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05章 砍人税

    205章砍人税

    经过五日的行程,胡忧一行人于午后,转上了通往荷红镇的官道。

    荷红镇虽然名为镇,但是它的规模并不小。由于紧挨着九州河,它的水路交通非常的发达,在燕州一地,算是仅次于浪天的交通枢纽。越是靠近荷红镇,路上的行人也就越发多了起来,马车也没有了之前的速度,只能以比平时稍快一点的速度往前走。

    朱大能对荷红镇有一定的了解,对胡忧报告道:“这荷红镇现在是由端木家控制。端木家有点来头,听说和现任皇家骑兵团的军团长,巴伦西亚亲叔叔库比拉斯关系不一般。他们的家主叫端木无情,人和名字一样,谁的情面都不卖。

    这个荷红镇在他的手里,发展得挺不错,实力不下于一个普通的城。在帝国三百六十个镇里,排名很靠前。

    端木家也是一个比较另类的家族,他们并不发展自己的产业,所有的收入,全靠这荷红镇的税收。”

    朱大能说道这里,不由笑了笑继续道:“正是因为端木家所有的收入都在这荷红镇上,所以他们弄出了很多巧立名目的收税方式,弄得这里的居民和往来的商旅都颇有怨言。

    说起来,少爷你也许不会相信。这荷红镇不但是进城要钱,住店喝酒要钱,就连上茅厕也要钱。”

    胡忧听到这话,在心里暗骂道:这有什么不相信的。少爷我十年前就因为没钱给入厕钱,让那个守厕所的婆娘硬拉着,说什么也不让进,最后弄得少爷我把屎拉在裤子上。

    这么丢脸的事,胡忧怎么可能告诉属下知道,闻声点点头,问道:“看来这个端木无情还是有点本事的,就算是这样,这荷红镇依然很热闹,来往行商不少嘛。”

    朱大能撇撇嘴道:“端木无情确实是有点本事,不过荷红镇能如此繁荣,与我们浪天也有关系。浪天本是燕州最大的商品集散地,被红巾军占领了之后,很多商家都不敢拉货到浪天做买卖,而转来了这交通同样相对发达的荷红镇。才使的荷红镇发展成为这样。

    直到现在,原属浪天的生意,还有七成在这荷红镇,这些生意,我们迟早要抢回去的。”

    胡忧笑笑道:“不用迟早,等我们这次的行程完了之后,回去我就把这些生意全抢了。我要这荷红镇一夜之间,从繁荣走向破败。”

    扶辰在一边听到胡忧这话,不由咯咯笑了起来。胡忧瞪了她一眼道:“小丫头,你是在笑我说大话?”

    扶辰吐吐舌头,噘噘嘴道:“没有了,扶辰哪敢笑少爷,不怕被少爷打屁股嘛。”

    扶辰边说着,还边用小手护着自己的小翘臀。那表情很明显,就是在说胡忧吹牛。她这算是对胡忧的小报复,因为昨天她做菜时,有一个菜微微放多了一些盐,让胡忧借机抓去打了三下屁股。

    胡忧笑着在扶辰的小鼻子上捏了一把,在她张嘴来咬之前,抽回了手。四侍女虽然是同一天出生,她们自己也不知道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不过胡忧到觉得扶辰肯定是最小的,因为四侍女中,就属她最顽皮,胡忧也最喜欢逗她。

    胡忧道:“你还别不信,我只要一招,就能不但抢回属于浪天的生意,还能让原属于荷红镇的生意,也全都跑到浪天去?”

    胡忧的话,让黄金凤都感兴趣的问道:“什么办法?”

    这几天,黄金凤对胡忧似乎好了一些,不时能让胡忧借机抱抱也不生气,有时候还会加入胡忧的话题,不像之前,老是气嘟嘟在站在一边。

    胡忧神秘一笑道:“这太容易了,只两个字‘免税’。端木无情不是什么都要收税吗,我给他来一个什么税都不收,那这些人还不全跑我浪天去?”

    “这怎么行”西门雪不同意道:“税收是一个城镇重要的资金来源,你要是不收税,那怎么养活军团?”

    胡忧摇头道:“这你就错了。税收是很重要,但是确不是全部。做为一个城镇的管理者,能赚钱的方法是很多的。比较铺面的出租,和管理的费用等等。

    再说了,我也没说免掉一切的税呀。我只是把税种放到比较隐避的地方去而已。反正只要把那些商家拉回浪天做生意,等浪天的商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我们想怎么弄都行。猪要养肥了,才好割肉的。”

    扶辰噘噘嘴道:“少爷真是太坏了。”说完这话,她自己又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胡忧瞪了扶辰一眼,也无奈的摇头苦笑。扶辰的活泼,让他不由想起了李小玉那个小丫头。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了。还说每年去看她,那怎么可能哟。

    黄昏时分,胡忧一行人等才以金币交了入城税,开进荷红镇。端木无情那个家伙,还真够黑的。入城费居然按人头算,每个人要交一个金币才能入城,看那黄澄澄的金币交到门官的手上,胡忧是觉得肝都痛啊。他现在可是穷得很,几十万人跟着他吃饭,每一分钱,都要算着花。转念想到暗夜四影没有要交钱,他的心情顿时又好了不少,怎么说也算省了四个金币。

    入城后,胡忧一行人下了车,坐了一天的车,下来走走,会比较舒服一些。胡忧的脸上,有纳月给贴上的小胡子,眉毛也加粗了不少,一般不是非常熟悉的人,不怕会被认出来。

    此时荷红镇已经是华灯初上,长街之上,人来人往,两边店铺林立,好不热闹。不知道正享受这太平热闹的人们,知不知道,他们很快将要面临锋烟战火呢。

    赶先一步进城的候三,回来胡忧的身边,请示道:“少爷,船已经备好了,你是先用饭,还是到船上再用饭。”

    胡忧看了眼几女的脸上现出的疲惫,对候三道:“还是先用饭吧,晚上行船也不安全,在岸上住一夜,明天一早就上船。”

    坐船的决定,是胡忧临时下的。这一连五天的急赶,西门雪几女都有些受不了了,胡忧听朱大能说,从这里坐船走水陆到堡宁城,只比马车慢上半天,于是胡忧就决定,改坐船前往堡宁城。这样不但西门雪几女能轻松一些,行藏也没有那么容易让别人发现。

    由候三领路,一行人跟着候三一起来到所订的酒楼。这一路之上,候三是嘴巴不停的抱怨着这端木家税种之多,在荷红镇居然连定酒席都要交税。

    胡忧对候三的抱怨,只是一笑而过。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人一但疯狂起来,那是什么念头都想得出来的。

    候三到是挺有心机,知道这几天大伙餐风露宿,特意定了一个饺子馆,让大家尝尝不同的风味。

    胡忧对候三的决定表示满意,别看候三领兵还稍稍差了一些,但是在这些方面,他是非常机灵的。很多事往往和胡忧想到了一块,就算是胡忧不说,他也能知道,胡忧想要什么。这一点,就连一直跟在胡忧身边的哲别都比不了他。

    “嗯,好吃。这种圆圆的东西,就叫做饺子吗,让我看看它是怎么做的,改天我学会了,我做给你们吃。”扶辰一连吃了好几个饺子,饶有兴趣的研究起饺子的做法来。

    饺子原是青州特有的一种民间吃食,由于比较受欢迎,也慢慢的被推广开来。事实上浪天也有饺子馆,只是胡忧在浪天一直忙于军务,都没有时间带大家一起到城中走走玩玩。

    胡忧不出门,四侍女自然也不会自己出去,所以扶辰在燕州几个月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饺子。

    胡忧喝了一口高粱酒,哈出酒气笑道:“你不用研究了,先吃饱了再说。你要想学,有时间我教你。”

    扶辰不相信的看向胡忧道:“少爷会包饺子?”

    胡忧哈哈笑道:“怎么,不信?”

    扶辰摇着可爱的小脑袋道:“不太相信,人家都没有见你做过饭的,你还包饺子?扶辰都不会呢。”

    同桌的候三忍不住插嘴道:“扶辰你可别不信,咱少爷知道的东西很多的。而且少爷会做饭呀,我还吃过呢。不单单是我,朱大能也吃过,不信你问朱大能。喂,朱大能,你别光知道吃,问你话呢。”

    朱大能嘴里塞着俩饺子,被候三一拍,差点没有飞出来。狠瞪了候三一眼,朱大能点头道:“不错,少爷确实会做饭。他做的叫化鸡非常香,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鸡了。”

    “真的?”扶辰大眼睛一下亮了起来,转头以半撒娇的口吻说道:“少爷,扶辰都已经给你做了那么多顿饭了,你什么时候给扶辰也做次叫花鸡偿偿?”

    胡忧刚要说话,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了打斗声,不由传头往楼下看。下楼大约有十多个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想互对打起来。这些人的衣着都很怪异,与一般的平民不那么一样。说得好听,就是另类,说得难听些,叫做脑残。有一个家伙,居然把裤子挖了一个洞,当衣服穿,那不是脑残是什么。

    “那些都是江湖混混。”朱大能看胡忧的脸上射出疑惑之色,出言解释道。

    “江湖混混?”胡忧听到这个名词,顿时来了兴趣。他自己本就是江湖混混出生,还真没有想到,这里也有江湖混混。

    朱大能与胡忧不同,他本就是这天风大陆人,从小在这里长大,知道的事情,自然比胡忧这个投身军营就不管窗外事的人多很多。

    朱大能解释道:“江湖混混嘛,也可以说成帮派,人多的有几百人,少的三五成伙。他们并不属于军方又或贵族私兵,乃闲散人等聚在一起。平时靠帮人押货,保镖或是为人出头出气为生,有些也兼做马贼,赌场打手之类的事,说不上是好是坏。

    由于他们无约无束,对社会治安很有影响,里杰卡尔德陛下建国之后,曾经对他们进行过打击,几尽绝迹了。这两年年头不好,许多人混不下去,又开始从事这营生。”

    “原来是这样。”胡忧点点头,心中暗想,这些江湖混混说起来,和以前在书里看到的武林人士差不多。都是借着自己有几手功夫,而不受官府管辖,无法无天。

    在朱大能解释的这短短时间,已经有好几个人被砍得血肉横飞,死于非命。行人看到这情况,胆小的都跑了,胆大的却在饶有兴趣的看着。

    胡忧指着一群穿着灰色地方守备军服的士兵道:“那些不是荷红镇的守军吗,他们怎么也在一边看热闹,连管都不管。”

    候三在一边插话道:“这个我知道,那些砍人的一方,肯定是交了砍人税的。这荷红镇,只要是交了税,什么事都可以做。如果不交税,也就什么都不以做。”

    胡忧惊讶道:“还有砍人税,这到听着新鲜。”这端木无情也太有才了吧,连这种税种都能想出来。真不知道他那脑子是什么做的。

    候三乐道:“这还算好了,刚才我还看到有人交了强抢民女税呢。”

    大千世界,无其不有。胡忧本以为自己见到的事面也不算少了,这荷红镇还真是让他长见识。吃饭,住店,上茅厕要交税,虽然不合理,但是也能说得过去。这交了税就能砍人,强抢民女,就太混账了吧。

    说话间,下面的打斗已经结束,砍完人的人,拍拍手走了。那些看热闹的官军,找了两民夫,把死佬拖走,在血迹之上洒点土,算是完事。没一会,楼下又恢复了平静。

    胡忧看没有什么热闹看了,刚要转回到桌前,继续吃东西。突然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楼梯口,胡忧一愣,接着脸上就露出了坏笑,喃喃道:“不知道这荷红镇有没有调戏男人的税。”

    留下身后一脸莫名其妙的朱大能和候三,胡忧向那个身影走了过去。捏着嗓子对那个身影道:“公子,要陪吗?”

    楼梯口离着胡忧他们的桌子并不算远,那边的声音,这边能听得很清楚。扶辰听道胡忧的话,顿时瞪大了眼睛,西门雪更惨,小嘴里的饺子都飞了出去。

    胡忧见到的这人是谁,居然可以让他这样。这个从楼下上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胡忧一直惦记着的军师人选吴学问。

    吴学问是一个很典型的书生,他只能文,不能武。刚上楼就听到胡忧的怪话,差点没有把他吓得掉到楼下去。一双眼睛瞪得有鸡蛋那么大,看着胡忧像见了鬼一样。

    胡忧似乎觉得不过瘾,又用尖里尖气的女声说道:“公子,奴家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奴家呢?”

    吴学问后面那人,听到胡忧这话,连楼都不敢继续再上了,转身就往楼下跑。见过玩龙阳的,可没有见过那么狠的,他怕被暴菊呀。

    吴学问一开始眼中闪过慌乱,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仔细盯着胡忧的脸,渐渐的,眼睛闪出了狂喜,猛的一把,与胡忧抱在了一起。

    胡忧的化妆虽然很妙,几让他成为另外一个人。但是吴学问和胡忧在哥伦比亚军校同吃同住了那么久,怎么可能认不出胡忧来呢。

    两个男人的拥抱,当场让不少人吐了一地。胡忧手下的四侍女等人,更是人人脸色古怪。他们有些弄不明白,胡忧怎么看了一场打斗之后,突然转性了。居然主动去勾搭男人,最可怕的事,居然还让他成功了。

    吴学问抱着胡忧,一脸激动的说道:“你小子,这么多年不见,还是那么一副欠扁的样。”吴学问体力不行,但是脑子非常的好。他一看到胡忧这个打扮,就知道胡忧在隐瞒身份,所以并没有叫出胡忧的名字。

    胡忧呵呵笑道:“这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小子还不是一样,这么久没见,还跟个小白脸似的。怎么样,有没有找到富婆包*你。”

    “去你的富婆吧。”吴学问轻打了胡忧一拳,笑骂道:“兄弟混得不如意,正想去找你求包*呢。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上你。穿成这样,是因为北方的事吧。”

    北方的事是什么事,吴学问并没有说清楚,但是他们俩人都知道,那指的是堡宁城的事。

    胡忧微一点头道:“这事咱们找时间聊,走,到我那桌去,给你介绍点美女认识。”

    胡忧把吴学问给拉到了自己那桌,候三很机灵的马上给吴学问加了副碗筷。吴学问坐下才发现,胡忧这桌的美女可真不少,从左到右,黄金凤,西门雪,旋日,纳月,踏星,扶辰,还有男装打扮的哲别,也被他一眼就看穿了女儿身。

    吴学问感叹道:“行呀你,几年不见,居然让你弄挤了七仙女。这世间的美女可不多,你好歹也给兄弟留点呀。”

    胡忧一摆手道:“都是自家兄弟,别客气,看上谁你挑好了。”

    胡忧的话,引来了七女的娇嗔,七个大白眼同样砸过来,差点没把胡忧给砸晕了。这就是美女的魅力呀,带出来真有面子。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