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06章 碰碰船

    206章碰碰船

    由于巧遇吴学问,并且对荷红镇的治安问题产生隐忧,胡忧在用过晚饭之后,就下令改变行程,立刻上船。并让船家立刻开船,沿九州河北上十余里,才在一处河弯处停船休息。

    候三租的这船挺大,七成新左右,船头处包有铁甲,看起来有些像是战船。胡忧对此有些疑惑,吴学问解了答,说这本就是战船,只不过被一船胆大的军官私下以损毁的名义,卖出来而已。胡忧对于这个答案,淡淡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现在趁着曼陀罗帝国外忧内患之时,各种牛鬼蛇神都跳出来了。连军用物资都敢往外卖,还有什么事他们不敢做的。

    叹息也没有用,这样的事,胡忧现在还管不了。他只要能保证不死鸟军团不出现这样的问题,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战船的品质,就要比一般的船好上不少,这船很宽敞结实,有五六个供客人住的房间。由于候三是包下整条船的,所以这些房间,全都暂时归他们所用。胡忧交待西门雪,给吴学问留一间好的房间,其他的房间,让西门雪几个商量着住。

    至于探查船家底细的问题,自然有朱大能出面去弄。他是世家出生,见过不少世面,观察力也还不错,是最适合的人选。

    一切的安排都有专人去搞,这些鸡毛蒜皮的事,用不着胡忧来操心。怎么说他也是一军之主,什么事都管,他还不得忙死。

    扶辰很乖巧的知道胡忧和吴学问肯定有事要谈,在甲板上给两人准备了一些酒茶点心,就拉着踏星远远的躲到了一边。这样即可以保护胡忧,又不会打扰到他们。

    吴学问给胡忧倒上一杯酒,含笑问道:“不知道我是应该称你为不死鸟呢,还是少帅,又或是浪天王?”

    胡忧扔了两花生米进嘴了,一条腿踩在凳子上,痞子一样的说道:“这玩艺不过是一个个称谓,爱叫什么都随你。还是叫胡忧吧,像以前在学校时一样。”

    “好,那就叫胡忧。”吴学问痛快的和胡忧干了一怀道:“当年哥伦比亚军校一别,转眼就两年。你这两年混得真不错,我无论在哪里,都能听到关于你的故事。箭取铁克拉右眼,一日拿下浪天城”

    胡忧摆摆手道:“得得,你就别笑我了,我那都是瞎混,上不得台面。”

    吴学问正色道:“我说的可是实话,你知不知道,现在在民间,尤其在年青人的心里,你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奋斗目标了。无数的年轻人,想要效仿你的成功。”

    胡忧心道:他们是只看到贼吃肉,没见着贼挨打。少爷不知道几经生死,才做出今天这点成绩。要是运气不好,早不知道死哪去了。成功是可以向往,却绝对是不能复制的。

    吴学问又给倒上一杯酒道:“对了,我都一直没有机会问你。你离开学校之后,还有没有再见到欧阳寒冰。她可是一个好姑娘呢,失去就可惜了。”

    胡忧暂时还不想把欧阳寒冰的身份告诉吴学问,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嘿嘿笑道:“放心吧,那是我内定的女人,我胡忧是要定了。”

    “好了,别光说我,还是说说你吧。你这几年怎么样?娶妻了吗?”

    吴学问苦笑道:“比起你,我可就差远了。你离开学校之后,很多同学也都陆续离开了。我在学校又多留了一年,完成学业之后,就回到了曼陀罗帝国。

    我回家的时候,正是西门玉凤元帅率军进攻安融那会。我觉得那应该是我的机会,可是几次投军,都没有得门而入。当士兵我身体不行,做智囊,人家将军连看都不多看我一眼。

    之后家人帮助我找了个西席的工作,给贵族家的子弟教书认字。我干了大半年,实在是干不下去了,就跑了出来。”

    胡忧哈哈大笑的拍着吴学问的肩膀道:“清静之地不适合你,做旁观者更不是你的性格。现在正是天风大陆最为精彩的时候,以你的才学,跑去教书,岂不有负多年军校之学?

    不怕实话告诉你,早在哥伦比亚军校之时,我就很佩服你军事方面的学识。只不过那时我势小,没敢提这碴。现在我多少也打开了一些局面,兄弟若是看得起我,就过来和我一起干。让我们兄弟携手,一起开创一个属于我们的新纪元。纵使马革裹尸,也胜过蹉跎岁月”

    吴学问吃了一惊道:“胡忧,你是想”

    以胡忧的言词,配以胡忧说这话时的霸气,吴学问自然听出了胡忧不甘人下的暗意。他一直都知道,胡忧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却没有想到,胡忧居然有如果大胆的之心。

    对于这一点,胡忧并不打算瞒吴学问,两眼闪着光的说道:“曼陀罗帝国虽然立国只四十余年,但是百弊已生,现在帝国内忧外患,上层之人,却依然醉生梦死。山之崩塌,已是早晚之事,你我何不借此机会,建立一个新的次序呢。”

    吴学问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道:“你知道,这条路有多难吗?”

    胡忧昂首道:“纵使千难万难,只要我们敢于去经历,哪怕是死,我们也将拥有一个精彩的人生。”

    “说得好”吴学问一拍桌子道:“好一个精彩的人生,就为这句话。我吴学问跟你干了。少帅,请受吴学问一拜”

    “哈哈哈”

    致此,胡忧终于收获了日后被称为不死鸟军团三大金将之一的智将吴学问。历史证明,胡忧这个在哥伦比亚军校,就已经打定注意要收吴学问的决定,是多么有先见之明。

    多年之后,曾经有历史学家用十年时间,来分析吴学问对胡忧的作用。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如果胡忧没有在哥伦比亚军校结识吴学问,那么他一统曼陀罗帝国的时间,至少要延后十年。那样他也就没有能力阻止,那场席卷整个天风大陆的危机了。

    一饮一啄,皆是天意。历史永远只有结论,而不会有如果。要是一定要那么算的话,那个把胡忧打成重伤,扔到后山的黄金凤之父,不更应该成为天风大陆的英雄吗?

    如果没有他,那么胡忧很可能直现到在,还与黄金凤厮混于黄府之中,也有可能从一个小工升为管事,又或成为黄家的姑爷,完全走向另一条道路,而不会在暴风雪军团从军。

    铁头船一路北上,在湍急的九州河面逆行。吴学问回入之后,胡忧的北上队伍,又多了一个人。

    胡忧暂时任命吴学问为军师,与西门雪,旋日同为军中参事。不过由于吴学问寸功未有,胡忧并没有给吴学问任何的军衔。

    吴学问的加入,稍稍缓解了胡忧手下军师阴盛阳衰的问题。旋日和西门雪不是不够优秀,但是因为她们生为女性的原因,细腻有余而狠辣不足。吴学问虽然只是一个书生,但是他深通兵法战计,知道什么是慈不掌兵,一将万名万骨枯的道理。以前在学校进行兵法推演的时候,胡忧就见识过吴学问的狠辣。

    记得那次教学,教官出了一个题,说:在一次关系全军生死存亡的敌后秘密行军之中,部队无意之间,被十几个十一二岁的敌国小孩子发现。问这时候,如果你是将军会怎么办。

    有同学说,那些小孩子还不懂事,放掉他们,不会影响大局。

    有同学说,他们很可能去给敌军报信,从而造成全军之危,应该把他们抓起来。

    有比较狠心的同学说,这些小孩子反正也是敌国之人,为免后患,应该把他们杀掉。

    而吴学问的回答则是要斩草除根,如果只是杀掉那十几个孩子,他们的家人,很可能会因为孩子的失踪而起疑,从而同样暴露部队的行踪。唯一的办法是找到孩子所在的村,把所有的村民全都干掉。如果这个村附近,还有其他的邻近村落,那么也要同样干掉,鸡犬不留。

    吴学问的回答,当场吓傻了半数的学员,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平时一脸书生气的人,居然能做出那么狠的决定。而且他在说这事的时候,嘴角一直带着笑。

    那一次,吴学问得到了全场最高份,虽然很多人都不认同吴学问的做法,但是在那关系着全军之命运,一国之危机的情况之下,就算是于心不忍,也必须挥动手中的钢刀。因为这就是战争,无所不用其极,只为目的,不择手段,才是战争的本质。不让人家下地狱,哪你就得下地狱。

    不日,铁头船抵达中平镇,这是到达到堡宁之前最后一个城镇,胡忧正和吴学问探讨军事的方面的问题,突然感觉船停下来了,不由有些奇怪。他之前已经交待过,以最快的速度,直达堡宁城。如非必要,不要停船,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胡忧的疑心刚起,候三就已经跑了进来,向胡忧汇报道:“少爷,这船没法走了。”

    胡忧目光一寒,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候三道:“据体是什么事,现在还不清楚。只知道前方很多船都已经折返,有人说是强盗劫船,有人说是出现水鬼之类的,更有人说是三国联军封锁了河道。总之现在是人心惶惶,这船家说什么也不肯再往前走了。”

    胡忧皱眉道:“有这样的事?”

    水鬼之说,胡忧是肯定不会相信的。强盗和三国联军,到是很有可能。以他们这么些人,无论是遇上那一方的人,都会很麻烦。一时之间,胡忧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

    想了想,胡忧问道:“此去堡宁城还有多远的路?”

    候三道:“水路的话,还有一天。要是转陆路,因为要绕过一座大山,得走三天才能到堡宁城。”

    胡忧点点头,转向吴学问道:“你怎么看?”

    吴学问想了想道:“如果是强盗做怪的话,那我们转路陆,虽然会晚了两天,但却不失为一个办法。如果是三国联军,那么转陆路,我们可能更进不了堡宁城了。”

    吴学问同样也没有提及水鬼的可能性,那玩艺太无稽之谈了。

    “嗯”胡忧点点头道:“按目前的情况,还是水陆对我们比较有利。候三。”

    “在。”

    “你去跟船老大聊一下,就说这船我要了,让他卖给我们。”

    候三犹豫道:“少爷,你会开船吗?”

    “放心吧,我以后开过碰碰船”

    “少爷,少爷,小心,左左左边,啊,右右”

    河还是那条河,船还是那条船,可是这开船的人换成胡忧,可把众人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连跟着胡忧一起在万军之中,刺杀敌军统领的朱大能,此时都一脸的惨白。现在哪还有人敢在船舱里休息,全跑到甲板上了。随时准备一有不对,马上跳船。

    扶辰咬着嘴唇,一脸担心的看着手忙脚乱的胡忧:“少爷,你以前真有开过船?”这船到胡忧的手里,就像是风浪中的一片残叶,跟着水花,不停的左右摆动。要不是比较结实,早散成木片了。

    胡忧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是说了,以前开过碰碰船吗马拉戈壁的又来了,小心,站好了。”

    “哗。”一个浪头打上来,把船打得一跳,巨大的浪花,把几女的衣服全都打湿,抬眼看去,那是*光处处,处处*光。

    可是现在没有人在意那些,没有命,再美的东西,也是臭皮囊。扶辰全靠机紧的抱着胡忧,才没有翻到水里去。一抹小脸上的水,惊魂不定的问道:“那碰碰船究竟是什么船,它是这样开的吗?”

    这时船转过一个弯道,进入一个稍微平静的河段,胡忧也微微轻了一口气。这船虽然仍旧像打摆子一样抖,但是多少感觉比之前安全多了。

    胡忧也同样被弄了一身的水,但是他的心情却无比的亢奋。好久没有这样玩过了,这种刺激真是让他热血沸腾。命运果然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比较爽。这船要是换别人开成这样,他早骂娘了。

    胡忧哈哈笑道:“那当然,开碰碰船比这个还过瘾呢。都放心好了,少爷我可是开碰碰船的高手,这点小浪花,我跟本没有放在心里过。”

    西门雪弱弱的问道:“少爷,那说的那个碰碰船,该不会是专门和别的船相碰的吧。”

    “呃。”胡忧一愣,嘿嘿笑道:“还是我的大老婆聪明,居然连这也猜得到。我告诉你哟,那碰碰船不但是和其他的船相碰,有时也和桥墩,大石头相碰呢。不然怎么叫碰碰船。”

    胡忧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一船人的脸都苦了。早知道胡忧是开过这么一个碰碰船,打死他们也不敢上来呀。这下好,真是上了贼船了。

    不。

    上贼船还好一些,至少还能反抗。上了胡忧的船,连反抗都不行。

    “少爷,我们能不能下船啊”

    “老大,又有生意来了。这次还是个大家伙,肯定收获丰富。”离着胡忧的船大约一公里外的水面上,一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指着胡忧他们那条越来越近的船,兴奋的对一个独眼穿着水靠的大汉道。

    大汉嘿嘿一笑,很有气势的说道:“娘的,这几天做得太狠,那些船都跑光了。等了一天,才来了个不怕死的。告诉兄弟们,全都下水,弄了它,回去大块吃肉去。”

    “是,老大。”

    在强盗头的一声令下,百来个穿着水靠的强盗,一个个跟下锅的饺子一样,突突的往水里跳。

    这百来个强盗,就是制造了这河面恐慌的人。他们选择了这相对平静的河段,仗着着自己的水性好,在船来之前,潜入水中破坏船底,使船停下来之后,再实行抢夺。他们来这还不到半个月,已经得手了十余次了。

    胡忧像开碰碰船一样的开着铁头船,跟本不知道,自己也经成为了强盗眼中的肥羊。因为河水平静,船行得相对有些慢,他觉得不过瘾,居然疯狂的让候三把帆给升到最大。

    候三当兵之前,连马都不会骑,对船更不是懂了。胡忧让他张帆,他就张帐,还一家伙直接把帆张到最大。

    正好这个时候,河面一阵大风吹过,那被张起的帆一下鼓了起来。船借风力,猛的一个提速,跟万马奔腾一样,以离弦箭之势,逆流而上。

    河里正在计划着劫船的强盗,看那船突然加速,脸都绿了。

    “老大,这事不对呀,那船怎么不减速反而加速,还晃得像面条一样。不好,它向我们冲过来了。”

    “娘的,叫个屁,还不快撤。”

    “老大,来不急了”

    “兄弟们,快逃命啊”

    远远看着出现在视线里的堡宁城,朱大能,旋日一行人,终于长长的出了口气。他们全都在心里暗中发誓,以后打死也不再坐胡忧开的船了。太可怕了,没被颠死,都差点被吓死。

    只有胡忧看着堡宁城,喃喃在那自语着什么。如果把他的声音放大,你会听到他在说:不是说有强盗水鬼的吗?怎么都没有见着?

    被铁头船碾过的强盗:¥%※%¥#……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