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11章 赶死队

    211章赶死队

    阴云密布,战鼓震天。

    三国联军终于对堡宁城发起了进攻,敌军从四方八面而来,一波接一波,犹如那蚂蚁爬向方糖,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大片,那喊杀声,真是如来自地狱的呖叫,听得你想要撞墙。

    与城下敌军相比,堡宁城上的显然要安静得多。胡忧接管城守之后,马上对守军做了重新的布置。

    城上每五十步派男子三十人,成年女子二十人,老小十人,共计五十步六十人。城下守楼士卒,一步一人,计二十步二十人。

    这是胡忧标准配置,发下不死鸟令,全城总动员之后,胡忧手上的人马,已经不是五万,而是三十万。除了五万实在不能上战场的城民外,胡忧把所有的人,全都混编入部队之中,集全城之力来死守堡宁城。

    大敌当前,胡忧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所有能用的人,全都用上,就连那五万不能上战场的人,他都没有放过,煮饭之类的杂活,他们还是可以干的。

    一开始,周林拿胡忧的军令去征调民夫的时候,还以为会受到百姓的谩骂,可是当他喧布了胡忧的命令之后,却很意外的发现,城中的老百姓非但没有谩骂,反而很积极的要求加入,有很多人甚至要求直接去一线地方防守。

    周林永远也不能忘记,当他说胡忧那句‘城在人在,城破人亡’的时候,老百姓的反应是多么的热烈。他们在那一刻,甚至忘记了马上将要到来的战火,他们居然在忘情的欢呼。

    胡忧、吴学问和城守杜长惟此时正在南城墙头上,这里是敌人进攻的重点。桂林帝国的军力果然不俗,只开始进攻不过短短二十分钟,他们就已经填平了堡宁城的护城河,足见他们战力之强大。

    看着桂林军头上那‘陈’字大旗在中军处随风飘扬,胡忧狠狠的吐了口唾沫,要不是城里三十五万军民都看着他,视他在主心骨。他真的很想像干掉陈常利那样,单人拿弓,冲进敌营,把那个陈梦洁给干掉。抱仇,抱你奶奶个爪

    箭雨和石块,疯狂的从城头上砸下,又一次把林桂军的攻势给打下去。这些有百姓硬是要得,一个个如猛虎一般,不但不怕死,还大方得很。因为城上的石块不够,很多人是拆了自己家的房子,带着板砖来的。

    箭雨稍停,林桂兵又上来了。陈梦洁也不知道给他们吃了什么药,居然一个个都跟不是爹妈生的一样,都那么玩命。有些明明都已经中箭了,还不肯退下去,硬要往上冲。难道第一个冲上城头的,可以一睡陈皇后?

    胡忧虽然在心里暗骂陈梦洁,但是他一点都不敢小看陈梦洁这个女人。她把十万部队分成了五组,每组两万人,轮留往上攻。打退一组又上一组,每分每秒,都保持着强大的战力。让人心生不能战胜之念头。

    胡忧异常冷静的一条条下着针对性的命令,城中三十万军民,有十二万被他调到了南城。往城外看是黑压压的林桂军,往城里看,也同样是黑压压的堡宁城军民。只不同的是,林桂拿着制式的军械,而城内的堡宁城军民,拿着乱七八糟,五花八门的东西,板砖,沙土,碎石,门板,什么都有。有些人甚至抱着馒头在人群挤,哦,他们是送餐小队。

    旋日,西门雪几个有作战经验的,全都被胡忧分派到各处城门,指挥军民抗敌。此时站在胡忧身后的,是几个堡宁城的中级将领,他们现在,暂时充当胡忧的传令兵。

    突然城内传来了嘈杂的人声,声音伴随着惊叫和呼喊,还有小孩子的哭声。城头上的士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都有些分心的转头往城内看。

    胡忧大声的喝道:“专心对敌,不许回头”就这么分心的瞬间,林桂兵已经攻到城下了。

    新兵就是新兵,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扰,虽然胡忧已经下令不许回头,但是有不少的士兵会在防守的间隙偷偷转头,去寻找声间的来源。那些来自背后的哭叫,让他们不安呀。

    “怎么回事?”胡忧怒问着堡宁城的军官。

    一个低级军官回道:“回少帅,是城西失火了。”

    胡忧拿出一支令箭,拍在那低级军官的手上,下令道:“失火救火,谁要是再发出一点声音,按扰乱军心论罪,到地处决”

    乱世用重典,平时尖叫几声,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这个时候乱叫,就会把好不容易才移住的局势给丢掉。这些守城的可都是些初经战火的新兵。这打顺了还好,一有不顺,马上就得出乱子。胡忧不允许有任何的不安因素出现。杀几个人,救几十万人,这个选择题不是很难做。

    那低级军官被胡忧的狠辣吓了一跳,不过他还是依令而去。他也知道,胡忧此时的做法是对的,只是他下不了这样的命令而已。自己人也同样杀,果然是少帅。

    似乎觉得两万人攻城强度不够,陈梦洁改变了战法,把人数增加到三万一组。别看只是增加了一万,城防的压力,马上就大了起来

    那些拿着盾牌的、弓箭的、刀斧的家伙,推着檑木车、云梯、霹雳车等攻城器,通通的往上扑。一块块的大石头直往城头飞,就这么半天的功夫,南城头已经多处被砸开了。要不是老百姓冒着箭雨拼死修补,这南城早被攻破了。

    战鼓再响,近百辆晃晃悠悠的楼车缓慢的向城头移过来。这些楼车全都由木头和铁板组成,车下有几十个轮子,高十二,三米,下面由士兵推进往前走。

    别看这些东西笨重,威力可不小。一但让他们推到适合的地方,那些弓箭兵就会快速的爬上楼车平台,以居高临下之势,或用利箭射杀城头上的守军,或是用火箭射入城中,引发城里大火。

    想到那样的后果,胡忧的头皮都发麻了。他是最喜欢利用这些巧器的人,什么霹雳车,连环弩他都喜欢得不行。可是他绝对不喜欢,别人把这些东西,用到他的头上。你说周官放火也好,说他不讲理也行,反正他就是这么一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的主。

    这些楼车如一根根刺,扎着胡忧的心头,如一块块石头一样,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可以想像得出,一但让这些楼车进入预定的位子,那么对于堡宁城意味着什么。

    城破?

    不,胡忧绝不接受一日破城的侮辱,哪怕他曾经让红巾军尝过这种侮辱。哪怕这堡宁城防比之浪天城要差上太多。

    “组织赶死队,老子要毁掉那些楼车。”胡忧咬牙切齿的叫道。此时他的眼中,只有战火,只有鲜血,没有其他。

    “我去。”黄金凤的声音在胡忧的身后响起。因为担心胡忧的安全,她和哲别一直守在胡忧的身后。拿着双刀的她,此时就像一个女战神。

    胡忧看了黄金凤一眼,一抖手中霸王枪说道:“我亲自去。”

    “不行”黄金凤不同意道:“你是主帅,不能轻易冒险”

    胡忧两眼血红的冷哼道:“老子没有躲在女人身后的习惯。吴学问,由你指挥战斗。”

    胡忧把手中的霸王枪一举,对士兵叫道:“不怕死的弟兄跟我来,让林桂人尝尝我们的利害”

    “杀,杀,杀。”

    胡忧的话间刚落,士兵从者如云,在这样的气氛之下,人们的脑子里往往已经忘记了恐惧。他们的血在烧,不是喷向别人,就是喷向自己。想冷却,死都不可能。

    ‘轰轰轰’

    紧闭的城门哄然打开,胡忧手握霸王枪,一马当先冲出城门。黄金凤手握双刀,紧紧的跟在他的身边。而武力并不高的哲别,也护在了胡忧的身后。胡忧本不让她们跟着,但是她们跟本不听,情况紧急,胡忧也拿她们没有办法。

    对于这两个红颜的誓死跟随,胡忧还是很感动的。为了不让她们受到伤害,胡忧暗中给风吟几个打手势,让她们注意保护黄金凤和哲别。

    五千战士冲出城门,见人便杀,毫没半点情面可讲。在此之前,两边人马并不认识,甚至从未见过,但是现在,他们却视对方如杀父仇人一般,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

    林桂人显然没有想到城门会突然打开,还冲出这批杀神,队伍顿时出现了混乱。不过他们毕竟是职业士兵,在中军的战鼓声指挥之下,很快就重新稳定住了站角,虎狼一般,向胡忧这五千赶死队扑了上来。双方都已经是杀红了眼的主,死亡对他们来说,已经再没有什么意义。只有杀戮,才是他们要做的。

    胡忧是全军的箭头,他锁定了那些楼车的位子,在楼车与自己之间,拉出一条直线,手中霸王枪上下翻飞,抖出朵朵炫目的枪花。每一朵枪花,必定暴出更迷人的血花。

    黄金凤双刀在手,如影随形的紧跟胡忧,凡有躲开胡忧霸王枪之人,她必定让他尝试双刀的厉害。二人配合,犹如来自地狱的杀神,专收人间之性命。

    哲别手握连弩,跟于胡忧的身后,专选那些看上去有可能对胡忧够成威胁的人下手。她的箭法是百步穿杨,弩箭的准头也同样不差,很多林桂人还没有弄白明是什么回事,就已经倒在了哲别的弩箭之下。

    如果说哲别的弩箭发射太快,很多林桂士兵,都是直到中箭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话,那么遇上暗夜四影的林桂兵,就是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

    暗夜四影的眼中只有胡忧,虽然她们按胡忧的命令,分出一些注意力,去看黄金凤和哲别,但是她们的大部分精力,还是放在胡忧的身上。

    她们不在呼自己能杀多少林桂人,她们只关心胡忧会不会受伤。如果有人注意胡忧身边情况的话,那么他们就会发现,很多砍向胡忧的刀子,或是射向他的冷箭,在近胡忧身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被挡下来,跟本伤不到胡忧的身体。而有些士兵,明明有机会砍到胡忧,一刀下去,自己却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这些都是暗夜四影所做的事。虽然为了护着胡忧,她们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但是对此,她们并不在呼。

    林桂中军显然已经注意到了胡忧这五千冲出堡宁城的人,战鼓不断的响起,四面八方的林桂士兵,接到号令,如潮水般涌向胡忧这五千人,上面的命令,是干掉他们。

    胡忧的勇猛,击起了城上军民的热血,他们也犹如疯狂了一般,把箭雨和板砖大量的砸向林桂人。在这一刻,没有人能保持清醒,谁又愿清醒呢。

    目标一近一近的靠近,但是前进的路,却变得越来越难。地上已经躺满了林桂士兵,但是他们的人,依然很多。他们前仆后继,他们如癫如狂。

    霸王枪发出淡淡的黄芒,从一个身体抽出来,又扎入另一个身体。红色的枪樱更红了,枪头之上,却没有带一丝血渍。终于,第一辆楼车被成功的点燃。被泼上火油的楼车,火苗一下窜上十几米高,烟花一般,非常的壮观。

    可惜胡忧没有功夫去欣赏他的杰作,从城门进攻到之里,让他的精神力大量的消耗,他的手都已经失去了知觉,重重的如灌了铅一样,都快抬不起来了。

    但是胡忧知道,现在还不能停,还有更多的楼车还没有毁掉。毅力,精神力没有了不要紧,毅力不能消失了。

    强忍着阵阵头痛,胡忧又把霸王枪送进了一个林桂人的体内。那是一个林桂军的千夫长,他本以为他可以杀掉胡忧的。他的刀都已经粘到了胡忧那被血湿透了的军服。可惜他只差了一点点,就错过了荣华富贵,同时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浓烟滚滚,越来越多的楼车在风中燃烧着,那燃塌的楼车,拖着几十米长的火舌,轰然砸下。把下面的士兵,砸成肉泥。

    “小心。”黄金凤一个错身,用肩头把胡忧给顶开,让他躲过了一根从十几米高砸下了的带火木条。可是纷飞的火星,却烧着了她的秀发。

    胡忧心痛的一声怒吼,想都不想,直接用手去抓黄金凤燃烧着的头发。阵阵的灼热传来,胡忧并没有知觉,把火抓灭了,他的手都快烤熟了。

    “你这个傻子。”黄金凤的眼泪都下来了,心痛的骂了胡忧一句。

    胡忧挡开一支冷箭,嘿嘿的笑道:“要是看着老婆变光头,那才是傻子呢。”

    黄金凤扑哧一笑,让这充满了血腥的战场,多出了一分柔情。那满地焦土,满布焦尸情景,似乎也不那么刺眼了。

    号角和战鼓声摇天撼地,围在胡忧身前的林桂军突然如潮水般的散开,胡忧知道,并不是他们把林桂杀怕了,而是林桂人终于忍不住要出动精锐了。

    “大家小心。”胡忧低喝了一声,是在提醒黄金凤和哲别,同时也提醒暗夜四影。胡忧知道,暗夜四影为保护他,全都已经受了伤。但是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再次冲上来的林桂人,如胡忧料想中的一样,比之前那些士兵,强了很多。一枪劈开两个飞扑而的士兵,胡忧退了一大步。全身上下,一阵阵的发虚。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个倒在他枪下的人,他只知道,这不是最后一个。

    百辆楼车,已经有七成被点燃,火光把天地都烧成了一片红。火和太阳都代表着光明,可是这里却只有血,没有光明。

    战情惨烈得已经到了极点,但是却并没有到终点。有人类的地方,就必然有战争,这已经是历史的定律,没有人可以改变。因为这个世界,你不杀人,人要杀你。

    忽的一枪刺着,带起的枪风,尖啸刺耳,有如鬼嚎,胡忧格枪一挡,‘咣’的一声,两枪一沾,马上各自分开。

    “不死鸟果然有些手段。”一个好听的女声,在胡忧的耳边响起。

    胡忧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身披宝甲的女人,手握银枪,站在他的面前不远处。

    胡忧在心里暗暗叫苦,刚才那一枪,无论是速度,还是角度都无懈可击,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一个高手。

    “这位姑娘,我们认识吗?”胡忧装傻充愣,借林桂士兵没有攻上来之际,赶紧回气。那些林桂士兵真是太不要命了,杀了快一个小时,他才第一次得到喘息的机会。

    女人冷哼一声道:“烧了你的骨头,我认识你的灰。”

    胡忧一脸惊讶道:“没有那么大的罪吧。难道我与你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是胡忧说顺嘴的话,他可不管眼前这人是男是女,就那么说。他的目的是借机休息,不是考试,用不着那么认真。

    女人似乎没有查觉到胡忧的目的,又或者她跟本不在呼:“那到没有,你要是能做到这两点,我感谢你还来不急呢。千不该,万不该,你不应该杀死我唯一的弟弟。”

    胡忧脸色一变,脱口而出道:“你是桂林帝国陈梦洁皇后”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