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08章 霸王枪

    208章霸王枪

    客栈离杜长惟的城主府并不是很远,行车大约不过二十分钟,也就到了。这堡宁城的城主府座落与别的城镇不太一样,在大多数情况之下,城主府都在城镇的中心位置,就算不是特别的中心,也肯定在附近的临街之处。而这堡宁城的城主府,却偏向城南的一处坡地。

    经朱大能解释,胡忧才知道,原来这里靠近堡宁城的一个风景区——小龙潭。因为前任城主贪图这里的美景,硬是把原来的城主府给搬迁到了这里。

    说起来,这个杜长惟原来并不是这里的城主,他是一年多之前,才调任到堡宁城的。原因无他,因为这堡宁城的地理位置发生了变化,从原来的太平地,变成了事非所,再加上青州割让出去之后,这里的油水变少了,所以前城主千方百计的运用家族势力,硬是和杜长惟交换地方。

    杜长惟也算是贵族出身,家祖原是里杰卡尔德身边的一个近卫军统领,来堡宁城之前,他在中州一个叫石门镇的地方做镇守,那里靠近帝都圈,算是一处不错的地方。虽然只是一个镇,却要比现如今的堡宁城要好得多了。

    奈何由于家族人才凋零,又不愿与帝都圈里的贵族蛇鼠一窝,杜长惟在帝都圈里,受到各方面的排挤,杜家的势力也就越来越小。正好,前堡宁城主四处活动,想要换城。那些贵族顺水推舟的,就把杜长惟给推到了这堡宁城。

    杜长惟虽说是官升一级,从镇守变成城守,但是他的日子却并不是那么好过。每一区都有每一区的势力,以杜长惟那种与权贵反着来的事行做法,到了这堡宁城,也同样不受人待见。所以当他发现青州三国联军有蠢动的时候,附近其他城镇的官佬爷们,跟本不理他。就好像堡宁城沦陷,与他们也不会有一点关系似乎。

    发往帝都的公函,也石沉大海一般,同样没有下文。他哪里知道,帝都的那些权贵,以为杜长惟发信是想要向上面诉苦,对他的公函是看都没有看,就扔在了一边。

    面对这样的情况,杜长惟是心急如焚,整夜坐立不安,最后在一个下属的提醒之下,杜长惟才想到了刚刚入主浪天城的胡忧,于是给胡忧发出紧急求援信。

    这一带的风景真是非常的美,空气清新,林木茂盛,背靠一座鱼立峰,山峰不大,却建有亭台楼阁,远远看去如鱼跃龙门。不远处还有一个天然的水潭。水潭之水清澈见底,能见鱼儿嬉戏。飞流而下的瀑布,击打起无数水花。轻风抚过,流浪于空气之中的小水珠,随风而游走,在阳光的照射之后,闪光点点金光,怎是一个‘妙’字可以说得清的。

    城主府门口,恭迎着二三十个身穿灰色军服的人。大多数为男性,只有两个女人,居然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孩童,看来是杜长惟的儿子或孙子吧。

    看胡忧从马车上下来,众人齐声道:“见过少帅大人。”

    杜长惟解释道:“他们都是我堡宁城的各级官员,听说少帅前来,他们都想要一睹少帅之风势”

    胡忧的目光在那拉着孩童的年轻小妇人身上打了一个转,回个了礼,微笑道:“各位好。很高兴见到大家。”

    一阵客套之后,杜长惟陪着胡忧进了城主府,这城主府之景,比起府外半点不差,同样的那么金碧辉煌,比之帝都,也豪不逊色。

    胡忧大体扫了一眼,笑道:“这里真漂亮啊,依我看水上皇宫也不过如此。”

    杜长惟对胡忧的评价,抱以淡淡的苦笑。他这一生,过得相对节简,对这样的金碧辉煌,并不十分喜欢。何奈如要重改这城主府,又需要大批的金币,他虽不喜,也只能将就着住了。

    一行人正厅落座,在门前见礼的军官,只有几个跟着进来。那之前牵着孩童的小妇人,亲自给胡忧送上茶水,而后又忙着给送上各种茶点,一人忙前忙后,却不见其他的侍女上来帮忙。胡忧觉得奇怪,不过在这众人之前,也不好询问,只能暗压在心里。

    杜长惟道:“寒舍无佳物,一点粗茶,请少帅和各位将军赏光。”

    胡忧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虽然他对茶不是很懂行,但是由于喝惯了四侍女从宁南帝国带来的茶叶,所以他也知道,杜长惟的叶,确实算得上是粗茶。相比起这府内的金碧辉煌,这茶显得有些上不得台面。

    放下茶碗的时候,胡忧无意中看见那孩童在门外偷瞧。孩童的目光,并不是看向他,也不是看向旋日这些美女,而是看向摆在他桌前的糕点。看孩童不是咽口水的样子,显然是很想吃。

    胡忧问杜长惟道:“杜城守,那孩童是?”

    杜长惟回道:“那是我的小孙子。”

    胡忧笑笑,对那孩童招招手,那孩童迟疑的看向那小妇人,见小妇人微微的点了点头,他才迈步步走了进来。

    “杜江见过少帅大人。”孩童小大人似的给胡忧行礼。

    胡忧哈哈一笑道:“小朋友你好呀,你叫杜江吗?”

    杜江点点头,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胡忧,一口好听的童声问道:“你就是说书先生说的那个不死鸟吗?”

    “江儿不许无礼。”小妇人柔声的说道。

    小妇人的声音很好听,清清脆脆的,犹如空谷的夜莺,让人不由在心中猜着,如果她唱起小曲,会多么的动人。

    “无妨,无妨。”胡忧摆摆手,问小杜江道:“我就是不死鸟,你听说过我吗?”

    小杜江道:“上次母亲带我上茶馆的时候,我有听说书先生说过你的故事。”

    胡忧转头看了那小妇人一眼,小杜江口中的母亲,十有**,指的是她了。看来这小妇人应该是杜长惟的儿媳。

    “哦,说书先生是怎么说的?”

    小杜江道:“说书先生说,你打仗很厉害的,还会射箭呢。那些坏人,全让你一箭射死了。我以后长大了,也要学射箭,像你一样的威风。”

    “好,有志气”胡忧笑着拿过一块糕点,对小杜江道:“为了你的志气,我奖你一块绿豆糕,让你快高长大,早日能横刀立马。”

    小杜江道:“大人,你能不能奖我桂花糕?”

    胡忧早就发现,小杜江在说话的时候,不时会留意那桂花糕,故意给绿豆糕,是有意试这孩子的反应。看他果然开口,借机问道:“为什么呢?”

    小杜江答道:“因为母亲做的桂花糕最好吃了。”

    胡忧笑逗小杜江道:“好好,那我就给你桂花糕。只不过,我也想尝尝你母亲手艺,而这里却只有一块,那怎么办?”

    小杜江明显没有想到胡忧会这么问道,眼睛急转了好几圈,试探着说道:“要不江儿分你一半?”

    怕胡忧不答应,小杜江又补充道:“少帅要一大半好了,江儿人小,要小半的。”

    胡忧哈哈大笑,把桂花糕给了小杜江。小杜江很有礼貌的道谢之后,让小妇人给带出去了。

    胡忧看着小杜江娘俩的背影,夸大:“好机灵的孩子,杜大人,杜家有此子,将来必门眉光大呀。”

    杜长惟老怀大慰:“借少帅吉言。”

    胡忧沉吟了一下,试探道:“杜大人,令公子”

    杜长惟听闻之话,老脸明显一抽,叹了口气道:“犬子两年多前,于青州失踪,现在音信全无。”

    胡忧有些奇怪,杜长惟之前在中州任镇守,他的儿子跑到青州干什么去。两年前,不就是安融入侵青州之时吗,那时青州可是在打仗呢。

    看胡忧一脸的疑惑,杜长惟解释道:“犬子曾经拜暴风雪军团,副军团长克雷斯波为师,学习兵法,峒独城破之后,犬子就不知去向。”

    胡忧听杜长惟这话,猛的想起一个人,问道:“令公子是不是叫杜可风?”

    杜长惟全身一震,这才想起胡忧之前也是暴风雪军团的人,虽然与儿子并不同一个师团,但是很可能认识,甚至是知道儿子的下落:“是的,犬子是叫杜可风,少帅你认识犬子?”

    胡忧在暴风雪军团,主要是跟军团长苏门达尔打交道。因为正副军团长不太和睦,所以他与那副军团克雷斯波并不是那么熟悉,也就是见过几面,都谈不上什么交情。胡忧知道,克雷斯波的身边,确实跟有一个叫杜可风的轻年人,他比胡忧大上几岁,不与他们从来没有说过话。属于那种相互认识,却没有交情的人。

    胡忧点头道:“算是认识吧,不过因为所属不同,交情不深。”

    杜长惟两颤的问道:“少帅可知犬子究竟是生是死。”

    杜长惟此时已经不是手下掌着五万兵马的城守,他只是一个失去孩子音信的老者。失踪往往比战死,更折磨人。战死虽然悲痛,但是终究会过去。而失踪却让你不得不去牵挂,却又无法寻找,那是多么让人神伤的事。

    峒独城破,副军团长克雷斯波被安融人生擒之事,因为有失军威,被列为军中机密,外头虽然有传言,但是从来不曾有官方证实,而且安融方面,也从来没有拿这事做过文章,所以外界知道得很少。

    对于杜长惟的问话,胡忧并没有回答,而是拿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杜长惟一愣,马上想到了胡忧是不想让其他知道之其中之事,强压着心中的求知,没有再问出来,而是改聊其他的事。

    小妇人把杜江带下去之后,过了一会,上来告诉杜长惟酒菜已好,请示是否开席。此时胡忧已经知道,这个小妇人名叫茹雪,是杜可风的妻子。因为杜家人丁不旺,所以家中只有一个奶娘兼管家务,平时茹雪也会帮手家务。至于杜长惟的老婆,多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鳏夫,半个小寡妇,一个奶娘,一小孩子,这样一个家庭的组合,要是换了平时,胡忧那个坏心,肯定又在肚子里猜着这家庭会有什么趣事发生。

    不过他此时却并没有那样的念头,因为杜长惟此人,与帝都那些权贵并不一样,他的身上,有一股权贵所没有的正气,这也是他就什么不为权贵所喜的原因,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被换城到这里。

    而茹雪这个小妇人,一看就是知书达理,出自大家,有学识,有教养,不然她也不能把小杜江教得那么懂事。这俩人,不符合乱搞关系的条件。

    酒席很简单,相当对那些权贵的家宴,这些没有山珍海味的菜式,称之为寒酸都不为过。但是这些平常的家常菜,味道确都非常不错,就边扶辰这个做菜的高手,也不停的称赞。

    用过了饭,其他的将领也就都告辞而去了,屋子里只剩下杜长惟一家和胡忧所带来的人。杜长惟心里一直惦记儿子的事,把胡忧请到了书房。

    胡忧知道杜长惟心里在想什么,也就欣然答应。在朱大能一伙全都留在花厅用茶,胡忧只带着常人看不见的暗夜四影,跟着杜长惟来到书房。

    这书房的布置,就明显没有了外面的那种金碧辉煌。很普通的房间,正门对面,挂的是一副画像。画里那人,应该就是那个做过里杰卡尔德近卫统领的杜家将军了。画中之人与杜长惟有七分相似,一将戎装,显得霸气十足。

    胡忧注意到,杜长惟进来的时候,对画像拜了一拜,于是也跟着行了一个礼。杜长惟道了谢,请胡忧落坐,亲自给胡忧倒上茶。

    胡忧拿过茶,不等杜长惟开口询问,就主动的给杜长惟说了,关于峒独城破之后,克雷斯波以及一干副军团所部高官,被安融人活抓之事。

    因为那时候胡忧的势力还不够大,所以胡忧知道的也不是那么详细,也能大体的给而杜长惟说了个大概。杜长惟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听完胡忧的讲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似乎是放心了一些,又或是得到了些许的安慰,总之他的表情很复杂,没有明显的高兴,也不见悲伤。

    微微沉静了一会之后,杜长惟暂时把儿子的事放下,和胡忧闲聊了起来。因为胡忧想多了解一些关于里杰卡尔德的事,于是有意无意的,就把话题给引到杜家的那个侍卫统领身上。

    通过杜长惟的讲述,胡忧才知道,原来杜家的那个侍卫统领还是最早跟着里杰卡尔德起事,誓要推翻紫荆花王朝的人之一,可惜他命不好,在接近成功的时候,却战死了。

    倒在成功前的最后一步,让胡忧感叹不已。要不是这样,杜家肯定要比现在有权势得多。前车之鉴,让胡忧不由得也在心里提醒自己,决对不能让胜利冲晕了头脑,越是接近成功,就越是要冷静,绝对不允许功亏一篑。

    说得兴起,杜长惟起身到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到桌前道:“听说少帅使得一手好枪法,想必对枪有一定的研究,我这里有一个枪头,想让少帅品评一翻。”

    我不但枪好,炮也不错,可惜你家没有女儿,不然到可以让你见识一下。

    杜长惟拿出来的这个盒子,非常的古朴,暗金的花纹很漂亮,看来有些年头。打开一看,胡忧不由得有些失望。这盒子里的枪头,与他之前用过的军中制式枪头没有什么分别,而且看来年代久远,还有些锈蚀,暗淡无光。

    胡忧刚要随意说两句恭维的话,就不再理会,却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影子,心中有股说不出的味道。

    胡忧压住心中的感觉,问道:“我可以看看吗?”

    杜长惟露出个笑脸:“当然,少帅请随意看。”

    真重

    这是枪头入手的第一感觉,胡忧的移目细节看,就再也收入不回目光了。因为他在这枪头之上,又看到了那种神秘的疲门暗语。那此锈蚀的花文,给成了三个疲字文字——霸王枪

    胡忧掩饰了自己的激动,故作动容道:“这枪头看着黯哑无光,但是却给我一种很高古的味儿。它就像是一个情人一样,感觉很熟悉,真是奇怪。”

    杜长惟欣喜道:“少帅也有这样感觉吗?我也有过这样的感觉呢。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神兵,可惜我拿给别人看的时候,却没有人觉得它好。”

    胡忧问道:“你是在哪得到它的?”

    杜长惟指指那挂着的图像道:“在我父亲的身上。我猜应该来自紫荆花王朝,因为他是在最后攻打皇宫时战死的。”

    胡忧点点头,他的心中,浮现出那个独臂的奥斯马尔,他给的那副手套上写的就是疲门文字,可惜他死得太早了,没有来得急从他的身上,知道更多的东西。不过两相结合,胡忧觉得,线索应该指向已经破灭掉的千年王朝紫荆花

    胡忧抚摸着枪尖:“它很钝,却很厚重。”

    胡忧说着,试着把精神力像换日弓那样,灌注进霸王枪之内,猛的,霸王枪闪出了淡黄色的光芒。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