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87章 全城皆兵

    187章全城皆兵

    “这个月,我军的收入共计为三百二十一万五千四百二十七枚金币。”红叶向胡忧回报道。

    “这么多?”胡忧听到这个数字,吓了一跳。他以为能有一百万金币就已经了不得了。百万富翁呢,这对以前身上从来没有超过五十块钱的他来说,三百多万,那可谓是天文数字啊。

    “不算多。”红叶摇摇头道:“算起来,只是将将够用而已。”

    “这还刚够?”胡忧再次张大了嘴巴,这大起大落得也太快了吧。刚才还有三百万多金币,这都还没有捂热,就又没有了?以前那五十块钱,虽然少一点,但是放在口袋里发霉了都还有呢。

    红叶像是看不到胡忧那张苦脸一样,继续说道:“这还是普通的开销,如果你想要装备部队,咱们还需要更多的钱。军队是一个很烧钱的地方,你现在手下有三十万的部队,每人吃一顿饭,就有得算。再者,你还养着那么些城民呢。”

    胡忧苦脸道:“原来当家那么难呀,怪不得巴伦西亚那老家伙,整天出晕招呢。看来用不了几天,我也得像他那样了。钱钱钱,无论到哪里,都需要钱呀。我上哪弄那么多钱去”

    红叶看胡忧苦着个脸趴在那里不动,不由挺了挺腰,看胡忧继续努力了,这才说道:“你也不用泄气,我们洞汪城和宝怀城,现在共有盐业,武器加工,矿产和马业,这任何一个行业,做大了,那都是一个可观的收入。只要慢慢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胡忧闷哼了一声,脸上露出痛苦而又爽快的表情,趴在红叶的身上,好一会,才喘着气道:“我知道我们的优势在哪里,只是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西门雪今天从秦岭回来,给我带来了坏消息。秦岭的崩塌在加快,我们的时间很可能比之前预计的还要少。”

    红叶喘气的坐起来,拉过身边的毛巾,细心的为胡忧擦去身上的汗水。

    “你也不用太焦虑了,池河帝国会对我们发起进攻,只不过是我们的战略考虑,说不定他们跟本没有那个心呢。”

    胡忧长叹了一口气道:“现在的曼陀罗帝国,犹如风中的烛火,不设防的肥羊,谁会不想上来咬一口呢。池河帝国也许不会马上打进来,但是迟早有一天,他会打进来的。而到那一天,也许不单单是池河帝国,而是整个天风大陆上的帝国,都会冲上来,国无宁日了。”

    胡忧边说着,边在红叶的身上吃豆腐。一段忧国忧民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跟本没有多少严肃性。

    胡忧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没有战事的时候,他无论在谈什么话题,都显得是那么的轻松。这是他的心态。

    “报,将军,二皇子阿西梅殿下的车队,已经离开洞汪城百里范围。”

    “嗯,知道了。”胡忧挥手让士兵退下,看了眼那灰蒙蒙的天,心里回忆着阿西梅此行的话。

    这个二皇子,这次突然来洞汪城,很明显是在有拉拢之意。想到这里,胡忧的心里不由的又有气。这小子真是太小气了,给的东西全都是虚的。主理燕州,呸,这燕州有多大一片地是老子能说得上话的。这不是耍人玩吗?

    “怎么了,那么生气。谁又惹着你了?”路过的西门雪看到胡忧一脸不爽的样子,不由有些好笑的问道。

    “没事,没事,玩你的去。”胡忧随意的摇摇手,一脸不爽的说道。他现在心情可不太好,不想和这个丫头吵嘴。

    西门雪来到洞汪城,帮着胡忧做了不少的事,但是她和胡忧之间的关系,却没有得到多少的发展,除了谈正事时之外,闲时每次碰上,都会发生斗嘴事件。

    “哟,我说你胡忧大将军还真够没有良心的,人家好心问你,你却这样对人家。玩去就玩去,本姑娘还真没空理你呢。”西门雪说着,甩了甩脑袋上的羊角辫,转头就往外走。

    由于西门雪的身份,胡忧把她也安排住进了城主府里,他们现在可以说的邻居的关系。

    “哎,等一下。”胡忧追上西门雪,他闲着也没有什么事,看西门雪出去,他也想要出去走走。一个人走,不如找个美女做伴,一路吵吵架,也挺有意思的。

    “干什么?”西门雪不爽的哼哼道:“刚才让人家走,现在又来追。”

    胡忧笑道:“没什么,在府里呆着无聊,也想出去玩玩,反正你也是一个人,咱们正好做个伴。听说城西来了个戏班,有点意思,咱们不如一起去看看。“

    西门雪似笑非笑的看了胡忧一眼,道:“你这算是在约我?”

    胡忧嘿嘿笑道:“算是吧。不知道西门雪姑娘赏脸不?”

    “本姑娘没空”西门雪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胡忧这人,有时候就是有些溅,他看西门雪不答应,反到来了兴趣,又追上来道:“哎,别急着走嘛。我看你这几天都往外跑,你在忙什么呢。”

    “管得着吗?”西门雪翻翻白眼。

    胡忧道:“我也是关心你嘛,这年头坏人多,小心别让人家给骗了。要是哪天让人骗去卖了,到时候小玉姐问我要人,我交不出来,那多不好意思。”

    胡忧边说着,边打量着西门雪手里拿得的布包。那布包鼓囊囊的,似乎装了不少的东西。

    西门雪不屑的瞟了胡忧一眼道:“这世上除了你外,谁还敢称为坏人。只要你不来骗我,那我就是安全的。哪天我要是出了什么事,第一个抓你,肯定没有错。哎呀,你怎么乱拿我东西,你不知道女孩子的包是不能动的吗?快还我”

    “嘿嘿,让我看看这里面有什么。”胡忧躲开西门雪伸来的玉开。他还从来没有看过这里的女孩子,包里都装着什么呢。

    “书?”胡忧看到包里的东西,有些傻眼,他还以为那里面有什么女孩子的秘密物品呢,没想到打开一看,全都是书。

    “是呀,就是书,你以为里面有什么?”西门雪奇怪的看着胡忧。她弄不明白,胡忧刚才还挺兴奋,怎么一下子又冷了下来。说实在的,她很享受和胡忧斗嘴的时候。觉得很有意思,这比起帝都里那些整天老是甜言蜜语的家伙,好玩多了。所以很多时候,是她主动挑胡忧斗嘴的。她把这视为与胡忧相处的一种方式。

    “没什么,还你吧。”胡忧把包塞回给西门雪,这些书让他想起了自己还有很多文件没处理呢。马拉戈壁的,得尽快弄些文官回来才行,不然这日子没法过。

    西门雪接过书,背到身后问道:“你不想知道我拿这些书去哪里吗?”

    胡忧兴趣缺缺的说道:“除了找个地方看之外,你还能拿到哪去。难不成,你还开书局不成。”

    西门雪笑道:“那到不是开书局,我是去楚竹书院上课。”

    “楚竹书院?”胡忧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穿着白色长裙,身扎紫腰带,脚穿绣花鞋的女人。

    西门雪道:“嗯你想不想去看看?我告诉你哟,那个楚竹姑娘水平很高呢,琴棋书画她样样都精通,像你这种痞子最适合去陶冶情操了。”

    胡忧想了想,反正那些文件,自己不看,红叶也肯定会处理的。不如跟西门雪去看看,说是偷懒也好,怎么都行,反正今天是没有心情看文件了。

    “好吧,反正也挺久没有见妞儿了,正好去看看她。对了,不能这么空手去,让我给他们买些好吃的。”

    洞汪城在胡忧的全力治理之下,最先恢复过来的就是个体小工商业。由于胡忧并不对他们收税,所以这一行业,相当的发达。大街之上,随处都可以买到东西。

    “来,吃一块,这饼不做。”胡忧把一个烧饼塞给西门雪。

    西门雪接过饼,咬了一口道:“看不出来,你对妞儿他们还挺好的。”

    胡忧丢了几颗花生米到嘴里,道:“算是同病相怜吧,我每次看到他们,都会想起以前的我。”

    “你也是孤儿?”西门雪敏锐的听出了胡忧话里的意思。这让她想起来,胡忧似乎从来都没有提过自己的家人。

    在洞汪城,胡忧不断的鼓励军中的士兵,把自己家中的父母妻儿接到洞汪城来,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说过,要把自己的亲人也接来。

    西门雪用了个‘也’字,那是因为她自己就是孤儿出身。不仅是她,西门霜和十二金钗也全都是孤儿。她们全都是西门玉凤的父亲,西门战虎生前领回来的。小时候是西门玉凤的玩扮加侍女,长大之后,是西门玉凤的助手。

    胡忧也警觉到自己出错了话,他的入伍身份明证上,可是写有父母兄弟的:“谁说我是孤儿,我只是说同病相怜而已。”

    “那你说同病相怜是什么意思。”西门雪问道。

    胡忧嘿嘿笑道:“我以前也有那么小过嘛。”身份证明是胡忧的秘密,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并不属于这个天风大陆。

    两人边走边聊着,不知不觉之中,就来到了楚竹书院,由于胡忧说想要去看妞儿和虎子他们,所以两人并没有走前门,而是走的后门。

    “等一下。”西门雪刚踏进学院一步,就被胡忧给拉出来,压到墙角。西门雪还以为胡忧又想玩什么花样,转头看到胡忧一脸严肃,马上知道胡忧不是开玩笑,而是发现了什么。

    胡忧发现了什么?

    胡忧看到了一个人。

    谁?

    巴雷西,那个要把欧阳寒冰押给林正风的安融千夫长。当时胡忧救欧阳寒冰的时候,见过这个人,映像很深,所以一眼就认出了他。

    “那个人是谁?”被胡忧拉到大树后面的西门雪也发现了胡忧注意的那个男人。她并没有看出那个男人有什么特别的,胡忧为什么要那么紧张他。

    “那是一个安融千夫长,名叫巴雷西。”胡忧小声的在西门雪的耳边说道。

    “安融人?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西门雪不解的问道。青州离这洞汪城可不近,她不相信巴雷西也是来上课的。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胡忧哼道:“藏好一些,看样子他要出来。”

    巴雷西并没有发现胡忧和西门雪在背后跟着他,他四处警惕的看了一遍之后,就离开了楚竹书院,走进一个间叫住悦来的客栈里。

    这一次,巴雷西的奉了本田龟佑的命令,前来与一个人接头的。不过他还没有见到那个人,刚才只不过是按约定,放下联络暗号而已。

    在巴雷西隔壁的房间里,胡忧和西门雪也要了一间房。

    “你要不要找些人来?”西门雪有些担心的看着胡忧。那个家伙,正在想办法在墙上打洞,以偷看那边动静。

    胡忧咬牙切齿,汗流浃背的说道:“不用,这一次我要亲自查出这里面有什么秘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巴雷西这次来,是要见一个女人。”久不干这活,这手法都有些生了。

    西门雪很自然的拿出一条手绢,帮胡忧擦去头上的汗:“你怀疑他是来见楚竹的?”西门雪很聪明的就联想到了楚竹。

    胡忧惊讶的问道:“你也觉得那个楚竹有问题。”

    “嗯。”西门雪点点头道:“我觉得那个女人很不简单。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她的身上有一股特别的气质。是一种贵气,这样的贵气,不因为出现在她的身上。虽然她已经尽力的掩饰了,但是她瞒不了我。”

    “什么一种贵气,那带表什么?”胡忧到没有留意到这方面,他只是觉得楚竹很神秘而已。

    “皇气她的身上”西门雪刚要继续说,小嘴就让胡忧给封住了。胡忧用眼神告诉西门雪,有人来了。西门雪很警觉的马上把耳朵贴在墙上。这年代可没有水泥什么的,用的都是纯木料。仔细听,是可以听到声音的。

    隔壁房间的来人,和胡忧猜得一样,确时是一个女人。可是那声音却并不是楚竹的。楚竹的声音很清脆,而这个声音有些沙哑。而说话的内容,也并不是关于什么秘密,甚少胡忧和西门雪听到的,都是些风月事。甚至还有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

    来人说了十多分钟的话,就渐渐的没有了说话声,而是变成了男女的喘息。西门雪强忍着羞意,又听了一会,终于没有听下去,离开那墙壁。转头看胡忧听得很入神,不由心中有气,刚想要打胡忧一下,只见胡忧突然脸色大变的冲出房间。

    西门雪被胡忧弄了个莫名其妙,等她反应过来,胡忧都已经跑了出去,紧接着,就听到隔壁的撞门声。

    “这流氓他要干什么?”西门雪想起隔壁正在干的事,不由在心里暗啐了一口,可是她又很好奇,于是也跟着走出了房间。

    才出门,西门雪就闻到了血腥味,抬眼一看,是巴雷西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之前他们听到的那个进房的女人,却不见了。

    “他怎么样?”西门雪来到胡忧的身边。

    胡忧把手从巴雷西的颈动脉收回来,摇摇头道:“真够狠的,一招致命,死了。马拉戈壁的,居然敢在老子的地盘跟我玩这手,给我通知红叶,关闭四门,让哈里森带不死鸟第二团在洞汪城二十里内设卡,候三和朱大能各带本部师团搜城,其于各师团,原地警戒。我就不信,我抓不到那个混蛋。”

    胡忧这一次是动了真怒了,这很明显的是在杀人灭口。看来对方已经知道巴雷西暴露,直接派人把线索给断了。

    “你要不要把楚竹书院给封了?”西门雪提醒道。

    胡忧摇摇头道:“暂时还不要,楚竹书院在洞汪城的声望很高,在没有任何证据前,咱们不能轻举妄动。”

    平静了没有几天的洞汪城,在胡忧的一声令下,马上就变得风声鹤唳起来。之前满街的小贩没有了踪影,在取尔带之的是四处巡视的不死鸟士兵。

    洞汪城的老百姓对此并没有露出什么惊慌之色,他们都很自觉的拿出自己的身份识别牌,在让士兵看过之后,按着早就已经设定好的集合位子,去与连号的识别牌汇合。这些胡忧之前都有演练过,士兵和城民都知道怎么做,进行的有条不紊。

    那些平时不用工作,却享受着城民待遇的老头,一个个也就上了街,用他们那双老眼,留意着身边的动向。他们都很喜欢现在的这座洞汪城,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它。

    什么叫做全城皆兵,这就叫做全城皆兵了。这洞汪城从士兵到民众,全都是胡忧的人,胡忧给他们的是衣食,他们回报胡忧的是一颗热血的心。

    红叶发布了戒严命令之后,马上带人来到胡忧的身边。同时来的还有内卫部队,他们怕胡忧有失,已经封锁了整条街道。仅仅这些动作,就展现了强大的控制能力,那个身份不明的女人,能躲得过这场人民战争吗?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