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99章 明争暗斗

    199章明争暗斗

    这几天闲着没事的时候,胡忧也经常找德福聊天闲谈。德福长住帝都,对帝都的事,也有一定的了解。

    通过和德福闲聊,胡忧知道,那水上皇宫里的三个皇子,表面上一团和气,但是私底下,却斗得很凶。

    其实就算德福不说,胡忧也能猜得到。自古帝王家,从来就没有多少真正的亲情。尤其是兄弟之间,皇位只有一个,想坐的人却很多。每一个皇子,都带代表着一部份人的利益,就算是他不争,后面的人,也同样要推着他去争。不争就会失势,而一个失势的皇子,无论在皇宫还是在民间,都是没有地位的。

    无论是身不由己,还是天性使然,只要有一丝得掌大宝的机会,那么谁都不会放过。而这巴伦西亚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从曼陀罗三十八年坐上帝位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却一直没有定下皇位的第一接替人。这使得大都看到了机会,因此争得也就格外的厉害了。

    现在帝国三个有可能坐上帝位的皇子里,以二皇子最没有才,但是他的背后,有一个索菲雅皇妃支持着,似乎最有机会得掌大宝。胡忧如果现在,就靠到索菲雅的一边,似乎前途很光明。

    但那只是似乎,别忘记了,巴伦西亚可还没有死。在他没有死之前,就那么公然的表态,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胡忧在头痛之余,也明白了德福为什么明知道这个宴会,请的并不是他一个人,却装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这个当年的西门战龙,现在的管家德福,是在出题考他呢。

    德福这个老狐狸,肯定早就已经猜到了他此时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况,他不让自己提前知道,是想看自己怎么样临场应对。

    事实上确实是这样,德福把珍贵的暗夜四影给了胡忧,已经表明了有让胡忧接掌西门家大位的意思。可是西门家毕竟是一个大家族,胡忧又只是西门玉凤认回来的弟弟,虽然西门玉凤和德福都很喜欢胡忧,但是想把胡忧推上西门家主之位,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下面的分支虽然在实力上,比不了西门玉凤,但是他们毕竟是西门家的人,他们也有一定的话语权。他们也许不会在呼家主谁来做,但是他们肯定要计算,这个家主能给他们带来多少的利益,又能给家族扛起多少的风雨,如果胡忧不能展现出各方面的实力,那下面的反对声肯定很大。

    索菲雅笑脸如花的看着胡忧,很显然,她在等着胡忧的答案。胡忧的头皮很痒,表面一脸笑意的他,在心里把索菲雅家中所有女性亲属,全给问候了。

    这个女人真是太狠了,居然直接在这满堂宾客面前,就把他给吊了起来。而且这个时候,他能思考的时间并不多,必须马上就给出答案。

    要,或是不要,看到来似乎只是一字之差,可是背后所代表的可不单单是要或不要那么简单。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胡忧在心里大叫着。

    索菲雅明显不想让胡忧有太多考虑的机会,看胡忧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脸有些转冷道:“胡忧将军,难道和本妃同席会让你很困扰吗?”

    胡忧心里骂道,同床我都不怕,同席算屁呀。瞬间,胡忧在心里做了决定,嘴角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道:

    “当然不是,能与皇妃同席,那是天下多少男人的梦想,末将当然也渴求不已。我只是在想,今天带的侍卫不多,与皇妃同席共品美酒佳肴之后,有人心升妒忌要砍我,我应该怎么办。”

    胡忧用大胆的言语,加上那略有调戏意味的眼神,把一个艰难的选择,轻而化开。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轻佻,索菲雅也有可能借题发挥,给胡忧安个罪名。但是这话,确时暂时性的解决了胡忧难题。

    胡忧这也是逼不得已,眼前这个女人,可是皇妃,皇妃亲邀同席,不去就是不给面子。胡忧知道,他是不能不去的,但是他又不能让人觉得,他已经站在了索菲雅的那边,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了。

    胡忧的话,让索菲雅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怒意,不过只是瞬间,她就控制住了自己。了然道:“原来胡忧将军是担心这事,这好办,酒宴之后,本妃让宫廷侍卫送将军回凤园好了。”

    看着索菲雅那离去的背影,胡忧暗暗的在心头松了一口气。这天风大陆上的女人,确实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以后自己更要小心才是。

    “做得不错。”

    一个声音又在胡忧的耳边响起,看来胡忧今天的生意真是很不错。

    胡忧听到这个声音,在心里苦笑了一声。在帝都他认识的人不多,身后这个算一个,但是这个,也是他不太愿意见到的人。人家的女儿还被他留在西北黄地高坡的,要是人家问他要女儿,他可怎么办呢?

    不愿见也得见呀,胡忧转过头来,很恭敬的给红方正行礼道:“末将见过红将军。”

    这个跑过来跟胡忧说话的,正是红叶的父亲,帝都外城城守红方正。胡忧来到帝都十天了,也没有去拜访他,不知道这个便宜岳父有没有生气。

    红方正一身皇家骑兵团白色军服,精神灼灼,腰板挺直,见不到一丝老态,眉宇之间不怒自威,很有将军的派头。

    面对胡忧的行礼,红方正无悲无喜的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红方正环视了一眼这华贵的大殿,和那些有意无意瞟向这边的人群,叹了口气道:“离开席还有一些时间,能陪我出去走走么?”

    你是红叶的亲爹,这帝都又是你的地盘,可以说不么?胡忧点点头,跟在红方正的身后,走出了大殿。**,早知道这大殿这么多刀光剑影,老子等开席再进来大吃一顿多好。我容易吗我,吃顿饭和打仗差不了多少,难怪人家都说,宴无好宴呢。这白吃的东西,再好也塞牙。

    跟着红方正一路往前,直走到一处鱼池边,红方正才停了下来。大殿的乐曲声,这里已经听不到了。阵阵夜风吹过,带来泥草的芳香,真是一处闹中取静的好地方,如果此时身边有一姑娘就好了,可惜要面对一老头。

    “胡忧”红方正在沉默了会之好,终于开口了。“在,将军。”

    红方正摆摆手道:“不要叫我将军,这是私人的谈话,我现在只是一个孩子的父亲罢了。”

    胡忧偷偷瞄了红方正一眼,试探性的问道:“那我叫你伯父?”

    “嗯。”红方正似有似无的哼了一声,算是答应。

    胡忧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要是叫伯父的话,那说明红方正就算是气他把红叶留在洞汪城,也还不到要砍他的地步。于是又连连叫了几声伯父,热情得不行。还好他身上没有烟酒茶之类的东西,不然肯定忙着上茶敬烟。与人拉关系,顺杆往上趴,本就是他的强项,就算是寒冬,他也能一张嘴让人感觉到温暖。

    “得了,收起你那一套吧。”红方正有些无语的瞪了胡忧一眼,道:“你收复浪天的事,现在已经成为了帝都谈论的焦点。上到贵族商贾,下到平民百姓,茶余饭后,说得最多的就是你。

    一天收复浪天城,赶走红巾军,恐怕当年太祖里杰卡尔德皇帝,也做不到像你这样。”

    胡忧连连谦虚道:“运气,运气。我其实没有做什么,那都是将士用命换回来的成果。”

    红方正摇头道:“大家都是军人,你也不用太自谦了。一个军团的战力怎么样,首先得看那领军之人的能力。我分析过你的战略,无论是战术运用,还是军团战力,做得都不错。

    你的计划周详,大胆而别出心裁,能够充分利用手中的资源,特别是打三门而放空一门,和借用贵族私兵的做法,是此战的亮点,也是取胜的关键。”

    胡忧还是第一次,听到旁人对自己浪天一战的分析,看红方正说得头头是道,有如亲历一般,不由也对红方正产生了一丝敬畏。看来这个红方正,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能当上帝都外城城守,靠的也是实力。

    红方正于公是城守,官比胡忧大,于私是红叶的父亲,也算是胡忧的长辈,就算是胡忧脸皮再厚,也不能在他的前面,弄出什么得意的样子,只能继续自谦,连道:“运气,运气。”

    红方正看看天色,在水边的一处大石头上坐下,示意胡忧坐在他的身边。随手抓了块石子,在手中把玩道:“我红方正,死了算一辈子,不死也过了大半辈,一直忙于军事,对红叶母女爱护不够。

    红叶天生聪明,长得随她母亲,一样的那么漂亮,只是她们母女命不好,都跟了军人。想必你也知道,红叶之前嫁过人,她的前夫,是我一个战友的儿子,他们的婚事,是我定的。我以为她会幸福,唉,没想道,他早早就战死沙战。

    我本想把红叶接回帝都,但是红叶一直不同意,硬是要留在青州那地方。红叶是一个对感情很认真的人,我本以为,她不会再爱上别人,没想到,她却爱上了你。”

    红方正说道这里,把手里的石子扔进水里,继续道:“又是一个军人,而且还是一个更疯狂的军人。无论是在青州,在安融,在洞汪城,在浪天,你的每一仗打得都很不错,可是却都在玩命。连我都看得心惊肉跳的,就更别提红叶了。”

    胡忧垂头目道:“让伯父担心了。”

    红方正摆摆手道:“这是军人的宿命,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红方正说着转过身来,借着月色,很认真地对胡忧说道:“我知道,红叶很喜欢你,但是你却不可能让她成为你的正妻。她这样跟着你,我不支撑,但是我也不会反对。我能拜托你一件事么,以红叶父亲的身份。”

    胡忧心说你都已经抬出红叶父亲的身份了,我还能说‘不’吗?想到红叶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付出,胡忧站直身子,同样一脸认真的说道:“伯父,你请说。只要我胡忧能做到的,那怕是粉身碎骨,我也一定做到。”

    红方正深深的看了胡忧一眼,从胡忧的眼中,他看到了真诚,满意的点点头道:“粉身碎骨,那到不用。你只要帮我好好的照顾红叶,让她过得开开心心的,不要受到什么伤害,就可以了。另外,有机会的话,带她回帝都来住几天,她母亲很想念她。”

    以红叶的付出,如果连这小小的要求,都不能答应的话,那胡忧也就不算是个人了。胡忧能感觉得到,红方正对儿女的那种父爱之情,这也是他这辈子,都无缘体会到的感情之一。想到这,胡忧眼睛微微有些湿润的说道:“伯父你放心好了,我答应你,一定好好的照顾红叶。等我处理完一些事情之后,我会亲自带红叶来帝都看你们二老的。”

    红方正站了起来,拍拍胡忧的肩膀道:“在你离开帝都之前,来家里坐坐。红叶的母亲,一直叨念着,想要见见你。”

    胡忧点头道:“好的,伯父,我明天就去看望伯母。”

    “胡忧兄,小王久仰大名,却一直没有机会得见,实在是小王之过。小王打算明日在天仙楼摆下薄酒一桌,好好与胡忧兄一聚,顺便给胡忧兄介绍一些好朋友,不知道胡忧兄能不能赏小王这个脸?”

    和红方正分开之后,胡忧刚一步入宫殿,就碰见大皇子,他似乎早就在这里等着了,一看到胡忧,马上冲上来,热情的和胡忧称兄道弟。

    都说皇家无丑女,这皇家的王子,也没有几个长得难看的。这大皇子加图索长像高大,身上一袭轻铠甲,显然格外的英气逼人。只是他那一脸稍稍有些做作的表情,多少有些不那么自然。

    胡忧直等到加图索停嘴,这才有机会开口道:“大皇子真是抬爱了,不知道这天仙楼有什么好玩的吗?”

    胡忧依然是用那种带着点痞气的说话方式来应酬加图索。他发现用这样的方式来应付这些帝都的权贵,是一种挺不错的选择。不是太热情,又不会显得冷淡,让人看不出他心里真正的想法。

    加图索的母亲是名门之后,相比是二皇子阿西梅的血统要好上很多,又是生为长子,所以更为朝中大臣们接受。虽然索菲雅现在很强势,但是她的神女出身,使终被帝国一些老臣子看不惯,加上阿西梅的自身能力也不是很够,所以这个大皇子继位的呼声也很高。

    “天仙楼是不错,不过以小王看来,比起摘星楼还是差了一点点,我说得对吗,大皇兄?”说话是老三卡西利亚,看来他也看中的胡忧手里的实力,也要插一手进来。

    加图索刚要给胡忧吹嘘天仙楼的好玩之处,却而卡西利亚给打断了,不由得有些气脑,哼了一声,开口不太好的说道:“老三不去跟那些名门闺秀**,却跑到这里干什么?”

    在加图索说话的时候,胡忧也在暗中的观察这个三皇子卡西利亚。卡西利亚和加图索的风格完全不同,加图索装了身轻铠甲,外露的是霸气。卡西利亚装的却是公子服。那白色的公子服穿在他的身上,让胡忧多少有些亲切感。因为卡西利亚外露的是花花公子之气。

    卡西利亚不以为意的哈哈大笑道:“名门闺秀嘛,什么时候都可以见到的,可是想见大名顶顶的不死鸟,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小弟对胡忧兄神往以久,此时有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了。你说是吗,胡忧兄?”

    胡忧心中暗骂,是个屁。老子知道你是谁呀,上来就兄啊兄的,还神往呢,你又不是美女,谁要和你神往。

    心里的话,胡忧可不敢骂出来,连连点头陪笑道:“三皇子过将,过将了。我胡忧就是一山野之民,哪敢称得上大名顶顶。”

    “有意思,哈哈哈,有意思。”卡西利亚拍手笑道:“胡忧兄说话真是有趣,这山野之民一说,小王还是第一次听道。咱们不如到那边去,好好说道说道这个问题。小王那些还有几个美女,相信她们对山野之民也很感兴趣哟。”

    胡忧心说这三皇子以前该不会也跑过江湖吧,他这嘴可真够油的,一句自贬的话,得他这里,却成了吊马子的优势了,果然厉害。

    加图索看卡西利亚不但插了他的话,还要把胡忧给拉走,那脸色顿时就变得不好看了,狠声道:“老三,你懂不懂规矩。胡忧兄我先遇上的,我们正说话呢,你有什么事,回头再来。有没有个先来后到的。”

    卡西利亚看来脾气非常的好,被加图索这么说,也不生气,依然脸上带笑的说道:“大皇兄别这么说嘛,胡忧兄又不是青楼姑娘,哪有什么先来后到这么一说。这也太不礼貌了吧。你说是吗,胡忧兄?”

    胡忧心说是个屁,你也不是什么好玩艺。加图索的话本来是冲你去的,你却拉来小爷身上来了。

    要玩是吗,那我们就好好玩玩。哼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