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13章 让城

    213章让城

    “呼,轻点,大小姐,我这是肉来的。”胡忧泪水汪汪的看着黄金凤,希望这样的表情,能让黄金凤不在折磨他那已经破损的身体。

    胡忧早应该想到,黄金凤这个小醋坛子又生气了。

    唉,不就是多看了陈梦洁几眼吗,又没有做什么别的。再说了,那能怪我吗,要怪得怪她的身材太火爆。多少士兵都看了,我不看,那不是亏了。

    四侍女一脸心疼的看着黄金凤给胡忧处理伤口,可是却又不敢说什么。西门雪一脸幸灾乐祸的在一边偷笑着,看来她对胡忧的惨样很欣赏。

    杜长惟在一边苦笑,而陈梦洁被扔在了地板上,由哲别专门负责看管。

    这就是城主府里目前的情况。

    随着林桂军停止进攻之后,安融和池河两国的部队,也都暂停了攻城。胡忧的力挽狂澜,终于在堡宁城破城的前一刻,硬生生让战争给停了下来。

    当然,这其中也有陈梦洁的功劳,要不是她想要活抓胡忧,现在的情况,就得反过来了。

    这一战,堡宁城方面损失惨重,战死两万余人,轻重伤加起来,过五万人,房屋损毁的数据,暂时还没有统计出来,不过相信不会太少。

    不过现在城里军民的情绪都很稳定,毕竟这一仗,是他们赢了。他们用三十万杂牌中的杂牌军,跟二十万最精锐的部队,打了半天,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是值得骄傲的。

    这一战,胡忧在堡宁城军民之中的人气更高了,所有人都知道,几乎是胡忧一个人,为堡宁城带来了胜利。而他们却并不知道,他们的英雄,此时正在受着折磨。当然,就算他们知道,也不过是会心一笑而已,老婆欺负老公的事,他们管不了。清官都难断家务事呢,更何况是他们。

    黄金凤冷哼一声道:“你似乎对我的手艺很不满?”

    胡忧连连摇头:“不,不,很满意,很满意,只不过,要是能轻点就更好了。”

    黄金凤用手在胡忧的左肩捅了一下,道:“像这样?”

    “嗯”胡忧闷哼一声,陪笑道:“再轻点,再轻点。”

    黄金凤瞪了胡忧一眼道:“轻点你不长记性。”

    偷偷的替胡忧揉了一下伤口,黄金凤瞟了一眼那边一脸心痛的四侍女道:“让你的侍女帮你处理吧,本小姐累了,要休息一下。”

    黄金凤说着走到了一边,在椅子上坐下。刚才那一战,她同样也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全身累得不行。但是不亲自看过胡忧的伤,她哪里能放得下心休息呢。别看胡忧叫得惨,其实她并没有对胡忧怎么样,接骨总是疼的,她不过是在接骨的同时,偷偷掐了胡忧几下而已。谁叫他当着那么多人的们,对陈梦洁又楼又抱的。虽然那是为了战略需要。

    看黄金凤终于肯放过胡忧,旋日四女赶紧跑了上来。看才在一边看着胡忧那样,她们真是心疼死了。

    掉进了花丛的胡忧在心里暗乐,这才是帝王级的待遇嘛。那一双双小手,小心的为伤口上药,包扎,扶辰那丫头,还不时的轻吹几口香气,哦,爽。

    “胡忧哥哥,胡忧哥哥,你真是太棒了,江儿要拜你为师。”随着一声清脆的童音,一个小男孩跑了进来。

    另一个柔美的声音,也同意在厅中响起:“江儿,慢点跑,别摔着。”

    胡忧从花丛之中探出头来,看是茹雪和小杜江母子来了。小杜江在前面跑着,茹雪在后面跟着,手里还端在一个汤盅。

    胡忧对茹雪点了点头,对小男孩笑道:“嘿,是我们的小杜江来了。”

    小杜江看胡忧满身是血,关心道:“胡忧哥哥,你受伤了吗?”

    胡忧作出一副硬汉的样子,一挺胸道:“没事,大丈夫保家为国,留点血算不了什么。”

    说完这话,胡忧又塌下身道:“不过还真是很疼呢,所以呀,小杜江要苦练杀敌本领,以后保护母亲”

    “嗯,江儿知道了。”

    茹雪毕竟是她人妇,看胡忧光着身子在处理伤口,没好意思过来。远远的把手里的汤盅放在桌上,道:“少帅,这是人参雪莲汤,听说对伤口有好处,一会你喝一些吧。”

    胡忧每次看到这个柔柔的女人,心里总有一种特别的情素。也许是见了太多的女将女兵吧,这个水一样的女人,让他很舒服。

    “好的,谢谢你,夫人。”

    茹雪摇摇头道:“一点汤比起少帅保家为国,流血受伤来算不得什么。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才对。”

    茹雪说着,叫过小杜江道:“江儿,少帅还有正事,我们走吧。”

    军事会议上,胡忧问道:“朱大能,食草方面的情况怎么样,可以支持多久?”

    陈梦洁被抓之后,三国联军是停止了攻城,但是他们并没有撤走,而是把堡宁城给围了起来。现在堡宁城对外的一切物资供应都中断了。

    朱大能从战争还没有开打,就被胡忧派去管后勤资源。对胡忧这一安排,朱大能不但不会感觉到轻视,反而对胡忧很服气。

    因为朱大能知道,战争打的其实就是后勤。如果连吃的都没有了,那么再强大的军队,也顶不了几天。一开始,他还想提醒胡忧注意这一点,没想到胡忧直接就把后勤这方面,从杜长惟的手里拿了过来,并派他去专管。这是一种绝对的信任。为回报胡忧的信任,朱大能拿出了十二分的用心,严把每一颗粮食的进出。全力保证后勤的稳定。

    朱大能站起来回道:“我已经把全城的粮食都已经集中了起来,分成十个地方,重兵防护。由于之前杜大人已经做了一些战前准备,所以粮草方面还算充足,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之下,可以支持三个月。”

    朱大能说着,话风一转道:“不过物品问题,缺少很严重。现在城中有近五万的伤员。就算轻伤的可以不用药,也有两万重伤员必须用药的。

    还有,因为战争的关系,很多城民的房子都受到了破坏,更有很多人为了拿到守城用的板砖、石块和木板,把自家的房屋都给拆了。

    现在这些人没有地方住,都睡在大街上。一两天还没有问题,要是多过几日,恐怕很多人都得生病。”

    胡忧点点头道:“嗯,这是一个问题,我们不能让城民流血再流泪。建房现在是不可能了,你这样,把那些房子受到损毁的,全都记录下来。特别是那些为守城而拆了房子的,更要详细记录。

    另外,去联系那些酒楼客栈,家里有房多的人,算租也好,算借也好,让他们把多出的房间全都让出来。尽可能的好好商量,要钱的告诉他们,战后由不死鸟军团给,不要钱的,发一个不死鸟铜制奖章。”

    朱大能问道:“要是软硬都不吃的呢?”

    胡忧目光一寒,道:“那就扣起来,查他的通敌问题。”

    朱大能会意的点点头,现在可是战时,没有那么多情面可讲,钱名都不要,那就是跟部队对着干,管你有没有问题,逮起来再说。

    胡忧揉了一下脑袋,沉声道:“这个药品问题嘛,不能凭空变出来。对了,城中有大蒜吗?”

    “大蒜?”朱大能有些发愣,这大蒜和药品有什么关系吗?

    朱大能有些抓头道:“这个大蒜不属于战略物资,我没有统计过。”

    一个堡宁城方面的军官开口道:“少帅,这个我知道。”

    得到胡忧的示意,他继续说道:“开战之前,有一个商队拉过一批大蒜来到我们堡宁城,现在应该还在城中。”

    胡忧问道:“大约有多少?”

    城官回道:“具体有多少我也不是很清楚,大约有十多车吧。”

    胡忧在心里计算了一下,以常规的运力,一车大约是一千斤左右,十多车差不用也有一万斤,基本够用了。

    胡忧说道:“这个事就由你负责,找到那个商队,买下他全都的大蒜,然后交由朱大能统一管理。价钱方面,尽量谈,别让人家亏了,去吧。”

    “是。”那城官马上领命而去。虽然他也不知道胡忧拿大蒜干什么用,但是他选择相信胡忧不会做那没有用的事。

    解决了大蒜问题之后,胡忧又连续的问了几样东西。分别是高度的白酒,姜,辣椒,胡椒,花椒,猪油等一系列的农副产品,得到的回复都很满意。虽然存量都不多,但是也够用一阵了。

    完了之后,胡忧亲自教朱大能怎么做大蒜膏,辣椒膏等外伤代用品。这些都是一些江湖常用的土办法,虽然比不了真正的药物,但是都有一定的疗效。不死鸟军团有专业的药品补给队,只要顶上一个月,这些问题,都全部可以解决。

    让胡忧比较安心的是粮食问题,有三个月的粮食,足可以支持到不死鸟军团的来到。现在堡宁城已经开战,胡忧相信,只要是没有反心的城镇,都不敢阻止不死鸟军团过境。至于胡忧下的那不死鸟驰援令,胡忧知道,那些城镇是不太可能出兵来帮的。胡忧要的也不是他们出兵来援,而是一个借口,等这堡宁城的事了之后,他就以这个借口,把那些不听话的城镇,全都给收拾了。

    胡忧在公告上点出的那些城镇,刚好就在堡宁城和浪天之间。要么就不玩,要玩就玩大的。胡忧要借这次机会,把浪天和堡宁城之间的势力,全给收归入通一条北到堡宁城,南通浪天的通道。之后再借机想办法连接上洞汪城,那么大半个燕州,就到他的手里了。到时候坐拥数十个城镇,千万城民,不说是帝都,就算是在国际上,也有他不死鸟一席之地。

    当然,这都还只是计划,想要实现,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口吃不成个胖子,胡忧知道,自己还有很长的道要走。

    “少爷,你回来了。时间正好,快要可以开饭了。”扶辰看到胡忧回来,高兴的笑道。

    胡忧这几天,借着暂时没有战事,每天都早出晚归的。除了亲自巡查城防,观察敌军的动向之外,胡忧还重点的去看望伤员,和安抚百姓。发现有任何的问题,马上当场下令处理。这些动作,让胡忧在堡宁城的民众之中,有了更高的声望。

    胡忧哈哈笑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小扶辰,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呀?”

    胡忧这是逗扶辰玩,堡宁城被围,外面的东西,跟本运不进来,来来去去的,就只有几样主食而已。十几天来,就没有换过。

    扶辰甜甜的笑道:“今天吃面条和包子。”虽然吃得不好,但是扶辰每天总是乐呵呵的。似乎从来就没有什么烦心事。

    胡忧在扶辰的鼻子上捏了一把,笑道:“包子什么馅呀?”

    “我知道”小杜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跳出来道:“是面粉馅的。”

    “哈哈哈”

    三人全都笑了起来,本来就是馒头,可不是面粉馅的吗。

    饭后,胡忧,吴学问,旋日,西门雪在书房里处理公务。其实大多数是吴学问三人在做,胡忧对于行政方面,并不是很拿手,他是以学习为主。他这人有一点好,不懂就是不懂,他不会强把什么事都往身上揽。这里可不是跑江湖,事关几十万人的生存大事,可来不得点半的玩笑。每一个草率的决定,对百姓来说,都是灾难性的。

    “咣咣”

    敲门声打断了胡忧和吴学问的讨论,胡忧和吴学问对视了一眼,都同时摇摇头。这个时候,唯一会来到这里的,只有城守杜长惟。他已经很多天没有来过了,不知道他今天来这里有什么事。

    用手势阻止了要去开门的旋日,胡忧亲自给杜长惟开门,并把他请进来。

    杜长惟落坐之后,手里捧着茶,久久不语,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胡忧陪坐在一旁,并不打扰他。

    说真的,杜长惟这个城守,算是胡忧所见过的那么多官员之中,最好的一个官了。首先一点,杜长惟这个人不贪。他不贪色,老婆死了十几年,也没有想着再娶一个。他不贪图享受,吃住都比较朴实不说,堂堂一个城守,家时居然只有一个给小杜江做奶妈兼打杂的下人,平常做饭还多是身为儿媳若雪动手。看到他这样,身边带着四侍女的胡忧,都感觉到汗颜。

    单这两点,在现今的曼陀罗帝国官场,就很难看到。更让胡忧感觉到惊奇的是这杜长惟居然还把自己的俸禄,暗中分出一半,去救济城中生活比较难的百姓。他这可不是做秀,而是实实在在的做事,胡忧也是很巧合的机会,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事的。

    像他这样的另类,在官场之中,怎么会不受到排挤。要不是他老爹是里杰卡尔德最早的部下,曾经多次救过里杰卡尔德的命,最后又是为救里杰卡尔德而死,在帝国的功臣薄上,清清楚楚的记录着名字,皇家一直对他多有照顾,他恐怕早不知道被踩到哪里去了吧。

    这些都是各人的操守问题,如果只单单是这些,胡忧还只会觉得杜长惟是一个好人。但是三国联军进攻堡宁城之时,杜长惟能当机立断的把一切权力,都毫不保留的交出来,就不得不让胡忧佩服了。

    将心比心,胡忧自认做不到这一点。哪怕明知道有一个能力比他强十倍的人,胡忧也不可能把不死鸟军团交给那个人来全权指挥。他做不到,相信全天下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得到,而眼前这杜长惟,却已经这么做了。

    杜长惟又沉吟了一阵,终于开口道:“少帅,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胡忧看了吴学问几个一眼,问题:“是否需要单独谈?”

    杜长惟摇摇头道:“不用了。”

    胡忧点点头,给杜长惟添了点茶,道:“那好,那咱们就好好聊聊。”

    杜长惟道:“少爷来这堡宁城也有二十天了,想必对堡宁城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这些天,少帅所做的事,我看在眼里,城中的百姓,也都看在眼里。我想把这堡宁城交给少帅,不知道少帅可愿意接收。”

    “什么?”胡忧一下站了起来,以他的沉稳,也让杜长惟给震住了。

    旋日几个也同时动容,不敢相信的相互用眼神询问其他人,以正明自己并没有听错。

    接收是什么意思?那可不是像现在这样,把战时的权力给交胡忧统管,而是要把这堡宁城交到胡忧的手上,他自己拍拍屁股离开。

    杜长惟认真的点头道:“少帅没有听错,我就是想把这堡宁城交与少帅。这事件,我已经考虑了很多天了。这堡宁城地处青州和燕州的交界,乃兵家必争之地。

    这次是多有少帅相助,才暂时打成这个局面。他日少帅离开,老夫又该如何。

    我是自己知道自己的事,以我的能力,跟本没有办法守得住堡宁城。为了城中的百姓,也为了我自己,我要肯请少帅接管堡宁城。”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