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16章 铲除异已

    216章 铲除异已

    书房里,胡忧看着从陈梦洁那里得来的奸细名单,久久沉默不语。几个小时过去,愤怒的心已经逐渐的平静下来,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放过这些人。一百多人,混在了各级的官员之中,只要他们有任何的异动,都就将会给保宁市带来灭顶之灾。

    除奸是肯定的,现在摆在胡忧面前的是什么时候动手。是等自己的嫡系部队不死鸟军团来了再动手,还是现在就动手。

    等不死鸟军团来,那么至少还要等十几天。这十几天的时间,这些奸细会不会收到风声,做一些事呢?

    不等不死鸟军团,直接用保宁之兵,那会不会引起什么麻烦呢。要知道这些奸细里面,有不少是在保宁已经为官多年,各种的关系是盘根错节,更有甚者,也许手中还掌握着其他人的把柄,一但动手,肯定有人出来求情。现在自己在这保宁只有几个亲信之人而已。他们一但联合起来,就算自己是不死鸟,也无力镇压他们。

    算来算去,最稳妥的办法,还是等不死鸟军团到来,再处理这些奸细的事。给候三的命令是一个月,现在已经过去十五天,再有十五天,候三肯定可以带不死鸟军团抵达。到时候手里有三个主战师团在,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等不死鸟军团到来,再处理这个奸细的问题,同样也有一些麻烦。那就是不死鸟军团初到就杀人,会不会显得杀气太重?再有,难道不死鸟胡忧一定要有大量的士兵在身边,才敢行事吗?难道身边没有大量的士兵护着,就算明知道有奸细,也不敢动手?

    胡忧的身后,一个还略带有点点小女孩特有娇声的声音响起:“主人,要不风吟去帮你解决吧。”

    开口的是暗夜四影之一的风吟,现在书房里只有胡忧一个人在,她不需要隐藏身体,所以她就站在胡忧的身后。

    胡忧转头看向这个育姣好的十六岁少女,笑笑道:“你打算怎么帮我解决?”

    风吟理所应当的说道:“杀了他们就好了。他们让少爷心烦,都该死。”

    风吟这话说得很干脆,在她的眼中,除了胡忧之外,再没有其他人。对任何人的死活,她都是不会关心的。这也许有些冷血,但是这也正常。你不能要求一个从出生开始,就一直运离人群生活,直到现在的人,拥有太多的感情。因为她们跟本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感情。如果她一开口,就是什么人民疾苦,悲天悯人的话,那才叫做不正常呢。

    胡忧拍拍自己的肩膀,说道:“风吟呀,有些事情,你不明白。杀人有时候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这里面关系到各各方面的东西。”

    胡忧拍自己肩膀的意思,是让风吟帮他揉揉有些酸痛的肩膀。陈梦洁留在他左肩上的伤,表面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过有时候还是有些不自然。德福在训练暗夜四影的时候,有考虑过她们的侍女作用,所以让她们学过一些侍女应该会的面,四影的手法相当的不错。特别是她们四个同样动手的时候,那感觉,真是让人陶醉。

    风吟非常乖巧的靠了上来,用一双小手,给胡忧轻轻的揉按着。没按两下,花颂,雪啼,月鸣也分别靠在了胡忧的身边,对不是伤处的地方,也进行按摩。她们知道,胡忧喜欢这样的感觉。

    风吟把胡忧的手,放到自己的身上,边给胡忧揉按着左肩膀,边说道:“主人,你能不能教教我们,怎么与人相处。我们四姐妹从小就远离人群,很多东西都不知道。”

    花颂几个,也同样把目光看向了胡忧。没有经历过她们那种成长道路的人,很难明白,她们内心之中,对人际交往的恐慌。她们除了跟胡忧亲近之外,跟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其他人。隐身,对于她们来说,实事上,也是一种躲藏。

    “嗯。”胡忧轻轻点点头。对于四影,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同样是四胞胎,旋日四女的生活很丰富,各有所长,又见过不少的世面。而四影则单纯得像一张白纸一样,虽然她们有一身别人所不具备的特殊本领,但是更多的时候,她们却像小孩子那样,有太多的东西,是她们不知道的。

    看胡忧点头,四影全都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人是群居动物,与人交流是人类的天性。她们也想要参与进这个世界,而不是只做一个旁观者。

    胡忧整理了一下思绪道:“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以后只要有时间,我每天都给你们讲一个故事。你们可以从故事里,吸取你们所需要的东西。”

    书房里,只有胡忧一个人的声音,他口中的故事,其实说的是他自己的成长经历。他的人生,到现在不过是短短的二十二年,但是他所经历的精彩,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曾经经历过的事。

    故事是可以育人的,经常反思自己的过去,可以让自己更清楚的认识自己。胡忧在教风吟四人怎么样为人处事的时候,自己也渐渐的从患得患失的境况之中,走了出来,他找到了处理奸细的方法——杀。

    没有那么多需要瞻前顾后的东西。之前在民众的面前,表露出来的,都是谦训爱民的一面,乱视用重典,不适当的表现出自己狠辣的一面,那么今后就会出现更多类似的情况。至于那些想要借机搞事的人,让他们跳出来好了。

    堡宁现在还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既然有这个机会,那么就不妨一并解决了吧。

    第二天,胡忧就出了征兵命令,在保宁市民之中,征兵一万。这些兵胡忧称之为兵勇,算为不死鸟军团的预备役士兵。

    胡忧想过了,奸细的问题,不能等不死鸟军团来了再处理。现在城外还有二十万敌国部队,万一他们来个破釜沉舟,将要弄出大乱子的。而为防城中之官,相互暗中勾结,胡忧决定这一次,不用原堡宁城的兵,就用这城中之民来干这事。

    以胡忧在堡宁的威信,要征一万兵,并不是太难的事。哪怕这次征的并不是不死鸟军团之兵,但依然是从者如流。不过是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征足了一万兵勇。

    这一万兵勇,都是之前保宁一战时,表现良好的壮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谁好谁不好,只要多问几个百姓,就能知道。这堡宁可是他们的家,妻儿老小都生活在这里。他们爱不爱曼陀罗帝国那不一定,但是对堡宁,他们是有爱的。因此这一万兵勇,在忠心上,绝对没有问题。

    因为城外还围着二十万大军,所以胡忧的征兵,并没有引起一些人的警觉。没有人会想到,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胡忧居然会动一场清洗。

    一万兵勇虽然没有经过训练,但是他们都是有勇气之人,对胡忧也有着一种极度的狂热。胡忧把他们招集起来,进行一个简短的训话之后,就给他们早已经抄好的奸细名单。

    一声令下,整个堡宁全都动了起来。

    “少帅,名单之上的2o8人,除了三人自杀外,其于全部落网。”旋日给胡忧汇报道。

    陈梦洁给胡忧的名单,明明一百多个,怎么变成了2o8人?其余的那些,自然是胡忧添加上去的。

    这段时间,胡忧经常在百姓之中走动,也听了不少百姓的申诉。这多出来的几十人,都是平时欺压过百姓的官员。第一个,就是在例会之上,和胡忧不对付的黄祖同。这个黄祖同在前任城守建新城主府的时候,强行征用百姓的土地,强拆民居,大肆敛财。这一次,他并没有出现在陈梦洁名单之中,但是胡忧决定,把他当奸细给办了。

    “很好。”胡忧满意的点头,对于这一次的行动,他感到很满意。这些兵勇,果然有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比那些城守兵强多了。看来选择用他们,是个不错的决定。

    看吴学问一脸苦思的样子,胡忧不由问道:“吴学问,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吴学问道:“少帅。我在想,一下抓了那么多人,要审讯起来,是一个很大的工程。而且负责审讯之人,与他们都相熟,这恐怕里面会出什么猫腻。”

    胡忧在心里暗笑道:这个吴学问什么都好,就是有些书呆子,有些时候不懂变通,喜欢按程序来。这是他的优点,但是同样也是他的缺点。他这一套,在和平时期,是很好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有些多余。

    胡忧摇头道:“这个事情你不需要头痛,我没有打算审讯他们。”

    “不审?”吴学问呆了一呆,问道:“少帅打算先关着他们?”

    胡忧道:“这堡宁可没有这么多粮食养他们,直接杀头。”

    “杀头”吴学问脸色一变。

    胡忧冷哼一声问道:“这些人通敌卖国,难道不应该杀头吗?”

    吴学问道:“话是不错,判国者死,那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少帅只凭陈梦洁的一份名单,就判这二百余人死罪,会不会有些武断。这里面,怕有错杀呀”

    胡忧沉默了一阵,起身来到吴学问的身边,拍拍吴学问的肩膀,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留下一人,就留下了隐患,宁可错杀,不可错放。”

    吴学问也是聪明之人,他瞬间就明白了胡忧的意思。他知道,胡忧这一招,是一石多鸟之计。这2o8人里,并不全是奸细。胡忧是要借这个除奸细的名义,把那些有碍堡宁展的人,也一并灭掉。

    快刀斩乱麻,胡忧的手段虽然狠了一些,但是对今后堡宁的展,绝对是有好处的。吴学问虽然觉得胡忧的做法有些过,但是也并不反对。

    吴学问这边的话音刚落,杜长惟匆匆的一路小跑的冲了进来。急急忙忙的行了个礼,问道:“少帅,听说你下令抓了二百多个奸细?”

    胡忧看这杜长惟这么急的赶来,心说莫非这些人里面,有他的知交好友,他赶着来求情。

    胡忧想到这里,心里微微升起了一丝不爽,不过他并没有表露出来。让过坐椅,道:“杜大人,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慢慢再说。纳月,给杜大人上茶。”

    杜长惟谢了坐,喘了几口气道:“少帅来到堡宁之后,所做的一系列事,外抗敌军,内安民心,都很不错。老夫也很佩服。”杜长惟说着这里,喘了口气,继续道:“可是现在正值三国联军围城之时,少帅却一下在军民之中,抓了2o8人,似乎不太妥当呀。

    别的不说,就说那黄祖同吧。此人虽然为人跋扈,但是敌军攻城之时,他也是出了大力的。当时东城出现险情,是他亲带军兵上阵除险,他应该不太可能是奸细,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呀。”

    胡忧冷冷的扫了杜长惟一眼,他之前就猜杜长惟肯定是来求情的。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杜长惟居然是来给黄祖同求情的。这个老家伙,怪不得在帝都圈不受人待见呢。真是太迂腐了,一点都不懂得利用形势。

    不错,黄祖同确实不在陈梦洁的名单之中,但是这个人,在堡宁当了二十多年的镇守,各种关系非常的复杂,在民中的名声非常的不好。留下这个人,对于今后堡宁的展,绝对是大大的不利。

    现在有机会,不把他给铲除了,将来想要铲掉他,将会非常的困难。他手上有重兵,与城中的贵族商贾又多有联系。再加上杜长惟都说了,黄祖同在这次的守城之中,表现非常好。这样一个人,现在不杀,到敌退之后,还杀得了吗。少爷这可是在为你今后更好的管理保宁而铺路呢。难道你连这么简单的事,都看不出来?

    胡忧强压下心头的不满,转身对旋日道:“你去把百姓递的状书给拿来。”

    旋日应声而去,几分钟之后,就抱着一叠状书回来。这些都是胡忧在与百姓接触的时候,百姓给胡忧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对于状书上记录的事,胡忧虽然没有一一去查,但是他知道,这个黄祖同肯定有问题。

    老百姓从来就都最善良的一群人了,他们 不是逼不得已,跟本不会做这样的事。况且递上这种状书的,还不是一两个人。光旋日手上这些,就将近有五十多封,实名签字的,就过两百人。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胡忧从来都知道,要查一些官员的问题,跟本不用什么官府,只要到民间去,问问老百姓,那就什么都知道了。他们虽然弱势,但是那心跟明镜一样,并不是那么好骗的。

    杜长惟接过旋日递来的状书,只看了几封,就放下了。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这状书上的事,我有所尔闻。我曾经派人在暗中查过,也了解到这其中一些东西,确实属实。但是黄祖同并没有判国,少帅订他个叛国通敌,是不是不太妥当呀。”

    胡忧摇摇头道:“杜大人,这事并没有什么不妥当的。鱼肉百姓和叛国通敌,都是危害帝国,危害百姓的行为,罪名虽然不同,实事上就是一样的事。

    这件事你不用多说了,我已经下了决定。这么做,对堡宁,对百姓,都有好处。百姓只会称赞,不会有怨言的。”

    杜长惟问道:“那么少帅打算怎么处置黄祖同。”

    胡忧冷声道:“叛国通敌,杀无赦”

    杜长惟知道胡忧的决定已经不可更改,但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要是黄祖同手下的人马反起来怎么办?”

    胡忧冷笑一声道:“他们敢,就让他们试试好了。”

    行刑由胡忧亲自主持,选择的地点为堡宁平时最热闹的东十字大街。二百余个人犯,一字排开,压跪于大街上,那场面非常之壮观。相信许多人一辈子都忘记不了那样的情景。

    看到黄祖同也跪于刑场,人群中暴起了欢呼之声,百姓无不拍手称快,奔走相告。至于黄祖同是不是通敌,他们跟本不在乎。

    “杀”

    胡忧宣读完罪行之后,右手高高扔出不死鸟金令,2o8个早已经准备好的了刀斧手,同时对手中钢刀喷出口烈酒,手起刀落,朵朵血花染红了长街。

    一天之内,2o8颗人头落地,让整个堡宁的军民,都为之吃惊。很多人直得现在才现,那个在老百姓之中,总是乐呵呵的少帅,有其狠辣的一面。

    后世的历史学家,对胡忧这种一言堂,不审而杀的做法,多有诟病。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生在乱世,也只有这样做,才能最好,最快的解决问题。

    2o8颗人头落地,代表的并不是有2o8人死去那么简单。这二百多人的死去,为胡忧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这堡宁再无反对的声音。他的一切命令,都可以通行无阻。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