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53章 胡楚斗气

    153章胡楚斗气

    胡忧一声暴怒的住口,声音极大,又很突然,使得楚竹的放到中段,就收了声。楚竹看来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脸色微微一变,马上就反唇相讥道:“怎么,敢做却不敢说了?我看这个女人,没少在你的面前脱衣吧。”

    楚竹这话,气得胡忧头筋都快要暴出来了,反口想要骂粗,突然看到楚竹眼中闪过一抹得色,心中一紧,硬是把那股怒气压在心底,这时候要是暴粗口,反而显得自己档次底了。胡忧从小行走江湖,混的是下九流,什么难听的话,他没听过,骂不出来,可是在楚竹这里,他却不愿以那样的话来取胜。对一个女儿家,骂出这样的话,就算是赢了,也是丢脸。

    想到这里,怒极的胡忧,反而笑了起来。又手一拱道:“对不起,楚竹姑娘。刚才是我一时口快,才开出那样的玩笑,在这里,我要当着你的面,收回我刚才的话。我拿你跟红叶比,是绝对不对的。脱衣服比,更是不行。我真是个猪脑子,拿根瘦竹杆比牡丹,要胸没胸,要臀没臀的,比什么比,跟本没得比嘛。”

    楚竹一开始听胡忧居然忍住气,主动道歉,心里还有些小得意。可是听着听着,楚竹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了。什么叫做瘦竹杆比牡丹?就算是楚竹的名字里,没有这个竹字,她也听出胡忧这是在说谁呢。

    楚竹是属于骨感型的女孩子,虽然长像很美,但是她的身材却很平,和传说中的‘春哥’有一拼。红叶虽然也不是很丰满,但是在胡忧的辛勤浇灌之下,那是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两人的身材一对比,那是高下立判。

    女孩子都是面子比里子重要的人,楚竹被胡忧这么一通品评,肺都快气炸了。一伸手,拉出腰间一条纯牛皮马鞭,想得不想,一鞭子就抽向胡忧。

    胡忧心里那个气呀,说不过就打人,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这时候如果想帅点,可以听准鞭势,反手抓她的鞭子,借力反拉,让她再吃一鳖,当场出丑。

    可是这都是电视里演的情结,现实中就算可能出现,也不是胡忧可以做到的。以这个楚竹展现出来的胡忧,胡忧知道如果自己的手上去,肯定手指都没了。

    有工具不用直接上手,那是傻子的行为,胡忧才不做那种蠢事。装逼可是要遭雷劈的。

    眼看楚竹的马鞭马上就要近身,胡忧的尽一抖,一点银光闪过,‘啪’的一声,两条鞭子在空间绞在了一起。

    马鞭了不起吗,别忘记了,胡忧的戒指里,还有一条雪里红蛇做的蛇鞭。这玩意,可是上古异种的真身,比那普通的牛皮马鞭,不知道要强了多少辈。

    胡忧虽然靴子上的功夫不怎么样,但是借着突然之力和蛇鞭的特性,一下就绞住了楚竹的马靴,让她无法抽回去。

    比小巧功夫,胡忧也许不是楚竹的对手,但是要比蛮力,胡忧这种每天风雨无阻大强度锻炼的人,可不怕她。别看胡忧这段似乎比之前瘦了一些,力气和精神力,可是每天都在增加的。

    楚竹娇哼一声,回力就扯,想连着胡忧手里的蛇鞭一块扯回来。对于胡忧的反应,她在心中,还是很惊讶的。因为以她的眼力,都没有看出来,胡忧手里这条蛇鞭,是从什么地方拉出来的。

    胡忧当然不可能让楚竹这么轻易的就扯过去,要不这两年的艰苦训练不是练到狗身上去了吗。这个楚竹别看是个女的,力道可不心,胡忧是沉声吸气,死缠着她。

    红叶在一边看着两人条了起来,心里那个急呀。胡忧为她出头,她是很高兴。可是她也同样担心胡忧的安全呀。

    应该怎么办,红叶一时之间,有些犹豫。她想把侍卫叫进来,可是又怕引起更大的误会。毕竟这个楚竹能收养虎子他们,还让虎子他们一直念念不忘,想来肯定不是坏人。她的功夫又那么好,乃是宜交好不宜为敌的人啊。

    两个相斗的人,可不管红叶心里是怎么想的。楚竹的眼睛是越来越亮,那是强力催动精神力的体现,看来她要出什么绝招了。

    因为蛇鞭比较短,加上不能一枪见血,杀伤力不够,所有胡忧很少用蛇鞭对敌,这鞭子上的功夫,也就不是那么好了。他看楚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就知道后面有招。

    怎么办呢?

    胡忧在心里暗暗的着急。他不想输给这个女人,就算是在自己并不擅长的鞭子上。

    楚竹眼中寒光一闪而过,手一拉一抖,牛皮鞭从尾部开始,现出了一层层的波纹。胡忧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招,不过他能感觉到手中的拉力猛然的增强近一辈,眼看就要抓不住。

    胡忧心里那个急呀,无意中看到那蛇头,他有了主意。雪里红的蛇牙因为咬胡忧,而留在了胡忧的身上,可是那蛇头还在呀。随说咬人一定要牙的

    胡忧想到这,猛的加大力气突然一个放手,蛇鞭顺着在楚竹的力道,就地飞向了楚竹。雪里红长像奇特,那三角脑袋,一看就知道是条剧毒的蛇。

    女人天生就对蛇有一种本能的恐惧,这与功夫好不好无关,是本能的一种。胡忧的突然放手,让楚竹一时有些错力。这种用错力的感觉,让楚竹很难受。再加上看到蛇飞向自己,而那蛇口又大开着,楚竹一下动作就乱了。

    胡忧和楚竹之间,本就两条鞭子的距离,不过五六米远。五六米的距离,走起来都用不了一秒钟,更何况是在空中飞呢。

    就在楚竹微显慌乱之时,蛇鞭到了楚竹的她边。楚竹并不知道胡忧这蛇都不知道死了多久了,她还以为胡忧把蛇放过来,是要咬她呢。被毒蛇咬上,可不是好玩的事,楚竹当然不能干,勉强用力,想要把雪里红打开。

    可是这事偏偏就有那么巧,楚竹这不打还好,这一打打在蛇腹上。胡忧平时也不知道往这雪里红的肚子里灌什么,楚竹这一打,一股白色浓稠物,顺着力道就从那张着的蛇嘴里喷出来,喷了楚竹一脸。

    红叶在一边看到清楚,她可是知道胡忧那个满肚子坏水的东西,整天没情的时候,都在弄着什么奇奇怪怪的勾当。有时候在说他是yin虫都不为过。

    看到那些白色浓稠物喷到楚竹的脸上,红叶一捂眼睛,心中暗叹了一声,今天这仇是结大了。

    果然,楚竹一吸鼻子,脸色就变得非常的难看。她显然已经闻出了那是什么东西,反正女人的身上,产不出那玩意。

    “我杀了你。”楚竹‘呛’的一声,怒极而拔出了随身的宝剑。她在同乐城被流氓围攻的时候,都没有拔剑,这会却拔了出来,可见她心里有多气。

    胡忧那个头痛啊,说实在的,他真不想跟楚竹为敌,可是今天这误会是一个接着一个来,现在想要解释,到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了。光是那蛇肚子里的不明液体,他就说不清楚。

    人家已经拔了剑,总不能等着让人砍把,胡忧反手也把白蜡枪抓在手里,嘴里已经做出了呼哨的口形。单挑可能不是这个女人的对人,他得做好叫人的打算。

    他这个呼哨一响,就是紧急集合令,到时候独立团五千人马,都会在第一时间向这边集中。你一个女人再狠,狠得过五千士兵?如果这个楚竹今天真要杀人,那说不得,只能辣手摧花。

    就在这个大战一触即发之际,突然一个小女孩天使般的童乐,在场外响了起来:“楚竹姐姐。”

    发出叫声的妞儿,她的叫声之中,充满了惊喜,虽然能在这里看到楚竹让她非常的高兴。

    妞儿纯纯的童声,让场中的杀气,瞬间就淡了不少,楚竹和胡忧同时转头看向妞儿,手中的武器,都有意无意的收起来。剑枪都是凶气,他们不想让这个天使般的小女孩,看到这种东西。

    “楚竹姐姐,我是妞儿啊,你不理妞儿了?”妞儿看楚竹没有答话,大颗的泪水,一下就滑了下来。完全不用经过任何的酝酿。

    “楚竹姐姐,妞儿好想你,你不要妞儿了吗?”妞儿边哭着,边往楚竹地那边跑,红叶怕妞儿有失,想要把她抱住,不让她跑过去。不过被胡忧用眼神给制止了。

    从妞儿叫出第一声‘楚竹姐姐’,胡忧就看到,楚竹的眼中的杀气淡了下去,第二声,楚竹的目光,就变得柔合起来。他知道,今天这一架,是打不起来了。这个妞儿,还真是一个小天使呢,她出现得真是太极时了。

    “妞儿,妞儿不哭,楚竹姐姐最疼爱妞儿了,怎么会不要妞儿呢。”楚竹把剑收了起来,几个垮步,迎上步履蹒跚的妞儿,一把把她给抱了起来。

    “太好了,楚竹姐姐还是疼妞儿的。”妞儿刚被楚竹抱起来,那眼泪就像是水龙卷关了闸,一下就没了。

    胡忧在一边看得眼睛都瞪了出来,专业,这就是专业呀。记得以前自己演孝子的都哭不出来,不知道被师父暗中掐了多少次呢。有时候肉都快掐掉了,都哭不出来,真是要命。

    楚竹在妞儿圆嘟嘟的脸上捏了一下道:“楚竹姐姐当然疼妞儿了。虎子哥呢,你没有跟他在一起吗?”

    妞儿甜甜的回道:“虎子哥在看士兵哥哥练武。妞儿不喜欢那些,就想着来找胡忧哥哥玩,所以就过来了。”

    楚竹有些意外的看了胡忧一眼,要知道妞儿是很少主动去找人家玩的。没想到这个胡忧能在那么短的时候内,得到妞儿的认同。

    妞儿提起胡忧,显然很兴奋,那小嘴嘚嘚的往外吐字。

    “楚竹姐姐,你不知道,那个胡忧哥哥笨死了。他还说什么帮妞儿做饭呢,结束把锅都给烧了。不过他的鸡饭真的很好吃呢,妞儿吃了两大碗呢。”

    楚竹拍拍妞儿的脸道:“嗯,妞儿真怪。走,我们去找虎子哥哥,还有小牛哥哥好不好。”

    “嗯”妞儿用力的点点头道:“我知道虎子哥哥在哪里,楚竹姐姐,我带你去。咦,楚竹姐姐,你脸上这些白白的东西是死什么。”

    “是某人的子孙。妞儿,我们走。”

    直看到楚竹走远,胡忧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看着红叶苦笑道:“这个楚竹还真够辣的。”

    红叶翻翻白眼道:“你不是一直说想要她做你的侍女吗,这下高兴了吧。臭流氓,你什么时候把那东西将进那蛇肚子里面去的。”

    胡忧嘿嘿笑道:“我是在做一个试验嘛。那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看来跟这楚竹的误会,一时半会解不开了。让她做侍女的事,还是算是吧,她的脾气那么暴,到时候不知道谁伺候谁呢。”

    红叶道:“我到觉得楚竹姑娘人挺好的,要不是你气人家,人这肯定不会是那个样子。”

    胡忧摇摇头道:“也许吧,那谁知道呢。对了,你去通知一下士兵楚竹的事,她要带孩子们出营就随她,别到时在弄出什么误会,惹出什么事。”

    红叶对着也有点担心,闻言点点头道:“那我去了哟。”

    “嗯,去吧。”

    随着红叶也离开了,军帐里一下从火热变得冷青下来。胡忧喝了口茶,拿出了一个小本纸。这本子是胡忧自己弄得,专门用来记录和收集洞汪城现在的各方势力和个人的资料。

    把本子翻开,胡忧的目光,落在了科奇士的资料上。科奇士和他平级,也是督将,之前是苏门达尔的侍卫。为人还不错,胡忧跟他打过几次交道,还送还他一刀鲁游年轻时亲自打的匕首。

    说起鲁游,胡忧并没有让他跟着来洞汪城,而是把他安排在同乐城。青州割让给安融之后,乐同城也被割了出去。不过只割了一半,因为同乐城有一边是地处于燕州的境内,不算是割让的范围。

    胡忧把鲁游安排在同乐城,一是为了方面他做在各种试验,两是可以就近的观察两军的动向。乐同城的地理位子太重要了,现在又处处这那特殊的时期,胡忧必须第一天时间,了解到当时当地的情况。

    当时了,鲁游还是以做试验为主的,让他去收集情报,真是太浪费了。关于情报类的工作,一般都是鲁游的徒弟,胡忧第一次去藏金楼见到的那个伙计王二在做。这小子是个机灵鬼,在某些时候,很有办法。

    胡忧打算拿到洞汪城的控制权之后,就把鲁游给请到这边来,大量的设计,改量,制造单兵装备。再在士兵们身上穿的战衣,都还是三十多年前的设计,已经严重跟不上时代了。这一连的几次大仗,曼陀罗帝国的士兵死伤惨重。这里面有各级挥官的问题,也有很多客观因素。比如这士兵的防护装备太差,也是一个重因的因素。一样中一刀,身上的护甲好不好,越别可是很大的。

    想法是好,不过现在就想这些,在些早了,在弄单兵装备之前,胡忧必须得把洞汪城和暴风雪士兵都抓在手里,不然一切全白说。而胡忧所选择的突破口,正是这个科奇士。

    科奇士做为苏门达尔的亲卫总长。对这方面的认知,要比一般人丰富不少。而且他从小就跟在苏门达尔的身边,肯定知道不少外人无法知道的秘闻。说不定,又能找到一条财路呢。

    胡忧比谁都清楚,这打战打的其实就是个钱。有钱就能有好说好穿好战马,没钱你什么都没有,饭都吃不饱,谁还会帮你拼命。别提什么信仰,当肚子都吃不饱的时候,什么信仰都是狗屁。像帝国这样,居然让一线的士兵吃野菜粥,那能打得了胜仗,才叫怪事呢。

    胡忧是穷过的人,他最知道穷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有馒头才有民心,让人家饿着肚子爱国,傻子都不听你的。所以钱是很重要的东西,而且是越多越好。

    胡忧注意科奇士,并不是他能带来财路,而是科奇士曾经是苏门达尔侍卫长的身份。苏门达尔现在虽然已经死了,可是他毕竟做了几十年暴风雪军团的军团长,下面很多士兵,都依然对苏门达尔间存在着敬仰。如果能把科奇士拉过来,那么就可以利用科奇士的身份,做一些文章,争取到亲苏门达尔的那一批士兵。

    要知道胡忧想要掌握整个暴风雪军团,还是存在很多阻力和对手的。一个好汉三个帮,单单靠他一个人,不可能成得了事。必须团结拉拢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把自己的实力,一点点的壮大,才有可能成功。

    胡忧的资历不是浅吗,科奇士的资历可不浅。他几乎生就在暴风雪军团里,军团里大大小小的官员,基本都认识并接触过,甚至对很多人都很了解。这是一张不错的牌,用好了,肯定能有不错的收获。

    要用这张牌,首先要做的,就是收服。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