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65章 万众归心

    165章万众归心

    “如有抵抗,就地处决”

    这是胡忧留给哈里森的最后一名话,说完这句话之后,胡忧就转身出了军帐。

    哈里森与陈大力对视了一眼,相视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那股疯狂之色。重重一点头,紧握胡忧交下的令箭,大步出去。

    胡忧出得军帐,只带科奇士等三十个侍卫,就直奔粥场。

    眼前情景,真可谓是鸡飞狗走,相当的火暴。煮粥的锅给砸了,没有喝的粥洒了一地,小孩子在叫,女人在哭,还有不多人在吐着腥臭之物,这都还不算什么,顶在最前面的,才会真正的可怕。

    最前面的是百十个人,扛着十向具死尸,呼天抢地的喝叫着。百个人后面,则挤了数千的民众,一个个都嘶声的高叫着——杀人偿命

    也许是被压抑了太久,城民们心中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出来。他们的眼睛,不在麻木,而是变成了凶狠。这已经不是毒死十几个人的问题,而是对帝国不满的发泄。

    三十多年算起来,并不是很长的日子。很多当年曾经经历过洞汪城辉煌的人,都还没有死掉。由于他们的口口相传,洞汪城的人,没有不知道帝国曾经给他们带来怎么样的毁灭打击。谁家里没有些惨事,全都集中起来,那就是民愤了。

    朱大能的部队已经先胡忧来达到,按着胡忧的吩咐,他们并没有对城民进行镇压和驱逐,而是把他们围在中间,不让他们再把事态扩大化。

    远远看到红叶,胡忧松了口气。她被独立团的士兵层层护着,看来不会有什么事。

    红叶的表情到事相当的镇定,完全没有慌乱之色。看来她是早就知道,胡忧不会让她有事的。

    “嗵”一声鼓响,震响整个天空。现场的声音为之一弱,他们都听出了这是战鼓的声音。

    战鼓,那是指挥部队冲锋的信号,有胆子小的城民,顿时汗都下来了。难道是军队要大开杀戒

    “嗵”又是一场声响起,城民们看外转的士兵并没有什么动静,心里也稍稍的安心了一些。这会他们也发现了,这战鼓之声,来自一辆板车。板车之上,不但有一面战鼓,还有一个人。他的手里,拿着鼓槌。看来那鼓声,是他敲出来的。

    “是胡忧大人”

    有城民认出了胡忧。在这城墙修缮期间,胡忧经常会亲自到现场,找城民聊聊天,说说事,有时候,他还会和城民一起干活,一起同喝那大锅里煮出来的粥。城民们对帝国的官印象一向不太好,可是对胡忧的映像却非常好。要不是这样,刚才朱大能带人带他们围住的时候,他们肯定就乱了。正因为他们认出了那是胡忧的独立团,才没有去冲击他们。

    “胡忧大人,我们有冤了,你可要给我们做住呀”一个城民大叫了起来。

    “是呀,胡忧大人,这粥里被人下了毒,我们很多人都中毒了,还死十几个人。”

    “胡忧大人,你要给我们报仇呀。”

    城民的声音一起又大了起来,喊什么的都有。也有喊是胡忧下毒的,不过那声音很小,一下就淹没在人浪里了。因为跟本不会有人相信是胡忧下毒,胡忧可是经常在这锅里舀粥的,他们都知道。

    “嗵”胡忧又敲了一下鼓,双手高举,慢慢下压,城民的声音一下就停了下来,他们有关系胡忧有话要说。

    “相亲们,你们相信我吗?”胡忧大声的叫道。

    “哗哗”城民纷纷开口回答。嗡嗡的声音,跟本听不到他们在叫什么。

    “嗵。”胡忧又敲了一下鼓问道:“你们相信我胡忧吧?”

    “嗵,嗵,嗵。”一连三声,胡忧用鼓声来引导大家的节奏。搞气氛是他的特长,没几下功夫,他就把城民的声音给合在了一起,满天回响的,都是‘相信’二字。

    “好,既然你们相信我胡忧,我胡忧今天就给你们一个交待。”

    胡忧大喝前向前一挥手,他脚下的车,开始动了起来。科奇士亲自带着几个侍卫,推着胡忧的车向前移。

    城民们看车子上来,都非常自觉的让出一条路,让胡忧的车过去。胡忧的车在前面的高台上停下来,这是为修缮城墙而做的平台,现在正合适胡忧用。

    胡忧站在平台之上,看着台上那黑压压的人群,心中豪情顿声,暗暗在心里,对自己道,他们就是自己的第一批子民了

    齐源杰在听说粥场乱起来的时候,嘴角里挂出了一丝笑意。没错,那毒是他派人下的。他到不是为了毒死胡忧,而是要给胡忧制造一些麻烦。

    直到现在,齐源杰终于明白苏门达尔没死之前,要什么对胡忧那样的忌惮。这胡忧真是太可怕了,齐源杰把想借这洞汪城民借粮之机,来打压胡忧。谁想到,却被胡忧弄出一个粥场,不但为他的计划落败,而且还赚取了不少的名声,在洞汪城里聚集了极高的人气。

    齐源杰不再呼什么民众的拥护,但是他看不得别人在民间拥有这么高的人气。在属下的献计下,他决定给胡忧制造一些麻烦。他不是想在人气吗,这次看他怎么要人气。

    “军团长,我还那胡忧这一次,有得头疼了。”汉特嘿嘿的笑道。这次的毒,是他亲手下的,这一功是跑不了了。

    “哼,跟我斗,他还嫩点。”齐源杰冷哼一声,心里却在想着,才死十几个人,是不是太少了点。早知道多弄死几个,这会那些愚蠢的草民,弄定能把胡忧给撕了。

    齐源杰正想着下次再给胡忧弄点什么麻烦,突然一个士兵慌乱的冲进来,报告道:“大人,大事不好了,出大事了。”

    “慌什么,出了什么事,把你吓成这样。”齐源杰喝声道。

    “大人,造反了,造反了,大人。”士兵急急的叫道,那一脸慌张之色,不但没有平复,反而更加的害怕。听他那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说齐源杰造反呢。

    “好好说,出了什么事?再胡言乱语,小心我砍了你。”齐源杰一巴掌抽在那个士兵的脸上,骂道。

    士兵被齐源杰这么一吓,更加慌了,连自己刚才想要说什么的记忆了,一脸呆呆的看着齐源杰不说话。

    齐源杰那个气呀,真恨不得踹这士兵几脚:“你到是说呀,谁造反了?”

    士兵这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说道:“是奴营,奴营的人造反了。”

    齐源杰听着这话,到挺高兴,哈哈笑道:“嘿,有这样的事?他们把胡忧给抓了?”在他看来,这算是意外收获。

    士兵被齐源杰弄得一愣,好一会才弱弱的说道:“他们不是把胡忧给抓了,他们要来抓你。”

    “什么?”齐源杰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士兵回道:“奴营的士兵是来抓你的,说你在粥里下毒,要抓你回去受审。”

    齐源杰脸色大变道:“他敢”

    齐源杰的声音还没有落,哈里森就已经划破军帐,冲进来了。

    “你说敢不敢。”哈里森冷笑道:“齐源杰,你的事犯了,跟我走一趟吧。”

    齐源杰怒道:“哈里森,你想要造反吗?”

    哈里森懒得跟齐源杰多说,一擦脸上的血,挥手道:“给我拿下。”

    另一边,陈大力的行动也得手了。如果是齐源杰被哈里森抓是罪有应得,那么庄进熙被抓,算是有些冤。毒是齐源杰下的,他也是事后才知道。最多也就算过知情人。

    不过胡忧可不管那些,一个也是赶,两个也是轰,既然代军团长都动了,也就干脆稍带的把这个二号人物也给弄出来吧,省得以后麻烦,还找另找机会去搞他

    现场的气氛,已经被胡忧调动得异常的热烈,现在是万事俱备,只等哈里森和陈大力成功而回了。

    胡忧与哈里森和陈大力的任务是带在奴营突袭齐源杰、庄进熙的帅帐,把他们给抓到这里来。能要活的就要活的,没有活的,死的也行。

    看到远处传来的信号,胡忧知道,哈里森得手了。于是一嗵鼓后,对城民宣布道:“在粥里下毒的人,已经抓到了,大家看,就在那边”

    “哗”城民齐刷刷的全都转头过去,果然看到哈里森正在把征这边带。

    “就是他,我之前看到他夹在人群里,往粥里扔东西”一个城民的怒吼,顿时引得群情更加的激昂。

    “杀了他,杀了他”龙袭渔在人群之中尖叫两声,转头就钻到另一拨人群里。

    龙袭渔的这两声,顿时被愤怒的人群所接受,一声声的人喊杀声,一浪高过一浪。被气氛烘托起业的城民,跟本就没有注意到,代头叫出这个声音的人,这会都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

    “嗵。”胡忧敲了一通鼓,大声喝道:“把犯人代上来,接受人民的审判。”

    得,还没有审呢,齐源杰,庄进熙就已经被胡忧定性为了犯人。

    多年之年,有历史学家经过研究得出一个节论。胡忧此时之所以能够成功,除了他会笼络民心,不拘一格降人才之外,最大的一点,就是对机会的把握能力。每次在面对那些意外的突发事情之时,胡忧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准确的早到事情的切入点,为自己夺取最大的利益。

    而在胡忧的自传里,他对枭雄有这以一个解释——每当机会来临的时候,能毫不犹豫的摒除一切障碍,出手狠辣,以极深的城府,计算一切可以计算的东西,并把他们加以运用,变成自己利点的人。

    “杀”胡忧一句话落地,决定了齐源杰和庄进熙的命运。反应过来的那些忠于齐源杰和庄进熙的部队,已经和外围不死鸟特战团的士兵对峙起来,胡忧不可以用太多的时间,来对齐源杰和庄进熙进行审判。在这种情况下,审判只不过是一个过场,有就行,不用在呼时间的长短。

    其实胡忧心里很清楚,下毒的只有一方面的人,齐源杰和庄进熙两人之中,肯定有一个是被冤枉了。他们两个派系的人,不可能同心做一件事。

    不过齐源杰和庄进熙一同掉,这符合胡忧的利益,只有这样,他才能拿到暴风雪军团的控制权,所以这两人,必须得死。

    权力的斗争,就是这么残酷的,这里面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也就不存在什么所谓的公平。别说是错杀一个,有时候就算是错杀一千,必须去做。这是胡忧在血与火之中,学会的东西,是任由书上都看不来的。

    正是因为胡忧的这个理念,使得胡忧再今天后的岁月之中,曾经一度制造出了血色的恐怖。这也是史学家对胡忧诟病最多的地方。直到死后,对他的争议,也从未间断过。

    随着两颗人头的落地,人群之中,暴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城民被压抑了几十年的情感,终于全面的暴发出来。

    胡忧知道,这是一个收民心,收军心的大好时机。他连续猛擂了一段战鼓,让鼓点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心头,最后当着场中数万人的面前,突然血斧一闪,把战鼓劈成两半: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能救我们的,永远只有我们这双手。

    我们向往和平,老天带来的却是战争,我们向往美好的生活,而却有人烧掉我们的牧草,让我们换去生活的资本。

    连年的灾荒,接连的战火,我们不想接受,却被强加于身。

    为什么会这样?

    那是因为我们不够勇敢,他们觉得我们好欺负,他们当我们不是人,我们不过是想喝一饭粥而已,他们都要给我们下毒。

    这样的日子,我已经过够了,你们过够了吗?”

    “够了”

    “你们还想过这样的生活吗?”

    “不想!”

    胡忧猛吸一口气,喝道:“是的,这样的生活,我们已经过够了,不想再过了。没有救世主,那我们就靠自己这双手。用我们自己的造我们自己想要的幸福

    我们生逢乱世,就要学会适者生存。我们要用自己的双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我胡忧在此对天发誓,只要你们向往幸福,并拥有追求幸福的勇气,我就会给你们幸福

    我们不要做草民,我们要用双手,让天空下每一寸土地,每一个人,都拥有自由,尊严而幸福美好的生活”

    胡忧的话长,说得很漏*点。城民听着他的话,眼睛渐渐的变得坚定,士兵们听了他的话,眼中闪出的是向往。是呀,那是多么美好的梦呀,谁不想过着幸福的生活,谁想像颗草一样,任人踩踏。

    很多人哭了,但是更多的人,却在哭的同时嘴角挂起了微笑。一双双眼睛,看向胡忧,目光之中,充满了希望。他们全都相信,胡忧可以给他们带了这样的幸福。

    胡忧自己也不知道,原来他可以一气说出那么多让人感动的话。只看台下这些人的眼睛,他就知道,自己这一次,成功了。这将会是他第一批子民,也是最最忠诚的子民。

    感动是够了,但是还需要一些漏*点。胡忧对这个很拿手,他知道怎么样,可以让这里的每一个人,再次变得狂热起来。

    他要让所有的人,记住这份狂热,并把它永藏于心底,成为不懈的动力,神精的力量。

    “你们要这样的幸福吗?”胡忧歇斯底里的叫道。他的声音已经沙哑,但是那股漏*点却在燃烧着。

    “要”现场所有的人,全都齐声叫了出来。没有鼓点的指挥,他们依然叫得那样的整齐,因为这是他们发自内心的情感。苦日子过得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不允许以后的岁月,还是那样过下去。

    胡忧叫道:“那怕是要经历腥风血雨,你们也不怕吗?”

    “不但”

    “哪怕是死,你们也依然坚持信念吗?”

    “坚持”

    “我,胡忧,从今天起,将带领你们,踏过那满地荆棘,走过那血雨腥风,哪怕是死,也要为我们,为我们后世子孙,打下一份幸福的疆土”

    “誓死相随”

    几万人的暴喝,响彻天际,回荡在洞汪城的上空。每一个人,都被胡忧的话深深感染了,他们是狂热的,幸福地,就像是被催了眠一般,在心里打下专属于胡忧的烙印

    暴风雪军团五万士兵,和洞汪城两万城民之心,从这一刻起,被胡忧收归己有。

    容易吗?

    并不容易,这是胡忧用无数血和汗换回来的成果。在经过那么多努力之后,胡忧终于真正的获得了一份属于自己的力量。

    虽然这份力量此时还很弱小,但是胡忧会精心的呵护它,让他成长为让整个天风大陆都为之颤抖的实力。

    轻风吹走了浮云,胡忧仰望着那苍茫的天空,耳边传来的是人们疯狂的呐喊。他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他庆幸自己直到今天的每一个选择,是坚持,让自己走到了今天。

    今天很美好,明天将会更加的美好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