一把拉着她的小手道:“不用了,我去方便一下就成。不过要请双儿姑娘帮个忙。”

    双儿还没经人事,被胡忧一拉手,小脸都红了,本能的觉得胡忧是不是想对她做什么。她本想要挣开,突然想起之前老鸨的话,又放弃了。反正这也是迟早的事,这胡忧看上去还不错,第一次给了他,总比给那些糟老头强。

    想到这里,双儿低声呓语般的说道:“双儿听少爷的。”

    胡忧此时一心想着隔壁的事,并没有注意到双儿那小脸红得都快要滴水了。看双儿这么听话,决定赶紧搞定她,别错过什么消息才好。

    胡忧拿出两个金币塞给双儿道:“我这个老毛病有些麻烦,必须得出恭,而且出恭之时,还一定要有音乐,不然会出大问题。”

    胡忧说着,指指那屏风继续道:“双儿姑娘,我现在要去出恭,麻烦你帮我一直弹琴,直到我出来行吗?”

    双儿听原来是这么回事,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不由得又有些微微的失望。点头应声道:“好的。要一直弹十面埋伏吗?”

    胡忧道:“那到不用,你想弹什么曲子都行,不过千万记住,绝对不能停。不然我会落下病根的。”

    双儿学琴的时候,连续弹几个小时那是常事,这对她并不是难,更何况胡忧还给了她两个金币,这可够她平时做半个月的了。点头答应道:“双儿记住了,保证不停。”

    胡忧满意道:“这就行,我可能有点久,你不要打扰我,只要弹你的琵琶就行了。”

    搞定了双儿,胡忧一转身到了屏风后。双儿想到胡忧去那去出恭,微微有些脸红,把头转到一边,纤指轻动,这次流出的,是欢快的音乐。

    胡忧来到屏风后边,把屏风拉好,确定双儿看不到他,这才把耳朵贴在墙上。和他相像的一样,这墙的隔声做得很好,要听到那边的声音,必须得下点功夫才行。

    先用透视眼扫了一编,透视眼并不能隔着木板,看到整个房间的情况。只能看到一部份,不过这也已经足够了。这一眼,虽然消耗掉他不少的精神力,却也让他知道了那边的布置,基本和这边的一样。墙的那边。也是一个出恭的地方,同样也设有一个屏风,最重要的事,现在那里没有人。

    抓紧时间,开始行动。胡忧拿出一把匕,小心的在墙上工作着。这里的墙,都是用实木做的,要达到目的,不是难事,最主要的是不能出声音,惊动到那边的人。

    经过五六分钟的努力,胡忧终于成功的在墙上拉出一条口子。像他这种老手,绝对不会笨到在墙上挖个圆洞,那太容易被人家现了。他要尽量把这条口子做成自然裂开的样子,这样就算有人无意中看到,也不会联想到什么。

    有了这条口子,那边的动静也就可以传过来了。只可惜那边还有一个屏风遮着,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人。不过这样也好,更安全不易容被人现。

    只听墙那边传来声音道:“那个本田龟佑太不像话了,居然现在还没有到。他难道不知道,今天公主会出席吗?”

    只这一句话,就把胡忧给震得全身麻,兴奋得直叫大有收获。胡忧做梦也没有想到,世上居然有这么巧的事。他来青楼,本是想躲童颜的,而偏那么巧,这开口的人,就是童颜。

    胡忧心里大叫着:“原来童颜这个老家伙和本田龟佑是一伙的,怪不得他要抓小爷呢。咦,你口说的公主是谁?你到是说话呀”

    童颜口中的公主居然没有接他的话,把胡忧给气得差点没把墙给轰开了。

    那边沉默了一阵,一个略带中性的声音开口道:“本宫相信丞相会来的。”

    这声音一入耳,胡忧全身一震,差点没把马桶给踢翻了。童颜口中的公主,居然是楚竹?

    胡忧的大脑急的运转起来,无数的疑问一个个的涌起:“楚竹是公主?她是哪一国的公主?安融公主吗?如果她是安融公主,那么她跑到曼陀罗帝国收养孤儿,办学堂又是什么意思。现在她又跑到宁南来干什么?她要和本田龟佑见面,为什么要来青楼?本田龟佑不是安融军师吗,什么时候当上丞相了?”

    胡忧真是又惊又喜,他有预感,今天能知道许多他不知道的秘密,这青楼运,真是转了。

    童颜似乎不太喜欢本田龟佑,他轻哼了一声,问道:“公主,你打算怎么对付索菲雅那个溅人,听说你上次曾经刺杀过她?”

    胡忧心中又是一跳,他们口中的索菲雅是曼陀罗帝国的神女王妃索菲雅吗?看来是了,早应该猜到,在水上皇宫刺杀索菲雅的就是这个楚竹。可这是为什么呢?

    胡忧是听得越多,越是感觉到迷惑。这没头没脑的,必须得找根线串起来,才能把这些东西给理顺了。

    那边继续传来声音,这一次依然是楚竹开口道:“不错,不过那索菲雅的运气好,让她给躲过去了,只是中了一刀。”

    童颜叹了口气道:“公主真是太冒险了,这些事,交给属下去做就好。你可是我们紫荆花王朝的希望,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的复国大计就彻底的失败了。”

    童颜这话,让胡忧的眼睛猛的一亮,线索出来了。原来是紫荆花王朝。楚竹是紫荆花王朝的公主。

    胡忧的心中是豁然开朗。正所谓是一理通,百理明。以楚竹是已经灭亡掉了的紫荆花王朝为论点,胡忧很容易的就能猜到,本田龟佑不是安融的丞相,而是紫荆花王朝的丞相,而他们口中的索菲雅,不用问,肯定是他们为复国而派到巴伦西亚身边的卧底。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青州会那么轻易的被割让出去了。楚竹之所以要刺杀索菲雅,这也不用问,肯定是索菲雅大权在握,不想再玩什么复国的游戏了。

    胡忧想到这里,心中又是一惊。他们汇集宁南帝国,难道是要对宁南帝国下手。他们的目标,该不会是我的公主老婆欧阳寒冰吧

    胡忧的耳朵都快贴进墙里了,可是那边却没有了声音。你们这不是折磨人吗,有什么话,快一气说出来呀。

    胡忧这边急得直抓狂,那边传来了开门声,然后是本田龟佑的声音。开头什么见礼的没用话,胡忧自动的略过。

    只听那边又开口了,这次是本田龟佑说的:“公主,长老,我对这一次的行动,有十分信心。我已经查到,欧阳寒冰身边最得力的四个女护卫此时并不在身边。这是我们下手最好的机会。”

    童颜哼哼道:“上次浪天一事你也是这么说,结果呢。”

    本田龟佑道:“上次是那该死的胡忧搅了我的局,这次绝对不会了。我保证,十天之内,欧阳寒冰必死”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