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22章 胡忧被虏

    章  胡忧被虏

    白云城。

    晚饭过后,黄金凤回到暂时分给她的房间,合衣躺在床上,身体很累,骨头都要散开了,却怎么也睡不着。黄金凤是偷偷跟着部队一起来白云城的。胡忧本不让她来,但是她还是来了。

    八百里奔袭,黄金凤以前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做出那么疯狂的事。可是现在,她不但是见到了,还自己亲身的经历了一把。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觉得很自豪。

    是因为胡忧吗?

    黄金凤不知道,似乎是吧。

    想起胡忧,黄金凤在不由又想起了第一次与胡忧见面的样子,嘴角挂起了一丝笑意。那个傻蛋,居然胆大到敢去偷看她洗澡,真是不可原谅。黄金凤自己也很纳闷,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一刀砍了他,反而跟他说那么多的话,最后还**于他。

    想着想着,黄金凤越发睡不着了,强忍着身体上的酸痛,从床上爬起来。刚一推开房门,黄金凤就远远看到胡忧站在城头上,看着那天边的月亮,愣愣的出神。

    月光之下的胡忧,背影是那么的孤独,让人忍不住升出暗然神杀的感觉。

    他,在想家吗?

    黄金凤在心里问着,她每次想家的时候,就是那么无住的。

    “你来了。”胡忧听到脚步声,头也不回的问道。对于他熟悉的人,只听脚步声,他就能知道来的是谁。

    有人说这很神奇,实事上,这并不是什么太神奇的事,因为很个人走路的习惯并不一样,只要留意,就能分出他们的分别。

    “嗯。”黄金凤点点头,与胡忧并排而站。对于胡忧能听出她是谁,她并不觉得诧异。跟在胡忧的身边久了,对胡忧经常能展现出与常人不一样的行为,她已经很习惯了。

    看胡忧只打了个招呼,就闭口不语,黄金凤不由问道:“你在想什么?”

    胡忧摇了摇头,没有回答黄金凤的问题,又过了良久,他才用无悲无喜的声音说道:“康拉德的兵已经退了。”

    黄金凤诧异的看了一眼胡忧,因为她没有从胡忧的声音里,听到半点的喜悦。打了胜仗,这本应该是高兴的事,他为什么会这样?

    黄金凤说道:“这就好了,浪天没事了。”

    黄金凤说到这里,才发现胡忧手上拿着一份简单的战报,借着月光,黄金凤看到了上面写的字。当她看到那用红笔写的部队阵亡三万以上,平民两万遇难的时候,她瞬间明白了胡忧为什么会这样。她想安慰,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黄金凤心里知道,胡忧对手下的士兵,非常的爱护。这次八百里奔袭,内卫团的伤亡大约在五千人左右,而浪天又损失超过三万,一下有近四万的士兵战死,这对胡忧的冲击很大。胡忧这是心痛的。

    “陪我走走好吗?”不知道过了多久,胡忧轻轻的说道。那声音之中,居然带着一丝祈求。

    黄金凤没有说话,主动上前,挽过胡忧的手。这还是她认识胡忧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这么做。

    大战刚过,战征的印记,依然很深。黄金凤本想选一条能够暂时遗忘战火的路,可是她发现,那跟本做不到。无论走到哪里,首先映入眼帘的,都是那已经变成暗红色的血。那不知道是来自敌人,又或是自己人的血,默默的向人述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这就是战争。

    是的,这就是战争。血永远都是它的主题,不管这血来自谁,这个主题,都是不会变的。

    黄金凤挽着胡忧,不过方向却是由胡忧来掌控的。刚经历战火的白云城,地上显得有些坑坑洼洼,走起来不是那么顺脚,一不小心,很容易崴着。

    因为不死鸟军团很轻易的控制了白云城,使得城内的设施,破坏的并不是很严重。几处着火的房子,也都已经扑灭了。空气之中,带着股子烧焦的烟火味,隐隐还能闻到一些烤肉香。不过你最好不要去深纠那肉香从何而来,不然你的胃恐怕会造反。

    因为胡忧严令士兵打扰城民,不少士兵此时都在屋檐下休息。一路走过,不少士兵自动的给胡忧敬礼,然后用奇怪的目光,看向黄金凤。黄金凤尽量装做若无其事,但是她的小脸,还是微微的泛红。这么挽着胡忧出现在士兵面前,无疑是公开了她和胡忧之间的关系。虽然这关系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做为女孩子,黄金凤多少还是有些害羞的。

    走过一条横街,路边的士兵变少了,一个茶馆,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咱们去茶馆坐坐吧。”胡忧开口道。

    “嗯。”黄金凤轻哼了一声,她是没有什么意见的。

    茶馆装修得还不错,看来这茶馆在白云城应该小有名气。

    “有人吗?”

    胡忧叫了几声,好一会,才有一个小伙子,从柜台后面,伸出头来,有些迟疑的看了眼胡忧和黄金凤身上的军服,问道:“军爷要喝茶吗?”

    “嗯。”胡忧扫了眼还算干净的桌椅,点点头道:“是的,麻烦给我们一壶好茶,再来几个小点。”

    伙计回道:“小点是还有一些,不过茶我不会泡。我才来茶楼几天,还没有来得急学泡茶。”

    胡忧问道:“那会泡茶的人呢?”

    伙计边走出柜台,边回道:“会泡茶的都躲避战火去了。老板给了我一个金币,让我在这里守着茶馆。”

    胡忧这才注意到,这个伙计长得很高大结实,大约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头却要比他高出半个头。一身伙计短打装,穿在他的身上,不那么适合,显得有些小。

    胡忧想了想,用商量的语气说道:“那你把茶具和茶叶拿出来,我们自己泡行吗?”

    伙计似乎得到过什么交待,又或是茶楼里经常有客人这么要求,他并没有多想,就同意了。

    时间不大,伙计在已经把各种茶具,茶叶,小点心,摆在了胡忧的桌前。在他想到转身离开的时候,胡忧叫住了他,让他一块入坐。

    泡茶对于胡忧来说,算不得什么难事,他没有让黄金凤动手,借着桌上的油灯,先把小炉子给点然,然后把水壶架到炉子上煮。

    跳动的火苗,给这幕夜已深的茶馆里,带来一股暖意。胡忧拿过伙计带上来的茶叶,放到鼻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清新的茶香,直入心肺,带走了他身上的疲惫。

    “好茶”

    胡忧含笑的点点头,这茶可要比杜长惟的那些粗茶好上太多了。

    把茶加到茶壶里,现在要做的,就是等水开了。看着那一点点升温,慢慢冒出点点热气的水壶,胡忧不由得又有些出神。

    从七岁跟师父,和他一起四处行走江湖,过得是颠沛流离的生活,在自己二十二岁的短暂人生里,似乎很少有这种悠闲的时候。茶馆给胡忧的印象,是有钱人才能去的地方。他口渴的时候,大多都是喝着矿泉水瓶里装的自来水,能喝上一碗大碗茶,已经算是一种奢侈了。胡忧二十岁之前,最大的梦像,就是能过上一个稳定的生活,不用再颠沛流离。

    可是哪想到,老天却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把他给弄到了这乱世之中。

    一个靠骗人为生的江湖小混混,在这里过上了戎马生涯。以前只是杀过鸡,屠过狗的手,却拿上了马刀,长枪,在战场上砍杀。青州,安融,洞汪,浪天,保宁,还有这白云城,每到一处,都有战事。一个本不属于这里的人,却有杀不完的敌人,安融人,林桂人,池河人,曼陀罗人相信今后还会有更多的的敌人。

    手上的权力越来越大,跟在自己身边的属下越来越多,管理的地盘越来越多创造出了常人不敢想到的战功,可是那颠沛流离的生活,却依然在继续着。唯一不同的是,以前靠嘴皮子混世界,现在靠的是手中的钢刀。

    哎,有时候想想,自己那么不择手段的扩大自己的势力,究竟是对还是错呢。和那些入伍当兵只为了能吃上饭的士兵不同,自己从入伍的那一天,就是带着一颗强烈的野心而去的。

    现帝国,自己也算是一个人物了。在别人的眼里,自己是不死鸟,是浪天王,是啸咤风云,手握几十万重兵的一路诸侯。几十万士兵,把他们的命,交到了自己的手上,只要自己一声令下,像今天这种奔袭八百里的事,可以反复的上演。今天不过是三万人那么做,明天可以让三十万人那么做。

    是不是很威风?

    可是为什么在看到浪天战报的时候,自己的心却涌起落寞和孤独呢。难道自己一直以来,努力想要争取的,不是这些吗?那么自己一直在追寻的,究竟是什么呢?

    正在胡思乱想着,水嘟嘟的烧开了。黄金凤轻轻的碰了胡忧一下,把胡忧拉回神来。放水,洗茶,泡茶,胡忧平日里,没少看纳月她们做这些事,以他的聪明,早就已经学会了,虽然很少亲自动手,但是他做得一点不比四侍女差。

    “来,试试我的手艺怎么样。”胡忧把一杯茶推给伙计。

    “你是怕茶里有毒吗?”伙计突然看着胡忧说道。

    黄金凤猛的就要去拉腰中的金凤刀,因为这样的话,不应该出自一个伙计的口。敢这样开口说话的人,绝对不是一个为了一枚金币留守茶馆的伙计。

    胡忧轻轻的抓住了黄金凤的手,微微摇摇头,没有让她把刀给拔出来。这个伙计不是杀手,胡忧从见到这个伙计第一眼,就知道这伙计的身上,有不错的功夫。虽然他在有意的隐藏着,但是他的身上,并没有杀气。

    胡忧对伙计笑笑道:“我只不过是想请你喝一杯茶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伙计笑了笑:“看来是我多心了。”

    在伙计拿起茶杯的时候,胡忧也同样举起了茶杯,遥做了一个敬茶的手势。他相信,这茶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因为半个小时之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将会走进这家茶馆,并在这里喝茶。这对面的人,更不可能提前知道,并在茶里做手脚。

    而之后嘛,他就更没有那个机会了。在他拿茶叶茶碗的时候,风吟全程都暗中跟着他,如果他有什么动作的话。风吟不会不出声的。

    “痛快,少帅果然胆识过人。”伙计一改之前的卑微,哈哈大笑起来,看他的表现,跟本就不像十几岁的少年。这样的洒脱,没有几十年的练历,是做不出来的。

    胡忧刚想说话,突然就感觉到眼前一黑,一头栽在了桌子上。他并没有晕过去,但是全身上下,连一跟指头都动不了。这突然而来的腋下生变,让胡忧在心头涌起的,不是害怕,而是苦笑――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

    黄金凤焦急的叫了一声:“胡忧,你怎么了?”

    黄金凤的反应极快,胡忧刚一倒下,她就已经发现了不对,瞬间双刀护住胡忧。她因为并没有喝茶,所以没有像胡忧那样栽下去。

    那伙计冷哼一声道:“小姑娘,你难道还想拦我不成?”

    以他十几岁的样貌,叫黄金凤小姑娘,还真有些可笑。不过现在,没有人笑得出来。胡忧到是想笑,但是他连嘴角都动不了。

    黄金凤紧咬着玉牙,道:“你想怎么样。”

    伙计哈哈一笑道:“放心吧,我老人家不好女色,所以你不在我的名单之中。小姑娘,你回家去吧,时间不早,我也得走了。”

    书中代言,这个伙计名叫童颜,别看他那脸看起来不过是十四五岁的样子,事实上,他已经八十五岁了,至于他的生份,后文书自会有交代。

    童颜说着就欺身而上,黄金凤当然不会让童颜那么轻易就把胡忧带走,娇咤一声,挥刀就劈。

    黄金凤的功夫可不低,从小就拜师学艺的她双刀使得炉火纯青,在正常情况下,胡忧不用血斧,不见得能打得过黄金凤。

    只见黄金凤的左手刀划过夜空,闪电一般直奔童颜的面门。这一刀砍实了,童颜的脑袋直接就得一分为二。

    童颜并没有因为黄金凤的刀,而停下脚步。他似乎没有看到黄金凤一样,继续往前走。黄金凤看童颜如此小看她,更是加重了一分力道,誓要把此人斩于刀下。

    起来话长,事实上从黄金凤出刀到砍向童颜的面门,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眼看着刀光就要砍中童颜,黄金凤甚至都已经能透过刀锋,感觉到童颜的皮肤。可是一切,却就那么结束了。

    童颜只看了黄金凤一眼,黄金凤的刀就停留在了离童颜的面门不过是零点几公分的距离上,怎么也不能再砍下去,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托着她一样。

    不但是身都动不了了。

    黄金凤瞬间脸色大变,活了二十年,她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看向童颜的眼神,像是看鬼一样。

    如果此时有懂行的人在,肯定能一眼就看出来,这个童颜使用的是虚质精神力。可惜虚质精神力在天风大陆上,是一个秘密,知道的人并不多,黄金凤小小的年纪,跟本没有可能知道。

    不说是黄金凤,就连胡忧也不知道。他直到现在还以为,他之所以动不了,是因为茶有问题。

    事实上,茶一点问题都没有。童颜是用虚质精神力把胡忧的神经给锁上了,就像是现在的黄金凤一样,身体已经不由自已控制。

    童颜解决了黄金凤,不慌不忙的转头对着空气说道:“你们四个丫头也想上来试试吗?”

    这话如果是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并不能明白童颜在说什么。可是听在胡忧的耳朵,却瞬间就明白,童颜的话,说的是暗夜四影。

    “他居然能看见”胡忧心中大骇,之前他动不了,却并不惊慌的原因是他对暗夜四影有信心。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在胡忧的心里,任眼前这人有多厉害,也躲不过暗夜四影的联手打击。

    可是胡忧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居然可以看到暗夜四影。这让他除了苦笑,还能怎么样呢。

    今天对白云城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白天,胡忧亲摔三万不死鸟兵,奔袭八百里,攻下白云城。而晚上,这个创造了历史的少帅,却在城中被人虏走了。

    接到胡忧失踪的消息,内卫团中的几个高级军官,眼睛都快绿了。特别是哲别,她当即就要命令部队搜城。

    “慢着,哲别,咱们现在不能轻举妄动。”黄金凤拦住哲别道:“少帅是不死鸟军团的灵魂,他失踪的消息,我们必须得保密不然军团会崩溃的”

    哲别怒道:“我不管那些,我只要少帅平安回来”

    “哲别,你冷静点。不死鸟军团是少帅的心血。他绝对不会允许你这样做的我们应该马上把消息传给西门雪,旋日,吴学问他们,然后再商量怎么处理。”

    bk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