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201章 太白楼

    201章太白楼

    暗夜四影明白胡忧的想法,所以并没有上来帮忙。不过随着大殿的燃烧起火,躲在一边的朱大能,候三和哲别,也能看到东西了。

    他们三个看到胡忧拿着张椅子,狼狈的和刺客战在一起,那还能在一边看着吗,全都哇哇叫的冲过去,对着刺客就是一通海贬。

    表演得也差不多了,胡忧退出了战场,把刺客留给朱大能几个玩,跑到加图索的身边,关心道:“大皇子,你没有事吧。”

    加图索嗯哼一声,强作笑脸道:“被扎了一刀,还好我这轻铠甲结实,不然今天就得躺在这里了。胡忧兄,多谢你今日出手相救,小王记住了。”

    胡忧在说话的时候,也发现了加图索的左手,死死的压在肋下,那里不停的有血冒出来。相比起那些贵族子弟,这加图索现在受伤之后,还能有这样的表现,也算是很不错了。这让胡忧心里多少有些安慰,至少自己没有救一个废柴。

    胡忧道:“大皇子千万别那么说,这本就是末将应该做的事。”

    胡忧说着,看了眼这已经大半都在烈火中的大殿,以商量的口吻继续道:“火越来越大了,不如我先保护大皇子离开这里再说。”

    加图索同意道:“那就麻烦胡忧将军了。”

    胡忧扶着加图索出了大殿,在外面的小广场上,看到了卡西利亚。这小子之前也不知道躲哪去了,看他一脸轻松的样子,显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卡西利亚看到加图索和胡忧出来,马上跑了过来,一脸关心的问道:“大皇兄,你怎么了?”

    加图索不想在老三的面前弱势,硬气道:“没有什么,遇上了个刺客,还好胡忧将军及时出手。”

    卡西利亚眼中过一丝嫉妒之色,转瞬间消失,恭敬的给胡忧施了个礼道:“多谢胡忧将军出手相救,不然小王今日,就得痛失皇兄了。”

    胡忧突然发现,说到演戏,自己恐怕还不如眼前这位三皇子。他心里不知道多么想加图索死呢,居然还能为加图索感谢自己。

    胡忧道:“三皇子千万不要这么说,这本是末将应该做的事,可不敢妄自居功。”

    卡西利亚笑道:“胡忧将军太自谦了,如此大功不赏岂不让百姓笑我皇家小气。此事我一定报于陛下,为胡忧将军请功。”

    加图索那个气呀,好容易才提起一口气,插话道:“此事就不劳三弟费心了,胡忧将军的功劳,我自会向父王禀告的。”

    直到这时,加图索的侍卫才找了来,一脸惶恐的跪在地上道:“大皇子,大皇子,末将来迟,还请大皇子降罪”

    “啪”加图索一巴掌煽在了那个侍卫统领的脸上,重重的‘哼’了一声,什么也不说。那侍卫一脸惨白,看来他自己也知道,他的下场不会太好。

    索菲雅的这座大殿,位于半山之上,平时需用的水,都是从山下拉上来的。被泼上火油的大殿,烧起来可没有那么容易扑灭,想救必须要用大量的水。可是这半山之上,哪来这么多水,所有这大火根本就不可能控制。没用多少时候,大火就从大殿向后殿蔓延,看到索菲雅一脸黑灰的跑出来,胡忧在心里肠子都快要笑断了。

    索菲雅这一次是真正的偷鸡不成,反失把米,看到加图索只是受了一些轻伤,三皇子卡西利亚是屁事没有,她却赔上了一座花费几百万金币建成的据点,气得她差点没吐血。你看她那脸寒得,都快能当冰箱用了。

    胡忧看索菲雅出来了,把加图索交给他的侍卫,跑了过来,行礼道:“王妃可还安好?”

    索菲雅不愧为奇女子,这会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多谢胡忧将军关心,本妃没有什么大碍。”

    胡忧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气道:“万幸,万幸啊。要是王妃的贵体出了什么事,那可是我万民之不幸,帝国之不幸啊。”

    一场夜宴,以大火而收场。胡忧应酬了一翻之后,带着朱大能,候三,哲别一同回到凤园。楚竹在大火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胡忧问过朱大能几人,他们也都不知道楚竹去了哪里。

    胡忧一下车,就到看了四侍女之一的扶辰等在门前。

    扶辰娇声的说道:“少爷,你回来了。扶辰给你做了夜宵呢。”

    胡忧奇道:“你知道我没有吃东西?”

    “嗯”扶辰重重点头道:“福伯说少爷在王妃那里,肯定没有吃上什么,所以让扶辰给少爷准备吃的。”

    胡忧哼哼道:“福伯又是怎么知道的?”

    扶辰道:“因为别院着火了呀,那火光好大,我们都看见了呢。”

    胡忧道:“你们都知道别院着火,那怎么不去救我?”

    扶辰道:“踏星本来是要去的,不过福伯说,少爷肯定不会有事的,让她不让去,去了反而会弄遭少爷的事。”

    胡忧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这个西门战龙果然是什么都知道。

    看德福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迎出来,胡忧不由问扶辰道:“福伯呢,怎么没有见着他?”

    扶辰皱皱可爱的小鼻子说道:“福伯睡觉去了,他还交待说,只要天没有塌下来,少爷不要去打扰他睡觉。他还说人老了,记性会不太好,有些事很容易忘记,还好都是小事。”

    这话别人听不明白,胡忧还不明白吗。德福的意思告诉胡忧,别院的事,他是故意不说的,让胡忧不要因为这事去找他了。

    胡忧除了在心里暗骂德福老狐狸,还能说什么呢。德福把暗夜四影都给了他,对他也算是不错了,还交待扶辰给做夜宵,多少已经有了道歉的意思在里面,胡忧总不好意思去把德福抓起来揍一顿吧。再说那老家伙的水深得很,弄不好胡忧反被他揍一顿都不一定呢。

    算了,还是什么都不要想了,今晚是用智又用力,累得不行。先跟扶辰去吃她的夜宵,再让享受纳月的全身按摩才是正道。人生得意须尽欢,有得享受就先享受再说。

    “什么,索菲雅王妃遇刺?什么时候的事,福伯你说的该不会是昨天晚上的事吧。”胡忧一手抓着油饼,一手拿着筷子看着刚刚从外面进来的德福。

    德福点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就是昨天晚上,不过不是在别院,而是在回宫的路上。刺客事先藏在了水中。”

    胡忧问道:“她的情况怎么样?知道是谁做的吗?”

    德福摇摇头道:“现在都还不清楚,索菲雅遇刺的消息,现在还是高度的机密。我也只知道这么多。”

    胡忧遇有失望的点点头,他也知道,水上皇宫防守森严,能收到这些消息,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用过早饭后,胡忧回到书房里看书。下午他打算去看看红叶的母亲。红叶是家中的独女,红方正两老就生了她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现在他把人家的宝贝女儿给留在了洞汪城,怎么着,也得去看看老人家不是。

    旋日进来的时候,给胡忧带进来一张大红请帖:“少爷,大皇子派人送来请帖,邀你今晚天仙楼一聚。”

    胡忧打开请帖看了一眼,微微摇头道:“大皇子的心还真够急的,居然要带伤上阵。还有一张呢?”

    旋日诧异的问道:“你知道还有一张?”

    胡忧笑道:“三皇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唉,这帝国的酒,我是有得喝了。”

    旋日笑着把另一张来自三皇子卡西利亚的请帖,放到桌面上,问胡忧道:“少爷,你打算去赴谁的约。”

    胡忧把卡西利亚的请帖扔到一边,气哼哼的说道:“我又不会分身术,去一个就得罪另一个。现在帝都的情况,越来越混乱,竖敌可是对我们没有好处的,我呀,谁的约也不赴。

    你帮我回贴给他们俩,就说我今天实在是身有要事,不能去了。明天,我在太白楼给他们陪罪,让他们一块来。”

    太白楼和天仙楼,摘星楼不同,后两家都是帝都有名的青楼,而太白楼则是有名的酒楼,这里没有神女陪吃,更没有喝花酒,打茶围那些调调。胡忧不是不想去青楼,奈何他的青楼运实在不是太好,现在这种多事之秋,还是不要去青楼了吧。

    德福对胡忧的决定,没有任何的异议。得知胡忧要在太白楼请客之后,他就派人给胡忧订了位子。

    太白楼一共有三层,这在帝都属于比较高的建筑了。能在帝都拥有三层建筑的人,都有酒楼则更需要路子。德福定的厢房位于太白楼的顶层北端,从这里可以遥望曼陀罗帝国的心脏——水上皇宫。

    足可以摆下五桌酒席的空间,此时只在临窗处摆着一桌子。这桌子是胡忧特别吩咐人定制的,桌面为等边的三角形。

    西门雪在看到胡忧随手画出的图纸时,眼睛就是一亮。这年代多用长方形或是正方形和圆型的桌子,这等边三角形的桌子,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感兴趣的原因,不是因为桌子的形状,而是这桌子后面代表的意思。胡忧这是用很隐晦的方式,告诉加图索和卡西利亚,这一张桌上坐的三个人,大家身份是平等的。

    胡忧来到太白楼的时候,三皇子卡西利亚居然已经先到了。他的身前,还站着一个五十来岁上下的白胖子,两人喃喃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胡忧还没有来得急开口,卡西利亚就抢先一步站起来,大笑道:“胡忧兄来得正好,小王正和李老板研究你这桌子呢。李老板说想要买你的这个设计图,不知道胡忧兄肯不肯割爱?”

    胡忧来之前,听德福说过,这太白楼的老板叫做李太白,在这帝都与各方面的权势人物,都有一定的交情,很有一定的实力。没想到他还和卡西利亚有交情。

    胡忧先给卡西利亚问了好,这才谦虚道:“那不过是末将一时游戏之作,觉得好玩,就让人做出来让大皇子和三皇子试用看看,算不得什么设计,让三皇子和李老板见笑了。”

    听闻胡忧的话,卡西利亚和李太白都大笑起来。这李太白笑起来,一身胖肉都在颤,让人不由得担心,这木制的地板,能不能经得起他的重量。别一出溜,直接下来底层了。

    李太白道:“早就听闻不死鸟胡忧将军在战场之下,百战百胜无比威风,一日夺取浪天城,更是传为佳话。没想到胡忧将军还是多才之人,难得,难得呀。”

    正在这时候,大皇子加图索也到了,进门就嚷嚷道:“我似乎来晚了一些,大家说什么,那么开心,我在楼下就已经听到笑声了。”

    这加图索似乎总是在刻意的放下自己的皇子身份,不过他做得总是没有卡西利亚那么自然。

    “李太白见过大皇子殿下。”李太白当先给加图索行礼。胡忧和卡西利亚也站起来迎加图索。

    加图索摆摆手道:“都免礼,免礼,坐坐,自家人,都别客气。”加图索边说着,边往里走,然后像是突然看到那三角形的桌子一样,惊讶道:“呀,小王几日不来太白楼,李老板换桌子了?这桌子还挺特别的,不错,不错。”

    胡忧心中暗笑,这加图索未免太做作了一些。他不相信加图索不知道,这桌子是他给弄来的。

    李太白闻言笑道:“小人可不敢占此功,此桌是胡忧将军设计制作的。刚才小人还在请求胡忧将军把图纸卖与小人呢。”

    加图索哈哈笑道:“原来这是胡忧兄的手笔呀,难怪我一看到,就觉得它很亲切呢。”

    一翻客套之后,李太白自觉的退了下去,胡忧,加图索,卡西利亚分三边落坐。由于这桌形比较特别,三个人都可以看到下面的江景。

    三人正喝茶说笑,厢房门被轻轻的敲了几声,一个怯怯的,如银铃般的娇声,传了进来:“三位贵客,小女子可以进来吗?”

    胡忧三人闻声不约而同的转过头来,只见一女子年约十五,六岁左右,长长的秀发,似乎经过悉心梳理,两个羊角辨非常的可爱,小脸看上去秀丽动人而又带着一点点调皮,纤纤玉手端着一个食盘,盘中放着一壶酒。

    胡忧转头看了加图索和卡西利亚一眼,笑着对女孩子招招手道:“进来吧,***。”

    女孩子噘噘嘴道:“人家不叫***,人家叫李小玉啦。”

    李小玉的话,引得胡忧三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李小玉的小脸微微一红,轻轻一跺小蛮足,却又并不跑开。

    胡忧笑了好几声,这才止住笑道:“原来是李小玉呀,你是要给我们送酒吗,快进来吧,我们正等着酒喝呢。”

    李小玉犹豫了一下,迈步来到桌前,用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胡忧三人。

    胡忧看这李小玉挺有意思的,不由出言问道:“我能叫你小玉吗?”

    李小玉点点头,轻‘嗯’了一声。

    胡忧道:“小玉,你这酒壶里是什么酒,有名字吗?”

    李小玉道:“当然有名字呀,我爹说,它叫女儿红。已经放了十五年了呢”

    胡忧笑道:“哦,还是沉酿呢,我听说女儿红可是谁家的女儿出生而酿的喜酒,最香也最醇。不知道你这酒好不好,给我们来一杯试试怎么样。”

    李小玉看了胡忧一眼,摇摇头道:“不要。”

    胡忧三人都猜着这李小玉肯定是李太白安排来送酒的,不然这个厢房,她不可能进得来。可是这李小玉却很意外的摇头,这让他们惊讶之余,又不免来了兴趣。

    这一次是加图索开口问道:“为什么不让我们喝呢?”

    李小玉撇撇嘴道:“我爹爹说了,让小玉来这里给两个皇子和一个将军送酒,可是小玉没见着皇子和将军,所以这酒不能给你们喝。”

    这话要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在场的人中,肯定有人要生气。不过这个李小玉真是太可爱了,粉嘟嘟的像个瓷娃娃一样,真的很难让人生气。

    卡西利亚问道:“你为什么会没有见着皇子和将军呢,难道我们三个不像皇子和将军吗?”

    李小玉很认真的又看了胡忧三人一次,还是摇头道:“不像。”

    加图索和卡西利亚都有些傻眼,见过玩花样的,还真没有见过这么玩的。他们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当着他们的面,说他们不像皇子。对皇子不敬,那可是要杀头的。

    胡忧瞟了一眼加图索和卡西利亚,看他们都只是瞪眼,却并没有生气,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在心里,对这个小女孩子的大胆,暗赞了一声。

    不用问,这个李小玉肯定是李太白的女儿,李太白让她上来送酒之前,肯定也交待过她,这厢房里坐着的是什么人。而她进来居然不像一般常人那样倒酒,反而敢跟他们这么说话,这可不是什么人都敢这样的。

    胡忧问道:“小玉,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觉得皇子和将军,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