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75章 池河王子

    175章池河王子

    “你们王子要见我?”胡忧放下手中的酒杯看向范尼。

    那个赵尔特会派范尼过来摸底,胡忧是早就已经料到了的。可是他真没有算到,赵尔特想要见他。

    赵尔特可是池河帝国的皇子,之前胡忧怕他会连身份都要保密呢。人家怎么说也是大国的皇子,会有兴趣见他这个名不见经转的人?

    其实胡忧并不了解现在国际上的形势。现在曼陀罗帝国几乎可以比喻成被扒掉了外衣的女人,几个大色狼在盯着,小角色也跟在后面,想要分点甜头。现在是各大小国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曼陀罗帝国的身上。

    胡忧在军团内部所做的事,暂且不提。单单是他重伤安融三王子林正风和射杀林桂帝国陈常利这两件事,就足以让他引起各国高层的注意。

    林正风和陈常利,可都是皇亲国戚,在国际上都是有知名度的。胡忧上来就弄得他们一死一重伤,就相当于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之上,想不让人注意都不行。

    更何况,安融帝国和林桂帝国已经发下了悬赏令,谁要能把胡忧带到他们的面前,不论死活,都可以得到十万金币。

    虽然这条悬赏令,目前只在杀手界和几大帝国高层之中流传,普通的百姓并不知道。但是胡忧脖子上这颗脑袋,价值十万金币,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地事实。胡忧是不知道,要是让他知道,他自己都想拿这笔赏金。

    范尼点点头道:“是的。”

    范尼对赵尔特要见胡忧并不觉得吃惊,这段时间在曼陀罗地国的境内,他已经不只一次的听赵尔特提起想见胡忧这个人。他之所以没有直接过来与胡忧见面,而要先搭桥沟通,不过是因为身份的关系。

    胡忧低头想了好一会,这才抬起头来,看着范尼的眼睛,一脸认真的问道:“老范,看在咱们同学一场,你老实告诉我。你们这次进入曼陀罗帝国,是不是要对曼陀罗帝国做什么事?”

    胡忧这么问的目的很简单,他虽然不爱曼陀罗帝国,但是让他勾结其他国家的人来搞曼陀罗帝国,他是不干的。

    胡忧虽然书不多,但是他知道,什么叫做国仇,什么叫做家恨。他现在手下的士兵,全都是曼陀罗帝国的人,让他们打红巾军,打地方守备部队,甚至是攻打帝都龙城,那都可以。但是要让他们与其他帝国的势力,一起来搞曼陀罗帝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前面一种,属于家仇,大家兄弟之间,自己关起门的内斗,打死打活,都是一国之人。但是后面一种,就是国仇了。虽然曼陀罗帝国建国到现在,不过是短短四十年,帝国皇室对百姓也并不好,但是这毕竟是他们的祖国,他们的父母妻儿,兄弟姐妹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一但曼陀罗帝国被几国瓜分,那么他们和他们的亲人,就将成为亡国奴,这是非常可怕的事。

    胡忧知道,自己一但勾结外敌,做那吃里扒外的事。手下的军队就算是再忠心,都会哗变。这是绝对的禁区,试都不能试,一试就得完。

    范尼听了胡忧的问话,瞬间就明白了胡忧的意思。他知道胡忧在担心什么,闻言摇摇头道:“我虽然不能告诉你,我们这次为什么要进入曼陀罗帝国。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王子无意对曼陀罗做任何事,至少在近几年之内,绝对不可能。”

    胡忧问道:“你能那么肯定?”胡忧对赵尔特并不熟悉,去见他之前,自然得想尽办法,多套取一些有用的情报才行。而这个范尼,正是最好的人选。这个暴脾气的家伙,你直接问他什么,他嘴巴紧得很。但是你不断从侧面敲,他经常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就把低给露出来了。

    这就像是女孩子的裙底风光,你直接过去掀裙子,她非杀了你不可。但是你只要有耐心,守在她的周围,肯定能如你所愿的。她们也不想,可哪防得了那么多。

    范尼很肯定的点头道:“我肯定。”

    范尼只不过简单的回了胡忧三个字,但是从他的语气和身份地位上,不知不觉的,就暴露出了很多信息。

    范尼在赵尔特集团里的身份并不高,这一点从他不能喝退士兵放下武器,就能看出来。如果连他都能那么肯定的确认,赵尔特为未来几年之内,不可能打曼陀罗帝国的主意。那只能说明一点——赵尔特没有那个实力。

    换句话说,赵尔特在池河帝国不是一个强势的王子。现在整个天风大陆上的人,都在打曼陀罗帝国的主意,范尼却说赵尔特不会,他的依据,肯定不是仁慈。而是赵尔特不行,也不能。

    了解到这一点之后,胡忧的心里,也就有底多了。聪明人有时候,并不需要知道实事的全部,只要给他们一点,他们就能顺着这条线,知道很多。

    告诉范尼自己同意与赵尔特会面后,胡忧送走了这个老同学。这一次出来,看来是不虚此行。在防山镇见了一个索雷特,在这里又遇上个池河帝国不得势的王子,盐还没有送到地头,收获已经很大了。

    第二天,范尼就传来消息,下午赵尔特会与胡忧会面。虽然胡忧并不介意到赵尔特的营地里去会面,但是赵尔特选的地方,确并不在他的营地之中。

    因为下午要见赵尔特,胡忧对今天的行程,略做了一些调整。今天没有像往日那样,走到太阳下山才安营,而是中午过后一点,他就下令在一处树林地,建立今天的营帐。

    距离营地两里地之外的一处坡地,胡忧第一次与赵尔特会面。虽然在两人的一生之中,曾经有过无数次的会面,但是这一次会面,对于两人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山坡上,赵尔特一袭白衣,却很自在的坐在草地上,这时候的他,更像一个书生,而不像一个王子。

    胡忧吊着两条腿,坐在赵尔特身边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由于两人的落差,胡忧略略有些俯视赵尔特的意思。

    这一次会面,两个人都没有带着属下,就连给两人牵线的范尼,此时都不在这里。经过一开始的试探**锋之后,两人进入了实质会谈。

    “不死鸟之名,果然名不虚传。”赵尔特佩服的叹了口气道:“你能不能告诉本王,你是怎么猜到本王此时不得势的。不要说是范尼告诉你的,范尼已经跟了我十年,他绝对不会告诉你这些。”

    对于胡忧的单刀直入,赵尔特显然有些防备不足。他知道自己瞬间的反应,已经被胡忧察觉,所以也就干脆不再掩饰。反正这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胡忧只要是有心,迟早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与其那时候产生隔阂,还不如大家摊开来说比较好。

    胡忧高深的笑了笑,心说果然和我猜的一样。不过这个赵尔特敢大方的承认,到是值得佩服。

    胡忧把一根草咬在嘴里,声音略有含糊的说道:“对于这一点,要猜到也不是很困难的事。首先,你的侍卫虽然都是高手,但是人数太少了一些。二来,你的侍女不够漂亮。三来嘛,你身上还缺少一点上位者的霸气。”

    反正都已经猜到了,这理由瞎编就成。胡忧可不会蠢到把自己的路数,交底给赵尔特。这可是吃饭的本事,教了徒弟就饿死师父了。

    赵尔特听了胡忧的话,不由一愣:“侍女不够漂亮,这也是理由?”

    赵尔特从来没有听过这种理由,再说他的侍女也不差呀,只不过在气质方面,比不上这家伙的那个叫楚竹的侍女而已。

    胡忧暗暗偷笑,脸上确一本正紧的说道:“那当然,有道是看一个人的品性怎么样,看他身边的朋友就能知道。看一个人的身份怎么样,看他的侍女,也就明白了。”

    “你这是歪理。”赵尔特苦笑道:“算你过关吧,反正你都已经猜到了,你爱怎么说都行。咱们闲话少说,谈谈正事吧。你知道我这一次,为什么要与你会面吗?”

    胡忧懒散的甩着两条脚,没有半点将军像,流理流气的说道:“如果你是一个公主,我有理由相信,你是因为对我有意思。可惜你却是个王子,而我又只爱美女,不好龙阳。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你是想与我合作。”

    这个问题别看胡忧说得轻松,实事上他从昨晚见过范尼之后,就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他知道,赵尔特要与他会面,肯定不单单是想相互认识那么简单。所谓无利不早起,每个人在做每一件事的时候,都是有其目的的。特别是像赵尔特这样的人物。

    胡忧想了很久,最后才确定这个答案。除了这个答案外,胡忧想不出,自己与赵尔特还可能有什么交集之处。就算有,也不是胡忧想要的。

    赵尔特没有否认胡忧的话,他从草地上站了起来,拍拍衣服上的草屑,来到胡忧的身边,斜靠在胡忧坐下的大石头上,看着天上的白云,淡然的说道:“我们池河帝国与你们曼陀罗帝国不一样。那里很冷,种不出太多的东西。我们过的是游牧的生活。追逐水草而去,有草的地方,才能有温暖,才能有生活的希望”

    胡忧静静的听着赵尔特的话,没有半点打扰他的意思。他知道赵尔特心中有苦闷,想要发泄出来。这些苦闷,不能在手下的面前表现,只能在他这个还算陌生的朋友面前,略略发泄一下。

    赵尔特越说越感慨,他像老朋友一样拍着胡忧的肩头道:“胡忧,你知道吗。我们并不向往你们中原的生活,虽然你们过得要比我们好,你们有温暖的天气,有丰美的土地,有那青山绿水,和那娇嫩得跟花一样的姑娘。

    但是那却并不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世界,是在草原上,而不是在这城市里。”

    胡忧同意道:“是的。每一个种族都有他们赖以生存的生活方法,这样的生活方式,一但被改变,那个种族,也就不再是原来的种族了。”

    废话,现在曼陀罗帝国的敌人已经够多了,难得跳出来一个不喜欢中原城市的,当然要大加鼓励才行。

    赵尔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们池河帝国的人民,就应该在草原上生活。可是有些人,他要破坏我们的这种生活,他们告诉我的父皇,告诉我国的人,城市很好,比草原好上千倍万倍。中原的美酒,要比我们的马奶酒更香。中原的美食,要赛过我们的烤全羊”

    胡忧很想告诉这个赵尔特,确实是那样的。中原的物产,真真正正的要比草原好上太多太多。不过他不能说,他在等着赵尔特的结论。

    “我这次来曼陀罗帝国,就是想亲眼看看,中原是不是有那么好。不是,一点也不,这里的空气浑浊不堪,这里的山是那么的低矮,城市是那样的小,这里的所谓美食,跟本比不了我们的烤全羊。”

    胡忧算是看明白了,这是一个神精质王子。他们草原人都住帐篷,想来没有门,所以他肯定不是脑袋被门给夹了,估算被马踢过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我要阻止我的子民进入中原,我要把那些说中原好的人,全都赶出去。

    胡忧,你说得不错,我确实是想要与你合作。”

    胡忧直回到自己的营帐里,那嘴角上的笑,都还平不下来,今天笑得真是有点多,脸都有些抽筋了。

    “老天怎么就那么优待我呢,把这么一个天字号的大傻蛋给砸到老子的头上来。马拉戈壁的,刚才我要的是不是太少了,唉,久不操此事,真是连老本行都丢了。居然只是狮子大开口,我应该来个大象开口才对嘛。大象,大象”胡忧心情一高兴,居然唱起了大象歌。

    哲别一进来,就来看胡忧一脸傻笑的,两手插腰在那里扭呀扭的,不由奇怪的问道:“少爷,你怎么了?少爷,你不会是让马给踢了吧。”

    “呸呸呸,说什么话呢,你才让门给夹过呢。”胡忧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才的动作,确实有损形像。

    哲别问道:“少爷,你不是去和那个池河帝国的王子会谈吧,谈得怎么样了?”

    胡忧瞟了耳朵都已经竖起来,摆明了在偷听的楚竹,撇嘴道:“去去去,大人的事,你个小屁孩打听什么。快去看看饭好了没有,这池河帝国的人就是小气,谈了半天,连顿饭也不管。”

    这话也就是胡忧这种没脸没皮的人,才能说得出口。他也不想想,他都占了人家多大的便宜了,居然还有脸抱怨人家不管饭。那饭才值几个铜板呢。

    不过话又来说回,现在这一切还都是虚的。真正的便宜,还得双方各自准备好,进行交易之后,才能看到实在的。

    那么胡究竟和赵尔特达成了什么交易,能让一向冷静的胡忧,喜形于色成这样,这一直是后世史学家争论的焦点,也是胡忧帝国十大谜团之一。

    谜团嘛,咱们现在当然还不能说,后文书自会有交待。

    第三天,胡忧与赵尔特分道,赵尔特转道向西,而胡忧继续向南,进入到金沙州,目标直指华西城。

    金沙州在帝国大版图的西部地区,与色百帝国接壤。西部狂狼军团驻守在这里,最大的目的,也就是看着色百帝国,不让他们乱来。

    金沙州的物产相对于洞汪城,或是青州,都要来得丰富。这里没有什么特别重点出产的东西,可是江南州的米,花河州的煤,金沙州都可以自给。

    “呼,这金沙州的天气真不错,比起我们洞汪城好千倍都不止呀。相比起这里,我们洞汪城真不是人住的地方。”胡忧坐在马上,走马观花的看着这眼前的繁华。进入金沙州之后,他就不再步行了。

    金沙州是帝国这几年来,唯一没怎么遭灾的地方。这里的民众,相比起其他地方来,生活要好得多。

    当然,这与狂狼军团驻守有很大的关系。狂狼军团从进驻金沙州开始,就大力的改善这里的民生生活。不但鼓励金沙州的民众大力开荒种地,兴修水利,发展水运,兴资修缮公路,桥梁,还鼓励贸易,与色百帝国大力发展多边经贸合作。用金沙州的物产,从色百换回来大量的牛马羊等牲口,使得整个金沙州兴旺发达。

    说到这些,就不得不提狂狼军团的军团长,蕾娜塔的父亲苏亚雷斯了。苏亚雷斯这个人,与其说是一个武将,还不如说是一个商人。他是帝国五大军团里,最不管军事的一个军团长。这也是为什么狂狼军团,实际上是蕾娜塔这个城守说了算的原因。

    苏亚雷斯不喜欢军务,他喜欢经商。他的脑子里,总能想出各种绝妙的商业决策。正因为他的关系,使得狂狼军团在五大军团之中,是装备最好的军团。

    狂狼军团的‘狂’字,多少与这一点有些关系,狂嘛,自然要有钱,才能狂得起来啦。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