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54章 胎死腹中

    154章胎死腹中

    洞汪城西门,在一些吃饱饭没有事干的人眼里,算得上是一处风景不错之地。西门边上,到处都是怪石林云,各种石头奇形怪样的都有,有像人的,有像兽的,不看不觉得,看的人都暗暗的称奇。不少到过这里的文人,到喜欢提诗,写些什么到此一游的字句,以期让后人铭记,曾经有一个他,在这里游玩过。不过之后来游玩的人,看到这些字,多数会骂声傻*。

    于诗来说,这里算是一处景致,但是对广大的群众来说,这些石头真是太碍事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些石头,西门外的路,也不会才只单单是一条羊肠小道。那些破石头,吃不能吃,穿不能穿的还碍事,想挖还挖不走,真是烦人。

    科奇士的营地,就在这片乱石之后。这是一个片没有人愿意来扎营的地方。看到那些破石头,谁都觉得心里不爽。而科奇士却喜欢得很,把营安在了这里。

    科奇士是苏门达尔捡回来的,从小就在暴风雪军团里长大,之后加入暴风雪军团,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他是生在军团,长在军团,算是一个真正以军为家的人。

    二十三岁那年,由苏门达尔做媒,给科奇士说了房媳妇,女方是青州本地的一个富户,名字叫李玉莲,因为家境不错,从小过几年书,很有几分才气,比起科奇士这个行伍出生,那可要强得太多了。

    科奇士很爱这个老婆,在他的心里,李玉莲是可以排到第二的人,不过现在,算是排第一了。因为之前在科奇士心里排第一的苏门达尔,已经死了。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李玉莲家境好,出生好,有才气,人长得也漂亮,可是有一点,她的身子不太好。一有个风吹草动,转天刮风不注意,就得生病。而且这一病,就很难好。大把的吃药,也不见有什么起色。

    这一天,李玉莲又病了。事实上,自从跟着科奇士来到洞汪城,她就没有好过。这里的天气条件实在是太恶劣,好人来都不见得受得了,更何况李玉莲这样的弱女子。

    苏门达尔死了之后,科奇士这个侍卫长,也就没有了工作可干。要保护的那个人都死了,他这个侍卫还有什么可做的。小兵不够格让他去保护,够格要侍卫的人,也不会要他。侍卫可是将军身边,最为亲近的人,一般都会从自己的家族里选出,很少在外招募,更何况是给别人当了十几年侍卫的人,他们更是不可能要了。

    没有工作,科奇士也就落了个轻闲。苏门达尔生前已经把他提为了督将,虽然手低下没有多少兵,但是敢来惹他的人,还不多。科奇士手底下的兵,可都是给苏门达尔做侍卫的,人数虽少,战力可不弱。个顶个的,可以以一当十。

    这天,科奇士外出,给夫人找药。所谓久病成良医,李玉莲经常大把的吃药,科奇士见得多了,自然也就知道一些药。不过人命关天,科奇士可不敢像胡忧那样,随手拔根草不草,树不树的东西,就给人家吃。科奇士的找药,多数都是去找军中相熟的军医,从他们那里,拿到自己需要的药材。

    去了小半天,科奇士有些脸色发黑的走回西门营地。苏门达尔死了之后,科奇士这个侍卫长的地位那是直线的下跌,虽然暂时还没有谁敢正面欺负他,可是不跟你玩,不待见你,总是可以的吧。

    科奇士去了这小半天的时间,只拿到了两种药材,红花和生地,这还是一个与他非常相熟的军医给他的。而那个军医给他这些药材的同时,很明确的告诉他,这是最后一次,下次可不能再给了。理由很简单,李玉莲不是军团里的人。

    科奇士中心有气,却发不出来。以前他在苏门达尔身边做侍卫长的时候,多少军医想着法子的给他送药。只要科奇士需要,别说那牛黄犀角,就算要那天上的龙筋,也有人拍着胸脯给他找来。哪像现在,只是要几味普通的药材都不可得,直接一句军中药材紧张,就给打发了。

    “唉,这就叫做人走茶凉了。”科奇士自嘲的笑笑,心思确越发沉重了。这拿不到药,夫人的病情该怎么办。这要是在哪座大城,那还好些,军中不给,可以到药铺去买。可是这洞汪城跟本就没有药卖。这里的人,饭都快吃不上了,还吃什么药。真那么倒霉,生起病来,扛得了就抗,抗不了就死,如此而已。反正不过是一条贱命,死了也不会有多少人关心的。

    “难道要找术士吗?”科奇士在心里想着。天风大陆有医士和术士俩种治病救人的职业,他们的分别在于医士用药,术士不用药。

    军中有术士,不过科奇士从来没有找他们们给林玉英看病。因为他觉得那些喝香灰,踩火盆的治病方法太不靠谱,他舍不得让心爱夫人去受那样的罪。可是现在他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李玉莲好起来,实在不行,他也只能试试看了。

    回到营中,科奇士就听到属于回报,胡忧来了,此时正在营帐之中。

    科奇士听闻胡忧过来,不由听中一愣,相比起他的落魄,胡忧现在几可以说是如日中天。科奇士长期在苏门达尔的身边,对苏门达尔打压胡忧,他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说心里话,对于胡忧这个人,科奇士挺佩服。因为他亲眼看着胡忧在苏门达尔的打压之下,不但没有沉沦下去,反而一点点的壮大实力。

    可是胡忧来这里干什么呢?

    科奇士一下就想到了那把鲁游打的匕首。当时胡忧给自己的时候,说的是暂时放在这里,看来他是要来拿回去吧。

    唉,他要就给他好了。虽然自己很喜欢,接军中的常例,让上司代为保管,也就是送给上司的意思。但是如今自己已经失势,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罢了,罢了

    拉开帐门,看到胡忧正和自己夫人李玉莲在聊天,科奇士不由得又是一愣。他记得很清楚,今天自己出去的时候,李玉莲还卧床不起,这怎么就能下地了呢?

    李玉莲看到科奇士回来,脸上露出了笑容,上前接过科奇士手里的小包道:“官人,你回来了。太好了,胡忧将军和红叶军师已经等了你好久了呢。”

    科奇士跟本没有听到李玉莲在说什么,一脸诧异的问道:“夫人,你的身体?”

    李玉莲甜甜一笑,解释道:“今天早上你出去之后,胡忧将军和红叶军师就来了,说是受你之托,来给我送药的。吃了那药,我一下就感觉好了很多,身子也松了,人也能下地了。你也真是的,让胡忧将军帮忙炼药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弄得好一点准备也没有。

    好了,不和你说了,你快去陪胡忧将军坐会,我去亲自下厨,做几个小菜,好好谢谢胡忧将军。”

    看着李玉莲脚步轻快的走出来,科奇士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科奇士就算是再笨,也知道胡忧不是来问他要匕首的。送药?胡忧在军中的医名,科奇士也听说过。可是胡忧毕竟是领军的将领,不是军医,苏门达尔又一直与胡忧不太对付,做为苏门达尔的亲信,科奇士怎么可能拜托胡忧帮忙制药呢。

    “侍卫长大人,末将冒昧打扰,还望大人勿怪才好。”胡忧看科奇士近前,主动抢前两步,当先开口道。

    他并没有因为现在官职与科奇士平级,又或是给李玉莲赠了药,而鼻孔朝天的看人。念旧如之前那样,主动给科奇士行礼。

    “不敢,不敢,胡忧将军直接叫我科奇士就好。咱俩平级,这‘大人’两字,可是万万当不起的。”科奇士赶忙回礼道。从自苏门达尔死了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人对他如此恭敬了。以前只是听说,这段时间,科奇士是亲身体会到什么是人情冷暖,什么是世态炎凉。

    胡忧站起身体道:“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都是大人。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叫你科大哥,不知可否?”

    “这”科奇士习惯性的犹豫了一下,又在心时自嘲,科奇士呀科奇士,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军团人身边的红人,每个人接近你,帮是有目的的吗?你现在什么也不是了,除了有个虚衔,你还有什么。

    想到这里,科奇士不由神情有些落陌的点头道:“那就那胡忧将军的意好了。”

    胡忧只看了科奇士一眼,就知道他的心理在想什么。在来这里之前,他已经把科奇士现在的处境查得是清清楚楚。江湖求生十三年,更让他对人性,有着深刻的体验。他就亲眼看到过,一个落魄的书记,是怎么招人白眼的。科奇士虽然还不到那个地步,但是他的日子,同样也不好过。

    心里想什么,胡忧半点都没有表露在脸上,他一脸笑意的连连摆手道:“科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都叫你科大哥了,你怎么还叫我将军。叫我胡忧就行。你说是不是,嫂子?”说话的时候,正好看到刚走出去的李玉莲又走进来,胡忧话风一带,把她给圈进来。

    科奇士行行伍,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么股子豪气也上来了,拍手笑道:“那好,听你的好了。”

    胡忧眼中神光一闪,道:“这就对了嘛。自家兄弟,还那么客气像什么样子。”

    李玉莲看科奇士放开了,心里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别看她是一个女人,可是她像得要比科奇士要远得多。

    一开始,李玉莲并不知道胡忧此次来这里的目的,可是刚才她出去准备做饭的时候,把在胡忧来时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又全都一一过了一遍,再加上科奇士看到胡忧的反应,李玉莲就猜出了胡忧的来意。

    李玉莲嫁给科奇士已经多年,虽然他们成亲之前,不过是见过几面而已。但是这么多年的共同生活,已经足够让一个聪明的女人,了解自己的丈夫。李玉莲了解科奇士的性子,知道他是属牛脾气的在,稍微有什么不对,很容易认死理。

    李玉莲已经看出了胡忧此来,是对科奇士有招揽之心,自然不能让科奇士就这么白白的放过。做为生活在军营中的女人,李玉莲虽然不在军籍,但是对于军中的事,了解得并不少,自然也听说过关于胡忧的事。

    李玉莲在心里对胡忧的评价是——就算不能成为朋友,也绝对不要与他为敌。她怕科奇士在内心里,依然念着苏门达尔的恩情,会在胡忧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不但不接,反而得罪胡忧,那问题严重了。科奇士现在虽然和胡忧平级,但是相互手里的实力,并不平级。正是想到这些,李玉莲这才又急急的跑回来。

    李玉莲看科奇士没有钻牛角尖,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巧笑如兮的对胡忧和红叶说道:“对对,都不用客气,就当是自己家一样。胡忧,红叶,你们先坐着,好好聊聊,我去给你们做点下酒菜。”

    胡忧赞赏的看了李玉莲一眼,越是在这天风大陆呆久了,他就越是不敢小看这里的女人。从蕾娜塔到西门玉凤,从红fen双花西门雪,西门霜,到神色王妃索菲雅,还有那个楚竹和眼前这个李玉莲,光光自己认识的,就有不少聪明能干的女人,而天风大陆数几千人口,还在多少强大的女人,等着自己去认识呢。

    “玉莲姐,我跟你一块去吧。让他们男人自己呆着。”红叶扔下一句话,拉着李玉莲一起走出了帐篷。走出老远,都还能听到她们动人的笑声。

    两女出去之后,胡忧就接着科奇士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对于什么招揽的事和给李玉莲送药的事,完全连提都不提,就像是跟本没有这么一回事一样。最后还是科奇士忍不住,把话题带到胡忧给李玉莲的药上。

    “早就听说胡忧兄弟的医术高明,今天我算是亲眼看到了。为了内子的病,我不知道已经请过多少大夫,可是都不见好转,没想到胡忧兄弟一来,内子的病就好了。”

    科奇士的话,让胡忧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他看着科奇士,一脸正色道:“科大哥,有一件事,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

    科奇士心中一紧,问道:“是关于哪方面的?”

    胡忧向帐篷外看了一眼道:“关于嫂夫人的病情。”

    “她,不是已经好了吗?”科奇士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什么都可以不在呼,可是对李玉莲他却不能不在呼。从小没有父母的他,已经把他全部的爱,都投入到了李玉莲的身上,她如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真不知道自己今后的日子应该怎么过。

    胡忧脸色沉重的摇头道:“你看到的,只是表面而已。我来问你,嫂夫人最近是不是每到午夜,就会感觉小腹疼。”

    “嗯”

    “有时候,下面还会出血?”

    “嗯”

    “手足冰冷,脸色潮红,月经不调,经常发烧”胡忧一口气说了七八种证状,但凡是他能想到的,全都说了一遍。

    病人嘛,身体不舒服起来,全身都不舒服,尤其是女人,基本上大病小病,外在的表现,基本都差不多。胡忧对于这一套,真是太了解了。

    胡忧每说一句,科奇士的脸就多白一分,之后几乎已经完全惨白了。对人科奇士这样的人,你砍他几刀,他都不见得会皱眉,可是他心爱的女人有事,他的心,可是会碎掉的。

    “你说的这些情况,全都有。你能不能告诉我,内子究竟是得了什么病,要怎么样,才可以医得好?”

    科奇士的语气,几近哀求。这个时候,只要能救得了李玉莲,要他马上死,他都干。

    胡忧摇摇头道:“最后一个问题,嫂夫人是不是曾经表现出有身孕的征兆,可是却又从未生过孩子?”

    科奇士听闻这话,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往事的一幕幕,闪现在他的脑中。胡忧说得不错,李玉莲却时曾经有过怀孕的征兆,不过时间很短。那时候科奇士有很重要的任务,并不在李玉莲的身边,等他回来之后,李玉莲怀孕的征兆却消失了。去看了大夫,大夫也查不出有怀孕的脉像,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从那之后,李玉莲的身体,就变差起来,几乎是三天两头的,就会出现状况。找了多少大夫,也查不出问题,而此时胡忧提起这个事,那说明,胡忧肯定是看出了什么。

    ‘胎死腹中’,四个大大的黑字,出现在科奇士的脑海里。这四个字,让科奇士颤栗,因为以现今的医疗条件,贪上这个事,可以说是必死无疑,跟本无救。

    科奇士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个可能,但是每当这个可能性在眼中浮现,他都直接掐灭掉。他不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失去未出生的孩子,已经是很惨的事了,难道还要让他连深爱的人,也失去吗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