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17章 候三的初恋

    7章 候三的初恋

    江南一块键盘,打不出两家的事,堡宁在胡忧的连番妙手之下,暂时平稳了下来,咱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候三的情况。

    不得不说,候三在不死鸟军团之,是受到胡忧足够重视的一个人。因为朱大能的特殊身份关系,候三简单的家世,在某种程度上,更得胡忧的信任。而候三对胡忧也非常的忠心。

    堡宁被围,候三接了胡忧的金令,回浪天 城调兵来援。三国联军出兵二十万,将堡宁城团团围住,想要出城,那是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无生的行为。胡忧相信候三的能力,可以做到。而候三为抱胡忧的信任,就算是面对十死无生的情况,他也没有多半句屁话。接到胡忧金令之后,他是二话不说,马上离城。

    候三出城的当晚,三国联军还没有动进攻,想要趁乱而出,那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唯一可行的,就是借着月色,偷偷的穿过敌军的包围。

    候三从小在山长大,以打猎为生。区区一个城墙,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他是艺高人胆大,连条绳子都没有用,单单依靠徒手,就从十米高的城墙上溜了下来。全程没有惊动任何的人,就连堡宁的那些守备军,都没有现候三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候三选择的路线不是正南,而是城西边。因为他知道,城南有桂林帝国的十万大军在,他们与胡忧有大仇,肯定防卫得非常的严,要想从十军大军之穿过去,不是那么易容的事。

    而城西虽然要远了一些,但是这边是山区,这落鹰山一听地名,就知道很大。池河帝国只有两万兵马在这边,不可能把这一片全都封死了。

    实事证明,候三的判断是正确的。他一路潜行入落鹰山,都没有遇上什么危险,这不由让他有些得意。他是山区里长大的人,只要进了山,他就有足够的信心,任何人都找不到他。

    可是候三还没有来得急高兴,一声狗叫,就让他大喊不妙。候三是打猎出生的人,自然也知道猎狗的能力了。猎狗的追踪能力,可是非常厉害的。如果这时候敌人的手上有军犬,那么候三就很难藏得住踪迹。一但被现,两万人抓他一个人,那可真是死定了。

    不过候三的心,还是存在有一点点侥幸的,因为他在军也算是有些年头了,无论是在曼陀罗帝国,还是安融,又或是桂林帝国的军,他都没有现过有军犬的存在。他觉得这池河帝,也不应该有军犬才对。也许这只不是过是野狗而已。

    虽然有些怀疑,但是候三还是先把自己给藏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身负调兵重任,绝对不可大意。

    没过一会,候三就暗暗的庆兴自己的小心。原来这池河帝国的军,不但有狗,而且还是那种大只的大狗。这种狗因为特产于池河帝国,有个名字,就叫做池河狗。

    这种狗身长多在两米左右,远远看去,和一条小牛差不了多少,通体黑毛,非常的凶猛,就连雪狼看到它们,都得绕道。

    候三是边小心的把自己藏好,边四处找着有什么可以遮掩气味的东西。

    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不过却让他现了一个烂泥坑。烂泥坑不大,也就只能藏一个人,候三身材瘦小,要藏进去,不是问题。只不过,那烂泥坑里有堆不明动物的腐肉。那肉都不知道已经多久了,上面爬满的指头大的蛆虫。那蛆虫一动一动的,在腐肉里钻来钻去,非常的恶心。

    这要换了一个受美的女人,比如陈梦洁那样的人,就算是宁愿被抓,也不愿躲到这种地方去。但是候三却没有想那么多,一点一点挪进了那个烂泥坑里。怕狗的鼻子太灵,他还把一大团腐肉给顶在头上。好几次,那些蛆都要钻进他的嘴里,他都一动不动。

    不一会功夫,那队池河兵就巡了过来,两条池河狗似乎现了什么,在候三之前趴过的地方,转来转去,不时出呜呜的声音。

    一个池河士兵道:“大黑是不是现了什么?会不会是堡宁有人跑出来了?上面可是下了死命令,就连一只蚊子,也不能让他们过去。”

    另一个士兵说道:“应该不会吧。这一路没有现什么不对呀。”

    “我看还是不能大意,把大黑,二黑放开,让它们好好的找一下。”

    “好。”

    此一对话,让候三听得心暗骂,蜷缩着身子泡进蛆堆之,大气都不敢出半口。

    那两条被称为大黑,二黑的池河狗,果然非常的厉害。只在地上闻了一下,就直直向着候三藏身的地方过来了。还同时对着候三藏身的地方大叫。

    就算是藏在烂泥里,候三的背后还是汗湿了。要不是强压着身体,不让身子动,候三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有现了吗?过去看看。”一个似乎小官类的人物,带着七八个士兵,向候三藏身的地方走过来。

    “,什么东西那么臭?呃,我x,真他娘的恶心。还以为两个畜生现什么呢。快,把它们开拉走走走,看得老子晚饭都要吐出来了。‘

    脚步声逐渐远去,候三的脸都变惨白色的了。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这条小命,就得交待在这里。

    又定了好一会神,一颗乱跳的心,这才平静了一些。这种游戏,心脏不好的人,可玩不了。太要命了。刚才候三都几乎可以预想到自己被狗撕成碎片的情景。

    恶心?

    还好够恶心,不然这条小命就没了。

    想着后面还可能遇上这种可怕的池河狗,候三不敢大意,这么恶心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地方都能遇上的。

    能保命的东西,都不恶心。候三干脆把身上的身服脱上来,包了一大包这种腐肉和蛆虫,背在身上,小心的往前摸。

    实话,这种气味可真够难闻的,还有那蛆虫钻来钻去的感觉,搞得候三直想吐。他是尽量把那些那些蛆虫想像成青楼神女那如水的肌肤,才感觉好受一点。

    真不知道蛆虫和神女之间有什么关联之处,能让他产生这样的联想。要是让那些神女知道了,恐怕他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神女点名字不接待的青楼客。

    这么潜行了一夜,候三终于有惊无险了出了落鹰山。候三离开险地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扔进水里,赤条条的泡了他半个小时。才把那身上的恶心东西给洗去。不过那衣服是不能再要了,腐肉都已经容进了布里,跟本没有办法洗干净。

    候三不像胡忧有空间戒指可以装东西。全身上下,就那么身衣服,扔了也就没有了。不过这对候三来说,不算个事。

    要不怎么说候三是胡忧的兵呢,胡忧当年从山洞出来的时候,就是一丝不挂的。而候三此时也差不了多少。

    找了节竹筒把身上重要的东西塞进里面,候三穿着树叶裙就上路了。看他那身材打扮,还真有些像西游记里的悟空。

    就这么光着赶了整整半天的路,候三终于在一户人家屋后,偷到了一身衣服,总算是还原成了人类。

    身上有了衣服,候三也就没有了顾及,一个月的时间,要从堡宁回到浪天,再带兵赶回堡宁,时间可是非常紧的。他必须得抓紧时间才行。他是甩开大步,就往浪天方向跑。

    一阵马蹄声从身后传来,候三擦了把脸上的汗。他已经连续在大路上跑了两个多小时了,饶是以他的体力,也有些不支。他昨晚可是一夜没有睡觉,体力本就已经消耗非常大了。

    这时候听到马声,候三自然要打起那马的主意。自从被朱大能笑他不会骑兵之后,候三是拼了命的练习马术,现在不是吹,在不死鸟军团之,他骑马也算有一套了。

    看到后面上来的是一个穿红衣服的姑娘,骑着匹黑色的乌山马,候三皱皱眉:“是个女人?”

    候三从石头上跳下来,计算着怎么样可以骑到马。能好好说,当然好,实在不行,女人也得抢了。堡宁现在是朝不保夕,他可没有那么多道意可讲。

    “嘿,哎哟,撞死我了。”候三边痛叫着,边偷眼去看那个骑马的姑娘。他已经在心里计算过了,自己长得没有胡忧那么帅气,想要和一个不认识的姑娘,同骑一匹马,似乎有些困难。所以必须要用一些手段才可以。

    这骑马的姑娘叫做欧月月,今天刚十九岁,这次是第一次单独出门,要去荷红镇给姑姑祝寿。因为是第一次单独出门,她的心情非常的兴奋,所以这马不自觉的就快了一些,没想到路边突然冲出一个,撞在她的马上。

    没有错,候三这小子是故意往欧月月的马上撞的,他是远远的就已经计算好了度和时机,这一撞表面上看起来很重,事实上他是一点伤都没有。

    欧月月第一次出门,哪知道外面的坏人那么多。还以为是自己贪恋路边的风景,没有注意看路,这才撞到人。赶紧跳下马来,跑到候三的身边,焦急的说道:“真是对不起,我没有看到你。你撞得怎么样,要不要紧?”

    候三偷眼瞟了欧月月一眼,看这姑娘一脸着急的样子,心说有门。这要是换一母老虎,恶婆娘,那就比较难办了。

    “唉哟,唉哟,好痛呀,我这骨头看来是要断了,活不了了。姑娘,你骑马怎么都不看路的。”

    候三边装着痛苦的样子,还不忘记把罪名安到欧月月的身上。这是他的计划之一,先勾起姑娘的同情心和罪恶感,那后面的事,也就好办了。

    要不怎么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呢。这小子跟在胡忧的身边,好东西没有学会多少,坏心思却一把一把的全学会了。多好的一个农家子弟呀,就那么被胡忧给带坏了。

    欧月月哪经历过这种事呀,看到候三那样,她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手忙脚乱的,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突然她想起父亲一般处理事情的方法,一转身跑到马背的行囊里,抓了一大把金币跑回来,对候三说道:“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撞你的,我赔你钱吧。你有了钱,可以去找大夫医治。”

    候三看欧月月转身往马边跑,还以为她见自己撞了人,准备跑路呢。要是那样,说不得,他就得用强了。看欧月月抓了一大把金币回来,他在感慨这姑娘钱多的同时,不由得也在心里生出了一丝愤怒。拿钱解决问题,他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了。

    有钱了不起吗?候三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他以前可没少见有钱人拿钱欺负人,穷人都有仇富的心里,候三也不例外。

    候三心冷哼一声,决定吓吓她:“哎哟,哎哟,你这时候给我钱,有用吗?我能拿来干什么?我不要你的钱,你走吧,不用管我,让我死在这里好了。等我死后,我会去找你的。”

    欧月月听候三前面的话,还以为候三说要放过她了呢。听到后面的话,吓得她尖叫起来。她什么都不怕,就怕那种神神鬼鬼的东西。这候三说死后要去找她,那哪成啊。

    欧月月嘴巴一撇,哭道:“我求求你,你别去找我好吗。我真不是故意撞你的。你要怎么样才可以放过好,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帮你。你千万别变鬼去找我了,我最怕鬼了。”

    候三这才注意到,这个欧月月长得挺漂亮的,而且看她哭的样子,清清纯纯的,也不忍吓她了。

    换了种语气,候三说道:“我也不想去找你,可是你都把我撞死了,我不找你行吗?”

    欧月月又要哭,想想不对呀。这人明明还没有死。只要他不死,不就不会去找自己了?

    想到这里,欧月月觉得自己终于想到了解决的办法,急急的说道:“不会的,你不会死的。我带你去看大夫。我知道荷红镇有一个很出名的大夫,他一定可以治好你的。你肯定不会死。”

    候三心说算你上道,不用我费那么多心思。我也不用你带我到荷红镇,只要往前走到有马卖的地方,你的任务说算是完成了。你虽然长得挺漂亮,但是我可没有功夫跟你游山玩水。

    候三提醒欧月月道:“可是我走不了。”这是最后一招了,只有上了马,那就差不多了。

    欧月月急急道:“不怕,我有马。我扶你上马。”

    欧月月说着跑过去,把马给拉过来。她真的很怕候三死了去找她,只要候三不死,那一切都好办。

    候三是半推半就的,让欧月月扶上了马。心里那个美呀,这下终于不用靠两条腿傻跑了。

    欧月月把候三弄上马之后,刚要跟着上,可是这会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同骑一马,似乎不太好吧。

    候三正美呢,突看欧月月停哪里,不由奇怪的问道:“你怎么还不上来?”

    候三一得意,把自己装伤员的事给忘记了。毕竟他的功力还不够,不像胡忧那样,装死可以装到你把他埋起来都不露馅的程度。

    还好欧月月正在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候三的不对,闻言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我还是不上了,我给你牵马吧。”

    胡忧心说让你牵马,这条路弄不好半年都走不完,小爷那有空跟你玩呀。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上,咱们就一下走,你要不上,那对不起的事,小爷也得做一次,这马我就骑走了。”

    “哎哟,我疼呀。你这走着去,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大夫哟,要死了,要死了”

    欧月月一听候三又要死,什么都不顾了,一飞身跳上马背,娇咤一声“扶好”,一踢马肚子,马儿像箭一像冲出去。她也不想想,要是身后真坐着伤得那么重的人,被这马一颠,还不得颠死了,哪还用找什么大夫。

    “欧月月,对不起了,你是一个好姑娘,这次算是我候三骗了你,以后我再想办法还你吧。”

    候三深深的看了一眼那被他骗去买包子的欧月月,把马儿绑在大树下,转身离开了。胸前还残留着女儿家特有的香味。

    候三知道,经过半天的相处之后,他这一辈子,都很难忘记这个名叫欧月月的姑娘了。这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并不是那种喜欢拿钱砸人的人。她单纯而美丽,有一颗很好的心肠。

    可惜,堡宁的情况太紧急了,不然好好用用少帅教的那几招泡妞的绝招,说不定,可以追到手呢。

    唉,别了,我的好姑娘。如果有缘,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转过另一条长街,候三高价买了一匹黄膘马,动作矫捷的飞身而上,认准了浪天的方面,箭一样的冲出去,哪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奔驰的骏马,带起耳边呼呼的风声,才分开不过十分钟,候三的心里,就升起了一股思念之情。

    难道这就是少帅说的初恋吗?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