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55章 抢强盗

    155章抢强盗

    真是胎死腹中吗?

    是,但是并没有科奇士想像中的那么严重,李玉莲的体内,是有一个因为意外而死掉的胎儿,但是所在的部份,只会引起李玉莲不断的体内发炎,却并不会死人。

    胡忧看到科奇士一脸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他把问题给想严重了,不过胡忧并不会告诉他。胡忧之所以把气氛搞得这么凝重,就是要科奇士自己觉得这个事,非常的严重,严重到随时要失去所爱之人的地步。

    卑鄙?

    认真的说起来,这并不算卑鄙,比起某些人的行事作风,胡忧自觉自己还算是过得去了。这不过是个人行事的准则,既然要做,当然得要力求收益最大化啦。

    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为李玉莲解除掉痛苦的同时,又带给科奇士一个新事业的,这难道真的是在害科奇士吗?总比那些上了人家,才告诉人家开机的是卡通片的人强吧。

    “科大哥,你也不用太难过了,有道是一命二运三风水,很多事都是天注定的,由不得我们喜不喜欢。相比起天命,我们人类的力量,真是太过弱小了。”胡忧给科奇士倒了杯茶,劝道。

    胡忧不会主动说自己能救李玉莲的,这个口他得让科奇士自己来开。他要的不是科奇士的短期听命,他要的是科奇士的忠心。收服科奇士,是收归暴风雪军团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来不得半点的大意。

    科奇士从胡忧的眼睛里,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他此时脑中,已经是一片空白,他真的不能像想,失去李玉莲的生活,他要怎么样过。

    手微微一凉,科奇士抬头看到胡忧把一杯茶推给自己。猛的,科奇士的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胡忧既然能查出李玉莲的病,那说不定,他能救李玉莲呢。

    科奇士没有心情喝茶,他两眼通红的看着胡忧,声音嘶哑的问道:“胡忧老弟,我求求你,帮我救救内子吧。我科奇士这辈子,没有求过谁,这次,算我求你了。只要你能救得了内子,你就算让我干什么,我都毫无怨言。就算要我为奴,我都干。”

    科奇士没有问胡忧是不是能治得好李玉莲,因为他怕胡忧摇头。他一上来,就用上求字,他想要胡忧给你一个希望。

    胡忧本来还以为要多等一会呢,没有想到这个科奇士那么直接,开口就说出了他最想要的话。

    科奇士是已经这么说了,但是胡忧确不能马上答应,不然弄得他好像就是为了这个来的一样。虽然他确实就是为这个来的,但是他却不能做得那么明显。这到不是说胡忧做了*子还要立牌坊,以他的脸皮,用不着那些东西。

    胡忧这是要让科奇士加深自己的映像,要让他记住,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不是谁逼他的。

    “科大哥,你先不要激动。咱们是兄弟,你有事,我哪怕是拼命也要帮你。可是这个不是拼命就可以解决的事,不怕实话告诉你,对于这个病,我也没有太多的把握。”

    看胡忧这话说得,哪是江湖医生,简直就是医科大出来的。他这话的潜在意思,就是这个病我知道怎么弄,但是呢,弄死了,你可不能怪我。

    科奇士的思想现在已经被胡忧牵着了,他一脸希望的看着胡忧,小心的问道:“胡忧兄弟,这个病,你有多大的把握。”

    胡忧摇摇头道:“如果我师父在的话,应该有八成的把握,我只有五成。”

    不知道胡忧那个无良师父听了胡忧这话,是应该高兴呢,还是应该生气。想来他应该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吧。他们两师徒行走江湖这些年,说过的假话,整整一箩筐,对这个大话假话,有着超强的免疫力,并不会看得比放屁重多少。

    “那万一”科奇士擦去那满头的大汗:“我说的是万一,万一失败,会怎么样?”

    胡忧长长了叹了口气道:“那结果肯定不会是你想要的。”

    怎么个不想要法,胡忧并没有说。这后果会怎么样,那得科奇士自己去想。在这种问题上,胡忧是不会给答案的。有时候不给答案,比给答案更吓人。

    科奇士沉默了好一会,才用颤抖的嘴唇,问出最后一个问题:“如是不治,会怎么样。”

    胡忧静静的看着科奇士的眼睛,直看得科奇士心里直发毛,他才开口说出四个字:“早晚的事。”

    可不是早晚的事吗?就算是一个健壮如牛的人,也难逃不了一死。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规律,每个人都必须经历。就算是皇帝也躲不过,说万岁就真能万岁了吗?

    红叶和李玉莲的手艺很不错,做出来的饭很香,可是科奇士吃在嘴里,如同嚼蜡,最爱的人那个样子,他怎么有心情吃得下东西。

    用过了饭,胡忧带着红叶告辞离开了科奇士的营帐。这种事,不能逼,得科奇士自己进行选择。胡忧相信,科奇士会做出他想要的那种选择的,除非他跟本不爱李玉莲。如果他不爱,那么他做出什么选择,对胡忧来说,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你之前跟科奇士说了什么,把他弄得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回来的路上,红叶忍不住问道。她知道胡忧有意收服科奇士,但是具体要怎么做,她并不是很清楚。

    其实胡忧也是看到李玉莲才想到这个‘毒’计的,之前他和红叶来看李玉莲之时,不过只是想着给李玉莲送些药。

    胡忧早就知道,科奇士的夫人身上有病,但是具体是什么病,他没有见过人,并不知道。他给李玉莲送来了,是一种万能药,无论是什么病,吃下去,都会有缓解的作用。这是‘疲门’行走江湖的一种偏方,俗称太平汗,意思就是这种药吃下去,好不了也死不了,只能顶一时。

    说白了,这就是一种麻药,吃下去可以暂时性的解决痛苦,胡忧带着这种药来,是想要投石问路,没想到李玉莲吃下去的效果非常好,不但马上好转,还能下地走路。

    胡忧真有那么神,能查出李玉莲身上有什么病?他是在与李玉莲接触的时候,偷偷用透视眼看的。这次算是老天帮了他一个忙,不然换成别的病,他也没有办法。

    胡忧很多事都并不瞒红叶,既然红叶问起,他也就简单的把李玉莲的事,告诉给红叶知道。红叶是一个挺性感的人,听完胡忧的叙述,她的眼睛红红的,都快要哭了。

    “李玉莲也真是挺可怜的,据我所知,这么一个病,跟本没有治好的可能。死胎已经结于腹中,任何的药石,对它都不起作用,你真的有办法能治吗?”

    红叶是医护兵出生,对于医学类的东西,限于生长的环境,在认知上比不了胡忧,不过对于天风大陆的医疗水平,他还是知道得很清楚的。

    胡忧摇摇头道:“我也没有十全的把握,这种东西,有时候还得看运气才行。”

    任何时候都不能把话说满,这是胡忧自己总结出来的原则。因为当你认为一件事百分之百能成的时候,往往都会出现意外。所以无论是说话做事,都得为自己留个于地。所谓凡事留一线,就是这个道理。

    一连三天过去,科奇士都没有来找胡忧,这让胡忧多少有些意外,不过他能沉得住气,要做大事,连这点气量都没有,那能成事也有限。

    这天,胡忧真在军帐里看兵书,一个传令兵进来报告,代军团长齐源杰招集各级统领开会。

    这还是齐源杰来到洞汪城之后,第一个招开军事会议,看来这个齐源杰也不是摆来好看的,他也开始有动作了。

    在红叶的伺候之下,胡忧穿上督将军服。这个天气,穿这身衣服,真的很让人难受,不过招开军事会议,必须得穿,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来到齐源杰的帅帐,已经有不少人先到了,看齐源杰还没有来,他们正一个个拉着衣服,拼命的给自己扇风。习惯了青州那种六雪都能下雪的天气,这随时都能把人烤熟的洞汪城,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一个折磨。瘦的人还好一些,胖点的,油都快炸出来了。

    和相熟的一些将领打了招呼,胡忧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齐源杰几个排得上号的人,全都没有来,大家对此也见怪不怪,当官总得摆谱的,像这种军事会议,越是大头,来得越晚。比如说齐源杰,他就肯定要最后一个到场,那怕他此时就坐在旁边的军帐里。

    对于这种官僚主义的做法,胡忧挺反感的。一般的晚会之类,你摆摆谱也就算了,可是这军事会议,你也来这一套,就不那么合适了。敌人的刀都已经架在脖子上了,你还要摆谱吗?

    这一条,在胡忧的军事改革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子。虽然现在还没有能完全掌握暴风雪军团的全部五万人,但是胡忧对为来军部的规划,一直都在划定之中。只要指挥权拿到手,他马上就能进行实地的操作。

    和胡忧想的一样,齐源杰果然是最后一个进来的,他一进来,就坐于主位上,会议也随即开始了。

    齐源杰的资料上,写着他今年五十岁,不地从实际相貌上来看,他似乎要更老一些。他的身材挺高大,也许是因为上了年纪的关系,他的背微微有些弯。

    称五十岁的人上年纪,有些人也许会笑,其实没有什么好笑的。要知道天风大陆的人口平均寿命不过三十岁,其他很大一部分,不过三十出头就战死了。扣出战乱的原因,生活条件艰苦,也是人口寿命短因素。

    齐源杰在帅位上坐看,转头四顾,看到很应该来的将领都来了,他这才点点头,说道:“今天招集各位来,是有一件事要给在坐的各位通报。也许有些人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军粮,直到现在还没有来。现在军中的粮草,只能再支持七天,要是七天之内,帝国的军粮还不运到,我们就得饿肚子了。”

    虽然之前大家都已经有了拆测,但是齐源杰此话一出,还是引起一片哗然。按帝国先军统制的原则,军方的物资,是优先供给的。一般在非战时期,部队的粮草,会提前一个月,供给到军部。也就是说,下一个月所需要的粮草,这一个月,就应该到了。

    而像这样,部队的粮食只还能吃七天,粮食还没有送到的情况,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各级统领在哗然之后,就变得沉默了。在场的人,都知道,帝国现在已经不想再管暴风雪军团,之前就已经有种种的迹象表明了这一点,这次粮食不到,不过是再一次证明而已。

    路远跟本不是借口,洞汪城地理位置是偏了一些,但是并不是帝国最偏远的城镇,军部队的送粮是有专业归划的,如果是有心要送,那么再远也就按时到达。

    齐源杰等大家安静下来之后,这才再次开口:“至于粮食不能按时到达的原因,我不想在这里讨论,那对我们目前的情况来是,意义不大。

    我们现在就急要的是,怎么解决这个粮食的问道。”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一时半会,还真没有人能够回答。如果换了在别的城镇,实在不行,就地收粮也是一种办法。毕竟军团所在的城镇,本就是属于军团的管制。军团对于各种物资,有调配的权力。

    可是在洞汪城,这个办法行不通。洞汪城全部的人口,只不过两万人而已,而暴风雪军团这次开来的有五万人马,军民比例严重的不对等,要两万自己都吃不饱的民众,养五万军队,跟本是不现实的。

    那么买粮行不行?

    是,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钱,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可问题是没钱,这是暴风雪军团最大的问题。

    这个月的军粮没有送来,那军饷也就肯不可能送来了。齐源杰可能有钱,但是那些钱,是他私人的,并不是军团的公款。出来当兵,还得自己掏钱买粮食,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吧。

    问题不是很复杂,一个话概括,就是没有饭吃。可是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帅帐你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想不出个主意。

    “怎么,都没有主意吗?那个谁,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齐源杰看谁都不开口,点将道。

    被点将的人在,站起来从用很幽怨的目光,扫了全场一眼,胡忧打起精神,想要听听这个统领是怎么说。

    统领的回答,真是恨得大伙差点没脱鞋子扔他。这小心说的办法是,让大家少吃一点。看来这家伙也是逼急了,才放出这么个屁。

    齐源杰对这个答案,也不是那么满意,一连又点了几个人,答案是五花八门,听得胡忧直乐,却没有一个能有的。

    “胡忧,你笑什么,你有什么想法,大可以说出来让大伙参考参考。

    听到胡忧被点名,在胡忧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胡忧。人人都想看看,这个在暴风雪军团里人气很有高的人,能给出什么好的办法。当然了,也有人是抱着看胡忧出丑的心里,把视线转向胡忧的。

    一种米养百种人,每个人的性格,为人处事,都各不相同。有个喜欢胡忧,有人就想踩胡忧。这都是很正常的人。在很多人的眼里,胡忧能用不到两年的时间。从一个新兵升到督将的故事很传奇。也有人妒忌胡忧,那么些机会,全都让胡忧得了去,一件也没有砸在自己的头上。

    他们跟本不去考虑当机会还没有发生之前,自己在做着什么。更不会去考虑机会真砸在他们脑袋上的时候,是不是有那个能力而把据,做得像他那么好。

    胡忧的回答简单明了,他站起身来,只说了一个字——抢!

    “抢?怎么抢,抢谁?”齐源杰一边追问了两个问题。

    胡忧能说出一个‘抢’字,心中当然已经有了计划。抢谁?当然不能抢老百姓,胡忧现在笼络他们都来不急呢,怎么可能抢他们。只有那些胸无大志的猪头,才会会想着去欺负最没有反抗能力的老百姓,因为欺负别人,他准备没有那个胆子。

    “抢强盗”胡忧不紧不慢的回道:“据我所知,在洞汪城周围,有十几股大小不等的强盗团体。人数多的,有五六千人,人数少的也有几百。洞汪虽苦,可是这些强盗却回家很富足,他们肯定有大量的粮食,我们只要拿到那些粮食,就可以暂时减缓对粮食的需求,至少能多顶上一阵。”

    抢强盗其实早就在胡忧的计划之中。部队对外当然不能说是为了粮食去抢强盗,而是要站在道德之上,称就剿匪。

    在胡忧看来,剿匪有三个好处,练兵,得粮,收民心。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嗯”齐源杰考虑了一下,点头道:“胡忧督将的提议不错,这确实是个办法。不知道哪位将军愿意前往?”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