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89章 乐极生悲

    189章乐极生悲

    曼陀罗帝国四十一年五月,胡忧吻别了红叶,挥别了洞汪城欢送的城民,带着一颗枭雄之心,带着不死鸟军团二十万大军,离开那满是黄沙的大西北,向古城浪天进发。

    二十万的部队,千里行军,跟本不可能躲过有心人的视线,所以胡忧这一次,并没有刻意的隐藏部队的动向,就那么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开上大路,目标直指浪天。

    独立团少将朱大能向胡忧汇报道:“少帅,前面的桥被昨夜的大雨给冲垮了,我军看来得暂时停止前进。”少帅这个称呼,朱大能一开使觉得很不顺口,不如直接叫元帅来得爽。不过叫多几次,他却发现,少帅听起来,确实要比元帅好听。叫元帅总是让人感觉要面对一个老人一样。

    胡忧一身黑色不死鸟新式军服,加上他三年多以来风雨无阻锻炼的身体,和他那张并不十分帅气却很耐看的脸,往人前一站,非常能听引人的眼球。

    胡忧问道:“工程部队大约要多少时间,可以把桥修复?”

    工程部队是胡忧弄出来的新兵种,人数不是很多,每个师团都配有一些。大约几百人左右。这些人,都是鲁游帮胡忧训练出来的,平时的时候,他们负责维护和修理军中的器械,比如霹雳车,连环弩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与普通的弓箭可不一样,没有专业知识,是弄不好的。当部队出现突发的情况之时,比如要修路,架桥之类似的活,工程部队也会出动。

    朱大能回道:“今天肯定是走不了了,快的话,应该明天可以修复。”

    胡忧听了点点头道:“那好吧,传令全军安营。这几天雾比较大,要加双岗,结十字阵营,布黄龙阵。”

    ‘十字阵营,布黄龙阵。这是不死鸟军团的一种阵法术语。这个阵是由鱼鳞阵演变而来的,是一种在水边扎营的常规方法。

    朱大能在和胡忧商讨了一些细节的问题之后,领命而去。这里的地势比较复杂,他得亲理亲为一些。

    朱大能离开之后,胡忧让传令兵把同样的命令传达给特种团,野战团,内卫团和警卫团。这一次去浪天,他一共带出来五个师团,二十万人。这是他的大部份实力了。留在洞汪城的红叶,手上还有十万人。只要经济条件许可,她会再征兵,以扩大军力,支援胡忧。不过那需要时间,并不会那么快成军。

    弄完这些之后,胡忧刚想在一处石头上坐下来,亲卫就上来了给胡忧往石头上铺垫子,弄得胡忧苦笑不已。

    这一百亲卫,全都是红叶亲自选的,漂亮就不用说了,最主要是忠心方面绝对没有问题。只是胡忧很有些不习惯这些亲卫,因为她们不太像士兵,到有些像侍女,十人一组二十四小时的跟在胡忧的身边,随时帮胡忧做任何事。胡忧别说是吃饭不用动手,只要他想,放水都可以不用动手。

    这让随意惯了的胡忧怎么习惯得了,让她们不用那样伺候吧,她们表面上答应,该做什么,还是照样做。说重两句,她们就哭,弄得胡忧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有时候胡忧真是弄不明白,红叶搞这么多花瓶放在他的身边,究竟是想为他好呢,还是想把他养成个胖子。

    不过说起来,红叶也真是用心良苦了。听说这一百亲卫兵,是她亲自训练过的,某些方面的功夫很是了得。至于那‘某些方面’是哪方面,胡忧当时知道,只是他还没有试过。

    胡忧是个喜动不喜静的人,这十几天的行军,真是让他感觉有些无聊。因为身边老是跟着大群的女亲卫,那些将领也不太敢来找胡忧聊天。这些女人一个个都太美了,这血热方刚的,看多了难受。

    事实上,胡忧几次都想把这些个女亲卫给调走,但是想想她们都是红叶选的,就那么调走,辜负了红叶的一片美意,再说她们也没有犯什么错,一直尽心尽力的服侍着,就那么让她们走,对她们也不是那么公平,于是就先让她们这么着吧。看看情况再说,实在不行,再让她们去做医护兵好了。

    在石头上做坐挺无聊,胡忧想了想,干脆去找西门雪玩。斗斗嘴,聊聊天,也好打发时间。

    西门雪这个新任的军师,和红叶的风格有些不太一样。红叶在军中的时候,是什么都管,事事亲力亲为的。而西门雪这丫头到好,什么大事小事全都不管,这行军已经十几天了,胡忧还没有见她主动做过什么,她这军师,跟摆来好看的一样。

    西门雪的军帐就在胡忧的帅帐不远处,之间隔着亲卫营而已。这一百亲卫的营帐,永远都是围在胡忧的帅帐周围,把胡忧保护的像朵花一样。

    胡忧来到西门雪的军帐,看帐前空空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于是叫道:“西门雪,西门雪你在吗?我进来了哟。”

    胡忧曾经给西门雪安排了两个侍女,不过西门雪不肯要,被她赶回去了。这丫头是个怪脾气,侍女不要,侍卫也不要,就喜欢独来独往的。

    “胡忧,你先别进来。”西门雪的军帐里在传来了西门雪的回答。声音与往日的清脆不太一样,话语之中隐隐的夹着一丝痛苦和焦急。

    胡忧听出了西门雪的声音不太对,又回想起今天早上看到她的时候,她似乎有些不舒服,不由关心道:“西门雪,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说起来,胡忧对这西门雪挺感激的。虽然西门雪老是喜欢和他斗确,但是胡忧并不能否定西门雪为不死鸟军团做的事。她从千里之外的凤凰城而来,为胡忧‘伟大’的事业,可谓是劳心劳力。她的身体不是很好,可是在胡忧建造洞汪城的时候,她却经常连续几天不睡的帮胡忧完善图纸。洞汪城的城楼上,应该有她一个名字,没有她,洞汪城不可能设计得那么合理。

    西门雪回道:“我没事,你走吧,不用管我。”

    胡忧才不信西门雪说的没有事呢,要是没有事的话,这会她肯定已经出来了,而不是躲在帐篷里。

    “我进来了哟。”胡忧高叫了一句,同时起步往里走。他的脸皮够厚,才不管这里是不是女孩子的帐篷呢。再说了,能看到一些什么不好吗?西门雪可和那些亲卫不同,那些亲卫美是美,但是对胡忧缺少一种吸引力。西门雪到是很能引起胡忧的兴趣。

    “别进来”听到胡忧说要进来,西门雪慌张的叫道。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见人呢。

    “我已经进来了。”

    西门雪的话音还没有落,胡忧就已经走进了帐篷里:“咦,你干什么钻到毯子里去,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没脸见人了?哈哈”

    胡忧对着行军毯哈哈大笑起来,在看到他进来的一瞬间,西门雪把脑袋钻去了行军毯里。别误会,她的身上可是穿着衣服的,她只是把脑袋给藏了起来。

    “出去,出去,你快出去。”西门雪挥舞着小手,在毯子里闷声闷气的叫道。

    身子露在外面,却把脑袋给藏起来。胡忧有些弄不明白,西门雪这是在干什么东西。躲猫猫是这么玩的吗?

    胡忧奇怪道:“西门雪,你这是在干什么,新玩艺吗?”

    胡忧边说着,边试着去拉西门雪的毯子,西门雪紧紧的护着,不让胡忧拉开。挥舞着手,死命让胡忧出去。

    胡忧是那种除了野心之外,好奇心也很重的人。你要是直接让他看了,他也许还不见得有兴趣看。毕竟他到目前为止,见过的漂亮女人也不少了。对女人有很强的抵抗力。可是你这藏着掖着的,就不能让他不看了。

    “这丫头在玩什么呢,今天我非弄清楚不可。”胡忧在心里暗想着,眼睛转了几下,来了主意。

    胡忧伸手在西门雪的翘臀上拍了一下,笑骂道:“真不知道你在搞什么,我懒得理你。我走了啊,你要是弄玩了,到帅帐找我,出来十几天了,你这个军师,也应该找些事做才行。我可是给开工钱的,你总不能白拿钱不做事吧。”

    这要是换在平时,胡忧要是敢在这么敏感的地方下手,西门雪肯定要和胡忧玩命。不过这一次,她却不满的骂了几句,还是不出来。

    胡忧说完做出往外走的动作,却一缩身,躲在了军帐的一个角落里,闭气不作声,两眼盯着西门雪。这捂在行军毯里可不好受,胡忧不相信,西门雪会不出来。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西门雪似乎觉得胡忧已经走了,于是慢慢的掀开毯子的一角,瞄了出来。看门边空空如也,侧耳朵听了一会,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西门雪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小声的嘟囔了两句,从行军毯里钻了出来。

    然后,西门雪的军帐里,就传出了女孩子的尖叫声,和男人的哈哈大笑声。

    军帐里的东西不多,空间也有限,胡忧跟本就没有地方藏,他不过是躲到了西门雪的视线盲点。西门雪只是去注意门那边的动静,跟本没有想到,胡忧那个坏蛋居然就躲在她的背后,这一掀开行军毯,就看到了胡忧站在哪里。

    在西门雪看到胡忧的同时,胡忧也看到了西门雪的脸。原来西门雪不知是受了水气,还是被虫子给咬了,满脸全是大红包。早上见着的时候,还是一张俏脸,现在却变成了‘猪头’。女孩子嘛,总是喜欢把美的一面展现在人家,这成了‘猪头’,哪还有脸见人,还不得找地方给在躲起来。

    西门雪被胡忧的大笑给惹怒了,一个枕头砸向了胡忧,娇哼道:“人家都这样了,你还笑,你个死没良心的。”

    胡忧一把接住枕头,那笑声却停不下来。主要是现在这样子的西门雪,真是太好笑了。

    “呵呵啊哈哈西门雪,你上哪偷东西让人给打了,怎么弄成这样。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不行,我得把这样子给画下来,咱们冰雪聪明的西门大小姐弄成这样,那可是百年难遇的事呢。”

    “呀呀呀,怎么哭了。得得得,我不笑了,不笑了,好了,好了,别哭了。”

    西门雪看胡忧越来越过份,一时悲从心起,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哭可是女孩子的绝招,此招一起,胡忧顿时就没有了办法,赶紧给哄着。

    “我知道,是我不对。别哭了,再哭可就不漂亮了哟。”

    “是谁欺负我们的雪儿了,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要不你打我一顿得了。”

    胡忧那个抓头呀,什么办法都用了,可是西门雪那哭声就是不止,那泪水跟开了闸一样,哗哗的。

    “马拉戈壁的,这小皮娘,真够能哭的,要怎么样才能让她不哭呢?”胡忧在心里暗想着。

    让她哭到自然停,那也是一个办法。不过太没有技术含量。想来想去,胡忧觉得问题应该是出在西门雪那张脸上。

    别忘记了,胡忧可是江湖医生出生,江湖医生可不是纯属骗人的,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本事的。至少他们长年行走江湖,全国各地到处跑,见过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并不会少。

    胡忧一看到西门雪的那张脸,就知道西门雪是出了风疹,胡忧的师父称这为风疙瘩。这是一种还算常见的病,它如风一样,来得快,去得也过,所以得名风疹。病理多为湿热下注所致,不过这种病多见于小孩子,成*人出现的情况很少。胡忧判断西门雪之所以会出风疹,应该是这里的空气比较湿热,加上连日赶路,休息不好,抵抗力差而引起的。这丫头,肯定以为自己要破像了吧。

    想到西门雪为什么哭的真正原因,胡忧就有办法了。换了副口气说道:“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哭,我就帮你把脸给治好。如果你还要哭,我可就不管你了哟。”

    胡忧这次算是猜着了,西门雪正是因为担心脸而哭的。要不是这样,胡忧想要弄哭西门雪可不容易。

    胡忧还没有开始数呢,西门雪就止住了哭,肿着一又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胡忧,问道:“这病你能治。”

    胡忧看西门雪不哭了,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人说美人梨花带雨的时候,最漂亮。可是这西门雪肿着个脸哭可不好看。

    胡忧得意道:“你说大凤的伤难治,还是你这脸难治?大凤我都能治好,你这是小意思了。”

    胡忧把大凤从死亡线上救回来的事,西门雪是知道的。听胡忧这么说,西门雪赶紧说道:“那你快帮我治吧,求求你了。”

    胡忧本想马上帮西门雪治,可是他突然发现,西门雪乖巧时的样子,可比斗嘴时可爱多了。想到治好了就看不到西门雪这个样子了,于是肚子冒坏水,决定逗逗这丫头。

    强忍着笑意,胡忧哼哼道:“那你还哭不哭了?”

    “不哭了,不哭了。”西门雪连连摇头。

    胡忧心里偷心道:“嗯,这还差不多,那你以在后以还惹我生气吗?”

    “我哪有”西门雪眼一瞪,赶紧又换成笑脸道:“人家不敢了嘛。”

    说实在的,西门雪肿着张脸笑的样子,真不怎么样。不过难得看到她这样,胡忧还是很享受的。

    胡忧有些得意忘形的说道:“这还差不多,看你那么乖,叫两声哥哥来听听。”

    女孩子为了美,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再说叫声哥哥,也不会少块肉。西门雪基本没有怎么犹豫,张嘴就要叫。门外一个声音,打断了她那快要叫出口的‘哥哥’两字。

    “要不要我也叫两声‘哥哥’给你听听?好呀这个臭小子,枉我把雪儿留下来帮你,你不好好照顾她,却在这里欺负她。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胡忧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大事不好。能不经通报,就进去到核心军帐里的,整个天风大陆没有几个人。敢上来扯耳朵的,就一个——西门玉凤。

    “哎哟,姐姐轻点,疼疼。我可没有欺负雪儿,我们这是在开玩笑呢。”胡忧头都不敢回的求饶道。其实西门玉凤下手并不重,胡忧这不过是陪她玩而已。西门玉凤对胡忧是疼得不得了,她哪舍得对胡忧下重手啊。

    西门玉凤稍稍的加重了一点力气:“开玩笑,我大老远的就听得雪儿在哭了。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坏了,我这个做姐姐的,不教训教训你,你还不得翻天”

    胡忧很无赖的借机靠到西门玉凤的身上:“姐姐不用教训了吧,我一向都是很乖的。”

    “你会乖才怪呢。”西门玉凤哼哼着,不过手却已经放开了。

    胡忧得意一笑,给西门雪做了个鬼脸,转身刚要向西门玉凤撒娇,西门玉凤身后的一个女孩子,却让胡忧给愣住了。

    这让胡忧在愣住的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小醋坛子黄金凤。这小娘子此时正两眼圆瞪,看来醋劲又犯了。

    胡忧那个头大呀,这下日子难过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