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15章 逼供陈皇后

    215章 逼供陈皇后

    陈梦洁对自己的美很自信,她知道,男人没有一个不爱腥的,她更知道,男人最喜欢玩身份高贵的女人。而眼前这个小男人,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这个。

    **看来是无可避免,陈梦洁在心里计算着,是不是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体,来做一些事。比如杀掉这个自称少帅的小男人。

    研究过胡忧的陈梦洁知道,胡忧今年不过只有二十二岁,而且他对男女方面的事,也并不避讳什么。他和红叶的事,就是一个例子。

    至于杀掉胡忧之后,要怎么脱身,陈梦洁到并不担心。她敢生出这要样的念头,就没有想过,要跟胡忧同归于尽。只要杀掉胡忧,她自然有办法离开这里。只要一出这堡宁城,她就将尽起手上十军雄兵,屠尽这城中一切生物,以泄头心之恨。

    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陈梦洁,计算了很多,但是她却忘记了一点。胡忧年纪轻轻,就能以短短不过三年的时间,从一个小兵,成长为现在的不死鸟,又岂是易与之辈。

    “你想要干什么”

    感觉到胡忧的手已经伸向了自己,陈梦洁恰到好处的表达出自己的愤怒。能在后宫三千佳丽中杀出,成为一国之后,陈梦洁对男人有着充份的了解。她知道,怎么样对更好的勾起男人的兴趣。

    陈梦洁嘴里表达着愤怒,却让身子轻轻的颤抖着,以无声的肢体语言,来表现出自己心里的害怕。既然已经定计要借机杀掉胡忧,那么她就不会吝啬自己的身体。让他爽一次,要他一条命,这样的生意很划算。

    陈梦洁能感觉到,那只手已经来到了她的背后。那只手很热,就算隔着布衣,她都能感觉到他的火气。

    身子一轻,一条绑在身上的绳子开了。陈梦洁在胡忧看不到的角度,露出了一丝冷笑。来吧,让你再享受一次做男人的快乐,然后,你就可以下地狱了。

    胸前微微一松,那是第一条绳子完全被解开了。这是一条很可恶的绳子。因为它正好绑在她骄傲的胸膛上,勒得还很紧,让她几乎都快要喘不过气来。现在自然好多了。

    陈梦洁不动声色的微挺起胸膛,让自己的身材,看上去更火暴一些。她知道这一招很管用,因是她手下的士兵,每当看到这一幕,都会像疯了一样,扑向敌军。她已经多次的试验过,百试百灵。

    陈梦洁正在等着胡忧解开第二条绳子,那个可恶的家伙,一共在她的身上,绑了七条绳子。几乎没有放过她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说起来,他那绑人的方法,还真特别,每一个绳结,都很漂亮不说,还能把女人最美好的地方,全都表露出来。说真的,当时被绑的时候,她的心里,还生出了一点点快感。

    要是哦不,我在想什么。

    陈梦洁在胡思乱想之中回过神来,她突然发现,胡忧在解开她第一条绳子的时候,居然没有借机摸她。

    这似乎有些不太正常,他那么年轻,能忍得住?

    偷偷的转过头去,陈梦洁发现,胡忧站在她的侧后方,两睛直直的,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或是说,他在看着她的身体,想着什么。

    “不许碰我,你给我滚开。”陈梦洁又适时的骂了一声。与其说这是在骂,不如说她这是在提醒胡忧,不要光知道看,还可以做别的事的。

    那手又动了,是第二条绳子被解开了,陈梦洁可以感觉得到。

    我就不信你能忍得住。陈梦洁在心里冷笑着。那条是绑着她大腿的绳子,她不用看胡忧的眼睛,都能知道,胡忧现在在注意着她什么地方。

    三根,四根,五根,胡忧又一连解开了陈梦洁身上的三根绳子,一副美的yu体,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每解开一根绳子,胡忧都会停一下,然后陈梦洁都会很适时的叫一声‘不要碰我’之类的话。天知道,解开这五根绳子的时候,胡忧可是一根头发,都没有碰到过这个女的。哦,也许有碰到的,但是没有什么感觉。

    陈梦洁能感觉到,自己身上只剩下两跟绳子了。那个可恶的男人,他又不动了。他难道就不能主动一些吗,总是要让人家提醒?

    不做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陈梦洁不想再这样耗下去。她想尽快的解决这里的事。而杀掉这个男人,就是解决这件事最好的方法。

    陈梦洁暗暗的吸了一口气,刚想再次给胡忧一些提醒。耳边却传来了胡忧的声音。

    “你又想告诉我。我如果碰你,你会杀掉我是吗?”

    这略带着戏谑的声音,让陈梦洁的心中一惊。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已经猜到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陈梦洁忍不住抬起了头,其实她一直都可以抬头,只不过,她觉得低头更能让人感觉到楚楚可怜。

    胡忧此时已经回到了陈梦洁的正前方,陈梦洁很容易的,就能看到胡忧的脸,和他的眼睛。

    只看了胡忧一眼,陈梦洁就知道,自己被耍了。胡忧的眼神里,充满了戏谑。那绝对不是一双被美色迷住的眼睛。

    一瞬间,陈梦洁打从心底升起了无比的愤怒和屈辱。一向视男人如无物的她,第一次感到了挫败。想起刚才自己那低劣的表演,全都让人当了笑话看,她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胡忧今天过来,难道真是被陈梦洁的美色所迷?

    当然不是,初到天风大陆的胡忧也许会很饥渴,见了女人就想推。但是现在的胡忧,对于美色已经看得淡了。现在他的身边,随时都有四侍女和暗夜四影,别的女人能不能推不一定,这八个娇美女孩子,他是随时都可以予取予舍。但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动哪一个。因为他的心,早已经从女人转到了争霸之上。

    胡忧不知道自己最后会不会成功,不过他不在呼。他现在享受的是那个过程。他想知道,自己一个江湖小混混,在这个世界,可以做得怎么样的程度。所有该争的,他都会不择手段的去争。他要用自己的手,写就一本属于自己的历史。

    四侍女,暗夜四影八个美艳娇女,胡忧都没有碰,对这陈梦洁他当然不会有兴趣了。虽然这个女人的身材很火暴,又身为皇后,推倒她对男人来说,似乎很有面子。但是胡忧暂时还没有那个想法。

    至于什么时候他会有那样的想法,那谁知道,也许是明天呢?

    人的思绪永远是最难猜的,胡忧这样的人,就更难猜了。

    胡忧今天过来,不是为了占陈梦洁的便宜,而是为了从陈梦洁的口中,拿到一些消息。因为他怀疑保宁市里,有人暗中勾结了三国联军的人。

    其实在三国联军突然杀到的时候,胡忧就已经在心里闪过这方面的念头,只不过那时候他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再加上刚刚到来,对身边的事,对杜长惟的真实想法,都不是很了解,所以他才把这事给忍了下来。不过现在,堡宁城已经变成了保宁市,并入不死鸟军团的属地,这个问题,也是时候解决了。

    胡忧在陈梦洁对面的一张太师椅上,舒服的坐了下来,用桌上的毛巾,擦擦手道:“你不用一直在提醒我,无论你说不说,我都不会碰你的。”

    胡忧一早就知道,陈梦洁这个女人,不好对付。不过不要紧,他有的是办法,一点点的敲开这个女人的心里防线。

    无视陈梦洁那可以喷火的眼神,胡忧继续说道:“我这人虽然喜欢美女,却并不喜欢脏女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刚才是打算用你十五天没有洗澡的身体,来勾引我是吗?”

    陈梦洁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心表演的她,确忘记了自己目前的情况。谁会对一个已经十五天不洗澡的女人,产生任何的兴趣吗,哪怕这个美人再漂亮

    胡忧哈哈大笑了好一阵,又回到陈梦洁的身前,嘻笑着说道:“不要跟我玩演戏,少爷我就是靠这一招,活得现在的。在这方面,我是专业级的。”

    两滴清泪,滑过了陈梦洁的脸庞。皇后的低泣,足以让世上最铁石心肠的男人,化为绕指柔。当年她就是靠这一招,引起了皇帝陛下的注意,踏出了走向后位的第一步。

    “有意思,这招梨花带雨,陈皇后平时没少用吧,还真够炉火纯青的,说哭就哭,很有一手。”

    胡忧说着,突然毫无征兆的大哭起来。那哭声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仿佛世界上,最悲惨的事,在一瞬间,全都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陈梦洁止住了哭泣,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真是太妖孽了。在此之前,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存在。

    胡忧猛的止住了哭声,一脸笑意的看着陈梦洁,做贼一样的问道:“怎么样,我的演技比起你来,还不算差吧。”

    陈梦洁收起所有的表情,她知道,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对付这样的男人,只能是绝对的实力,用什么手段都不好使。

    陈梦洁冷冷的说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

    “终于肯恢复正常了吗?你其实还可以再表演一会的,好久没有玩了,我突然很有兴趣,跟你好好玩玩。比如这样。”

    胡忧说着,伸手轻轻抚过陈梦洁的秀发。他的动作轻柔,他的眼神充满了情人之间最纯美的爱意。如果此时再来上一点音乐,那么这将是一出最美的歌剧。

    “放开,不要碰我。你究竟想要干什么,你说吧。”陈梦洁在胡忧的手要进一步行动之前,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她突然发现,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魔鬼。一个可怕的魔鬼。他来自地狱,不应该生存在人间。

    陈梦洁从懂事以来,就一直在与人计算心计,她曾经有无比的信心,可以把所有的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但是这一刻,面对这个叫做胡忧的男人,她却感觉是那样的无力。她怕自己在这样下去,会崩溃掉。

    胡忧拍拍手,回到太师椅上坐下来,悠闲的喝了口茶,一脸可惜的说道:“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对手,还以为可以好好玩一次呢。唉,我其实还有很多招术没有使出来呢,好久没有用了,也不知道,还好不好使。要不我们再玩会?”

    陈梦洁现在很想哭,是真哭的那种,不是刚才那样的装哭。可是她不敢,她怕胡忧又把那视为一种挑战。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脆弱,不过她此时,真的是怕了眼前这个男人了。

    能不怕吗?胡忧从一开始,就针对着陈梦洁的防线,进行层层的突破。被抓,被绑,还不许洗澡,十五天没有人跟陈梦洁说过一句话。这种种加起来,没有对陈梦洁的身体,造成半点的伤害,但是对她的精神打击确非常的大。

    别的不说,对于一个漂亮的女人来说,十五天不能洗澡,全身上下,散发出异味,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打击。越是漂亮的女人,对自己就越是自信。让一个高贵又而自信的女人,全自上下,散发着在臭味,这无异于在她的脸上划一刀。破坏一个人的自信,有时候比杀掉她,更让她感觉恐惧。

    “不玩了吗,那我们就来说点正事吧。”胡忧给自己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翘着二郎腿,写意的说道:“我知道,这城中有人与你们勾结。现在,我需要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最不爱听的,就是那样的话。”

    胡忧的话问了出来,陈梦洁并没有马上回答。胡忧却并不着急,他知道,陈梦洁会说的。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有时候,对付聪明的女人,比对付笨女人要容易得多。因为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怎么做,对自己才最好。

    陈梦洁底头沉思着。这个聪明而又漂亮的女人,她本可以嫁一个小贵族,然而过上那种安稳的日子。但是她不甘心那样做。她觉得那是对她生天丽质的浪费。她不甘于平淡,从小被人欺负的她,发誓要做那个欺负人的人。

    她寻找着一切能利用的机会,让自己得到权势。一个女人,在没有强大的背景支持之下,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她不只一次的受到过打击,但是她从来没有放弃过。终于,她成为了帝国的皇后。只要再给她一些时间,她说不定,可以成为女皇。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在她最一帆风顺的时候,她从小相依为命的亲弟弟,却被人于千军万马的保护之中,一箭射杀。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她可以冷在眼看人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却不能看着自己唯一的亲人,如此的惨死,她要报仇。

    报仇陈梦洁在心里对自己说。只要这次不死,只要能活着回去,一切都还有希望。她并没有输,她还有机会,有能力,有实力,杀掉眼前这个男人。招出几个已经没有用的内线,对她来说,算不了什么。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只要价钱合适,只要能为她带来足够的利益,都是可以出卖的。

    陈梦洁招了,她招得很撤底。她知道,胡忧既然会来问她这事,那么胡忧肯定已经查到了一些东西,不然他不会那么肯定。

    陈梦洁不知道胡忧已经查得了那少,不过那些,已经都不重要了。那种用酒色金钱就可以收买的人,不值得她冒着激怒胡忧的危险,去庇护他们,他们不配。这个世界上,除了弟弟陈常利之外,所有的人,都不佩。

    胡忧拿到名单的时候,心情很沉重。陈梦洁写出的这份名单上,洋洋洒洒,一共一百二十六人,这其中包括了原堡宁城的各级将领,其中有几个,还是相当高层的将领。

    难怪陈梦洁在攻城的时候,那么信心十足的样子,原来她们不但在城外有强大的军力,在城内还有如此庞大的内线。

    胡忧相信,如果不是他出人意料的,在三国联军攻城的第一天,就把陈梦洁给抓住,把那些内鬼全都给震住了,让他们来不急,也不敢再做出什么事的话,这堡宁城在没有被他变成保定市之前,就已经破掉了。

    三十五万军民的生命,他们怎么敢为了一点点钱财享受,就那么干。

    胡忧把名单死死的抓在手里,眼中闪现出无边的杀机。不要怪我狠,是你们逼我的。

    “陈皇后,多谢你的配合,希望我们能有下一次合作的机会。”

    陈梦洁的脸上,已经恢复了淡然。她知道,交出这份名单之后,胡忧不会再对她怎么样。毕竟城外还有二十万大军在,她是他手中的王牌。

    陈梦洁冷笑道:“我也希望咱们能再一次合作,不过角色得反过来”

    胡忧哈哈一笑道:“那就让我们共同期待好了,为了表彰你今天的表现,我奖励你一桶热水。陈皇后,个人卫生很重要”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