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66章 秘洞寻宝

    166章秘洞寻宝

    据《帝国秘史——论胡忧大帝的发家》一书中记载:胡忧杀掉齐源杰和庄进熙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借着民众的这股狂热之势改组军队。这是他早就已经在心里计算好了的。

    胡忧把不死鸟特战团改名为不死鸟一团,命候三为团长。奴营则改名为不死鸟二团,哈里森为团兵,新兵独立团改名为不死鸟三团,由朱大能为团长。三个师团平级,武器粮草全部统一由军部供给。暴风雪五万士兵,全部被胡忧打乱原来的建制,分入三个师团之中。使得每个师团人数,达到一万五千余人。

    另外胡忧还任命红叶为军师,同时成立一个名为军事委员会的机构,这个机构的负责人为红叶,机构的性质说白了就是节制各师团长的兵权。不过这个功能,并没有一开始马上突显出来,算是一个后手。

    这个军事委员会的成员组成,全都是胡忧的老部下。林克,西多夫,奥托,加马,阿骨达等这些对胡忧发过酒誓的人,全都被胡忧从各个部队调进军事委员会里,朱大能等三个团长当然也是委员会的成员。

    胡忧是有把最初跟着他的那组成员,全都放入军事委员会里,不过他并没有成功,因为拉雷和里尔多并不在军中。在军部的花名册里,有这两个人的名字,但是见不到他们的人。胡忧问了候三他们,他们也全都没有人知道,这两个人的下落。

    夺权从来都是带着血腥的,那些忠于齐源杰和庄进熙的人,受到了灭顶之灾。胡忧挥动着他的大刀,进行了他从军生涯之中,第一次清洗,近千人倒在了这场权力斗争之下。

    后世历史学家对胡忧的这一行为,称为无耻的暴*。不过此时,胡忧顾不得这些,为了整个军团的生存和发展,有时候必须得付出血的代价——

    “哲别,你过来一下?”书房里,红叶对哲别招招手,示意守在胡忧身后的哲别,来到自己的身边。

    胡忧掌握了暴风雪军团之后,曾经有意让哲别出任不死鸟一团的团长,不过这个丫头不肯,执意要回到胡忧的身边做亲卫。胡忧没有办法,只得同意她的要求。现在哲别是胡忧内卫营统领,带一千精选的士兵,近身保护胡忧的安全。

    胡忧的警卫力量,分为内卫营和警卫营两个部分,总人数为五千人。这是暴风雪军团最精锐的部队。而哲别手里的这一千人,则是精锐中的精锐力量。另外的四千人在警卫营统领科奇士的手上,实力同样不可小视。

    哲别看了胡忧一眼,确定胡忧的安全不会有什么问题,这让移步来到红叶的身边。其实以胡忧身边五千人的防卫力量,跟本不需要哲别这么贴身的守着,不过这丫头是个倔脾气,说什么亲卫就必须这样,胡忧拿她没有办法,也只能任由着她。

    哲别问道:“红叶姐,你找我有事?”

    “嗯”红叶点点头,神秘的笑笑道:“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东西给你。”

    “好的。”哲别跟着红叶走出了帅帐,来到红叶的小帐里。

    走进小帐,红叶打开一个箱子,把一个布包拿出来,交到哲别的手上:“呐,你看看喜不喜欢。”

    用手试了试,捏起来软软的,像是布或是衣服类的东西,哲别好奇的问道:“是什么?”

    红叶笑道:“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哲别孤疑的看看红叶,又看看手里的小布包,她也很好奇红叶要给她什么东西。小布包被红叶系了个蝴蝶结,哲别一拉那长绳,布包就开了,一个红色的缎面肚兜出现在哲别的手里。

    “红叶姐,这”哲别的小脸瞬间就红了,这东西她见过,可是她从来没有用过。

    红叶道:“这是我特意帮你做的。怎么样,喜欢吗。”

    “可我是男男人,怎么能穿这个。”哲别拿着那肚兜,像拿着块火碳一样,怎么着都觉得烫手。

    红叶拉过哲别的手,呵呵笑道:“大家都是女人,你骗不了我的。快去试试看感觉怎么样,你老是用布条绑,对身体不好的。我们女人呀,有时候就得多疼自己一些。”

    “红叶姐,你都知道了。”哲别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她重回胡忧身边以来,红叶对她一直都非常照顾,她觉得自己骗了红叶,有些不太应该。

    “我呀,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已经猜到一些了。之后通过观察,就更是确定了这个猜测。先去把它换上,看看合不合适,如果不合,我还可以帮你做修改。你自己会穿吧?”

    “嗯。”哲别点点头,那娇羞的样子,纯得像邻家的女孩,一点不像一个驰骋沙场的军人。

    没一会,哲别换上了肚兜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根巴掌宽,一米多长的布条。她想把布条给藏起来,可是没有适合的地方。

    “给我吧,你以后用不着这些东西了。”红叶接过哲别手里的布条,问道:“感觉怎么样。”

    哲别脸红红的小声说道:“感觉挺舒服的,就是有些怪怪的。”

    红叶安慰道:“穿多几次,你习惯了。一会我再帮你多做几件,这样你就有得换了。对了,胡忧知道你是女儿身吗?”

    哲别点点头道:“将军他知道的。”

    红叶嘀咕道:“我就知道那个坏家伙肯定知道。”

    “嗯?”哲别没有听清楚红叶说的话,疑惑的看向红叶。

    红叶摇了摇头道:“哦,没什么。我那里还有裙装,你要不要试试?”

    哲别有些心动,想了想,还是摇摇头道:“还是不要了。”哲别是怕自己会喜欢上裙子,换回女儿身之后,不能留在胡忧的身边。

    “随你吧。你要是什么时候想试试,可以随时过来的。来,我们到那边坐坐,聊聊天。”

    “将军。”朱大能一身风尘仆仆的走进胡忧的军帐。

    胡忧放下手中的书,笑道:“你回来了,这次的剿匪怎么样,一切都还顺利吗?”

    朱大能摇摇回道:“不是太顺利,那些土匪一收到消息,全都躲到防山镇去了,我们这次只剿掉一个不足二百人的小股土匪,物资收获也不是很多。”

    “又是防山镇。”胡忧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来。这个防山镇距离洞汪城大约一百里,属于西北另一大城宝怀城的势力范围。

    同是西北的城市,宝怀城可要比洞汪城有钱多了。那里铁矿储量丰富,是西北有名的铁都。城主马泽本手握十万地方守备部队,雄霸一方。

    这个马泽本是个贪得无厌的人,为人好酒,好色,好财,所有好东西,他都喜欢。每年出产的铁矿,已经能给他带来非常大的利益,可是他依然不满足,还暗中与土匪勾结,坐地分脏。这西北一线有半数的土匪,全都跟马泽本有来往。胡忧一出兵剿匪,那些收到风声的土匪,就马上躲出防山镇去,在那吃喝玩乐,等胡忧收兵,他们才又出来活动。

    “大人,我们必须得想个办法才行,再这样下去,我们马上又要缺粮了。”朱大能提醒道。

    现在洞汪城刚刚收回到胡忧的手里,百废待兴,城民加上军团,七万余人的生活,全仗着剿匪在支撑。那些散落在这大西北黄土高坡上大大小小的土匪,现在是胡忧唯一的生命线,这么一剿他们就跑,洞汪城的日子就难过了。

    胡忧当然知道,这么靠着土匪经济存活,不是长久的办法,但这是唯一可以到得高速回报的做法。除此之外,一切都需要时间。俞骆亚已经拿了百兽草的种子回来了,现在还在试种阶段,能不能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就算能成功,这洞汪城要重新养马,也不是短期之内,就可以立竿见影的。

    “马拉戈壁的,逼急了老子发兵打他。”胡忧恨恨的骂的。

    这不过是一句气话而已,以胡忧现在的实力,要粮没粮,要钱没钱,拿什么跟马泽本这个大财主斗。帝都现在看来是已经完全放弃暴风雪军团了。直到现在,应该给的粮草补给还没有到。

    对于这一点,胡忧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按说暴风雪军团怎么着也是一个正规的军团,巴伦西亚为什么就这么扔在一边不管了呢?

    胡忧在杀掉齐源杰和庄进熙之后,怕帝都会过问此事,还特意专门准备了一套说词和各种应对的办法。可是现在看来,跟本就用不上。帝都对于这边的事,跟本连理都不理,就当没有这个军团存在一样。

    “这办法到是不错,听说那里美女挺多的,我们正好抢他一些回来。”朱大能听了胡忧的气话,笑了起来。

    “得了吧。”胡忧没好气的说道:“咱们现在饭都快没得吃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贫嘴。”

    朱大能知道胡忧并没有生气,笑道:“哭也是一天,笑也是一天,生活不容易,能笑咱们就多笑会吧。”

    胡忧点点头道:“这到是。唉,这没钱没粮的日子,还真是不好过呀。朱大能,你们家族不是挺大的吗,要不你想办法回去借点钱粮来,以后等我x子好了,我再还给你们。”

    朱大能的脸色顿时就苦了起来,一脸苦笑的说道:“我的家族是不小,但是要养活这洞汪城七万军民,还是没有什么可能的。老大你还是另想办法吧,别在我这里打主意了。”

    “你小子就是一铁公鸡。”胡忧没好气的瞪了朱大能一眼,豪没形象的趴在桌上道:“钱呀钱,我要怎么样才能弄到钱呢。”

    猛然,一个念头在胡忧的脑子里闪过,胡忧顿时站起来:“哲别,哲别,准备一下,我们出去一趟。”

    红叶的帐篷本就是挨着胡忧军帐的,正跟红叶笑话的哲别,听到胡忧的招唤,赶紧跑了进来:“大人,怎么了,你要出去吗?”

    胡忧道:“是的,快去准备一下,咱们挖宝去。”

    “挖宝?”哲别刚要往外跑,突然觉得胡忧这话似乎不对,转过头来,一脸不解的看着胡忧。

    朱大能也同样很想知道,胡忧这个‘宝’从何来。这洞汪城一穷地白,哪有什么宝,他不会是天热烧坏脑子了吧。

    朱大能和哲别都在等着胡忧的答案,胡忧却神秘一笑,怎么都不说。要是朱大能不在,哲别还可以用自己女人的优势撒撒娇,看能不能提前知道。这会她当然不会那么做,只能在心里猜着。

    三人换了便装,出军营进了洞汪城。不一会,在胡忧的带领之下,三人来到了东大街的一座房子前。

    “大人,这是谁的家,你说的宝就是这里吗?这里安不安全的,要不我先叫些侍卫来。”哲别看着眼前这破房子,皱眉道。她对胡忧这么轻车简出的走出军营很是担心。

    胡忧拍拍哲别的肩膀道:“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这里是前洞汪城城守严不开的房子。他早已经离开了洞汪城,现在这房子是空着的。去把门弄开,我们进去。”

    “大人,还是我来吧。”朱大能在一边插话道。

    “好,那就你来吧。”

    朱大能得了胡忧的话,从衣服里拿出一跟铁丝,靠了上去。抓过屋门前的那把大铁锁,三捅两转的,就把锁给打开了。前后还不到三十秒的时间。

    “手艺不错嘛,以前干过?”胡忧笑问道。

    朱大能把铁丝收起来,回道:“我可是守法公民,这招是候三教我的。”

    “这么说坏的是候三那小子。”胡忧嘿嘿笑了两声道:“我们进去吧,看看能有什么惊喜。”

    严不开这屋子,简直就是清官的代民词。屋子挺大,摆设却是相当的简单,就是一些日常的桌椅家具,没有什么特别的之处。久不住人,屋子里有股子霉味,桌面落着厚厚一层灰。

    “大人,这里能有什么宝贝吗?”哲别轻轻的掩着鼻子,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她看不出来这里边能有什么好东西。真有什么好东西,严不开走的时候,也带走了。

    胡忧拿了跟木棒,这里敲敲,那里打打,地面墙头都没有放过,他有感觉,这屋子肯定会有所发现。他之所以没有用透视眼来扫,一是因为这里挺大,他的精神力不足以支持他扫完整个屋子。二来他也很享受这种寻宝的过程。

    “慢慢找,别着急,该有的始终会有的。”胡忧正说着,手中木棍敲在墙上的声音一沉,发出空洞的声音。

    “有暗墙。”朱大能从另一边靠了过来。拿手中的木棒把那墙的周四敲了一遍道:“这后面肯定是空的。让我来打开,看看后面是什么。”

    朱大能是个急脾气,说话间就要暴力破墙。

    “不急,先等等。”胡忧叫住朱大能,不让他硬来。

    胡忧叫停了朱大能,仔细的观察起这面墙来。这堵墙一堵到顶,没有任何的裂缝,不像能徒手能开的样子,与他想像中的并不一样。

    胡忧记得很清楚,严不开叫他老婆出来的时候,去的时间虽然有些久,但是并没有听到有石块碰撞的声音。也就是说,严不开的老婆肯定不是破墙出来的,这里应该有开口。

    看着看着,胡忧的目光从墙体移到了脚下。屋子的秘密,应该在这里了。

    “把这长椅弄开。”胡忧用手中的木棒敲敲脚边的长椅子道。

    哲别应该了一声,上前搬那椅子:“大人,这椅子移不动,定死了的。”

    胡忧眼眉一跳:“左右转转看,来,我跟你一起。”

    “咔咔”两声轻响,椅子在左转不动的情况下,右转却有了动静。一个直径大约一米的地洞出现在了椅子下面。

    “是这里了。”胡忧松了口气道。

    三人一起伏下身,拿眼往这洞里面观瞧。只见这个洞走的是斜路,看样子应该是通向墙的后面。

    洞里黑呼呼的,看得不远。丢块石头下去,发出闷闷的声音,似乎有风从里边吹出来,伸手进去摸了一下,感觉铺着一层厚厚的木板。

    “哲别,点个火看看。”胡忧对哲别叫道。

    “哦,好。”哲别被胡忧这么一叫,才回过神来。暗骂自己傻蛋,这么黑看不清楚,也不想着点个火。

    “大人,你说这后面会有什么呢?”哲别拿火折子给胡忧照着。这火折子比不了手电,点燃了也看不到多少东西。

    “弄不好是金山银山,嘿嘿,要是那样,就该我们发一笔了。

    胡忧翻翻白眼道:“要是那些东西,严不开早就拿走了,还等你来。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洞应该是通向另一所别院,那里才是严不开真正的家。”

    胡忧是江湖出生,江湖人别的也许不行,那眼睛可毒得很。那天严不开老婆刚一出来,胡忧就知道,她老婆肯定不是一个甘于住在这种破屋子里的人。

    有些女人天生能吃苦,有些女人,半点苦也吃不了,哪怕是情势所逼,她们也吃不了苦。严不开的老婆就属于那样的人,可是她却住在这个破屋子里,这其中必有问题。

    “走吧,咱们下去看看”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