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77章 青楼会谈

    177章青楼会谈

    胡忧对茶道没有太多的研究,不过他以前在电视里看人家弄过。虽然那时候看电视,他注意的都是泡茶的美女,这个茶道不过是附带看的,此时弄出来,却也算是有模有样,至少不会手忙脚乱吧。

    在蕾娜塔的注视之下,淡淡的茶香从胡忧手里的泥壶中飘散开来,没用多少时间,就充满的整个屋子。

    茶香加上蕾娜塔身上的美人香,把这本就进行过精美布置的厢房,变得更为淡雅,再没有半点那种青楼特有的靡靡之气。

    “你以前学过泡茶?”蕾娜塔终于忍不住问道。刚才胡忧使用的几种花式手法,她从来没有见过,感觉很新奇。

    “哦,我看人家泡过。”胡忧把茶分入小杯之中,把其中一杯推到蕾娜塔的面前道:“来,试试看,口感怎么样。我也是瞎弄的,要是不好,你可不能骂我。”

    “娜娜不骂,我骂。”一个粗犷的声音,接下了胡忧的话。随着声音一起出现的,是一个五十多岁上下,穿着员外袍的中年男人。

    胡忧寻声看过去,眼睛转了转,赶紧起身拱手道:“末将见过苏亚雷斯大人。”

    能在这个时候走进房间的,除了苏亚雷斯,胡忧想不出还有谁。在来之前,胡忧就看过苏亚雷斯的资料,知道这个人不喜欢穿军服,而是喜欢做员外之类的打扮。

    胡忧没有猜错,来人正是苏亚雷斯。

    苏亚雷斯瞟了胡忧一眼,摆摆手道:“你先别急着行礼,我要先看看我那茶怎么样了。我那可是极品红袍,两片茶叶能换你这一身衣服呢。”

    苏亚雷斯边说着边往桌前走,看那装茶叶的小罐少了一小半,他那肉痛的哟,直呼呼:“哎哟,我的宝贝丫头哟,你想要老爹的命呀,居然偷了我这么多出来。哎哟哟,真是心疼死我料。这茶可是三年才出十斤的,我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哟。”

    苏亚雷斯边说着,伸手就要去抓那还没有来得急泡的茶叶。

    蕾娜塔眼疾手快,抢在苏亚雷斯之前,把茶罐给抱了过去:“老爹,别那么小气嘛,这茶本来就是要拿来泡的嘛,什么时候泡不是泡。”

    胡忧在一边听着蕾娜塔这话,怎么觉得那么便扭,心想着把那‘茶’字换成为‘妞’字听来要好很多。

    “你说得到轻松。”苏亚雷斯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来:“这茶不会泡就糟蹋了。你自己泡点喝,也就算了,居然拿给那个谁试手,哎哟,我的茶哟。”

    苏亚雷斯边说着,就伸手去抓那胡忧泡出来的茶。这不泡都已经泡了,可不能浪费了。

    胡忧心说得,我成‘那个谁’了。这什么鸟茶,心痛成那个样子。

    每个人都有一好,胡忧不是好茶之人,自然不觉得这红袍茶有什么了不起。就像有些人不能理解那些酒鬼,为了几杯酒,能和人家拼命一样。

    “嗯?”苏亚雷斯只喝了一口,就拿眼死瞪着胡忧。

    胡忧被苏亚雷斯瞪得心里直发毛,心说他不会为了一杯茶,跟我拼命吧。要真是那样,那真叫做一杯茶引起的血案了。

    “这茶你是泡的?”苏亚雷斯看了胡忧良久,才问道。

    “啊。”胡忧点点头。他猜不出苏亚雷斯想要干什么,只能先这么着。

    苏亚雷斯又问道“你是胡忧?”

    “啊.”胡忧又是点点头。

    这个苏亚雷斯一连问出两个废问题之后,终于问出了一个相对有点意义的问题:“你这茶是怎么泡的?”

    胡忧回道:“就这么用水泡的呀。”

    “不对。”苏亚雷斯肯定的摇头道:“你肯定在茶里加了什么。”

    “老爹”蕾娜塔听了苏亚雷斯这话,一下紧张起来。胡忧刚才泡茶的时候,她是一直看着的,没有发现胡忧有加什么进茶里。蕾娜塔这是怕胡忧想要对苏亚雷斯不利。

    苏亚雷斯摇摇头道:“宝贝女儿别担心,这小子不是下毒。他是在茶里加了一些佐料,把茶的苦涩给带过去了,让茶喝起来更香更纯。

    小子,快告诉你,你在茶里加了什么?”

    胡忧听了苏亚雷斯的话,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苏亚雷斯说的不错,他刚才在泡茶的时候,确实加了一些东西进茶里。

    这东西并不特别,就是一点盐而已。喝茶加一点盐,是胡忧那个无良师父的习惯。胡忧从小跟师父生活,也养成了这个习惯。刚才在泡茶的时候,习惯性的就加了一些盐进去。他是利用手上的戒指,直接加的,蕾娜塔当然看不到。

    刚才胡忧还怕苏亚雷斯是对这事不满呢,现在看来,他是挺喜欢。还好他喜欢,不然他死心眼上来,让胡忧赔,这三年才出十斤的茶,胡忧还真不知道上哪给他找去。

    “就是加了一点这个。”胡忧暗中把一点盐抓在手里,轻轻的洒在桌面上。以盐代笔,写了一个‘盐’字。

    用盐写字,这是江湖上很常用的手法,因为盐够白够细又便宜,很多人开档的时候,都用它是代替白沙。在地上边写边背诗什么的,很容易就可以拉到一些围观的人。

    “盐?”苏亚雷斯看着一愣,接着大笑道:“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哈哈哈,好好,你这个不死鸟果然有点本事,我喜欢。”

    苏亚雷斯像是怕吃亏一样,一连把胡忧倒的五杯茶喝掉三杯,只给胡忧和蕾娜塔一人留了一杯。

    胡忧看苏亚雷斯喝得那么痛快,也对这茶产生了好奇,试着喝了一口,结果让他失望。他没觉得这茶和两块钱一斤的‘高岁’有什么不同的。到是蕾娜塔喝出了不同,点头赞道:“确实比以前更香了,回味更悠长。胡忧,你再泡给一壶怎么样?”

    苏亚雷斯听到宝贝女儿的话,那脸皮直跳,赶紧开口道:“宝贝女儿呀,咱别喝茶了,改喝酒吧。喝酒痛快。”

    胡忧也觉得喝茶没有多大意思,这喝得心惊肉跳的,还不比喝酒来得痛快。再说这会,他都已经饿了。

    酒菜都是事先准备好了的,蕾娜塔一个响指,房门被再次推开。十八个亮丽的小丫环,把酒菜给端上来。

    苏亚雷斯当先举杯道:“来,胡忧,为你今天教给我一种喝茶的新方法,我和你干一杯。”

    此时这临溪楼已经是全部暴满,从其他厢房里传过来的丝竹之声,女子欢笑声,隐隐约约,似有似无。正是华灯初上喝酒时。

    胡忧也忙举杯道:“我敬军团长大人。”

    “好。”苏亚雷斯哈哈一笑,把酒干了,哈出酒气道:“痛快。”

    胡忧也干掉了酒,放下酒杯道:“早听人说金沙州在军团长的治下,风调雨顺,百姓富足。今天一见,果然不假,这华西城的繁华,比起帝都,也无差别呀。”

    苏亚雷斯最得意的就是自己在经济上做出的成绩,胡忧这次算是抓到了他的痒处了,闻言笑道:“那是,这可是我多年以来的心血。怎么样,你要是有兴趣,可以搬到我这华西城来,我送你一座院子。”

    别看苏亚雷斯对茶叶很小气,这会到是大方起来。一句话就要送胡忧一套房子,这就叫做财大气粗了。

    蕾娜塔陪坐一旁,并不喝酒。此时到成了侍女一样,给俩个喝酒的男人倒酒。这事要是让她的那些爱慕者看到,那可了不得给苏亚雷斯倒酒,那还说得过去。胡忧算是哪颗葱呀,也有资格喝蕾娜塔倒的酒?

    胡忧笑道:“多谢大人的美意,不过我暂时没有搬家的打算。”

    苏亚雷斯道:“哈哈哈,那就等你想搬家再说。不过话说回来,你的洞汪城比起我这华西城,那可差太多了。”

    苏亚雷斯用的是‘你的洞汪城’这一说法,这证明他对胡忧近来的行事非常的了解。知道胡忧已经把洞汪城给控制在了手中。别以为苏亚雷斯只爱好经商,在那之前,他首先是一军之主。

    胡忧自信的说道:“现在洞汪城是比不了华西城。不过我相信,用不了几年,洞汪城就会和大人的华西城一样繁华。”

    胡忧敢说这话,可是有底气的。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洞汪城将拥有马匹,机巧武器和盐三个经济主体。之前的洞汪城,只凭马一样,就可以发展成为三十四万人的大城。现在有三大经济收入,胡忧有足够的信心,把洞汪城给发展起来。

    “说得好,有志气。”苏亚雷斯拍手笑道:“年轻人就应该有舍我其谁的霸气。你小子很对我的脾气,要是在发展上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来找我。我能帮得上的,一定帮你。”

    苏亚雷斯这话说得好像是一时的义气,其实他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虽然是今天才第一次与胡忧见面,但是他对胡忧的了解,并不见得比胡忧本人少。

    从自蕾娜塔第一次在苏亚雷斯面前提起胡忧这个人之后,苏亚雷斯就注意上了胡忧。生意人最敏锐的是触觉。苏亚雷斯比任何人都更早的看到了帝国的问题。大乱将至,多一个朋友,永远要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胡忧等的就是苏亚雷斯这句话,赶紧顺水推舟道:“实不相瞒,我这次来华西城,就是来请军团长帮忙的。”

    胡忧正想着怎么跟苏亚雷斯说盐的事呢,这会再不知道抓机会,他也就枉费在江湖上混了十三年了。

    苏亚雷斯对胡忧的反应,暗暗的在心里点头。聪明人就是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胡忧如果连这点反应都没有,那他也不用提什么重振洞汪城的事了。

    苏亚雷斯看了宝贝女儿一眼,问胡忧道:“是什么事,你说说看。”

    蕾娜塔也在留意着胡忧要说什么。刚才胡忧说出在重振洞汪城的时候,她的心轻轻的颤了一下,不知道怎么的,她就在心里相信,胡忧有那个能力可以办到。

    胡忧看看苏亚雷斯,又看看蕾娜塔,说道:“事件是这样的”

    胡忧用很简短的话,向苏亚雷斯表达了想与狂狼军团做盐业生意的打算。不过他只说自己手里有盐,却并不讲明手里盐的产量和来源。

    苏亚雷斯听完胡忧的话,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想了一会,才开口道:“你说的盐,就是你刚才用的那些吧。”

    胡忧点头道:“是的,品质方面,绝对没有问题,纯度甚至要比帝国提供的要高。价钱却只有市值的一半。不知道军团长大人有没有兴趣。”

    胡忧在这卖盐的问题上,表现得并不迫切。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不能把自己的底牌亮给对方。如果你让对方看出你急于卖货的心理,那他肯定想办法压你。

    做生意是这样,做任何的事,都是这样,绝对不能让对手知道你的底牌,是取胜的关键要素之一。

    苏亚雷斯道:“你手里有盐,为什么不就近卖给宝怀城,或是其他的地区,而偏偏要给我呢?”

    胡忧听到苏亚雷斯这话,笑了起来:“军团长大人,我可不是给你,而是卖给你。

    我早在青州的时候,就听说苏亚雷斯大人做生意很有一套。小将对大人一直心有仰慕,这次有机会,当然第一个就想到了大人你,这次过来。一是为了一睹大人的风采,二是想与大人建立长期的伙伴关系。

    我想,我们的交易,不仅仅是盐一样。盐只不过是第一步而已,将来我们合作的方面,会更多。”

    苏亚雷斯问道:“哦,除了盐之外,你还有什么好东西?你不如一并说出来,看看我们能合作到什么地步。”

    胡忧在心里犹豫了一会,决定把鲁游的事给说出来。狂狼军团在西北多年,这一片可以说是他们的地盘。胡忧相信,就算自己做得再怎么机密,鲁游的事,也迟早会让苏亚雷斯知道的。与其是那样,还不如爽快点告诉他,一来增加谈判的筹码,二来也可以表现出自己的合作诚意。

    现在洞汪城是百废待兴,如果能靠上这同一地区的霸主,对洞汪城,对不死鸟军团的发展,都将是很大的助力。

    仔细考虑了利弊之后,胡忧说道:“不知道苏亚雷斯大人有没有听说过鲁游这个人。”

    “鲁游?”苏亚雷斯追问道:“你说的是藏金楼的楼主,霹雳车的发明人,帝国第一巧匠,机关巧技大师鲁游?”

    “是的。”胡忧点头道:“就是这个鲁游鲁大师。”

    苏亚雷斯动容道:“他现在在你的洞汪城中?”

    鲁游这么一个机关巧技大师,对于任何一个有眼光的人来说,都是一块难得宝贝。随着战征进程的不断演变,人们早已经摆脱了那种最原始的打斗方式。

    战争再不是那种双方排好队,再相互厮杀的模式。它已经逐渐的走向多样化,多兵种,多计策运用的新型战法。各种攻防武器,大型武器的更是越来越多的运用到战场之中。有这么一个机巧大师在军中,有时后比一个师团更有作用。苏亚雷斯又怎么会不明白鲁游这种人的重要性。

    苏亚雷斯一向对这样的人才很渴求,可是像鲁游这种机巧类大师,一向都是心高气傲,想要收服一个为军中服务,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会听胡忧说把鲁游弄到了洞汪城,他怎么能不吃惊。

    胡忧看苏亚雷斯的表情,就知道这次的宝是押中了,点头道:“鲁游大师不但在我洞汪城中,而且他已经同意做我的幕僚,现在他是我军中的首席机巧大师,专事负责各种兵器的研发和改良工作。”

    “你已经收服了鲁游?”蕾娜塔终于忍不住问道。她本以为自己已经知道足够多关于胡忧的事,可是现在她才发现,每次见到胡忧,都能给她带来很多的惊喜。

    蕾娜塔真的是又惊又喜,喜是因为自己的眼光独到,在胡忧还是一个偏将,并没有做出太多成绩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他。

    之所以惊,是因为胡忧已经认了西门玉凤为姐姐,如果有他全力帮助西门玉凤,那么蕾娜塔想要赢西门玉凤一头,将会越来越困难。

    胡忧对蕾娜塔笑了笑,解释道:“说不上是收服,只能说我和鲁游大师是很好的朋友,没事的时候,会在一起做些研究而已。”

    胡忧说道这里,决定给蕾娜塔和苏亚雷斯更加一些猛料。他手一翻,把弩弓给拿了出来,放到桌子上道:“这个叫做弩弓,是我和鲁游大师共同研发出来的。它的特点是操作简单,体积比弓箭要小,威力却比普通的弓箭强上五分之一。”

    “这是你和鲁游大师共同开发出来的?”蕾娜塔没有去看那个弩弓,而是注意到胡忧的话。

    找一个机巧大师进军中,虽然不易,但却也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蕾娜塔在羡慕胡忧能把鲁游招入军中的同时,她更在意的是胡忧本身,也是一个机巧大师这个事实。

    这个胡忧,究竟还有多少秘密?蕾娜塔是越来越想知道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