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12章 形势逆转

    212章形势逆转

    胡忧从来没有想过,一个皇后可以那么年轻漂亮,身材火爆,而且还有那么高强的功夫。眼前这个陈梦洁,听说已经三十多了,可是看上去最多不过是二十岁,几乎和黄金凤看上去差不多。一身战甲穿在身上,英气和媚气同样那么逼人。只交手了一招,胡忧就知道,这个女人很强。甚至比他全盛时期还要强。

    “你说对了,我就是林桂帝国皇后陈梦洁,要你拿的人”陈梦洁一声娇咜,举枪便刺。白银枪在她的玉手之下,闪出点点星光,真是招招夺命。

    一个多小时的强攻,让胡忧的精神力消耗非常太,左支右挡,显然有些力不从心。有些招式,明明已经在心里想好的破解之法,可是在使出来的时候,却又是那么的无力,手中的霸王枪显得是那么的沉重。

    之前被胡忧搅乱的林桂军,此时已经再次整理起了队伍,近三万部队,对胡忧这五千敢死队发起了反冲击。五千敢死队之前全凭着一股热血往前冲,这会被林桂兵这么围着打,显得有些错手不急,平时缺少训练和实战的弱势,也开始暴露出来。

    只十来分钟,敢死队的死伤就非常的惨重,五千人马,现在能活着的已经不到二千了。无助,焦急,恐慌出现在了他们的脸上,信心正一点一点从他们的脸上失去。后世有军事家曾经专门针对这场战争,进行过分析。不过别管后世的那些个‘砖’家是怎么说的,现在的形势,已经是危险到了顶点。

    胡忧麻木的舞动着霸王枪,再一次架开陈梦洁的白银枪。霸王枪上那淡黄色的光芒,已经暗淡了下去,没有了之前的闪亮。胡忧已经几次试图脱离与陈梦洁持纠缠,但是都没有成功。这个陈梦洁就像一个死八婆等着要分手费一样,死死的咬着胡忧,怎么都不让胡忧有脱离战圈的可能。

    南城头上同样也很危险,虽然楼车已经成功的毁掉,但是林桂士兵对城头的压力,还是那么的强大。此时他们已经不是三万一组的轮流进攻了,而是十万大军一起上,誓要用他们的铁蹄踏平这小小的堡宁城。

    胡忧不用转头去看,都知道吴学问此时的指挥得有多么吃力。这就是带新兵打仗的弱点,打顺了,他们可以凭着一股血性,在胸口写个‘勇’字,空手扑向敌人,稍有不顺,他们就会信心大失,发挥不出平时一半的战力。

    对面这样的情况,久战无功的乏力感,也同样的开始涌上胡忧的心头,陈梦洁的咄咄逼人,让胡忧感到一阵的心烦意乱。

    偷空瞟了一眼黄金凤和哲别,胡忧的心稍稍的有些安慰。这两女在林桂兵的冲击之下,已经靠在了一下,一个远攻,一个近档,局面撑得虽然有些艰难,但是一时半会,却还不会有什么问题。

    虽然已经无力去看暗夜四影的情况,但是胡忧能够感觉得到,她们同样也没有放弃。这四个今年才不过是十六岁的女孩子,虽然跟在胡忧身边的时间不长,平常还老喜欢披着轻薄的纱衣来惹小胡忧生气。但是胡忧却是打从心里喜欢她们。十六年远离人群生活的她们,虽然有一生本领,却非常的单纯。她们以胡忧的意志为信仰,全心全意的为胡忧办事。胡忧甚至都不用给她们支付工资。

    就在胡忧走神的这一瞬间,陈梦洁抓住了机会,一个凤凰…头,接连向胡忧攻出了三枪,胡忧虽然反应很快,挥枪一一档下陈梦洁的银枪,但是这三枪,还是让胡忧的眼前一黑,这是将要脱力的征兆。

    玩枪的女人,真的很危险——胡忧在心里苦笑了一声,想起刚才在城头上对黄金凤说过的话。再这样下去,弄不好,今天还真得躲在女人的身后不可了。

    后世的史学家,不止一次的指出,胡忧身为全军统帅,却总是喜欢冲在第一线的性格,很要不得,因为一但他出了什么意外,全军都会受到严重的打击。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胡忧这种身先士卒的作法,无论对士气还是对军心,都有很强的鼓力作用。正是他这种作法,才使得将士用命,誓报君恩。

    还有一个更为震惊的数据,历学家在统计出来之后,一直不敢对外公布。那就是不死鸟军中的女兵,有八成以上,都偷偷暗恋过她们的主帅胡忧。因为在她们看来,胡忧那种万事敢为人先,乱军之中从容不迫的风姿,让她们很着迷。这也接间的解释了不死鸟夫妻团中的士兵,为什么每次打仗,都拼死往前冲的怪异现像。因为他们不冲,连他们的老婆都看不起他们。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摆在胡忧面前的是怎么摆脱陈梦洁的纠缠,带队突围杀回堡宁城里去。

    朱大能和旋日他们是不用想了,他们现在正把守着其他的城门,等他们接到胡忧被围的消息,再赶过来,黄花菜都已经凉了。老话说自立更生,看来一切全都还得靠自己才行。

    胡忧绝对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别看他平常整天嘻嘻哈哈的,没有个正形,可是在他的骨子里,却有着一股比常人更多得多的傲气。越是在危险的情况,他的傲气就越高,就像现在这样,哪怕形势已经如大海上的一叶孤舟,他还是希望用自己的双手来解决问题。

    这是胡忧的弱点,同时也是他的优点,如果不是这种的性格,不是骨子里那点傲气和不服输,他也不可能走今天,并一直走下去,走到更远。

    胡忧边苦苦的抵挡着陈梦洁的进攻,边急转着大脑,计算着各种可以利用的情势。猛的,他感觉到陈梦洁的攻势虽然招招要命,但是却又都留有回手之力。有几招,胡忧明明已经无力抵抗,她却在可以击杀胡忧的情况之下,微微的错开了胡忧的要害,只在胡忧的身上,留下稍重的伤。

    仔细想了想,胡忧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这个陈梦洁看来是自觉已经占尽了优势,想要活捉他,让他吃更多的苦头,而出心头之恨,报杀弟之仇。

    想通了这一点,胡忧的心里,就有了定计。既然这个女人要玩火,那就陪她玩一把好了。看这火最后究竟要烧到谁的身上。

    胡忧的嘴角,又露出了那种邪邪的笑容。如果是熟悉胡忧的人,这时候应该要警觉了,因为每当胡忧露出这种邪笑的时候,总是会有人要倒霉的。

    可惜陈梦洁并不了解胡忧的这一特点,所以这一次,她要倒霉了。

    正跟陈梦洁拼斗着的胡忧,突然像吃了定身丸一样,立地站定,对陈梦洁当头劈下的一枪,视而不见。

    胡忧的这突然反常举动,不但把黄金凤,哲别几个吓个半死,就连陈梦洁都吓得心中一惊。

    陈梦洁被吓着,可不是怕胡忧会死在她的枪下,而是不愿让胡忧死得那么轻松。陈梦洁从小跟弟弟陈常利的感情非常好,虽然他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是陈梦洁却非常的疼爱他。

    陈常利的死,对陈梦洁的打击很大。接到陈常利阵亡的消息之后,她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就算是皇帝来了,她都不见。

    这一次对堡宁城的用兵,完全是陈梦洁一手策划的。她整整用了半年的时间,来收集研究胡忧这个人的资料。所有能收集到的资料,她是看了又看,想了又想,说句不好听的,她也许会忘记自己上一次大姨妈什么时候来,也不会忘记胡忧平时喜欢吃什么。

    为了帮弟弟报仇,陈梦洁前后整整用了一年的时间,作出了巨大的牺牲,才完成了这一次的战略布置。现在胡忧确突然不言不动的让她杀,她那里肯过。她是想让胡忧死,但是她绝对不许胡忧这么轻易的就死了。她要抓住他,一点点的扒掉他的皮,割掉他的肉,让他生不如死,天天活在恐惧和痛苦之中。

    白银枪快如流星,在空中划出一道闪亮的银光,眼看着就要砸在胡忧的脑袋上,暗夜四影想救都已经来不急了。黄金凤和哲别的眼泪都已经流了出来,她们已经在心里做了决定,要是胡忧战死,她们绝不独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陈梦洁的手挽出人意料的微微一扭,手中白银枪偏开了胡忧的脑袋,重重的砸在胡忧的左肩上。

    “喀”的一声脆响,胡忧不用看都知道,左肩骨已经被这个女人给打断了。

    痛

    钻心的痛

    痛得胡忧差点要晕过去。

    可是胡忧知道,现在还不能够,现在要是晕了,不单单是他,这整城三十五万军民,一个个都将要面对悲惨的下场。

    强忍着肩膀上的巨痛,胡忧没有半点迟疑的用尽全身力气,向陈梦洁窜过去。机会只有一次,胜负只在眨眼之间,不胜即败。

    胡忧不允许自己失败,为了得到绝对的速度,他已经扔掉了霸王枪,赶在陈梦洁回气之前,像流氓打架一样,一下扑倒了陈梦洁。

    陈梦洁的回救,重重的击打在胡忧的背心之上,打得胡忧直接一口鲜血,喷在了陈梦洁的脸上。重伤加上脱力,已经让胡忧陷入了轻度的晕迷。不过这已经没有关系了,因为胡忧手中的一枚不死鸟金星,已经顶在了陈梦洁美好粉嫩的脖子上。那不死鸟尖尖的嘴,闪出危险的光芒,随时可以要了陈梦洁的命。当然,小胡忧此时也有在帮忙,只不过它的帮忙,没有什么杀伤力。同样也是顶,它却吓不了人。

    战局瞬间就发生了变化,黄金凤的反应非常的快,本就已经飞扑过来的她,左手刀直接架在了陈梦洁的脖子上。

    胡忧冷哼道:“让你的人停止攻城”哲别跟在胡忧的身边这么久,多少也学会了一些医术。在哲别的紧急处理之下,胡忧暂时的清醒,没有昏迷过去。伤口还在钻心的痛,但是他的脸上,却带着笑容。

    在陈梦洁被胡忧抓住之后,胡忧身边的战斗,已经自动的停了下来。陈梦洁的侍卫投鼠忌器,没有敢继续杀上来。不过其他地方的战争还在继续着,林桂士兵并不知道,陈皇后已经被抓,依然在不要命的进攻着。

    陈梦洁到也硬气,狠狠的呸了一声道:“卑鄙小人,你休想。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会让你们所有的人陪葬的”

    胡忧笑了笑,把目光停留在陈梦洁那美好的娇躯上,有意的在她的胸脯上打转,看得陈梦洁是又羞又怒。

    胡忧很淡然的说道:“把她身上的铠甲脱下来。”

    想玩,那就好好的玩玩吧。他从来就不相信,美女能斗得过流氓。

    黄金凤还有些犹豫,毕竟身为女人,她觉得胡忧正在做很过份的事。但是哲别就不同了,她非常忠诚于胡忧,跟本就不会去管什么后果,胡忧的命令,就是她的行动。她是应声就上,在陈梦洁呖叫出‘你敢’的同时,她已经把陈梦洁的头盔给解了下来。双手不停的又去解陈梦洁的胸甲。经常给胡忧换甲衣的她,对这方面非常的熟手。

    陈梦洁一方的人马,看到皇帝居然被一个男兵解甲衣,气得眼睛都红了,纷纷开口谩骂。不过他们并不敢轻举妄动,黄金凤的双刀还架在陈梦洁的脖子上。陈梦洁要是死了,他们一个也活不了。

    随着哲别的努力,甲衣一块块的离开了陈梦洁的身体。最引人注意的是她那一头金黄色的秀发和胸前火辣的曲线。从她那胸前暴露的乳沟看来,她的盔甲之下,居然没有穿什么衬衣,最多只有一件小内衣。

    小胡忧对此表示很生气,大胡忧也在心里暗骂,这个女人,真是个娇精,要不然她的兵,怎么都那么不要命呢。要换他贪上个这么个火辣的女上司,他也得拼命。只为女上司能多看两眼,死也心甘了。

    胡忧的脸上,露出了恶魔一样的笑容,只从陈梦洁的那声‘你敢’,他就知道,美女是斗不过流氓的。

    “该死的胡忧,你敢碰我一下,我一定要让你”看胡忧一脸坏笑的走向自己,陈梦洁的心里闪过了一丝慌乱,身为堂堂帝国皇后的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说真的,胡忧很想狠狠的在陈梦洁的美胸上用力的抓上一把,让陈梦洁闭嘴。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特别是当在黄金凤的面,他还是不敢乱来的。爱吃醋的女人,有时候会做出不可理喻的事,胡忧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胡忧是用手指结束陈梦洁的叫喊的,这个坏坯子,居然把手伸进了陈梦洁的嘴里,并在她反应快来之前,把手抽回去。

    胡忧的动作,让在场的人,全都傻了。见过不要脸的,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不要脸的。有些士兵不由的在心里暗暗的想着,胡忧下一步会不会把别的地方,伸入陈皇后的嘴里。

    “让你的人,马上停止进攻,不然我把你扒光了,让你的士兵好好欣赏陈皇后的美好身材。”

    胡忧的话说得异常的肯定,所有听到胡忧这话的人,都相信,这个流氓将军,肯定敢那样干。

    看陈梦洁的脸色一变,胡忧不慌不忙的又补了一句:“如果你想自杀,那就让他们欣赏艳尸好了。请相信我,一定会让他们满意的。嘿嘿”

    陈梦洁屈服了,研究过胡忧的资料的她,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一个流氓加无赖,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

    死,陈梦洁不怕,但是没有为弟弟报仇,又被仇人侮辱,她绝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她要留着命,把一切的新仇旧恨,全都一一讨回来。她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就像她当年说过,自己要当皇后一样。

    随着陈梦洁的下令,战场上响起了收兵的锣声。双方的士兵,都很诧异这样的变化。因为最多再有二十分钟,这堡宁城就要被攻破了。而这时候,林桂中军,居然下令收兵。

    胡忧对陈梦洁的上道很满意,战场上的动向,他全都看在了眼里,要是陈梦洁跟他硬下去。一但城破,那他就算是杀了陈梦洁,也没有用了。

    胡忧板着脸的让哲别把陈梦洁给绑起来,他曾经教过哲另一种很特别的绑人方法,哲别在心领神会之下,把陈梦洁绑成了一个很诱人的粽子。

    胡忧在黄金凤的瞪眼之下,不舍的把目光从陈梦洁的身上收回来,一脸正气的高举霸王枪,大喝一声道:

    “回城”

    “哗,胜利了”

    “我们胜利了。”

    “不死鸟万岁”

    “堡宁城万岁”

    亲历了这一幕的堡宁城士兵,一下全都欢呼了起来。只剩下不到一百人的敢死队员,一个个挺直着胸膛,接受着全城军民的检阅。

    多年之后,一个参加过这次敢死队的士兵,在自己的将军回记录上写道:遇到他之前,我并不了解不死鸟代表着什么。那次之后,我知道了,不死鸟带表的是——奇迹。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