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93章 女装不死鸟

    193章女装不死鸟

    “少帅,不好了,红巾军把我们这一区给包围了”

    西门雪带来的消息,让胡忧脸上的得意凝结了。刚才他还想着拿下浪天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青楼喝一回花酒,把这青楼运给转回来。这整个浪天城都是他的了,还有谁敢给他倒乱?

    “马拉戈壁的,没有这么邪吧。”胡忧在心中暗骂了一句。难道说自己的青楼运真差到这个地步,连只是想想都要出问题?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不会是吓傻了吧。”旋日看胡忧一副呆像的站在那里,不由担心的问题。

    “我x,真是太邪了。”胡忧火烧屁股一样跳起来,叫道:“快,快,快,收拾东西跑路。”

    “呃”

    胡忧的反应把哲别,西门雪和旋日三女都给弄得无语了。这还是刚才那个一脸从容镇定,妙计百出,指点江山的少帅吗?怎么看着像个街头的混混?

    哲别还好一定,她毕竟跟在胡忧身边的时间最久,对胡忧稀奇古怪的表现见过不少,免疫力比较高,恢复得也相对快一些。旋日和西门雪楞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相比起她们之前的主人,无论是欧阳寒冰还是西门玉凤,可都不是这样的。不过想想,这个胡忧除了作战的时候,有点将军像,平时还真不咋地。还老想着吃人家的豆腐,整个就一流氓将军。

    “咦?你们怎么了?”胡忧看三女都一副怪怪的表情,不由奇怪的问道。

    西门雪终于反应了过来,娇嗔道:“哦,少帅,你现在可是一军之长耶,你怎么能这样的?”

    胡忧不解的问道:“我怎么样了?”

    西门雪解释道:“主将离开不能叫跑路,那是小混混的说法,得说战略撤退。”

    胡忧翻翻白眼道:“那还不是一个意思,跑路就跑路,还要往脸上贴什么金。快收拾东西,别愣了,再不快点,跑路还是撤退都没用。”

    胡忧的话音还没落,冯布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奔丧一样的哀号道:“少帅,不好了,少帅,死了,死了,这次要死了。”

    胡忧头上的青筋都暴出来的:“闭嘴马拉戈壁的,老子还活得好好的呢,你叫什么叫。死什么死,你要死了?你可是堂堂商业协会会长,是有身份的人,别他祖母的一副熊样。”

    胡忧的一段义正言辞,弄得三女全都翻了白眼。他是把自己刚长的表现给忘记了,三女可都还记得呢。他刚长大叫跑路的样子,比冯布好不到哪去。

    冯布被胡忧骂了一顿,稍微好一些,不过那慌张的表情,并没有消失掉,哆哆嗦嗦的说道:“少帅,你要是再不想办法,我们这回就真要死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出卖了我们,现在整整三万红巾军,把我们这个区给包围了。指名要抓你,正挨家挨户的搜人呢”

    “三万?我x,他们还让不让人活了?太不讲理了,真是太不讲理了。”胡忧气得全身发抖,上蹿下跳。暗骂着下次换老子来,老子给他弄十万

    想骂着,胡忧一拍脑袋道:“不对,他们应该并不知道我们的准确地点,就算是有人出卖我们,也肯定知道得不多,不然红巾军用不着动三万人,来个小两千,就能像抓乌龟一样,把我们全都给逮了。”

    哲别喃喃道:“这是什么比喻,我才不要做乌龟呢。”

    冯布气急败坏的说道:“那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旋日明白胡忧话里的意思,替胡忧说道:“只要他们不能肯定我们在哪里,我们就有机会躲过去。现在不死鸟军团已经攻进了浪天城,红巾军这三万人马,坚持不了多久。只要我们挨过这段时间,就没有事了。”

    胡忧接话道:“不错,这一区至少有两万百姓,红巾军不可能一一细查,我们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冯布提醒道:“少帅的话是不错,但是我们这里,肯定会被重点排查。你不要忘记了,我们是不死鸟军团快攻城时,才进的浪天。”

    “这我知道。”胡忧点点头道:“要是换了我,我也肯定肯定查你这里。我到有一个办法,应该可以躲过去。”

    冯布道:“你是说密室?那没有用的,红巾军肯定重点查这些地方。”

    胡忧摇头道:“不是秘室,我们这一次,来个光明正大的。”

    西门雪问道:“少帅,你准备怎么来光明正大的?”

    胡忧嘿嘿一笑道:“很简单,他们不是要找胡忧吗,只要我们把胡忧变没了,也就没有事了。”

    “变没了?”冯布几个全都瞪眼看胡忧,这么个大活人,能说没有就没有吗?他们都猜不出来,胡忧打算怎么把自己给变没了。

    “开门,开门,开门”

    “来了,来了。”

    “他祖母的,怎么那么慢。老头,认识胡忧吗?”

    冯布擦了把汗,心说我到是认识,就是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那主正坐在那呢。

    冯布装傻道:“军爷,胡忧是谁?”

    红巾军士兵骂道:“别跟我装傻,不死鸟军团的胡忧你不知道?说书的哪天不在酒楼茶馆里说他。他箭取铁克拉右眼,青州”

    士兵刚想要解释胡忧的身份,后身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一脚把那士兵踢开,骂道:“给我死一边去,你***是来说书的吗?要不要说说胡忧是怎么一天攻破浪天城的。”

    “啪”军官自己给了自己一嘴巴,暗骂我怎么也成说书说的了。**,那个胡忧的故事可真多,一个比一个牛,听多了弄得我都上瘾。

    军官道:“老头,我知道你是谁。识相的赶快吧胡忧给我交出来,大家都好过。”

    冯布哭丧着脸道:“军爷,我真不知道胡忧是谁,你让我怎么交呀”

    “哼,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呐,给我搜!”

    军官一声令下,二百多如狼似虎的红巾军士兵,就冲进了冯布的家,翻箱倒柜,犄角旮旯,连茅厕都不放过。

    军官也跟着士兵后面进了冯布的家,刚进大厅,他就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仔细一看,一张八仙桌前,四个女人正在打麻将,而且打得正欢,对四周翻箱倒柜的士兵,她们连理都不理。

    “老头,这几个是什么人?”军官奇怪的问道。那八仙桌连个桌布都没有,光光的一眼看穿,藏不住人,所以并没有士兵去搜那里。

    冯布心说那不就是你要找的胡忧,和他的同伙咯。

    这四个在八仙桌打麻将的女人,正是胡忧和西门雪三女。胡忧之前说的把‘胡忧’变没了,其实玩的就是男扮女装。

    胡忧这次玩的又是心理游戏。谁都知道,不死鸟军团的胡忧是个男人,谁又会想到,一个堂堂不死鸟军团之主,会换上女儿家的衣裙,还在别人要抓他的时候,大模大样的坐在大厅上打麻将呢。

    正是因为想不到,胡忧就偏偏这么玩。人说玩的就是心跳,他这回比心跳还狠呢,他玩的是命啊

    “回军爷的话,她们四个是城南金花楼的神女。”

    军官上下打量的冯布一会,话中有话的说道:“看不出你身体不错嘛,一起飞都烦了,改玩5P。”

    5P个屁。冯布在心里暗骂:我可是很保守的,那几个全都是男人,我才不要咧。

    这可是冯布心理真实的想法。说实话,冯布还真有些佩服胡忧这几个人,怎么扮起女人来,可以扮得那么像,比真女人还真呢。

    冯布哪里知道,他眼前的这四个女人里,就胡忧一个是男扮女装,其他的三个人,哲别,西门雪,旋日本身就是地地道道的女儿家,女人应该有的她们全都有,只不过大小不一样而已。

    正主就坐在大厅之上,那红巾军的士兵就算是把地给挖了,也找不到人呀。翻箱倒柜的找了一阵,偷偷把几处冯布按胡忧吩咐放的金币给收入怀中,红巾军士兵回报,没有发现胡忧的踪迹。

    “没有?”军官皱眉道。

    士兵道:“是的,大人,这整座房子里,除了眼前这四女一老头,再无其他人。‘

    军官转头问冯布道:“你家里的人呢?别告诉我你家就你和那几个神女。”

    冯布回道:“不是,不是,之前我家里还有几个人,这一打仗全都跑了。我这人最怕孤独,于是就把她们叫来,热闹一些。”

    “哼,要是让我知道你在玩花样,我弄死你。收队。”

    胡忧几个打麻将不过是做做样子,耳朵全都竖着听这边的动静呢。听到那军官说收队,全都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关是过了。

    胡忧还得意的向几女眨眨眼睛,目光不时的扫向哲别。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哲别穿女装呢,没想道真挺漂亮的,清清纯纯的,姿色不输西门雪和旋日不说,还带着几分羞涩和可爱。

    想到哲别刚走路的样子,胡忧就像笑。这个哲别,男人打扮久了,穿上女儿装,居然连路都不会走。明看到前面有柱子,硬是撞上去,弄得头上起了个小包。

    哲别看胡忧的目光老往自己的身上瞟,小脸都红了。手里拿着颗‘三条’,都不知道是打还是不打。

    “不对。”

    红巾军军官的一句话,吓得哲别差点把手里的麻将而砸出去。胡忧几个的脸色也变了,强压着身体,才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怎么办,那家伙过来了。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哲别用唇语说道。这招是胡忧教的,在不方便出声的时候,可以运用。哲别学会之后,一直想找机会试试,没想到第一次用,就那么刺激。

    胡忧给了哲别一个稳住的眼神,看向旋日。旋日的方向,正好面向冯布和那个军官。她可以看清楚那边的动静。

    旋日微微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那个军官发现了什么破绽。西门雪也同样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军官想要干什么。

    冯布看军官大步往胡忧几人走过去,吓得后背都湿了。不过他又不能什么都不做,硬着头皮问道:“军爷,军爷,什么不对?”

    军官哼道:“哼,差点让你给骗了。你们几个,都给我站起来,到那边去,排成一队。”

    军官后面的话,是对胡忧几个说的,此时别说是哲别,就连胡忧的手都碰到了藏在胸前的弩箭上。准备一有什么不对,就先干掉这个军官再说。束手就擒可不是他的风格,这时候他的光棍气也上来了,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

    用眼神告诉哲别不要轻举妄动,胡忧带头按军官的指示做。这小流氓还给军官去了个飞眼,娇滴滴的说道:“这位军爷,是不是看上我们姐妹了。将军的眼光真好,我们姐妹呀,功夫一流,价钱公道,包保你满意。”

    “去去去,军爷今个没空。”军官挥手道:“都给我站好了。”说着他转头对身后的红巾军士兵道:“那谁,你们几个过来,把这桌子给我搬开。看下面有什么。”

    军官前一段话还让人挺紧张,后一句让胡忧长长的松了口气。心说这家伙原来是怀疑这桌子下面有什么。早说嘛,吓得人小心肝噗通噗通的。

    桌子下有什么?

    那里什么也没有。看着军官带着手下士兵离开,众人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冯布在把门关上之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种游戏真是太刺激了,他这种上了岁数的人,以后还是少玩为妙,伤不起呀。

    胡忧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我说这法子肯定行的吧。嘿嘿。”这小子刚才也吓得不轻,这会到又神气起来了,不愧是在江湖上混过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西门雪瞪了胡忧一眼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话,真够恶心的。还价钱公道,你就不怕他真要上呀?”

    西门雪虽然是个孤儿,但是怎么说也是从小在将军府里长大,接触的大多都是上流社会。胡忧要她扮神女,她觉得心理很不爽。

    胡忧陪笑道:“那不是形势所逼嘛,你看我都穿成这样了,我上哪说理去。”

    哲别帮嘴道:“就是呀,少帅也是不得已的。再说这也挺有意思呀。索菲雅王妃也不是神女出生嘛,这没有什么了,雪儿姐姐你还是别生气了。”

    西门雪在哲别的脸上捏了一下道:“你就知道帮他。不过说起来,你穿裙子也挺漂亮的,干什么老扮男人。干脆以后就穿回裙子好了。”

    哲别摇头道:“我不要,我喜欢扮男人,留在少帅的身边。”

    在包围圈里的胡忧几人还有心情调笑,外面朱大能几个收到胡忧被围的消息,全都急得跳脚。指挥着部队,向这最后死守的三万红巾军发起了猛烈的进攻。胡忧可是不死鸟军团的灵魂,他出了什么事,整个不死鸟军团都要崩溃。

    此时连科奇士都坐不住了,急调警卫团三万骑兵,也杀了进来。弄得小小一片城区,一下挤进了十几万的军队。到处是人挤人,人推人。

    阿尔沙文急急从前方跑回来:“丞相,不死鸟军团的进攻越来越猛了,外面的士兵快顶不住了,我们还是撤吧。”

    红巾军现在兵力远远要处于劣势,面对不死鸟军团的疯狂进攻,他们抵挡得非常艰苦。跟本无法维系对胡忧的搜索行动。

    本田龟佑不同意道:“不行,他们的进攻越猛,越说明胡忧就在这一区。给我加派人手,我一定要把胡忧给找出来。”

    本田龟佑是一个为达目的,可以放弃一切的人,士兵的死活,对他来说,不过是数字而已。死多少他都不会关心。

    阿尔沙文跪在本田龟佑前面,请求道:“丞相,这些都是我们紫荆花王朝忠诚的战士,给紫荆花王朝留点根苗吧。”

    本田龟佑不急,阿尔沙文急了。这三万部队,可不是浪天的暴民。这都是他这几十年来,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其中很多都是他家族的成员。本田龟佑的手下,不只他这么一支部队,可他这几十年来,就只有这么几万人。要是看到道希望,拼完了也就拼完了,可现在这摆明了是在送死,他怎么能干呢。

    本田龟佑冷眼注视了阿尔沙文良久,这才叹了口气,点点头。同意阿尔沙文的撤退的请求。

    随着最后一点抵抗的结束,不死鸟军团终于拿下了这座千年古都。胡忧用三年的时间,经过无数努力,终于从一个无名小卒,成为一个坐拥浪天,洞汪,宝怀三城,手握重兵的风云人物。

    自此,胡忧终于正式的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他一天之内拿下浪天城,所展现出来的,再不是他那精准的箭法,而是强大的军事实力。让所有人都不敢小觑的实力。

    天空暗了下来,大片的乌云不断的堆积,一场暴风雨,正的酝酿,它将洗去浪天的血腥,还是带来更多的磨难呢?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不死鸟胡忧和他的不死鸟军团,是将要重书历史,还是做历史中的一个匆匆过客,这就要看他的本事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