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74章路遇老同学

    174章路遇老同学

    后面跟着的那伙人,虽然并没有做出什么事,但是让人这么跟在身后的感觉还是很不好的。胡忧仔细的想了想,决定要弄清楚后面这些人,是什么来头,有什么目的。

    前面再走不远,就有一个岔路口,胡忧决定,在那里把事情给了结掉。选了一处土坡,胡忧让人把盐车全都藏起来,派二十个人看着,然后带着八十个士兵,朱大能,哲别和那个莫名其妙非要当侍女的楚竹,在路口处藏了起来。

    这萍沙一带,像这样的岔路口非常的多。有人说,路是人走出来的,走的人多了,自然成了路。这句话在大多数情况下,并没有错,可是放在萍沙这一带,却并不准确。因为特殊的地形关系,这里的路,很多都是天然形成的,并不是人走出来的,所以这里的路是很多,但是大多都是死路,或是迷宫路,不了解地形的人,往往要走大半天,才发现自己走的路不对,只能原路退回来。

    为了避免出错,胡忧在进入这一带之前,不但事先详细问过手下的士兵,证识有人熟悉这一带的路,并让他们把大体的地图画出了,才起程进入这一带地区。

    胡忧此时选择的这个岔口,就是一条死路。如果是熟悉地形的人,正常情况之下,是不会转进这条路的。

    胡忧这么做,是想给身后的人一个机会。毕竟大路朝天,每个人都有行走的权力。你不能说人家跟在你后面,就是想对你有所图谋。胡忧虽然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也没有那么不讲理。如果后面那些人,没有转进这条岔路,那说明大家只是碰巧一道而已,大家就此挫过,不会有任何的交集。如果后面那帮人同样也转进这条路,那就少不得要打声‘招呼’了,至于这个招呼要打到什么程度,那得以实际情况而定。

    胡忧一行人藏好没多久,朱大能口中那些人就上来了。人数不是很多,大约二十多个左右。队里有男有女,大多都是二三十年轻人,没有老人和孩子。

    从衣着上看,这些人不太像普通的民众,因为他们很多人身上都有那种半身的皮坎肩,这种皮制的衣服,价格都不便宜,一般老百姓很少穿的。

    胡忧身后的八十个士兵,全都已经拿出了驽弓,并上好了弦。这些士兵,全都是对胡忧最忠心的士兵,他们可不会管那些人是什么人,只要胡忧一声令下,八十支弩箭,就会飞到那二十几个人的身上。平均每人可以分到三四箭,足够他们享受透心凉的滋味。

    那二十几个人,在岔路口停了下来,有两个人自动出列,下去查看地上的印记。因为胡忧一开始就本着一个试探之心,所以他并没有命人,对路上的印记进行处理伪装,那些人很容易就能看到胡忧一行人走的是哪一条路。

    几乎没有什么犹豫的,这一行人,就转进了胡忧他们的这条小道。边走着,其中几个人还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

    朱大能说得没有错,从这些人的行动来看,毫无疑问的,这些人确实是在跟着胡忧他们。胡忧心中暗骂了一句,一挥手,当先从藏身之处,站了起来。八十个不死鸟士兵,也同步的现身,迅度的把这二十多人给围了起来。

    这二十多人反应也非常的快,没有任何人招呼,他们就都刀剑出了鞘,如果没有任何意思情况的话,几分钟之后,这里将会有人要流血送命。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跟着我们。”胡忧白蜡枪在手,冷冷的说道。

    对于手下士兵的这次表现,胡忧是很满意的。这还是他领兵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在人数上占着绝对的优势,并第一时间把优势给显露出来。

    很明显,此时强势的是胡忧,整个战局现在已经在他的手中。对方同样的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们并没有轻举妄动。只不过,他们的眼中,却并没有闪出胡忧想像中的慌乱,这些人一个个都很沉稳。

    “看来是军人出生,且是身经百战的老兵。”胡忧暗暗的在心里对自己说。面对这样的敌人,必须小心谨慎,不然被翻盘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的。

    胡忧的声音刚落,对方的队伍里,就走出现一个拿着刀的汉子。他往前走了几步,叫道:

    “胡忧是你?”

    胡忧真没有想到,对方的队伍里,居然有人认识自己。而且这声音听着看挺耳熟。寻声看过去,胡忧也认出了来人。

    “范尼?”胡忧惊讶的叫道。

    范尼是胡忧在哥伦比亚军校时候的同学,当时大家都住在奇正会馆,两人关系相当的不错。

    “可不是我嘛。”范尼和以前一样,还是那爽朗的脾气,应了胡忧一声,马上挥手道:“误会,误会,大家都把家伙放下,别伤着自己人。”

    范尼显然在人群之中,地位并不足够高,这二十多人,听了他的话之后,并没把武器放下来,而是转头看向一个身穿白色缕花衣的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显然是这队伍里的头,刚才胡忧现身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就被保护在了队伍的最里边。

    胡忧的士兵,当然也不可能听范尼的话,他们在没有接到胡忧命令之前,是不会放下武器的。所以双方依旧僵持着,只不过气氛微微的比之前要好了一些。

    “唉呀,你们这是干什么,真是误会了。”范尼看自己的话跟本没有用,两边的都不听他的,不由有些急了:“胡忧,让你的人先放下武器,别一会真打起来。”

    胡忧看范尼那急样不像是装的,想了想,挥挥着,让手下士兵把弩箭给垂下来。这弩箭本就是抬手就可以发射的,放不放下,实事上没有太大的差别。如果对方有任何的异动,他们同样可以瞬间让这些人血溅当场。

    随着胡忧的人把弩箭给垂下来,那穿白色缕花衣的年轻人,这才有了动作,挥手让手下解除临战状态。不过他们那边,也依然做着随时准备开打的架势。

    范尼是唯一一个与两方都认识的人,这沟通工作,自然由他来做。在他的一阵上蹿下跳之后,胡忧终于知道,对方那个领头穿白色缕花衣的年轻人,名字叫做赵尔特。赵尔特是什么身份,范尼没有说,不过胡忧能大体猜出来,这个赵尔特的身份肯定不简单。因为范尼是池河帝国的士兵,而池河帝国的皇族就姓赵。

    通过范尼的嘴,胡忧也知道了范尼他们为什么要跟在自己队伍的身后。原来他们是对这里的路不熟悉,已经在这一带转了好几天了,都没有能出去。正巧看到胡忧他们的这支商队,于是就远远的跟着,想借胡忧他们引路,走出这一片地区,这才引起了误会。

    误会解开,双方人马这才各收兵刃。由于相互都不熟悉,所以双方并没有兵和一处,而是依之前的行进方法,两方拉出一定的安全距离,一前一后的走着。

    这一天路的,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事,直走到太阳下山,两方人马相距大约一里路,各自安营。

    “老大,那个赵尔特看来有些身份,不知道是什么人。”胡忧的营中,朱大能问胡忧。

    胡忧看了一眼在正远处做饭的楚竹,摇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他们是来自池河帝国的人。那个范尼是我在哥伦比亚军校时的同窗,他进军校之前,已经在池河当了八年的兵,手底下功夫还算了得。”

    “看来他们是秘密进入我国的,咱们要不要派人去探探他们的底?”朱大能问道。

    胡忧想了想,摇头道:“不用。我们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但是他们肯定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会主动来结交我们的。”

    朱大能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和那个范尼的关系怎么样。”

    胡忧看了朱大能一眼,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实话说道:“在军校时,我们同住一个会馆,大家关系还算不错,经常在一起喝酒。范尼还曾经教过我一些拳脚功夫。

    不过现在,大家是各为其主,这个就很难说了。”

    胡忧正和朱大能聊着,有士兵进来报告:“少爷,范尼来了,他想要见你。”

    胡忧看了朱大能一眼问道:“他是一个人来的吗?”

    士兵回道:“是的,大人。”

    胡忧点点道:“让他进来吧。”

    “哈哈哈”范尼人还未到,声音却已经先传了进来:“老同学,一年多不见,你混得不错呀。哈哈哈,这位一定是朱大能将军了。”

    胡忧看到范尼,也大笑起来:“老范,你就别笑我了,我也就是瞎混而已。坐坐,咱们好久不见,今日重逢,自当要好好一述别情。”

    范尼也不客气,在胡忧的对面坐下来道:“好好好,我今天过来,就是找老同学叙旧的。胡忧呀,老同学,你这不死鸟的威名,我可是在池河就听到了。快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办到的。”

    胡忧笑道:“得了吧,你就别笑我了。比起你范大将军,我那点薄名,算不了什么。还是说说你吧,你好好的池河帝国不呆,跑我曼陀罗帝国来干什么,不会是看着我曼陀罗现在出了点小问题,想借机赚一笔吧。”

    “得得。”范尼投降道:“斗嘴皮子,我老范玩不过你,咱们别来这些虚的,难得有机会,老同学好好聊聊怎么样?”

    胡忧拍手道:“有你这句话,我胡忧敢不从命?朱大能,让楚竹准备些酒菜,今天我要好好和老同学喝一杯。”

    朱大能应声而去,军帐里,顿时就只剩下了胡忧和范尼两人,啊,不,是三个人。哲别此时正坐在胡忧身后呢。她这个亲卫,可不愿在这时候离开。

    功夫不大,楚竹就把酒菜给端上来了。她本想借机留在里面伺候,被胡忧给赶了出去,同时被胡忧叫出去的还有哲别。两女都不是很愿意,不过她们并不敢违抗胡忧的命令。别看胡忧平时很好说话,但是谁逆了他的意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胡忧的军令一向非常严,他手下的士兵都知道,平时玩的时候怎么都行,当有正事的时候,是绝对不可以开玩笑的。

    两女都出去之后,这军帐之中,才正真的只剩下范尼和胡忧两个人。范尼喝了一口胡忧亲自倒的酒,感慨的说道:“还是以前在军校里的生活好呀,那时候多无忧无虑,每天上上课,聊聊天,泡泡妞,打打屁,一天就过去了,那会像现在这样,每天刀光剑影的,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

    胡忧放下酒杯笑道:“你得了吧你,人家感慨一下,我还相信,你有什么好感慨的。你就是一个战争狂,没有仗打,你连饭都吃不好。你会喜欢什么学校生活?”

    “嘿嘿。让你发现了。”范尼抓抓脑袋道:“我也就是那么一说,现在谁要在让我回学校上课,我才不干呢。

    现在的天风大陆多精彩,正是我辈叱咤风云之时啊。”

    胡忧同意的点点头道:“这天下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各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全都积蓄了实力,打是必然的,现在就看怎么打了。”

    范尼道:“既然提起这个头,我也就直说了。胡忧老弟,以我看,这大陆之战要打,肯定得从你们曼陀罗开始。”

    “何以见得?”胡忧问道。胡忧当然也知道,曼陀罗帝国很可能引起全大陆的战争,只不过,他想听听范尼的看法。范尼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天风大陆人,又当了近十年的兵,自然也有他的一套。

    “何以见得?”范尼笑道:“老同学你这是考我呢,以你的才智,你会看不出来?你知道天风大陆上这么多国家,竖敌最多的是哪个国家吗?就是你们曼陀罗帝国。

    里杰卡尔德当了几十年的皇帝,对大陆做了多少事呀,你们帝国史书上是没有记载,你去翻翻其他国家是怎么写的。

    好好一个林氏帝国,让你们一分为三,弄出了桂林帝国,桂林帝国,苍梧帝国。单单这三个帝国,就得恨死你们。

    还有宁南帝国,当年让你们抢走了多少好东西,人家的国库都让你们搬了一半,人家上哪说理去。

    还有我们池河帝国之所以和色百连年交战,也是你们干出来的好事。

    当年你们曼陀罗帝**队大陆第一,咱们谁都不敢惹。现在你们连区区一个浪天红巾军都扫平不了,我们还不得找机会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呀。”

    胡忧之前只知道林氏帝国是让里杰卡尔德给分裂的,听范尼这么说,他才知道,原来里杰卡尔德的手那么长,天风大陆八大帝国,除了曼陀罗帝国自己外,他全都搞过。弄得现在是没有一个国家不恨曼陀罗帝国。马拉戈壁的,这都快成了过街老鼠了。

    胡忧叫冤道:“嘿,嘿,我说,你别老你们,我们的,那是里杰卡尔德做的事,我可没有抢过你们什么,你不能把帐算到我头上来。”

    范尼道:“你这话跟我说没用,我才算个屁呀。不过我实话告诉你,别以为里杰卡尔德死了,你就可以推推个干净。所谓父债子还,只要你们曼陀罗帝国还在,这笔帐早晚得算。”

    范尼就是这么一个脾气,说着说着,他到是急起来了。声音大得跟吵架一样。

    胡忧知道范尼的脾气,不以为意的笑道:“你也别跟我吼,借你的话说,我也不算一个屁。这要打要和,全都是上面的事,上面说打,咱们就打,说不打,谁他**的吃饱了没事嫌命长,打仗死的是谁,还不是你我这些人。

    来来,勿谈国事,咱们还是喝酒,喝酒吧。”

    范尼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闷下两口酒,也就没有什么事了。又乐呵呵的说道:“你说得不错,咱不谈那些鸟事。说说你吧,听说你那天突然离开学校,是去追欧阳寒冰那小妞了,怎么样,追到了没有。”

    胡忧一摆手道:“去,你这话哪听回来的,我是因为军务回的曼陀罗,哪关欧阳寒冰的事。”

    范尼道:“是吗?看来到是我给弄错了。我还以为你和林正风都是去追欧阳寒冰的呢。”

    胡忧问道:“你知道林正风去追欧阳寒冰?”

    范尼摇摇头:“我上哪知道去,是吴学问告诉我的。”

    胡忧道:“你知道吴学问现在在哪里吗?”

    范尼回道:“不知道。你离开学校不久,我也奉命回国了。对他们的事,我也不是很了解。”

    胡忧借着几分酒意道:“你现在是跟着王子做事吧。”

    范尼对胡忧的问话,并有半分的吃惊,闻言竖起大拇指道:“果然不愧是胡忧,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猜到的。实话告诉你吧,我今天过来,一是和你叙旧,二是来给传个信,我们王子有意和你单独会面,你的意思怎么样?”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