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63章 神奇的家族

    163章神奇的家族

    “大人请看,这就是我的办法。”龙袭渔的这人非常的聪明,他在留了一点时间给胡忧思考之后,这才把答案给公布出来。

    胡忧接过龙袭渔递过来的那个金币,拿在手上,仔细的看起来。发现龙袭渔的这个金币,无论是成色还是纯度,都没有什么问题。这确确实实是一枚货真价实的金币,毫无任何的问题。

    胡忧刚想要问龙袭渔,这个金币有什么问题,突然晃眼看到龙袭渔眼中的那一丝得意,胡忧马上就把这话给按了下去。

    聪明有时候会被聪明误的,以龙袭渔现在的在胡忧面前的做法,和之前对春花问题的处理,胡忧就能肯定,这个龙袭渔虽然很聪明,但是他的人生经历还但短,知道的东西也许不少,但是都是来自于书本之上,对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

    做人最重要的是得摆正自己的位子,知道自己处于什么地位。以龙袭渔来说,现在的他相比于胡忧,算是比较弱势的。胡忧让他说计策,他好好说也就是了。只要他说的计策好,自然也就突显出了他的聪明。可是他却还要急于表现,在胡忧面前玩这种小心眼,那就要不得了。

    这也就是胡忧,只在呼能力,对这种小心并不是那么在呼。要是选了另外一个心眼比较小的将军,龙袭渔这样的小聪明,很可能是断送掉他的前途。

    很多事,必须得自己去学习的,胡忧没有打算教龙袭渔这些为人处事的道理。

    “小子,在我面前玩花样子,你还嫩点。”胡忧暗暗的在心里对龙袭渔道。

    本来吧,这直接问龙袭渔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看到龙袭渔那个眼神之后,胡忧心里那股傲气也上来了。他觉得不能在这个时候,让龙袭渔得意,不然今后,想要压他,也就难了。

    胡忧可以不在呼属下的人品怎么样,因为好人坏人,都是相对来说的,这个世界上,跟本没有什么绝对的好坏。但是对属下的人,胡忧要求必须能管得住。只有管得住的人,才能称之为属下,这个龙袭渔一开始就想跳,当然不能让他得逞。

    再一次仔细的观察这个金币,胡忧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金币的问题。这枚金币成色和纯度都没有问题,它的唯一问题出在大小上。

    龙袭渔的这枚金币,比正常的金币,要小了一圈。分毫之差而已,不是早知道这枚金币有问题的话,还真没有那么容易看出来。

    胡忧看出了这一点,也就明白了龙袭渔的做法。这小子的做法说穿了不值钱,归纳起来就是四个字——偷工减料。

    做假金币,其实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因为要自己做一个模子,并不是很难,这个技术要求不是很高,只要手比较巧的人,都可以做出来。但是这个材料的来源,就不容易了。

    在天风大陆上,金矿的数量非常少,全都掌握在帝皇的手上,普通的民众,是不能私有金矿的。没有金矿,怎么也就做不了假金币了。而龙袭渔正是用偷工减料的办法,硬生生的把源料给省了出来。他缩小的金币本来的大小厚薄渡,以利用一枚金币在重新成为一枚金币之后,另外多出了一些边角料。

    “取巧。”胡忧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把金币丢回给龙袭渔。

    “大人,这么说来,我过关了?”龙袭渔一脸笑意的问道。

    胡忧点点头道:“可以么说。你这个办法,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太好的办法。因为你这个方法,必须要有大量的流动金币,无论是流进流出。没有庞大的数量,就凭你偷巧出来那一点点金水,跟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让人安排了龙袭渔,胡忧再去面见俞骆亚父女。俞骆亚父女被胡忧安排在另一个营帐,那些大脚妇人,并没有安排在这个地方。

    胡忧进来之时,俞骆亚两父女在小声的说着什么。看到胡忧,马上就闭上了嘴巴。

    胡忧先看了眼春花,看她眼睛虽然还红红的,但是并没有再哭的迹象,看来两父女之前并不是在吵架,这让胡忧心里微微有了底。只要两父女没有见面成仇就好,那么事情就比较好办了。

    “大人。”

    看到胡忧进来,俞骆亚马上站起来给胡忧行礼。他虽然比胡忧年长,但是胡忧可是官,官见民,总是大一级的。

    “俞骆亚先生不用多理,快请坐。”胡忧乐呵呵的笑道。

    俞骆亚谢了坐,很不安的坐了半边屁股。他对帝国的军官一向没有什么好的映像。这次要面对胡忧,他还是很纠结的。

    “听俞先生之前说,你是幽州人?”胡忧落坐之后开口道。不能上一来就提出要人家的女儿,得先聊聊家长什么的,把话题给打开了,才好做事。

    俞骆亚回道:“是的,大人,幽州东安人。”

    “幽州可是一个好地方呀,听说那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一直想去看看,可惜都没有机会。”胡忧边说着,边给俞骆亚倒上茶。

    “那是将军的军务忙,日理万机。”俞骆亚有些摸不准胡忧心里在想什么,说话相当的谨慎。这见官呀,就怕说错话。有时候只要错了一句,那么后果就会很严重。

    “是呀,是呀,日理万鸡呢。”胡忧嘿嘿的笑道。对于这个成语的理解,他有着不同的看法。

    “俞先生请用茶,这是酸梅子茶,能解暑气。洞汪城这鬼地方,热得可怕。”胡忧说着把茶一转,给春花也倒了一杯:“春花姑娘也试试看口感怎么样。”

    “多谢大人。”春花伸水纤纤玉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有点酸酸的,还挺好喝。”

    “呵呵,好喝就多喝一些,茶壶里还有,你自己倒吧。”胡忧指指茶壶,转头看向俞骆亚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俞先生应该是生意人吧,不知道是做哪一行吗?”

    俞骆亚回道:“做些牲口的买卖。”

    春花喝了茶之后,心情也放开了一些,看这胡忧似乎挺好说话的,不由也开口道:“我家有一个牧场,是太爷爷留下来的。”

    “哦。这么说来,那一定有很多马了?”胡忧问春花道。他发现这个女子挺活泼的,应该可以从她的身上,拿到不少的信息。

    俞骆亚想要提醒女儿不要乱说话,可是胡忧的注意力一直在他的身上,他不敢乱开口。这个年经将军之前发火样子,他可是记得很清楚的,别看他现在很好说话,这当官的,全都是翻脸比翻书快的主,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翻了脸。

    春花就要显得天真灿漫多了,她这会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那些不快的事,乐呵呵的说道:“将军猜错了呢,我们的牧场不养马的。”

    “不养马,那你家牧场有什么?”胡忧有些奇怪的问道。

    春花回道:“有牧草呀。我家的牧场,专种牧草,然后卖给人家。”

    “牧草”胡忧的眼睛一亮,问俞骆亚道:“想不到俞先生还有这方面的手艺,想来生意一定不错吧。”

    马拉戈壁的,有没有这么巧的事呀。那边刚听红叶说里杰卡尔德烧草,这边却跑出一个种草的。难道老天要帮我?

    俞骆亚摇头道:“头几年还行,这几年不太好了。连年的干旱,现在老百姓连饭都吃不上,那还会去管牲口的死活。”

    胡忧心念电闪着,试探着问道:“既然是这样,俞先生有没有换一个地方发展?”

    “换地方?”这回轮到俞骆亚不明白胡忧的话了。

    “嗯。”胡忧点头道:“比如来这洞汪城。如果俞先生愿意来这边发现的话,我可以在各方面给你大力的支持。比如在资金上,我可以借给你起动资金,土地也没有问题,还有人种出来的牧草我全包了。保证不会亏待你。怎么样?”

    “这”俞骆亚到是有些心动,这几年由于天灾的因素,他那个牧场也撑得很艰难。胡忧一下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还是能很吸引他的。

    胡忧跟本没有给俞骆亚考虑的机会,拉着俞骆亚说往外走:“别这了,咱们先去看看土地,如果你能在这里种出牧草,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一切的要求,我都同意。来来,跟我来。”

    “胡忧大人指的是这片地?”被胡忧拉出军帐的俞骆亚,看着眼前这大片的黄沙,吃惊的问道。

    胡忧从俞骆亚的脸部表情就能看出来,这事看来不是那么乐观:“是的,俞先生,你觉得怎么样?这里当年是一个天然的牧场,后来出了些意外,草全都死掉了,才变成了这样。俞先生有办法把这里重新变回牧场吗?”

    俞骆亚抓了把黄沙,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会,摇摇头道:“我没有办法。”

    胡忧失望的摇摇头,看来自己的想法,还是太天真的了。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真可能自己想什么就来什么吗。

    “唉,算了,不行就不行吧。”胡忧发泄在般的踢非一颗石子道。

    石子大黄沙地上滑过,带起阵阵尘土,如烟而去,仿佛是大地再哭泣。

    “等一下。”在胡忧准备转身回营帐的时候,俞骆亚突然叫住了胡忧。

    胡忧转头看俞骆亚一脸的喜色,不由心中一跳道:“俞先生有什么发现。”

    俞骆亚没有马上回答胡忧的问题,而是仔细的看着那颗被胡忧踢下了石子之后,地上留下的那个小坑。

    春花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也爬在那里,和俞骆亚一下看了起来。胡忧被这对父女给晾在了一边,不过他并不生气,只要这对父女能给他一个他想要的答案,就算是让他在这里站一天,他都愿意。

    “是吗?”

    “是吧。”

    “应该是。”

    “嗯。”

    俞骆亚两父女不时发出一些奇怪的短语,胡忧很想问他们说的是什么,却又怕打扰到他们,心里那个急呀,像猫抓的一样。

    两父女似乎已经忘记了胡忧的存在,他们分别挖了一些泥,放进嘴里品尝着。良久之后,两人对望一眼,同时吐掉嘴里的泥,状似疯狂的大笑起来。

    良久之后,俞骆亚才想起胡忧,一溜身,跑到胡忧的面前,急急的问道:“胡忧将军,你刚才说过的话,还算不算,还算不算。

    你说要把这片土地给我给牧草的,对不对?”

    “啊,算,当然话。俞先生,这片地能种出牧草?”胡忧被俞骆亚弄得有些莫名其妙。怪不得龙袭渔这么容易就能把春花骗着跟他一起走呢。胡忧算是找到答案了。感情这问题出在这个俞骆亚的身上。胡忧敢保证,龙袭渔是对俞骆亚不感兴趣,不然他要骗俞骆亚跟了一起走,也不是什么难事。

    “能,当然能”俞骆亚一脸严肃的说道。

    “可是这里那么多年来,寸草都没有长出过。”胡忧提醒道。这个俞骆亚一会一个样,他还真有些不太敢信俞骆亚的话。

    俞骆亚得意的说道:“一般的草,在这时当然是长不出来的。知道这是什么地吗,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盐沙地,你尝尝这些泥看。”

    俞骆亚说着抓了一把泥,就塞到胡忧的手里。胡忧整个人都傻了,这有人请喝酒的,有人请吃肉的,什么时候,有人请吃泥的。

    马拉戈壁的,为了建立自己骑兵部队,胡忧决定拼了。他捻了一些泥,放到嘴里,仔细的品味。一开始,苦苦的,没感觉着有什么特别。地了一会,他感觉到了,确实,这泥有淡淡的盐味。

    “怎么样,吃出来了吧?”俞骆亚两个眼巴巴的看着胡忧。

    “呸,吃出来了,这泥是咸的,这代表什么?”胡忧把嘴里的泥吐到地上,问道。

    “这代表这片地,可以种出百兽草。”俞骆亚的两眼闪得全都是星星。似乎看到了无数的光茫。

    “百兽草又是什么东西?”越来越多奇怪的名词跑出来,弄得他有些头晕。

    春花看老爹又趴在那里看泥,开口帮着解释道:“百兽草是我太爷爷发现的一种草。这种草可以给大部分的动物吃。无论是马牛羊,鸡狗猪都能吃。而已吃了这种草的动物,无论是个头还是耐力都要比之前高提高五成以上。

    我家的牧场就有一小片这样的草,是我太爷爷留下来的。我们一直想把它大面积的种植,可惜它需要泥土很特别,我们试过了很多方法,都没有办法种出来。”

    胡忧指指脚下的泥土道:“百兽草需要的,就是这种泥土?”

    俞骆亚从地上跳起来道:“不错,就是这种泥土,我敢百分之百的保证,就是它。不行,我得马上回幽州去,把百兽草的种子带来。

    老天有眼,祖仙有灵呀,终于让我找到了。哈哈哈。”

    俞骆亚说完,大笑着转身就跑了。连追了千里才找到的女子都不管了。

    “你父亲经常这些?”胡忧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已经跑远的俞骆亚。刚才还想着怎么跟他提春花和龙袭渔两人的事呢,这会看来是不用了。以他对那百兽草的狂热程度,别说是女儿,就算是他老婆,他都顾不上了吧。

    春花咯咯的笑道:“他可不经常这样,对于我们草泥马家族来说,只有百兽草才是我们的跟本。你不是草泥马家族的人,你是不会了解的。”

    胡忧感慨道:“草泥马家族,你们真是一个神奇的家族。这家族有什么说法吗?”

    春花道:“草泥马家族简单还说,就是以草和泥为图腾的家族。知道我们的牧场为什么不养马吗?因为我们必须要找到最适合百兽草生长的泥土,种出百兽草,才会养马。我们草泥马家族用不就不养马,要养就一定要养出最好的马——草泥马”

    让人安顿发了春花和龙袭渔,胡忧有些哭笑不得的坐在军帐中,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见意的人。

    龙袭渔,俞骆亚,俞春花,我的天,这都是些什么人呀,一个比一个强悍。居然还有草泥马家族,还要养草泥马,这可是传说中的神兽啊。要是能成立一支草泥马骑兵团,哈,光听名字就够吓人的。

    “想什么呢,笑得那么坏?”红叶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胡忧在那里胡思乱想,不由问道。

    “呵呵,没什么,我不过是感慨这个世界的神奇而已。”胡忧笑着拉过红叶,在她的翘臀上摸了一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红叶在胡忧的色了一下,瞪眼道:“没事就不要感慨了,齐源杰刚才派人来,说让人过去开会。”

    胡忧兴趣缺缺的说道:“又开会,这齐源杰的会还真多。知道是关于什么事吗?”对于那些没完没了又没什么用的会,他还真不想去开。

    红叶道:“好像是关于粮食的事。据说下午有洞汪城的民众派了代表来,想要向军里借些粮。”

    “有这样的事?”

    “嗯,民众缺粮很厉害,快要活不下去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