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69章 林中遇美

    169章林中遇美

    烈日当空,晒得路边的狗都吐出了长长的舌头,这样的天气,真是不宜出门。满天黄沙路上,却出现了一行车队。

    车队共二十辆大车,每辆车两匹马拉着,一人掌车,四个伙计打扮的汉子,守在车的周围。对于那暴晒的太阳,他们似乎没有什么感觉,依然神采奕奕,仔细看太的话,还能看到他们的脸上,有兴奋的笑容,不时会用尊敬的目光,看向车队前的一个年轻人。

    伙计眼中的年轻人,二十郎当岁,长得不算是很英俊,却很耐看。他并没有骑马,而是和大家一样,也是步行。汗珠不时从他的额头上滑落,他却并不在呼。

    年轻人的左边,同样也跟着一个年轻人。他身材瘦小,长得到是有些唇红齿白的意思。微微的慢了半步,一双眼睛像鹰一样,警惕的不时看向四周。

    右边的是一个大胖子,这家伙得有二百来斤吧。随便从他身上扒条裤衩,够一般人做身衣服的了。看他走得满身大汗的样子,肯定不会喜欢这样的天气。

    这百来号人是谁呀,这么热的天,还押着那么些车赶路,难道想扮非洲难民?

    这队人不是别人,领头的那位,正是咱们那个莫名其妙来到这天风大陆,然后又用他那一脑子从江湖上学来的东西,成为手握五万雄兵统领的胡忧。

    胡忧与手下众将商量了之后,决定把新出产的一万斤岩盐运去卖给狂狼军团的蕾娜塔。于是把军务交给女军师红叶代掌,精选了一百精兵,带着朱大能和亲卫哲别,扮成商队,向狂狼军团的驻地金沙州华西城进发。此时他们刚出洞汪城一天。

    “老大,你干什么不坐马车,偏要走路呢?你看这天,热死个人了。”朱大能擦着那流不完的汗,一脸幽怨的说道。

    胡忧不是没有马车,他来洞汪城之前,南方红fen军团军团长,他那个将军姐姐西门玉凤把自己的座车送给了他。

    西门玉凤送的马车那个漂亮哟,豪华就不说了,关键是人家冬暖夏凉,空间又大,座着多舒服,那不比这走路强?

    胡忧瞟了朱大能一眼,笑道:“干什么那一脸死像,想坐你就坐呗,二十辆马车,你想坐那辆坐哪辆。”

    朱大能顺着胡忧的目光,看了一眼那些运盐的马车,连连摇头。那些马车全堆满了盐,坐上去还不成盐焗鸡了,哪是能坐人的。

    “老大,我说的是西门玉凤将军的那辆马车,不是这种板车。”

    “那辆。”胡忧两眼望天想了一下,摇摇头道:“那辆马车我是用来收藏的,不能随便坐。”

    朱大能那个无语呀:“那红叶军师给你准备的那辆呢,那辆不是也用来收藏的吧。”

    这次临出门之前,红叶派人给胡忧弄了辆马车。那马车虽然比不了西门玉凤的那辆,但是也相当不错,坐进去,至少不用被晒得跟狗似的。哪想到,胡忧出来的时候,也同样没有坐。

    胡忧看了朱大能好一会,这才说道:“你觉得士兵们推车,我们坐车,合适吗?”

    “呃。”朱大能眨巴了一下眼睛,无话可说了。他一直想不通胡忧为什么不坐车,而是要走路,这下他才明白,问题出在这里。

    胡忧最得士兵爱待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把士兵当成自己的兄弟姐妹,用红叶的话说,胡忧对手下的士兵,比对老婆还好呢。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看着士兵推车,而自己坐在车里享受?

    哲别忍不住笑道:“咯咯咯,朱管家,你就少抱怨两句吧,心静自然凉。”

    朱管家指的就是朱大能。这次出来扮成了商队,总不能还叫将军,大人之类的吧。于是胡忧自命为少爷,而朱大能则成了管家。哲别是书童的身份。

    哲别一开始对书童的身份很不喜欢,因为商队里有管家很正常,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有书童的。不过在胡忧让她在书童和丫鬟之间选的时候,她还是选了书童。她不想让除胡忧之外的其他男人,知道她是女儿身。

    朱大能嘟囔道:“什么心静自然凉,那都是骗人的。和尚才玩哪一套呢。”

    胡忧笑笑道:“心静不一定能凉,但是你只要静心把这一趟走完,肯定会有收获的。”

    胡忧说的这是实话,这也就是他为什么没有坐马车,连马都不骑的原因。环境最是能磨练人的,越是恶劣的环境,就越是能磨练人。上次从青州来到洞汪城,那一路之上,吃了不少的苦头,可是也不是没有收获的。

    胡忧发现,那一路走完,他的精神力提高了不少。精神力可是第一战力,这玩艺在战场上可是保命的跟本。胡忧在经历一开始醒觉时候的高速增长之后,精神力的进步就慢了下来。这次让他发现提高精神力的办法,他当然不会错过了。

    其实这次胡忧之所以亲自去华西城,并不单单是去和蕾娜塔做生意那么简单,如果是那样,他只要派朱大能去,就可以把这一万斤盐的事搞定。

    胡忧之所以亲自去,目的是多方面的。首要的目的,是胡忧要借现在洞汪城相对安稳的环境,多出去走走看看。看各地方的人和事,多学习各方面的经验。

    胡忧有十三年江湖经验,但是这些还不足以让他管理好一座城市,而他的目标,也不单单只是一座洞汪城。所以他要学习更多的东西。此去华西,会经过很多的大小城镇,这些都是活教材,可以让他学习到很多东西。

    还有就是各种对突发事件的应对了。胡忧知道,这次去华西,路上肯定不会太平,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些将会发生的事,都是不可意料的突然事件,他要借着这些事件,让自己成长,无论是武力还是能力。

    最后一点,就是要多见见世面了。在以前的那个世界,他几乎走完了大半的国家,对各地的风土人情,都了如指掌。可是这里,他不过只是对从青州到帝都这一段比熟悉一些,对帝国的其他地方,都不是很清楚。所谓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为了心中的梦想,他必须要让自己像海棉一样,吸收大量的,来自各方面的东西。

    总结出来这一句,胡忧这一趟,是借运盐的过程来学习。学习一切可以学习的东西。

    押着万斤的盐,车队行进不快,一天走下来,不过走了五十多里。洞汪城是帝国西北最边的城镇,往内地要走一百里,才能走到离洞汪城最近的防山镇。胡忧他们这个车队,今天是不可能进得了镇里了。

    哲别请示道:“大少爷,前面有个树林,我们不如就在那里安营吧,兄弟们都很累了,今天咱们就别走了吧。”

    胡忧好笑的说道:“我可是独生子,你别给我整出个弟妹出来。少爷就少爷,搞什么大少爷。”

    哲别撇撇嘴道:“人家忘记了嘛。叫什么少爷嘛,怪不习惯的。”

    胡忧道:“你那是对书童的身份有意见,让你当丫鬟你又不愿。”

    哲别看了眼掉队走在后面的朱大能,说道:“我才不要做丫鬟呢,要做也得做小姐。”

    胡忧哈哈笑道:“小姐可是要会弹琴绣花的,你会吗?”

    哲别不服气的说道:“那少爷要会什么?”

    胡忧坏笑道:“少爷只要会调戏民女就成,你要不要试试?”

    哲别顿时无语,这少爷也太好当了吧。

    胡忧转头看了眼队伍道:“好了,不说笑了,通知兄弟们进树林吧。今晚在这里凑合一晚,明天再进防山镇。我到要看看,那个马泽本的治下,是个什么样子。那里应该有青楼吧。”

    这下让哲别找到反击的机会了,警告道:“不许去青楼,不然我告诉红叶姐,让红叶姐收拾你。”

    胡忧上下瞟了哲别一眼,故意在她的胸前停了好一会,才说道:“你没有去过青楼吧?”

    “当然没有。”哲别两手护着胸,胡忧的眼睛看得她心里毛毛的。她最怕胡忧这样看她了,每次胡忧一拿这样的目光看她,她的心就跳得特别的快。

    胡忧叹了口气道:“怪不得你怎么扮都不像男人呢。青楼可是好地方呀,是男人都应该去看看的,你不想见识见识?顺便说一句,红叶是不会管这事的。”

    哲别道:“我又不是男人。”

    “那更应该去看看了。”胡忧说着,转头向朱大能叫道:“朱管家,大步向前,防山镇的神女在向你招手呢”

    车队开进小树林,虽然只是百来人的队伍,但是这个安营却一点都不马虎。二十辆大车,被扮做伙计的士兵用铁索连着,围成一个圈,建立临时成防御体系。然后才是士兵的营帐,胡忧的营帐在中间的位置,受重点保护。

    士兵们心里都很清楚,哪怕车上装的是价比黄金的盐,也绝对没有胡忧的安全来得重要。保护胡忧,才是他们真正的使命。

    安好营之后,胡忧才发现,这次出来,什么都带了,却忘记带上一个厨子,这一百个士兵,都是大老粗,平时都是吃现成的,没有谁会做饭。哲别到是自称会做,可她那两下,还是算了吧。

    将军亲自给士兵做饭,这事天下有哪个军团发生过吗?说出去都没人会相信,可是这样的事,却在这一百名士兵的眼前发生着。

    朱大能在一边看着被围在士兵中间,手法熟练烤着兔肉的胡忧,心里暗暗的点头。有这样的长官,哪个士兵会不爱待。看来这一次家族的选择是对的,如果因为胡忧被调洞汪城就小看他,那绝对是天大的错误。

    胡忧曾经跟师父在江湖上漂泊了十三年,混得不好的时候,经常没有钱住旅馆,睡路边野外是常事,对这野外的活计,一点都不陌生。这只野兔,就是他给抓回来的。

    把烤得差不多的兔子交给哲别过火,胡忧来到朱大能的身边坐下,看了眼那些对着烤兔子流口水的士兵,道:“有时候想想,能过这样的生活,也挺不错的。找个没有人的大山,盖上个小木屋,带着心爱的女人,养鸟种花,没事烤烤兔子,说说那油盐柴米之事,呵呵”

    朱大能把手里的酒壶递给胡忧道:“可是这样的生活,注定不属于你和我。”

    胡忧接过酒喝了一口道:“是呀,这两年见惯了血与火的精彩,再在我干心平凡,我真是做不到。”

    朱大能道:“每个人都有其注定的生命轨迹,逃不脱,也跑不了。不管你喜不喜欢,它就在那里,如影随形。”

    胡忧嘿嘿笑道:“人家都说心宽体胖,你的感触到很多。怎么,又想起你哪个定了亲的美人了?我还真不明白,当初你是怎么相信关天瑜奇丑无比,弄得你要离家出走的。”

    朱大能笑笑道:“那时候我一定是吃了猪油蒙了心,不是没人跟我说过关天瑜很漂亮,可我就是认了死理。”

    “这次你见了她,准备怎么办?她不会又整你了吧。”

    朱大能不太敢确定的说道:“应该气消了吧。”

    胡忧刚要说话,突然两眼定定的看着一个方向。朱大能心有所感,也同时看了过去。不到二十米之外,一个白裙子,紫色腰带,穿着绣花布鞋的女子,鬼魅一样出现在那里,外围的哨兵,和那些看烤兔子的士兵,全都没有觉察到。

    这身标志性的打扮,除了那个神秘的楚竹,还会有谁。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胡忧拿下洞汪城之后,曾经派人查过楚竹的身份,然而一无所获。谁都说不清楚这个楚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洞汪城的,也没有人知道,她是不是叫做楚竹,更没有人见过她的亲人。

    一阵夜风吹过,更为楚竹的出现,增添几分神秘的色彩。

    “楚竹姑娘,多日不见,神彩依旧呀。”胡忧站起来,先给楚竹打招呼。

    楚竹淡雅一笑道:“胡忧将军好雅兴,在这里野营吗?”

    胡忧回道:“算是吧。楚竹姑娘不知是否已经用饭,我们正要开饭,不知道能否请楚竹姑娘一块用些?”

    胡忧一段话说下来,嘴巴那个酸呀。不知道怎么的,每次面对这个女人,他总是习惯性的说出这些个文绉绉的话。

    楚竹颔首道:“也好,我正有意一品将军的手艺。”

    胡忧听得这话,心里暗暗的警惕。看来这个楚竹一早就已经到了,在暗中看了很多事,直到现在才出现。不然她不可能知道那兔子是谁烤的。不知道她这次出现,又是有什么目的呢?

    胡忧一直不相信,这个楚竹是一个单纯的善心人士。虽然她收养了虎子、妞儿那些孩子,之后又在洞汪城里办学堂,免费教城中的孩子书识字。但是胡忧总是觉得这个楚竹不简单,至少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呵呵,我的手艺一般,楚竹姑娘可千万别见笑。”胡忧说着转头向哲别叫道:“哲别,差不多了,可以开饭了。我们今天有客人。”

    “客人?”这个疏忽了的亲卫直到现在才发现,这里多了一个女人。

    “是的,这位是楚竹姑娘,你见过的,不会忘记了吧。”胡忧给哲别打了个眼色道。

    “当然了,你之前还说让我去楚竹姑娘的学堂认字呢。”哲别收到胡忧的眼色,微微的点点头。在楚竹看不见的角度,给士兵打了个小心警戒的手式。

    这些精选出来的士兵,全都是能以一当十的人。接到哲别的命令之后,马上就有了行动。有人在暗中留意着楚竹的动作,有人借顾离开,马上收索这附近的动静。这些都是经过反复操练过的,人人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一只兔子十多斤,看着挺大,但是百多人分,每个人得的并不多,这本是胡忧给加的菜,不是主食。胡忧并没有因为楚竹是美女而多分给她一些,只不过在部位上,给她优待。割给她一块兔腿肉。

    楚竹吃东西的样子,像是经过严格的训练,非常的优雅。哪怕她嘴里吃的是兔肉,依然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错觉。

    “味道怎么样?”胡忧直到楚竹吃完了兔肉,才开口问道。

    楚竹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相当不错,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烤食。胡忧将军如果有一天厌倦了军旅生活,到可以去做个厨子,楚竹一定前去捧场。

    胡忧还真没有想到楚竹的嘴里还能吃出玩笑话,闻言苦笑道:“我到是不希望有那一天,听说常在火边烤食,对男性不太好。特别是功能方面。”

    楚竹没有回答胡忧这话,她深深的看了胡忧一眼,然后低头思索着什么。

    “楚竹姑娘要不要再来一块?”胡忧指指自己的那份道。他那份也和士兵的一样多,一直说话,还没有吃。

    楚竹摇摇头,话里有话的说道:“谢谢,我已经够了。我的胃口一向不大,只拿我需要的。”

    胡忧点点头,认同的说道:“知足者长乐,不知足者,富贵也忧。”

    “胡忧将军说得不错,不知将军此去何处,如是方面,可否带上小女子?”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