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84章 洞汪初战

    184章洞汪初战

    “将军,敌人攻上来了。”李斯跑到胡忧的面前,大声的汇报道。

    李斯是在洞汪城加入的不死鸟军团。他之前没有过从军的经历,更没有上过战场。因为在修城的时候,他表现很出色,他的机灵被候三留意到,再观察了近一个月之后,主动找到他,亲自邀请他加入部队。

    李斯加入部队之后,表现同样出色,于是候三又把他推荐给胡忧,现在在胡忧的身边,做一个传令兵。

    胡忧看了李斯一眼,发现这个新入伍的新兵蛋子,除了眼睛之中,稍微有些紧张之外,并不显慌乱之色,在心中暗暗的点了点头。夸了一声候三的眼光就是很毒。

    转头看往城下,看马泽本的部队,已经大军压境,并继续以主攻队形靠近,胡忧冷哼一声,下令道:“命弩弓兵,弓箭兵做好准备,箭上弦,刀出鞘,随时准备作战。”

    “是”李斯深深的看了胡忧一眼,为胡忧的沉稳而心悦诚服。说实话,刚刚看到敌人压上来的时候,他的心里确实有过慌乱,曾一度脑子空白,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好。

    是战友的提醒,才让李斯想起来要去给胡忧报告敌情的。在上城头的时候,他的心跳得那叫一个快,脑子里不断想像出各种看到胡忧时的情景。越想,那心跳得就越快。

    可是远远看到胡忧沉稳的站在那里之后,李斯的心突然安静了下来,是胡忧的镇定,让他的慌乱淡了下去,脑中想起地是那些关于胡忧的故事。李斯相信,这一次,洞汪城一定会赢的。因为胡忧将军会带领着他们拿到胜利,就像以前一样。

    看到马泽本居然一上来就攻城,胡忧嘴角露出了笑意。这个马泽本真是有点太看不起人了。虽然此时城头上站着的多是新兵蛋子,他也不应该这样的。好吧,这一次就让他尝尝新兵蛋子的厉害。

    胡忧打出手势,身后那面黑色镶金边的不死鸟战旗开始挥动了起来。胡忧作战的时候,从来不举暴风雪军团的军旗,而是用他的不死鸟战旗。

    现在用的这面战旗,是红叶亲手一点点绣出来的,之前胡忧一直舍不得用,这一次,是让它展现威力的时候了。

    战旗随着胡忧的出了一阵旗语,不死鸟的士兵都学过旗语,自然知道此时应该怎么办。弩弓部队基本全都是新兵,他们看到令语,一个个全都把弩箭上到弦上,等待着胡忧的下一步指令。

    紧张,确时有些紧张。紧张的情绪,往往会给人带来低级的失误。有些平时训练表现非常好的士兵,在这个时候,居然也出现拉不开弩弓的现像。还有些士兵,拉开了弩弓,却怎么都上不了弦。更有甚者,弩弓还没有拉开,反而伤着了自己的手。

    当然,这都是极少数的个别现像。这些新兵虽然入伍还不到半年,全都还没有上过战场,没有见过血。但是他们都受过最正规的军事训练。所谓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往日大量的练习,让他们在此刻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在经过一陈小小的混乱之后,所有的士兵,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前的准备。战场的气氛,越来越浓了。

    马泽本位于中军之中,坐下骑着的是他最为喜欢的乌云盖雪马。这匹乌云盖雪马是他花大价钱从池河帝国购回的。跟在他的身边,出生入死到现在已经五年了,每一次作战,都给他带来好运。

    仰头看向眼前的洞汪城,马泽本的眼中,不由射出了敬佩之色,以前的洞汪城是什么样,他是一清二楚,那破烂得风吹都要倒的城墙,比起现在这宽厚的大城,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一样。

    马泽本叹道:“这个胡忧,还算有些本事,想不到短短不过半年的时间,就让他建立起了这个新的洞汪城,还配了护城河。”

    马泽草哼哼道:“有本事又怎么样,这次遇上我们,算他倒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这就叫做天妒红颜。”

    “是天妒英才。”一边的马泽木纠正道。

    马泽草得意道:“别管他叫什么,总之今天就是他的末日,明年的今天,就是我们的忌日。”

    “啪”

    马泽本一巴掌煽在马泽草的脑袋上,骂道:“他祖母的,不会说人话就别说,别给老子在这里丢人,死一边去。”

    马泽草被马泽本打得脸上的笑都缩回去了,一脸委屈的退到后面。他觉着自己说得挺好的,是马泽本太没有文化了,大嗓门不说还打人。

    “大哥,咱们开始吧。”马泽木心中骂笑了几声,向马泽本提议道。

    “嗯。”马泽本再次看了一眼那洞汪城,大手一挥道:“弟兄们,给我杀。城破之后,金银财宝,美酒女人,要什么有什么。”

    “哗”

    马泽本的士兵发声了巨大的哄叫声,主攻的第一,二两个师团,拿着弓箭,刀,枪,长梯,沙袋就往前冲。对于城头那严阵以待的不死鸟士兵,他们像是看不见一样。他们知道马泽本的脾气,这一但拿下洞汪城,他们又有得爽了。

    说到这些,马泽本的士兵们,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往日的战果。特别是上一次打黄枚镇。那次才叫爽呢。那座看起来相当坚固的镇,不过一个小时就让他们攻破,当时杀得太高兴,停手的时候才发现,整个镇的人被杀掉了九成。

    “休休休”不死鸟战旗一个向前指,无数弓箭首先射了出去。马泽本冲上来的人,顿时哗哗的倒了一大片。

    弩弓兵在一边看得那叫一个热血沸腾呀,真忍不住也想射上几弩。不过胡忧的命令还没有下来,他们谁都不敢动。

    人总是要接受到教训,才知道什么叫做痛。马泽本这些士兵,大大咧咧的冲上来不到十分钟之后,就明白了眼前这个洞汪城,似乎不如相像中的那么好对付。那黑压压的箭雨,让他们跟本抬不起来。

    观察了一阵战况,马泽木严肃的说道:“大哥,情况不太妙呀。那个胡忧的火力太猛,这样下去,我们损失惨重。”

    马泽本也不是傻蛋,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下令道:“这个胡忧真是混蛋,居然装备了那么多弓箭,传令让部队退出弓箭射程,这仗有得打,咱们得慢慢玩。”

    “想跑?”看马泽本的人就撤,胡忧的脸上,露出了残酷的微笑:“下令弩箭部队开火,也该是他们练手的时候了。”

    弓箭部队的表现,早让弩箭部队那些新兵看到直羡慕,这会终于得到了命令,他们也不管什么紧张不紧张了,拿起弩弓就玩命的射。

    弩弓的射程要比弓箭远,威力更加强大。马泽本的士兵,按经验跑出弓箭范围,以为没有事了,刚停下来休息,弩箭就到了。由于自以为已经进了安全区,这些士兵站得都比较随意,很多人甚至挤成了一堆,跟本没防备。这一通弩箭下来,马泽本倒下的士兵,比之前正面进攻倒下的还要多。

    “他**的。”马泽本气得眼睛都红了,跳脚大骂着。

    与马泽本大骂成以反比的是洞汪城传来的欢呼声。这第一回合的交战获胜,让那些个新兵蛋子忍不住大声嚎叫,以发泄心中那刚刚被压抑的心情。紧张从他们的身上,一点点的消失,他们离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又进了一步。

    “小伙子们干得不错。”胡忧满意的点点头,心头也暗暗的松了口气。这第一回合的取胜,对那些新兵来说,真是太重要了。

    红叶开口道:“如果你一开始就弩箭和弓箭一起上,威力会更大。”

    胡忧点头道:“是的,不过那样就不能让那些亲兵蛋子好好的观察,什么叫做战争了。相比起伤敌,让他们学习到东西更重要。接下来,就是他们表现的时候了。”

    马泽本毕竟不是弱手,在经历了一开始的不利之后,他开始稳扎稳打起来。行军布阵,一样样做得有有条不紊,两方的交战,开始进入胶着。洞汪城成了一个巨大的绞肉机,双方的士兵,都在这个绞肉机里挣扎。

    战斗进入第三天,双方都打红了眼。

    “将军,东城墙被敌军用霹雳车砸开了一个五米多的大口子,第五师团三纵伤亡很大,急需支援。陈大力将军请命调用第七师团。”红叶把最先的战报报与胡忧。

    胡忧看了红叶一眼道:“准。让第七师团抽两个纵队上来。另外,征集民家的木材瓦石,凡可用来增加城池守备的,全部上缴。不服从命令的处斩。”

    对胡忧的最后一名话,红叶有些犹豫:“将军”

    胡忧瞪眼道:“快去,你亲自带人去。”

    “是。”红叶领令而去。

    新建的洞汪城,在建城之初,就设计有筑城工具存放处。每七尺一把锄头,五步一筐,五筑有一铁锄,一柄长八尺的斧头,十步一把长镰刀,柄长八尺。十步一斫,一长锥,柄长六尺,头长一尺,用斧削其两端。三步一短矛,长一尺,刀尖五寸。以便随时应对城墙危险。

    这些布置,都是胡忧和陈大力经过多次的模拟实验而放置的。他们不但计算到工具的运用合理性,还对每一样工具的放置都有明确的规定。要求平时不能碍事,战时可以方便找到。

    不但是工具,这洞汪城城上,还设制有装水用的水缸、皮盆,第五米就有一个,可容纳两斗到三斗水。以方便士兵战时随时取用,就在水边,还存有干粮。这个干粮有专人看着,平不能随便吃,战时全部开放,任由士兵取用。

    最体贴的是城上每五十步还建有一座厕所,高两米,围墙用得全都是铁板,还装有门。以防士兵在上厕所的时候,不被人给暴菊。

    胡忧为了这座洞汪城,可以说是绞尽脑汁,费尽了心机,每一种可能出现的现况,他全部队都考虑到了。实事证明,这些全都非常的有用。

    第五天,马泽本的疯狂进攻,终于暂时停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胡忧的这个洞汪城居然设计了那么多的城防工事,五天的进攻,他的部队损失了两万多人,居然只不过是砸塌了洞汪城的几处城墙,部队一次登城的机会都没有。

    “红叶,统计的数字出来吗,我军的伤亡怎么样?”刚刚睡了三个小时的胡忧,眼睛泛着红色的血丝,问着身边的红叶。

    连日的战征,让红叶的皮肤也失去了往日的水份,看起来有些干。听到胡忧的问话,她把刚刚做出来的文件,交到胡忧的手上道:“这五天以来,马泽本一共对我们发起了三十一次的进攻,其中七次是在晚上。我军的总体阵亡人数为8236人,重伤5632人,轻伤不计。

    其中第五师团战损最为严重,马泽本的进攻,有十八次以第五师团坚守的南城为主攻点,南城曾经三次破霹雳车砸开,第五师团士兵用命阻止,所以造成5000多人战死。

    胡忧在心里暗叹了一声道:“这鲁游的霹雳车还真厉害。近四十年前发明的东西,直到今天,还是那么难对付。”

    红叶看胡忧那满是血丝的眼睛,心痛道:“今天看来暂时不会有什么战事,你这几天太累了,还是去多休息一会吧。我在这里看着,有什么事,我马上通知你。”

    胡忧摇摇头,长身而起道:“不睡了,走,陪我看看士兵去。他们在第一线拼杀,比我更累。”

    红叶还想说什么,却忍住了。她了解胡忧的脾气,知道胡忧决定了的事,是很难改变的。

    胡忧带着哲别和红叶,走上城门的时候,受到了士兵们的热烈欢呼。士兵们在欢呼的同时,心中也充满着无限的感动。他们都知道,胡忧这几天以来,一直都在城头指挥作战,这才刚刚下去休息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就又出现在了这里。试问帝国有多少将军,能做到胡忧这样的。

    胡忧首先来到的是第六师团。在第三天的战斗中,马泽本动用了五万部队,拼死堵塞护城河后,全军发起进攻。十万大军的同时出击,声势浩大,云梯都架到了洞汪城的城头上。眼看着敌军蜂涌而至,马上就要爬上城墙,情况十分危急。当时的第六师团已经离开城头,回营休整。闻迅二话不话,马上从城中找来长竹子,再上城头,硬是拼死把那些云梯顶开,之后又倒下火油干柴,才打退的敌人的那次进攻。是第六师团反应迅速,使得部队免受更大的伤亡。

    宝怀城二十里外,第八师团林克部。这是一个三七配制的师团。每十个士兵之中,有三个老兵,七个新兵。

    由于每一个师团的设计用途不同,胡忧对每个师团的兵力配制也并不一样。比如说不死鸟第一,二,三师团,所采用的就是八二配制。这三个主力师团里,十个士兵有八个老兵,只配只二成的新兵。

    洞汪城的战事像雪片一样通过候三分管的斥候部队,不断的传到林克的手中。林克每多看一份情报,心里的焦急就多一分。

    洞汪城已经交战八天了,那里的战斗打得火热,而他这里,却安静得要死。林克这次的任务是偷袭马泽本的大本营宝怀城。

    胡忧的命令很清楚——占领。胡忧要林克带不死鸟第八师团,占领宝怀城。林克本以为马泽本的大军开出宝怀城之后,要占领宝怀城并不是一个太困难的事。

    可是林克怎么也没有想到,防山镇的守军居然会在他准备进攻之前,突然进驻宝怀城,并四门紧闭,这就让他的任务变得困难了。

    第八师团满编为一万人,在出发前,胡忧又多给了他一千警卫营,让他手中达到一万一千人。可是宝怀城得到防山镇的增援之后,人马达到七千。以一万一千人进攻七千人驻守的宝怀城,这让林克没有胜算。

    林克本想回报胡忧,看这事应该怎么办。可是马泽本对洞汪城已经实行的包围,跟本就进不去。这就让林克头痛了。

    “**,老子到底应该怎么办了,是打还是不打?”林克在军帐里犹豫着。胡忧并没有定死进攻宝怀城的时间,只是说让林克见机行事,自己找最有利的时机,发起进攻。

    林克是胡忧掌权之前,军职最高的一个。自从顶泗天灾弄得全军覆没之后,他就一直潜心学习兵法。胡忧之前考过他几次,觉得他的应对都很不错,这才给了林克这么一个机会,本意是让林克多锻炼一下自己的实战能力,以备日后大用。

    谁知道林克第一次接到胡忧这么重要的任务,心中患得患失非常严重。他之前的名声一直接不好,很想借此机会,立下一功。可是顶泗天灾的阴影,一直不停的在他的脑子里回放,每次当他要下令进攻的时候,就像起那些因为他错误命令而死掉的士兵,这使得他又犹豫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