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03章 枪战黄金凤

    203章枪战黄金凤

    李小玉的思想很单纯,她就是想要一个哥哥。李太白的目的说不单纯,到也不是太复杂。昨天的事过之后,李太白知道自己必须要找一个靠山。他看得出胡忧的很喜欢李小玉,再加上胡忧的名声也挺不错,又是一颗看得见的希望之星,于是想通过李小玉认胡忧为哥哥,与胡忧拉上关系。

    现在时局可是乱得很,李太白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宝贝女儿打算一下。帝都的权贵不行可以跑到外国去,他没有那个本事,也不想离开曼陀罗,那么找一个军方靠山,是非常好的选择。实在不行,把儿女送到胡忧那里,胡忧也能照顾李小玉。现在人人都想着怎么找靠山,这放在眼前的机会,不用岂不是浪费了。

    胡忧在陪李小玉去荷花池钓了鱼之后,和李太白去了一趟书房。他知道李太白心里是怎么想的,虽然他也非常的喜欢李小玉,但是他不能白白让李太白利用一回。相互取舍才是长久之道。

    李太白同样也很上路,从书房走出来之后,就正式成为了不死鸟军团的外围成员,专事给胡忧留意各方面的情报。

    胡忧也同时给了李太白一个保证,只要李太白的工作表现出色,将会给李太白拨出资金,让他发展和阔大酒楼的规模。并同时派驻高手,到酒楼暗中保护李太白一家的安全。

    留李太白一家在凤园吃过饭之后,胡忧回到了书房。书房里,胡忧手下的两大美女军师西门雪和旋日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西门雪笑道:“少帅运用酒楼套取情报的想法很不错,不过少帅有没有想过,还有一个地方,能收集到更多的情报?”

    对于胡忧的机警反应,西门雪到是挺佩服的。到酒楼吃顿饭就能发展出一个情报据点,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这里面包含着很多应急反应和人际交往技巧。

    胡忧喝了口茶道:“我知道你的意思,青楼确实要比酒楼更能收取到情报。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这方面的资源。这得有机会再说。”

    说到青楼,胡忧确实有些头疼,这天风大陆的青楼业发非的发达,可是他的青楼运一向都不太好,去了好几次,都是钱去人不爽。唉,真是命苦。

    放下青楼的事,胡忧把注意力又转到索菲雅王妃的身上。可惜索菲雅遇刺的事,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消息,连加图索和卡西利亚那里,都没有消息。当然也可能他们收到了什么消息,却不告诉胡忧。毕竟现在大家还只是初步接触,还达不同情报共享的地步。

    胡忧又在帝都呆了十天,才终于被巴伦西亚传见。见面的过程非常短,胡忧甚至都没有看清巴伦西亚的样子,就已经让太监给带出来了。

    浪天王之名是正式的下来了,胡忧也就不想再在这帝都呆着。想想这事他就来火,浪天城还有多少事,等着他去处里呀,却为了这么一个虚名,浪费他近两个月的时间。

    还好这次来浪天,得了个太白楼情报站,得了暗夜四影,还得了个可爱的***李小玉,不然这次帝都之行,还真是白来了。

    胡忧道别李小玉的时候,小丫头哭得很伤心,直抱着胡忧,不让胡忧走。胡忧好不容易才把她哄好,并答应她,每年都会来看她,小丫头才让胡忧离开。说真的,看小丫头哭成那样,胡忧还真想不走了呢。

    带着点点惆怅,胡忧带人离开了帝都,微微有些遗憾的是,这次居然没有能在帝都见到西门玉凤,据德福说,西门玉凤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要处理,具体是什么事,德福也不知道。

    “呼,还是回到自己的地方好呀。”

    浪天城主府里,胡忧一觉醒来,看着那天边的白云,大发感慨。他是昨天晚上天快黑才到的浪天城,本来按计划,他还要多一天才能回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胡忧居然突然生出了一股思乡之情,下令部队,猛赶了一天,硬是把两天的路,用一天走完。

    虽然很累,但是看到浪天城那三个大字的时候,胡忧是打从心里,升出了一股豪情,这是他的城市,他的家。

    “少爷,你醒了。”听到胡忧的声音,纳月端着盆热水走了进来。

    四侍女各有分工,旋日精于计算,主要是帮胡忧分析情报和提供意见,以供胡忧参考。

    而扶辰做饭手艺最好,她大多数情况下,负责胡忧的火食问题。

    踏星不太爱说话,精于追踪,哲别不在的时候,由她负责传达胡忧的命令。

    说起来,以纳月最温柔,她精于化妆,胡忧的衣着洗漱问题,都由她负责。

    胡忧有时候挺感叹,欧阳寒冰是怎么发现旋日四女各有特点,而加以训练,并把她们都培养得那么出色的。

    “嗯,醒了。”胡忧坐到床边。自从四侍女来了之后,他就享受着帝王级的待遇。四侍女以前伺候的可是公主,手艺能不好吧。

    纳月给胡忧洗了脸之后,就给胡忧换上武士服。胡忧每天都有晨练的习惯,他都是锻炼完之后,才吃早饭的。

    经过纳月的打扮,胡忧一出现在校场之上,就迎来了士兵们的阵阵喝彩。士兵们都很习惯胡忧出现在校场上的身影,每次看到胡忧跟他们一起训练,他们都特别的来劲。

    胡忧扛着白蜡枪,甩出几个漂亮的枪花,大声道:“嘿嘿,你们这帮家伙,我不在这两个月,有没有偷懒啊?”

    “没有。”士兵们立正身子,整齐的回答。

    “光说不练那是假把式,都动起来吧,老规矩,第一个完成的有奖,最后一个,没有饭吃。你们谁想饿一顿?”

    士兵们嘻笑着回答:

    “不想。”

    “没有人想。”

    “那太丢脸了。”

    在没有战事的时候,不死鸟军团的军营里,总是很轻松的,哪怕是训练很苦,他们也觉得开心。士兵们已经把军营,当成了自己的家。身边的战友,都是他们的兄弟姐妹。

    在胡忧的一声令下,校场立刻变得热火朝天起来。练跑步的,练阵法的,练技巧的,练体能的,每个士兵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每当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看一眼那肩膀上闪闪发光的不死鸟标志,他们又干劲十足。

    “少帅,我们来打一场。”同样一身戎装的黄金凤,手握双刀出现在刚刚练习完体能的胡忧面前。初生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隐隐透着粉色。这从帝都一路回来,每个人都晒黑了不少,黄金凤却依然肤白如玉,娇美不减,那暴烈的太阳,似乎对她没有任何的影响。

    胡忧擦着身上的汗水,一脸笑意的说道:“少校,你这是要向我挑战吗?”

    西门玉凤把黄金凤留在不死鸟军团之后,胡忧封了黄金凤为少校,留在内卫团里。不过黄金凤并不在内卫团里任职,而是跟在内卫团长哲别的身边,表面上算是哲别的兵,事实上她并不受哲别管。

    毕竟是自己的女人嘛,胡忧当然要照顾她一些了。虽然这个黄金凤小醋坛并不是太领胡忧的情,对胡忧身边越来越多的女人,非常的不满。不知道让她发现,胡忧的身边,还有四个只披着什么都遮不住的轻纱,老在胡忧面前晃的暗夜四影,会有什么反应。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胡忧的心思,全都放在军务之上,对男女之事,基本上已经都淡了。自从在离开洞汪城的前夜,和红叶疯狂了整整一晚之后,这几个月以来,除了偶尔吃点豆腐,调剂一下心情之外,他没有和任何的女人,发生过任何的关系。

    别说是刚刚加入的暗夜四影,就算是明摆着随便胡忧怎么样都行的四侍女,胡忧也一个都没有动过。

    黄金凤一挑眉毛道:“算是吧。”

    黄金凤对胡忧的感情很复杂,对于这个骗了她第一夜的男人,她是很喜欢的。可是她受不了胡忧身边有太多的女人。母亲留在她脑中的记忆,真是太深刻了,使得她很恨胡忧的花心。但是,她又舍不得离开胡忧,这次西门玉凤之所以会带她去胡忧的营地,其实是黄金凤主动找到西门玉凤,对她坦白了自己跟胡忧之间的事。

    西门玉凤对感情的事,根本没有什么经验。她连自己的感情都弄不清楚,更别提给黄金凤解忧了。左思右想,西门玉凤干脆把黄金凤带给胡忧,让他们自己弄。

    “好”胡忧一翻白蜡枪,‘当‘的一声,与黄金凤手上的双刀碰在一起。军中比式,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双方的兵器一碰,就算是开始了。

    胡忧经常在校场上与士兵对练,看到胡忧突然和黄金凤打起了,士兵并不觉得奇怪。已经完成任务的,赶紧找个好位子,看胡忧与黄金凤对打。没有完成任务的,心里痒得不行,却并不敢偷偷跑过来看。

    别看胡忧在军营之中显得很散慢,士兵们确都知道,在这轻松的背后,有很严格的纪律。无论是谁,在没有完成训练之前,私自跑开的。都会受到重罚。

    重罚到不是士兵最怕的,他们最怕的是那样很丢脸。不死鸟军中的执行军法的时候,几乎都是当着大伙的面。在众目睽睽之下,在男兵女兵面前被罚,可不是什么露脸的事。

    黄金凤在胡忧初到天风大陆,还是一个菜鸟之前,就已经拥有很强的武力。看胡忧的白蜡枪劈过来,她非常迅速的闪了一下,避过胡忧的枪势,顺势用肩头撞向胡忧的胸口处。

    兵器讲究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胡忧的白蜡枪属于长兵器,要想发挥威力,必须拉开两人的距离。他当然不能让黄金凤近身,虽然黄金凤这招有些像投怀送抱,但是她手上的双刀,可不是开玩笑的。

    胡忧身子一晃,贴着黄金凤的背而过,快速滑步而出。黄金凤似乎早就知道胡忧会这样闪避,看都不看,反手就是一刀,劈在胡忧前进的方向。

    黄金凤这一刀乃是全力而出,劲道强绝得跟本不像是女孩子。胡忧只觉得刀光一闪,前路就被封死了。再往前冲,脑袋都要送人,哪敢硬顶,赶紧一个侧步,变前冲为横移,同时用枪尾扫向黄金凤的下盘。

    边上紧张着战况的士兵,看胡忧避过此招,全都连连叫好。不过他们的叫好还没有留下来,胡忧又陷入了险境。

    黄金凤像燕子一样,轻巧一个小跳步,就躲过了胡忧的枪尾,左手刀上甩,右手刀连环劈向胡忧的枪尖。

    “叮叮叮”

    黄金凤一连七刀劈在胡忧最不受力的枪尖上,胡忧半边身子都被震麻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正面和黄金凤对打,没有想到,这娇滴滴的黄金凤,居然有不输于男人的力量。这玩刀的女人,果然不好惹。

    眼看黄金凤右手刀卷起的怒浪,又劈到了,胡忧不由暗暗叫苦,此时他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硬挡。

    “叮。”又是一声金铁之音,被黄金凤连砍了八刀的枪头,居然被削掉了一小节。

    胡忧这支白蜡枪,是当年在青州是时候,他自己做的。枪头只是很普通的制式,这几前跟着他几经生死,损伤也不小,因为用着顺手,一直也没有让鲁游给重打一个。

    说起了,鲁游那个家伙,最近迷上了弩弓的改良。他不但夸口要做五连发的连弩,还在想办法做威力巨大,要用马才拉得动的巨大车弩。让他亲造普通又没有新意的枪头,看来并不是容易的事。

    枪头被削掉,胡忧非担没有怕,反而仰天长啸一声,枪当棍使,一个横抽打出去。白蜡杆有一个特质,硬中有软,弹性很大。受到一定的力度之后,它的轨迹很难琢磨。

    胡忧本来是想在军中推广白蜡枪的,但是后来他发现,军中的士兵,很喜欢用硬木枪,因为硬木枪用法要更为简单一些,而且在对付骑兵的时候,几支硬木枪扎在一起,就能形成一个简单的拒马,这一点白蜡枪做不到。

    还有就是因为白蜡枪的轨迹飘忽,在组阵的时候,很容易误伤自己人。所以最后胡忧没有推广白蜡枪,军中也只有他一个人,使用这种类似软兵器的武器。

    因为不熟,黄金凤的判断发生了错误,她的左手刀差之毫厘的与胡忧的白蜡枪错过,没有能成功架到白蜡枪。

    胡忧这一枪,可是用了全力的,枪如电闪,带起烈烈之风,劲厉刺耳。黄金凤一架不中,这枪眼看就要抽到黄金凤的身上。

    胡忧自己也没有想到,黄金凤居然会失手,到了这个地步,想要把枪撤回来,也已经办不到了。

    想到这枪抽在黄金凤的身上,她肯定得受伤,胡忧不由大叫道:“小心。”

    士兵们看到这一幕,不约而同的都踏前了一步。虽说对练受伤是经常发生的事,他们也都很习惯了。可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们全都不愿意看到黄金凤伤在这一枪之下。

    好一个黄金凤,临危不乱,在枪要临体的一瞬间,猛的一个铁板桥,身子往后一躬,美好的身形,拉出一个让男人喷血的弧度,险之又险的避过胡忧的一枪之危。

    胡忧看黄金凤没有伤着,也大大的出了一口气。刚才他几乎已经能感觉到枪与黄金凤身体的接触。胡忧发誓,那枪至少已经碰到了黄金凤的军服上,伤与不伤,只是毫厘之间。

    “哗”

    士兵们暴出热烈的掌声,这场对练,真是太精采了。刀光枪影,你来我往,看得他们是心惊肉跳,大呼过瘾。

    胡忧趁黄金凤起身之际,赶紧把手里的枪给扔掉,连连摇手道:“不打了,不打了,伤着你我心疼,被你伤着我肉疼,这仗没法打。”

    胡忧这句话,声音可不小,边上的男兵听到了之后,全都发出了狼一样的嚎叫,女兵则全都娇笑了起来。情话能说得这么有力度的,在不死鸟军团之中,也就他们这个少帅能做得到了。

    黄金凤收起双刀,狠狠的瞪了胡忧一眼,心里却甜甜的。如果胡忧能不那么花心,她此时肯定忍不住给他一个拥抱。让他知道,不是男人才可以大胆,女人也同样可以。

    胡忧得意的给边上看热闹的士兵们挥挥手,在士兵的狼嚎之下,走到黄金凤的身边,柔声的问道:“金凤,你没有伤着吧,刚才差点吓死我了。”

    胡忧边说着,还边做出一脸怕怕的样子,又惹来黄金凤的一个白眼。

    黄金凤刚要说什么,突然看到旋日一脸紧张的跑了过来,不由冷哼了一声,把头转向一边。

    胡忧正要借机一展自己的口才,好好的哄哄黄金凤,旋日已经到了他的身边。一阵淡淡的香风吹过,旋日的几句耳语,让胡忧脸色大变,什么风花雪夜都顾不上了。赶紧转身就跟旋日离开校场。

    马拉戈壁的,刚过几天好日子,又出幺蛾子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