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09章 各有计算

    209章各有计算

    “胡忧哥哥,你在干什么?”小杜江饶有兴趣的问道。

    小杜江叫胡忧哥哥,是胡忧的意思。他不喜欢让一个孩子少帅,少帅的叫他。叫叔叔他又觉得太老,所以他威逼利诱的让小杜江叫他哥哥。

    胡忧擦了把汗,指指手中的白蜡杆,又指指霸王枪头道:“我要把这个杆子和枪头装在一起。”

    这个霸王枪头,昨天晚上杜长惟已经送给了胡忧。他拿出这个枪头给胡忧看的意思,本身就是想送给胡忧。一来这堡宁城的危机,还得靠手握重兵胡忧帮他解决。二来他也把一份找回儿子的希望,寄放在胡忧的身上。

    杜长惟难道真不知道霸王枪是好东西?他虽然不能像胡忧那样,让霸王枪头发出黄色的光,但是从这东西出自皇宫,就知道绝对不简单。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

    胡忧看到那霸王枪上的疲门文字,就已经升起了把这枪头占为己有之心,于是也就半推半就的接受了。

    到现在,发现有疲门文字的武器有换日弓,飞天抓,踏星身上拿着的屠龙匕,还有这霸王枪。胡忧觉得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秘密,所以他尽可能的想办法,收集它们。现在已经出现了四件了,不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

    胡忧抬头看了看天色道:“小家伙,你怎么还不去睡觉?”

    昨晚来到城主府之后,胡忧一行人就在城主府里住了下来。一来方便与杜长惟交流军情,二来现在堡宁城的老百姓,已经知道胡忧在堡宁城,住到外面,不是很方便。

    反正这城主府大得很,多的是空房间,杜长惟家才那么几丁人,住不了那么多。再说是杜长惟请他胡忧来的,管吃管住,难道不应该吗?这十几口人,连吃带住开销可不小,胡忧现在是穷得很,能省一些,就省一些。

    至于在这里住会不会打扰到杜长惟一家,胡忧到不在乎。他就这么个痞子性,你能奈他如何。

    小杜江小心的向后瞟了一眼:“嘘,别那么大声,母亲在整理房间,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小杜江四岁老爹就失踪了,杜长惟年纪上太不对,又很忙,所以小杜江大多数情况之下,都是跟着母亲。茹雪虽好,但是毕竟给不了他父爱。胡忧的出现,一下就吸引住了小杜江,所以他没事就喜欢往胡忧这里跑。

    胡忧也挺喜欢这小杜江的,小杜江那顽皮的样子,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胡忧觉得,男孩子,就应该顽皮一些好,小小年纪就被太多的礼教管着,太没有童年的快乐了。

    胡忧向小杜江的身后呶呶嘴道:“我可没有大声。”

    小杜江的脸一下就苦了,小伙家经事不深,哪知道胡忧是在骗他,还以为茹雪又找来了呢,乖乖的站起来,转身刚要认错,才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

    “哈哈哈。”胡忧哈哈大笑起来。

    小杜江愤怒的挥舞着拳头道:“坏哥哥,居然骗人。”

    胡忧辩驳道:“我这可不是骗人,这叫兵不厌诈。”

    小杜江顿时又来了兴趣,气也不生了,好奇的问道:“什么叫做兵不厌诈?那是一个很厉害的招术吗?就像射箭一样。胡忧哥哥,你能不能教我射箭”

    胡忧摆手道:“停停小家伙,你的问题是不是太多了,你要我先回答哪一样?”

    小杜江道:“我都想知道。等我什么都知道了,我就能像你一样,让所有人都叫我少帅。对了,胡忧哥哥,你为什么要叫少帅呢,少帅是什么意思,干什么不叫大帅?”

    “你还真是一个问题儿童。”胡忧用力把白蜡杆插进霸王枪头里,试了试,觉得挺趁手,满意的点点头道:“你现在知道那些也没有用。你现在的任务是快快长大,等长大之后,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小杜江又问道:“那怎么样才能快快长大呢?我已经很努力在长了,可是都还是好小一个的。”

    “多吃饭吧,多吃饭,多运动,就能快快长大了。好了,不说那些了,你要不要试试我这新出炉的霸王枪?”胡忧一抖出一个枪花道。

    小杜江拍手道:“好呀,好呀,我也要试试,母亲平时都不许我碰这些的。”

    就在小杜江说这话之时,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走进了院子。这女人正是小杜江的母亲茹雪。

    茹雪显然已经沐浴过,没有施半点脂粉的脸上,透着纯纯的气息,眼中闪现出的,是母性的光辉。

    这个有着六岁大孩子的母亲,十九岁就嫁进杜家,现在不过是二十六岁而已。生过孩子的她,身材并没有走样,还是那么成熟而漂亮。最动人的是她身上所特有的柔情,与柔弱中的坚强。丈夫失踪两年,她没有整天以泪洗面,哭哭啼啼。而是细心的照顾孩子,照顾家,不得不说,这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一个好媳妇。

    胡忧笑道:“看来你得明天再试了,你母亲来找你了。”

    吃一堑,才一智。小杜江刚刚才被胡忧骗了,这次胡忧又来这招,他当然不信:“坏哥哥,又想骗我,我才不信你呢”

    “江儿,不得无礼。”茹雪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

    可是小杜江听道这声音,一下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苦脸道:“是,孩儿知道了。”

    茹雪轻步进到胡忧的身前,看了眼胡忧那半裸着上身,露出满是结实肌肉的身体,小脸微微有些发热的说道:“江儿顽皮,打扰了少帅,还请少帅勿怪。”

    胡忧没有穿上衣,是因为刚才做霸王枪的时候,衣服汗湿了,随手脱了丢到一边。以他那脸皮,别说只是光着上身,就算是全光,他也不会有什么不自然的。闻言说道:“没事,小杜江很听话,我也很喜欢他。”

    要是换一个女人,胡忧肯定会调戏两句,说些我当他自己儿子之类的话。可是面对茹雪,他真不忍心那样,说话也正紧多了。

    茹雪点点头道:“那就好。天色不早,江儿该睡觉了。”

    茹雪拉过小杜江的手道:“江儿,跟少帅说再见”

    小杜江摇摇手道:“胡忧哥哥再见”

    茹雪纠正道:“不能没有礼貌,叫少帅”

    胡忧哈哈笑道:“不怪他,是我让他叫哥哥的,这样显得年轻一些。”

    蓦地急骤的足音自远而近,朱大能大步急行而来:“少帅,有紧急军情。”

    胡忧脸色一整,笑容全消,一脸严肃的看向朱大能,道:“什么情况?”

    茹雪并不参与军务,看胡忧有事理处理,给胡忧点了点头,拉着小杜江出了院子,在出门前,深深的看了胡忧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朱大能回报道:“杜城守刚刚派人传来消息,说堡宁城北三十里处,青州方向出现了三国联军的人马,人数大约在一万人左右,很可能是三国联军的先头部队。杜大人请少帅前去议事。”

    胡忧的脸上杀机一闪而过,道:“其他地方可还有什么动静?”

    朱大能面色凝重道:“暂时还没有相关情况回报,要不要叫候三去查一下?”

    胡忧摇头道:“候三只一个人,出去太危险了。你去通知吴学问,旋日,西门雪,候三,到会议室,我随后就来。”

    朱大能应声而去。

    胡忧看朱大能走后,低声喝道:“风吟,花颂,雪啼,月鸣何在”

    胡忧面前的空气一阵晃动,四个身披轻纱的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奴婢在。”

    胡忧命令道:“你们四个分别前往东西南北打探敌军的动向,有任务发现,马上来报。”

    “是,主人。”

    光影再闪,四影消失于空气之中。胡忧提透视眼扫了一眼,刚好看到四影四别于四个方向,急速而去,消失于院外。

    城主府会议室里,这里的气氛非常的紧张。胡忧到的时候,包括杜长惟在内的堡宁城一方将领,已经都到了。只于杜长惟身边还有一个空坐位,看来是留给胡忧的。

    军情紧急,胡忧也不客气,直接走过去,在空坐上坐下来。在坐下来的瞬间,隐隐的有人哼了一声。胡忧知道那声音是来自一个叫黄祖同的镇守,他是前城守留下来的人,对胡忧只带着这么几个人来堡宁城很不满。

    这个黄祖同已经不止一次的在其他的场合说过,胡忧这次一兵不带,跟本无心来帮堡宁城。

    地方守备部队和野战军团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并不会随着主将的离开而离开。野战军团是主将到哪,士兵就会跟着开到哪,有些像私人部队的性质。而地方守备军则不会走,是哪个城的兵,就是哪个城的兵。

    虽然这一点,在一个城主守一个城几十年不动的情况上来看,并不显得十分的明显。可是现在杜长惟是跟人换城而来的,那就大大的有分别了。

    简单来说,杜长惟以前在中州做镇守时的兵,除了一些将领与他同来之外,其他的全都留在了石门镇,而这堡宁城的兵,除了有一万多人是他到了之后才招的外,另外的三万多,都是原城守留下的兵。

    兵将相互不熟悉,是堡宁城现在最大的问题。杜长惟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巴巴的请胡忧来,哪怕胡忧一兵一卒都没有带来,杜长惟依然待胡忧为上宾。因为胡忧的威信,有助于他统管部队。

    实事上,胡忧虽然公开身份只有两天,杜长惟对军中的控制力,就已经有了明显的提升。之前他的军令,经常会被有意的延误,现在虽然同样还有那样的情况出现,不过已经好了很多。

    杜长惟有信心,只有再给他多一些的时间,他就可以借助胡忧的影响力,把那把刺头全给架空掉,把军权全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要知道之前那些军官对士兵并不好,士兵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忠心可言的。

    不过三国联军显然不打算给他这个时间,居然在胡忧入住城主府第二天,就出现在了城北三十里之外。

    会议由杜长惟亲自主持,他看胡忧落座了之后,干咳了一声,说道:“我们开始吧。周林,你先说说现在的情况。”

    周林是杜长惟从中州带来的将领,今年三十五岁,杜长惟官升城守之后,也顺势让他官升一级,现在是镇守,属于杜长惟的亲信,也算是副官。堡宁城的大部分事物,现在都是他在打理。

    石门镇建国以来,就没有发生过战事,周林也从来没有上过战场,身为老将,却是个战场菜鸟。不过他此时并没有因为突然而来的军情,显出任何的慌乱,应声站起来说道:“大约三十分钟前,我军斥候于城北青州方向三十里外,发现三国联军部队。据报人数大约为一万人,目的暂时不详。

    接到军报之后,我已经下令各哨楼城楼,加派警戒部队。斥候部也分别派人,前出监视这支部队,同时收索其他区域。

    另外,二十分钟前,已经接城主令,调兵两个万,分守东南西北四门,其他三万部队,取消一切活动,原地待命。”

    周林条理清楚把当前的安排,详细的作了汇报。胡忧听着在心中暗暗的点点头。这周林已经把现在能做的,全都做到了最好。胡忧自认就算是自己,暂时也就只能做那么多了。

    周林之后,堡宁城一方又有几个将领起身发言,说的都是各种准备迎敌的工作。什么动员民夫,什么防火防盗,士兵上街,严防奸细暗中破坏,几乎样样都已经做到了。

    以胡忧为首的不死鸟军团一方人员,全都静静的听着,一言不发。旋日的手上,拿着一个本子,不停的在写写画画,胡忧瞟了几眼,完全看不懂她画的是什么东西。

    等基本的汇报全都已经作完了之后,位于周林下手的黄祖同,用带着几分讽刺意味的语调问道:“听了那么久,不知道少帅对此战有何高见?”

    在坐的,只要长有耳朵,都听出黄祖同对胡忧不敬之意,朱大能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不过并没有发作。他了解胡忧的脾气,在胡忧没有反应的时候,下属是绝对不许有任何动作的。这是不死鸟军中第一铁律。

    胡忧脸面平静的看了黄祖同一眼,给吴学问打了个手势,让他开口。

    吴学问点点头,说道:“各位一直都在说三国联军出兵,我想知道,这一万人,究竟是不是三国联军的人马。如果是三国联军的人马,那么分别是各国出了多少的兵力?分别来的是哪些部队,领头的又是谁?”

    吴学问的一句话,直接点在了点子上。凡有战事,军情第一。要是对方跟本就不是三国联军的人马,而是其他兄弟部队的人,那么现在的紧张,就完全是自摆乌龙了。

    而如果是三国联军,那么来的又是什么比例的三国联军呢。要知道,安融,林桂,河地三国的军队战力并不一样,战法各有特点,国力也各不相同。知道他们的军力配比,才能知道各国的立场是什么。

    再有就是分别出动了那些部队,由谁领军。每一只部队由于军事长官的不同,和兵力兵员不一,其战斗力有天差地别之分。

    就像暴风雪军团这样,在苏门达尔的手上,和在胡忧的手上,就完全不一样。苏门达尔的战法比较保守,而胡忧的战法,就要激进得多了。他甚至敢一个人去刺杀敌军的头领。部队由这样的军官统领,谁也猜不到,他们下面会做出什么事。

    吴学问的问题一出,对面堡宁城几个之前还洋洋得意的军官,顿时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很显然,他们对这些并不清楚。

    周林脸上的表情,也有几分尴尬。他看了杜长惟一眼,回答道:“我们现在只能确定,对方是三国联军的人马,至于各国兵力比和领军之人,我们还没有查到。”

    吴学问不置可不否的点点头道:“这些情况,相信随着情报的汇总,会知道的。另外,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问。

    贵城之前的布置,似乎都是针对堡宁城里面的,不知道各位对城外有什么布置吗?难道说各位打算让敌军这一万人马,大摇大摆的来到城下,从容的把堡宁城包围起来?”

    如果说吴学问的第一个问题,还比较缓合的话,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有些铲脸的意思了。他完全可以用另一种方法来问的,但是黄祖同对胡忧的不敬,引起了他的不满。

    这不是在斗气,这是必须要争的一口气。胡忧代表的是不死鸟军团,对胡忧不敬,就是对整个不死鸟军团不敬。如果不加以反击,那么胡忧在这堡宁城的地位,就会受到挑战。想要指挥这里的军民抗敌,难度就会大大的增加。

    俗话说对外必须安内,如果内部本身就不是一条心,那么也就不可能取得什么胜利了。

    吴学问只用短短几句话,就展现出不死鸟军团的专业,让堡宁城一方的将领,把轻视之心收回去。

    接下来,就该胡忧表演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