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71章 以管窥豹

    171章以管窥豹

    因为弓箭携带不方便,这次出来,胡忧把鲁游之前做的唯一把连环弩,给了哲别做防身的武器。这把连弩已经被鲁游重新调教过,再没有连射三射卡壳的现像。

    哲别听到胡忧的话,毫不犹豫的就把连弩给了胡忧。胡忧接过连弩,对准两个火把就是两弩,趁着火把熄灭的时机,他低喝一声,发出指命。

    “砰砰砰”三声水响,胡忧三人消失在了岸上。

    借水而盾,这已经不知道是胡忧第几次使出这一招了,招不在老,好用就行。十分钟之后,胡忧三人气气喘吁吁的爬上了岸。吵杂之声依旧,不过已经离他们很远了。

    “呼,这水可真冷呀。哲别,你没有事吧。”胡忧长长的出了口气问道。今天真是晦气,好好的出来玩,没想到却让人逼得掉进水里。

    “我没事。”哲别背过朱大能,两手微护着胸部道。因为之前天比较热,她身上穿得有些单薄,此时湿了水,虽然没有**,可初长的小山峦却有些显形。

    “我有事。”朱大能闷哼了一声,接下了胡忧的话。刚才跳下水的时候,因为水里比较黑,他没有注意,撞在河里一块突起的石头上,刚才赶着逃命,没有什么感觉,这会放松下来,他才发现,脚上被蹭掉了好大一块皮肉,那伤口哗哗的正在流血。

    “我x,朱大能你怎么弄成这样。”胡忧借着月光看清楚了朱大能的情况,赶紧蹲下来给他处理伤口。

    流血这种事,可不是开玩笑的,再怎么强悍的人,多流几斤血,也得发虚。

    处理伤口的事,胡忧这几年做得实在是太多了,所谓熟能生巧,他手脚麻利的,三两下就帮朱大能搞定了伤口。

    “好了,你应该可以走得了吧,咱们得尽快回客栈里去,地方守备队的人,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这边。马拉戈壁的,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弄得这帮家伙像吃错了药一样。”

    “应该没有问题,我可以走的,不用为我担心。”朱大能的留意了一下胡忧抱扎在他脚上的干布条。他有些不明白,胡忧全身上下都在滴水,那药粉是瓶子装着的,没有进水还说得过去,这个干布条胡忧是怎么藏的。

    朱大能的脚伤多少有些影响速度,不过还好,在避过了两队寻查士兵之后,胡忧三人终于回到了客栈里。

    “少爷,你总算是回来了,我们正要出去找你呢。”利塞德看到胡忧回来,长长的松了口气。

    利塞德是胡忧带出来这百名精兵的头,他是不死鸟特战队最早的战队长之一,功夫十分的了得,为人也很灵机。

    胡忧看了眼利塞德身后的百十来人,对利塞德说道:“我没有事,让大伙都先散了,别惹人注意。朱管家受了点伤,帮他一下。”

    对于利塞德没有马上出兵援救,胡忧并没有说什么。因为这是他出去之前吩咐的。如果有什么突然情况发生,他二十分钟没有回来,利塞德才会出兵。现在离事发还没到二十分钟,所以利塞德并没有做错什么。

    胡忧之所以定下这一条,是因为身在他人的地盘,有时候一百人和两三人的力量,差别并不大,盲目的全员出动,反而容易露出目标。

    回到租住的那个小院,利塞德重新安排了警戒,这才来到胡忧的面前,问道:“少爷,你们遇上什么麻烦了吗?外边究竟出了什么事,我们需要做什么准备。”

    胡忧在哲别的侍候之下,已经换好了干净的衣服。思索着道:“镇里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你派人去查看一下,有任何的消息,马上回报。其他的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惹出问题。”

    利塞德回道:“回大人,之前突然听得镇里吵闹,我已经派了五个兄弟出去打听消息,此时他们还没有回来,不过相信也快了。”

    胡忧点点头道:“嗯,做得不错。你先下去吧。”

    利塞德退后了几步,犹豫一下,又走回来,压低声音道:“少爷,有一件事,我想有必要向你汇报。”

    “嗯?”胡忧看向利塞德:“什么事。”

    利塞德左右看了两眼,小声的说道:“我觉得那个楚竹姑娘似乎有些不妥,少爷你要小心一点。”

    “这话怎么说,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胡忧追问道。他知道利塞德不是那种随便背后说人坏话的人,他之所以会这么说,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少爷,我只是怀疑而已。”利塞德说道:“之间你出去之后,店里内掌管的猫突然跑进我们的院子,正好撞进了楚竹姑娘的房间。”

    “那猫怎么了?”胡忧问道。

    利塞德回道:“那猫没有什么问题,它之后又从窗户跳了出去。只不过那个楚竹姑娘,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动静。我觉得她应该不可能睡那么死的。”

    胡忧明白了利塞德的意思:“你是说楚竹之前跟本就不在房间里?”

    “是的。”利塞德回道:“我怀疑她偷偷的出去了。”

    胡忧问道:“那你没有进去看过?”

    利塞德摇摇头道:“少爷吩咐过对她一定要尊敬,我不敢轻举妄动。”

    “嗯。”胡忧想了想,试着把楚竹和今天晚上这事关联起来。可惜现在线索有些少,得不出什么答案:“你说她现在是不是已经回来了呢?”

    利塞德道:“不知道。这个楚竹有些神秘,除非我们派专人盯着她,不然很难掌握她的动向。”

    胡忧站起来道:“走,我们去看看。”

    胡忧带着利塞德来到楚竹的房间,先试着推推门,门是紧锁着的,并不能推动。这才敲门:“楚竹姑娘,楚竹姑娘你睡了吗?”

    房里幽幽的声音传来:“是少爷吗,楚竹已经睡下了,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胡忧和利塞德对视了一眼,回道:“哦,街上似乎出了事,现在有些乱。我只是过来通知你一声,让你有个心里准备。没有什么事了,你睡吧。”

    屋里的楚竹回道:“好,我知道了,谢谢少爷关心。”

    离开了楚竹的房门,胡忧问利塞德:“有没有感觉什么不对?”

    利塞德回忆了一会,摇摇头道:“没有感觉着什么,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不”胡忧肯定的说道:“不正常,这个楚竹之前肯定没有睡。如果我没有猜错,她在回话的时候,跟本不在床上。她的声音之中,没有半点沉声,这说明她是站着的。

    你给我通知下去,让兄弟们秘密留意这楚竹的动向,有什么发现,马上回报。记住,这事不能让她查觉到。”

    利塞德点头道:“是的,少爷。我知道了。”

    “少爷,属下有重要军情禀报。”一个士兵跑到胡忧的面前行礼道。

    胡忧说道:“是不是已经查到今晚事件的原由了?”

    “是的,少爷。”士兵回报道:“今晚的纷乱是因为这防山镇的镇守被人杀死于家中。”

    “大约是什么时候的事?”

    士兵回道:“大约半个小时之前。此时地方守备部队已经把整个防山镇都关闭了,在挨家按户的查找凶手。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到我们这里。”

    胡忧说道:“知道是谁干的吗,凶手有什么特点,男人还是女人?”

    士兵回道:“这个不太清楚,一开始他们似乎在查一个用剑的人。之后又多加了上一个胖子和两个年轻人。目前我们所掌握的资料就这么多。”

    “嗯。”胡忧摆摆手道:“你先下去吧。有任何最新消息,马上来报。”

    士兵下去之后,利塞德马上开口道:“大人,他们要找的那胖子是不是朱将军。”

    胡忧点头道:“应该是,之前我们回来的时候,遇上了一些意外,有些小冲突。不过没有关系的,这年头胖子多了去了。黑灯瞎火的,他们看得也不清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到是谁杀了防山镇镇守这个事,我到是很好奇。”

    “嗵嗵嗵开门,开门。快开门。”

    “快点,他,**。”

    客栈的门上,传来了巨大的打门声,客栈的小二还没有来得急去开门,那门‘咣’的一声,被让人给砸开了。一队士兵凶神恶煞的冲进来,二话没话,先把店小二给打了。

    这可是真打,下手可不轻,三四个士兵,围着店小二打得那哇哇直叫,这才住手。

    士兵的动作,把店掌柜给吓得呀,赶紧把早就已经准备好的钱袋给交上去,这才敢开口:“军爷,军爷,小店一向奉公守法,不知道今日所为何事。”

    “军爷办案。”一个穿灰色军服的地方守备部队典军,恬着个大肚子走进来,那个威风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帝国的皇帝呢。

    掌柜点头哈腰道:“辛苦,辛苦。辛苦军爷这么晚还出来办案。小二,死了没有。没死快起来,给军爷上点好酒好菜,让军爷润润嗓子。”

    “是,是掌柜的。”小二听得掌柜的话,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泥都不拍,就往厨房跑。对于刚才被三四个人围着打的事,似乎全都忘记了一般。

    那可是真打,怎么会忘记。只不过这些可恶的兵痞每次来都这样,他早已经习惯了。这一顿打,老板会给钱的。每月一两次,也算得份收入。

    那恬着肚子的典军,大模大样的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阴阳怪气的说道:“掌柜的,你这里可有胖子?”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掌柜的连连摇头。应付得多了,他也有了经验。反正问啥啥没有就对了,你要死心眼说有,那就给自己找麻烦了。

    “嗯。”典军喝了口被小二吐了口水的酒,渍渍两声,哈出酒气道:“这两天你这店里,没来什么扎眼的人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掌柜的还是那句话。说心里话,眼前这主他就觉得很扎眼,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

    “嗯。”典军抓起一只烧鸡,血口大张,咬掉半个鸡腿,满嘴流油的说道:“这开店呀,招子得放亮一些,别给自己找麻烦,也别给军爷添麻烦,知道了吗?”

    “知道,知道。”掌柜的乖得跟孙子似的,这年头,这环境,想要赚俩钱,就得装孙子。

    胡忧在后面把这一幕幕看在眼里,在心里摇头。怪不得每次暴出红巾军起事,浪天就丢呢。这些地方守备部队,除了会鱼肉百姓,还会干什么。镇守被杀了,他们的日子都能过得这么悠闲,还有什么事,是能让他们急的。

    那打瞌睡的老天爷似乎听到了胡忧心里这话,他这念头还没落呢,门外哗哗的又是一队士兵冲了进来。这队士兵,与之前冲进来的那就大大不同了。军容,军纪,都先不说,看那身板就知道,一个个平时没少操练。

    那个典军一看到这队人冲进来,赶紧跳起来站好。

    “校尉大人,防山镇第三团6分队典军马拉多向你敬礼”

    胡忧这才注意到,这队后面走进一来的士兵,军服的袖口上都有一条红线,而之前的并没有这个红线。

    “凶手查得怎么样了。”那校尉满脸严肃的问道。

    马拉多回道:“报告校尉大人,正在查。”

    “啪”

    校尉一巴掌抽在那个典军的脸上,冷哼道:“你就是这样查的?”

    马拉多一张胖脸顿时就肿了,嘴里的鸡肉没来得咽就喷了出去。哆哆嗦嗦的要说话。那校尉一摆手:“你不用多说了,我没有功夫听你的屁话,来人呀,给我拉下去砍了。”

    “啊,校尉大人,校尉大人,饶命呀。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十八个小妾,我要死了,她们也活不成了大人,啊”

    马拉多的话还没有话完,一声惨叫之后,就永远都不用说了。校尉这手,让在场之人,包括在后面偷看的胡忧,脸上都变了色。真够狠的,说砍就砍,而且就在门外,当街那么砍。

    看到这里,胡忧转身退开了。后面的事,基本不用看,他知道,麻烦来了。遇上马拉多那个典军,就算来一百个,都可以很轻松的打发了。可是遇上这种校尉,来一个就够你受的。

    果然,胡忧退回院子不到五分钟,士兵就来拍门。让人把门打开,十多个袖口上有红线的士兵,要求胡忧这院子里的所有人,全都在院子里集合。

    这些士兵的语气都相当的客气,但是从他们的睛神你就能看出来,他们的客气之中藏着强悍。

    胡忧和朱大能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面的眼里,看出了深深的担忧。如果那个马泽本的手下,大多都是这样的士兵,那么此时,绝对是一个危险性极高的人物。这将是一个非常难对付的对手。

    按士兵的意思,胡忧让所有的人,全都在院子里排好队。为了不引人注意,胡忧打手势让手下这一百兄弟,全都站得东倒西歪的,有些连衣服都没有扣好,扮作被从床上拉起来,没有睡醒的样子。

    楚竹此时也走出了房间,她就站在胡忧的边上。胡忧注意到,这楚竹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着她的剑。

    功夫不大,那个校尉在士兵的簇拥之下,走进了院子。他的腿步迈得很大,客栈掌柜要一路小跑,才跟得上他。

    校尉来到众人面前,环视了胡忧这百来号人一眼,开口道:

    “各位,深夜打拢,真是不好意思。本将先在这里,给大家赔礼了。

    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是宝怀城马泽本城守治下纵队长索雷特。今日夜访,实事有要务在身,不得以而为之,希望大家不要见怪。我们宝怀城一向尊敬来自各方的朋友。今天多有得罪,还请大家不要见怪。”

    这个索雷特校尉的一翻话,说得极有水平,客气却又不失风范,就连胡忧都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喝采。

    不过喝采完了之后,他又升起了担心。这样的人才,在马泽本的手下,不过只是一个校尉而已。那么马泽本的手中,还有多少这样的人才呢?

    人才呀人才,胡忧知道自己的根基还浅,对于人才的储备,还是相对太少了。

    索雷特一翻话之来,看大伙都没有出声,他也没有太在意,这种事看来他处理得很多了,很有经验。知道自己什么样的话说出去,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索雷特停了一会,继续道:“天色挺晚的,打扰大家太多休息时间,本人也不好意思,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请问各位之中,谁是领头的,请站出来一步。”

    索雷特这话说出来,胡忧,朱大能,哲别三人都没有动,楚竹不可能动,走上前的是利塞德。这一切对外的事物,都是由利塞德出面打理的。

    索雷特看利塞德走出来,上下打量了利塞德一眼,点点头道:“这们壮士,身体条件不错,以前可曾经入伍?”

    利塞德能被胡忧选出来,自然也有两把刷子。面对索雷特的问话,他不紧不慢的回道:“练过几天拳脚而已。”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