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52章 楚竹

    152章楚竹

    “我想把虎子和妞儿他们留在军营里,你看好不好。”军帐里,红叶缩在胡忧的怀里,两眼看着胡忧,一脸期许的说道。

    胡忧闻着红叶身上那淡淡的发香,紧了紧抱着红叶的手笑道:“你似乎很喜欢那些小家伙。”

    “嗯。”红叶动了动,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一些:“难道你不觉得他们很可爱吗?特别是妞儿,一看到她的那双大眼睛,我就忍不住想要去抱她。真不知道是哪个父母那么恨心,居然忍心丢下那么可爱的孩子。”

    “唉。”胡忧长长的叹了口气,红叶的话,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是呀,要怎么样的父母,才可以忍心丢下自己的儿女呢。虽然总是在心里,暗骂那个无良师父,可是如果不是那个无良师父,从小带着自己,那么现在的自己,又会在什么地方呢?

    人,有些时候,还是应该学会感恩的。

    “也许他们有我们不明白的苦衷吧。”过了好一会,胡忧才淡淡的说道。只是不知道,他口中的他们,是指妞儿的父母,还是他的父母呢。

    “不管怎么说,丢下自己孩子总是不对的。”红叶肯定的说道。在她温柔情感的地下面,她有一颗敢爱敢恨的的。亲情,友情,爱情,都是她毕生的追求,她最看不重的,就是对小孩子的无情。小孩子,能有什么错呢?他们不曾做过什么,却要去背负那些大人强加在他们身上的苦果。不想养,何必要生,做胡忧的话说,当初不如射在墙上好了。

    “不知道孩子们口中的那个楚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胡忧岔开了话题。红叶从小得到父母的疼爱,虽然她也很关心爱护那些孩子,不过她却并不如胡忧了解得那么深。有过被遗弃经历的孩子,其实不是那么想,讨论比如这种类事问题的。无论他们以后过得多么好,这个经验,也永远是他们不想提起的痛。

    红叶果然被胡忧的话题给移开了注意力。把思想转移到那个素未谋面的楚竹身上:“孩子们说她很漂亮,我想应该是吧。孩子的目光,总是最纯真的,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漂亮。”

    胡忧摇摇头道:“我说的不是漂亮的问题,漂亮不漂亮,有时候并不能看外表。外表的漂亮,不过是大多数人的看法而已,大多数人喜欢的漂亮,有时候并不是真正的漂亮。

    我是在好奇,那个楚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为什么要收留这些孩子,为什么又要离他们而去,现在她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会回来,或是说,她跟本就没有打算要再回来。”

    胡忧一口气把自己心中没有到得答案的问题,全都倒了出来。这些确实是他一直再想的问题,可是至今还是没有答案。那个叫楚竹的姑娘,似乎像是神话故事里的人物一样,只闻其名,却见不到其人。

    红叶摇摇头道:“这些东西,我都不能回答你,想要知道,你自己去想办法吧。咱们的胡忧大将军,肯定会有办法的。”

    胡忧伸手偷偷的在红叶的敏感部位捏了一下,在她耳边说道:“怎么?吃醋了?”

    红叶不依的扭动身子,娇哼道:“我才没有了,谁想要谁拿去好了。”

    胡忧一瞪眼道:“谁想要谁拿去,你当我是什么东西了。”

    红叶抓住胡忧的病语,顽皮的眨眨眼睛道:“你不是东西啊”

    胡忧一个虎扑,把红叶接到身下:“好呀,居然敢说我不是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不要”红叶惊叫一声,要叫,不过已经晚了。她就像一只落入虎口的小绵羊,哪时还逃得出来。

    “嗯,轻一点。胡忧,我真的很想把妞儿他们留下来,你说好不好嘛,你看他们现在那个样,真是很可怜的。”红叶一头汗水,满脸潮经,在迎合着胡忧的时候,却并不迷失自己。

    胡忧把红叶翻过来,加大动作力度,闷哼道:“我没有意见,不过这事得问问孩子们,不要总以大人的意见去左右他们,孩子们有时候会有自己的想法,你任为好的。他们不一定会喜欢。”

    红叶猛的全身颤动,好一会,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全身软得像根面条一样,出汗如雨,喘气道:“坏家伙,你似乎又变强了呢。我把孩子们留在军营里,完全是为了他们好,他们难道还会不愿意吗?”

    胡忧也长长的出了口气,拉过被扔在一边的衣服,柔柔的帮红叶擦去身上的汗水:“看孩子们的想法吧,这个很难说清楚的。他们要是愿意,咱们就把他们留在军营之中,他们要是不愿意,那也由着他们。反正这洞汪城也不是很大,想要照顾他们,还是有很多办法的。只要有心,总能够做好。”

    “嗯,我听你的。”红叶拿过一条毛巾,接替胡忧的工作。对于胡忧的细心,她很满意,不过身为女人,她更喜欢在事后伺候胡忧。做为女人,要懂得心疼男人,那样日子才会快乐长久。

    稍试梳洗之后,红叶在临时的校场上,找到虎子他们。吃过了鸡饭的他们,正坐在校场边,看着独立团的训练。

    胡忧从来没有放松过对独立团的训练,相比起其他的部队,独立团的实战在经验还是差太多,想要在战场之上少流血,就得在校场上多流汗。

    在所有的部队都到了洞汪城之后,胡忧私底下,接解过不死鸟特战团和奴营的中层管理,也了解他们现在的情况。

    自从齐拉维在浪天意外生死之后,不死鸟特战团暂时由齐源杰,也就是现在的暴风雪军团代军团长掌管。

    说起这个齐源杰,之前在暴风雪军团之中,他并不显山露水,也没有太多的军功,属于老好人一个,之所以能被选为代军团长,完全是因为他的资历和他的性格。

    现在的暴风雪军团,谁也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发现,有点心思的,都在暗中观察着,并不急于出头。选这么一个人相对平庸的话来暂时掌权,符合大家的利益。有事可以先让他在前面顶着,没事再把他弄下来,也很容易。

    胡忧仔细分析过现今排名在他前面的那五个人。两个城守,三个镇守,要想拿下暴风雪军团的控制权,这五个人,就是他的最大障碍。至于那几个名义上高他一级的郎将,他到不是那么放在心里。因为那些人,大多数都是做为苏门达尔的亲信提上去的,在军中的威信并不是很高。要对付他们,还是比较容易的,在这一点上,胡忧的心里,早就已经有了定计。

    齐源杰老好人一个,虽然现在是代军团长,但是他的威胁并不是很大,到是另一个城守庄进熙比较麻烦一点,算是胡忧目前最大的敌人。

    庄进熙这个人,是一个人物。早前浪天红巾军造反的时候,他就是平乱的领军人物之一。据朱大能提供的资料看,这个庄进熙是平乱时少数几个接连取得胜利的将军。

    庄进熙此人做战勇猛,却又并不鲁莽,属于智勇双全式的人物,齐源杰之所以能做上代表军团的位子,多部份的原因,都是庄进熙和他背后庄氏家族运做的结果。有勇,有谋,有家族势力,他没有离开暴风雪军团,必是心中有想法。这样的人要对负起来,相当的麻烦。胡忧至今还没有到想到对负他的办法。

    相比起庄进熙,胡忧的不足在于他的资历。排在他之前的五个人,都是在暴风雪军团之中,服役超过十年以上的人。庄进熙在暴风雪军团之中呆了十五年,而代军团长齐源杰,更是服役超过二十年。而胡忧从入伍到现在,满打满算,将将才两年。军队是一个非常讲资历的地方,而资历正是胡忧的硬伤。

    不过胡忧也同样有他的优势。现在他在暴风雪之团之中,已经掌握本部独立团,和并不在他名下,却听命于他的不死鸟特战团和奴营。

    本部新兵独立团有五千人,不死鸟特战团在齐拉维手中曾经扩编到五千,打了几仗,损失了一些,现在还有三千多,再上奴营的两千多,胡忧手上掌握人马,达到一万余人。也就是说,胡忧虽然名义上排在第六,但是他的手中,却掌握着暴风雪军团两成的人马。这是硬实力,比什么资历都来得有用。

    手中有兵,也就有了话语权,现在胡忧在军团之中,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军中凡重大的军事调动,齐源杰也得和胡忧打一声招呼。不然他边暂管的不死鸟特战团都调动不了。

    胡忧另外还一个优势,就是他的名气。做为暴风雪军团,年轻一代最闪亮的两颗新星之一,军中的士兵,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的。特别是经过那些曾经在胡忧手下干过的士兵宣传,军中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说出一两件关于胡忧的事迹。

    入伍第一天就升为夫长,智取雪灵猴,预警天灾,黄龙道取安融铁克拉右眼,青风镇箭取林桂第十八集团军陈常利性命

    胡忧可以说的故事,实在的太多了。听说民间已经出现了一些以讲胡忧故事为生的艺人,平时游走于酒楼茶馆之中,说胡忧的故事,生意相当的不错。只可惜胡忧一直身在军中,还没有来得急亲耳听一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实力加名声,这是胡忧逐鹿暴风雪军团实际控制权的筹码。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胡忧的脑子。这是一个斗智的活,只能智取而不能强攻也。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红叶闷闷不乐的回到胡忧的声边,见了胡忧也不说话,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噘着个嘴,生闷气。

    胡忧有些好笑的看向红叶,他知道红叶刚才是去劝虎子他们留下军营里,以便照顾。不过现在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这次是吃了憋了。

    胡忧一脸嘻笑的问道:“怎么了,谁那么大的胆子,敢欺负我们的女军师?”看红叶地表情,胡忧就知道,她是进来寻求安慰的在。胡忧当然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红叶一脸失望而又不平的说道“还不是那些孩子啰,我让他们在军营里住,他们全都不肯,非说要回去等他们的楚竹姐姐。你说那个什么楚竹,到底给他们吃了什么药,让他们这么念念不忘的。”

    听了红叶的话,胡忧并不觉得奇怪。做为有过相同经历的人,胡忧要比红叶更了解那些孩子。他们长期相对独立的生活,在心里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处事原则。请他们吃饭,那没有问题在,要想把他们留下来,那确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

    留在军营之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让他们失去了自由。而他们现在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点点自由而已。虽然他们还不到那种无自由,勿宁死的地步,但是心里不自在,那是肯定的。想想小时候,父母偶尔不在家时,你是更愿意留在家中过夜,还是愿意到亲戚家住一晚呢?、

    胡忧是宁愿睡路边,也不愿去什么亲戚家住的人,所以他更明白孩子们心里的想法。

    红叶看胡忧不答话,又在那边说道:“难道我没有那个楚竹漂亮,没有楚竹对他们那么好吗?”

    红叶这些话,多少就有些赌气的成分了。女人受了委屈,总是喜欢到心爱人那里撒娇的。红叶此时就是这样的心理。可是胡忧居然不理她,她当然想着引起胡忧的注意。事实上她此时是在借事做势,她更在意的是胡忧的态度。

    胡忧怎么会不知道红叶的那点小心思,天下的女人虽然长得不一样,但是女人的心里,总是大致相同的,有人说电视剧就是最好的情感老师,胡忧在穿越来这里之前,正好看过一些。

    胡忧知道,这回不开口是不行了,赶紧哄道:“谁说我们的女军师不漂亮了,那个楚竹算什么的。有本事让她来跟咱们的女军师比比,看谁脱了衣服最漂亮。”

    “扑哧。”胡忧一句话,就把红叶给逗笑了。逗女人其实很简单的,你只要在她们生气的时候,想办法让她笑,那么很多问题,都不是太大的问题了。

    胡忧看红叶笑了,心里挺得意,刚想借机劝红叶几句,突然一个女声,传入军帐里。

    “臭流氓,我原还以为你算个人物,没想到却在背后说人家坏话。想看我脱衣服是吗?我敢脱,你敢看吗?”

    “谁。”胡忧大喝一声,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独立团里只有红叶一个女兵,这话显然不是独立团里的人说的。外人进营,胡忧没有得到报告,这详明来人是避过了重重岗哨,来到了这里。

    来人的来意是什么,这暂占不提。不论她是善意还是恶意,不声不响的来到军帐前而不让人发现,这等于是在胡忧的脸上,来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是胡忧不能忍受的。

    女声嘲讽的说道:“怎么,大名顶顶的胡忧忘性这么大,才刚说要我在你面前脱衣服,这转眼就不记得我是谁了?”

    “你就是楚竹?”胡忧边说着,边留下女人声音传来的方向,刚声刚落,他一个突空,手中血斧一闪而过,划开右后方的帐壁,果然,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军帐的另一边。

    “是你”胡忧看到这个身影,眼睛瞬间一亮。

    红叶借助那破掉的帐篷布,也看清楚了来人的真面目。这个身影,她同样也很熟悉。她和胡忧已经不只一次过这个女子了,胡忧还给她起了个外号——紫腰带姑娘。

    酒楼下挡开胡忧的箭,救下差点被马撞的小女孩,乐同城而百枚金币一次,任赌琴棋书画,之后引发齐拉维和司马无敌对战的,都是眼前这个姑娘。

    半年多不见,她依然是一身白色长裙,腰中一条紫色的绣花玉带,乌黑的长发,脚上穿的是一双绣花布鞋,手中闪银宝剑。冷漠,淡雅,像雾像雨又像风。

    “怎么,等不急要看我脱衣服了?”楚竹的脸上,嘲弄之意非常的明显。都不用开口,任何人都可以看出,她的脸上分明写着我看不起你的表情。

    红叶知道这个楚竹能避过胡忧亲自布置的警戒线来到这里,功夫绝对了得,怕胡忧有失,赶紧解释道:“楚竹姑娘,我想你是误会了,胡忧他刚才不过是开一个玩笑而已,你不用当真的。”

    “玩笑?”楚竹冷哼一声道:“什么样的玩笑,可以用一个女子的名节来开。你这个女人,好不要脸。”

    “住口。”胡忧大喝一声,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承认,之前自己确实有错,玩笑开得有点过。他可以为此道歉,也可以让楚竹骂回来。但是红叶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红叶。

    别说是眼前这个咄咄逼人的楚竹,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也不行。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