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50章 卑微的冷笑

    150章卑微的冷笑

    “朱大能,你以前听说过严不开这个人吗?‘军帐里,胡忧问朱大能。

    朱大能摇摇头道:“这洞汪城虽然地理上靠近池河帝国,但是中间隔着跟本无法翻越的秦岭,土地贫瘠,可用资源太少,没有战略价值,属于死地,一向不受人注意。我来之前,曾经查阅过这个洞汪城的资料,除了知道这里的城主叫做严不开之外,跟本没有任何其他的内容。‘

    “嗯。”胡忧点点头,他知道朱大能说的是实情,以洞汪城这样的环境,还真的很难吸引他人的目光。

    人的目光,总是向前看的,对于这种要什么没什么的地方,谁会去多看一眼。说实在的,如果不是暴风雪军团调防洞汪城,自己恐怕一辈子也不知道,帝国的版图里,居然还有洞汪城这么一个地方。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去找那个严不开了解一下关于那些强盗的事。我们不来也就算了,既然来了,就不能再任他们猖狂下去。全城人弃城躲强盗,那叫什么事。”

    “不用去了。”红叶拉开军帐走进来,把一个请柬教到胡忧的手上道:“这是严不开派人送来的,他已经整理队伍,正带人回城。”

    胡忧看了眼手中的请柬,请柬本应该是大红色的,可是严不开派人送来的这张,已经变地成了淡红,很多地方,明显的有被磨过,特别是中间写字的那些地方,摸起来手感要比边上薄了很多。

    “连请柬都用二手的,这个严不开真是一个妙人。”胡忧拍拍手里的请柬,笑得有些无奈。如果这个严不开不是真穷的话,那么他一定是一个表演天才,厚黑大师,不然他怎么能想到,并做出这样的事。如果换了一个死要面子的人,让他做出这样的事,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红叶听了胡忧的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刚才她接到这个请柬的时候,还以为是那个小孩子在开玩笑呢。真没有想到,一个城主居然可以干出这样的事情。

    “那你要不要去赴他的宴?”红叶笑着问道。

    胡忧的脸上,也露出了难意言表的笑意道:“去,怎么不去。去看看咱们的城主又有什么新的创意。不知道他的宴会会有什么吃呢。”

    红叶没好气的翻翻白眼道:“弄不好,他请你吃昨晚没有吃完面条。”

    独立团的营地是安在城外的,胡忧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带着红叶和朱大能一块进城,去赴严不开的酒宴。

    胡忧是从东门进的城,这破烂的城门,除了那不知道被风吹雨打了多少年的‘洞汪城’三个石头字之外,什么也没有,甚至没有看门的卫兵。

    洞汪城不大,就算是再多起几遍,他也还是那么大。不论脚上穿的是皮鞋还是草鞋,都能在十分钟之内,从东门横穿整个洞汪城到西门。这里连喝的水都不太能满足,护城河那就更不用想了,跟本没有。就那么些破土砖,把一块地给围起来,就是城了。这城也真是太容易了一些。都不知道那还不到五米高的城墙,能干什么用。

    陆陆续续的有百姓回到城中,洞汪城里,也开始有了些人气,不过听不到笑声。人与人之间的对话也很少,看起来这里的人都很冷默,就连胡忧这几个陌生人走过,他们也不过是瞟一眼而已,有些跟本看都不看。

    按着请柬上的地址,胡忧三人找到了严不开的家。严不开并没有住在城主府,而是住在东门大街。

    “就是这里了吧。”胡忧看着眼的前的宅子,叹了一声。

    还不错,比想像中的要好,胡忧还以为是茅草房的,眼前这屋子虽然旧点,但好歹也是瓦房嘛。

    “应该是吧。”朱大能有些不敢确定的说话。这屋子院门大开,连个看门的也没有,与朱大能忘记中的城主府差太多了。他家一个小管家在外面的房子,也要比这好呀。

    胡忧对红叶努努嘴,示意红叶叫门。红叶犹豫的看了眼那大开着的院门,娇声叫道:“严城守,严城守在家吗?”

    “唉唉,来了,来了。”这院子看来不大,红叶只叫了一声,里面就有了回声。随着声音响起的同时,严不开从院里跑来出来。

    “胡忧将军来了,哟,红叶姑娘也来了,还有这位将军,快快,里边请,里边请,寒舍简陋,还望不要见怪。”严不开热情的把胡忧三人往院里让。

    “严城守忙着呢?”胡忧边往里走,边客气的问道。

    严不开说道:“不忙,不忙,做两个酒菜,一会就得,一会就得”

    红叶这时才发现,严不开的衣服上,套着一条围裙,衣袖上,还沾着一些菜叶:“严城守,你还会做饭呢?”

    严不开回道:“让红叶姑娘见笑了,瞎做,瞎做而已。肯定比不上红叶姑娘。”

    红叶呵呵笑道:“我可不会做饭呢。”

    严不开笑道:“那也没什么,红叶姑娘一看就做大事的人,哪像我这么没有出息,整天围着灶台转。”

    红叶看了胡忧了一眼,眼睛转了转道:“我也很有心想学的,可惜没有什么天赋,到是胡忧将军比较会做饭。”

    红叶这是有心使坏,严不开刚说做饭没有出息,她就来一个胡忧做饭好,有心是想看这个严不开的反应。

    严不开似乎完全忘记了刚才说做饭没出息的言论,张口就夸道:“没想到,真没有想到,胡忧将军这种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的人物,居然连厨艺都是一绝。了不得,了不得呀”

    你别看严不开这人长得不怎么样,那嘴里的活可不差,不但会咬文嚼字,拍起马屁来,也是滔滔不绝,就这么会走进院子的功夫,他就正面背面的把胡忧三个给夸了一遍。

    胡忧很无语的看着严不开,一时之间,都有些想拜他为师的冲动。怪不得这洞汪城的城墙那么薄呢,敢情全长在这主的脸上了。

    这个严不开,绝对是个人物。他不但没有摆他城主的架子,反而比低了他几级的胡忧更显卑微。不知道他是自知势比人强呢,还是天性如此。如果是前者,那他的城府,要比这个洞汪城深得多了。

    你看他那脸上堆满笑容,连对朱大能这小兵都能点头哈腰,一般的人,谁能做到这一点。

    严不开的屋子没有其他城主的那种金碧辉煌,也没有美貌的侍女,你要抬眼看,那屋顶还有个拳头大的洞。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么他因应该是曼陀罗帝国最廉洁的官了吧。

    可是胡忧怎么看着,都觉得这里面很有问题。别的都不说,就拿这个洞汪城城守的位子来说吧,这严不开怎么说也是有实地的城守,洞汪城虽然穷,可它是帝国七十二城之一,严不开能拿到,这说明他的背后,也有一股不弱的势力。再怎么着,也不用混得那么惨吧。再说城守的饷银可不低,就算一点不贪,也足可以让他过上不错的生活了。

    胡忧想着,绝定试试这个严不开:“城守大人,怎么不见夫人,她不在家吗?”

    严不开明显不没有想到胡忧会问她老婆的事,微微愣了一下。要知道帝国将领交淡,一般的不会问及家人的。

    “在,在,内子正在后面择菜。”严不开回道。

    “这样呀,那我得去拜见一下夫人才行。”胡忧说着就站了起来,转身就要往里走。他算是看出来的,这个严不开无论是说话做事,都是滴水不露。想要在他的身上发现些什么,看来不那么容易。胡忧打算从严不开的老婆那里下手,女人嘛,有时候,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

    胡忧的动作,让严不开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不过那也只是瞬间而已,他的脸上,马上又恢复了笑容:“将军别急,你先稍坐,后面油烟大,去了怕弄脏你的衣服。还是我去把她叫出来好了。”

    胡忧不依不饶的说道:“油烟怕什么的,战场上我什么没有见过,再说了,我不亲自拜见夫人,我在心里不安呀。”

    红叶有些奇怪的看着拉拉扯扯的胡忧和严不开两人。胡忧是直意要去拜见严不开的老婆,而严不开很明显不想让胡忧到后面去,这是为什么呢?

    虽然胡忧这么干,是有些失礼。可是按严不开之前一直以来的表现,他应该不会介意这事才对。客人到主人家吃饭,见见女主人也是正常的事,这没有什么的呀

    严不开最后也没有让胡忧去厨房,他把胡忧按回到坐位上坐下,没等胡忧再说话,一溜烟就跑到后面去了。扔下一句话,说是马上把老婆带出来。

    严不开这个‘马上’,有些稍微久了一些,他足足去了二十分钟,才带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只见这个女人,也是一身粗衣麻布,脸上还有些锅灰,说是漂亮吧,也不是很漂亮,三十多快四十岁的样子。

    “末将见过城守夫人。”胡忧没等严不开开口,就一个箭步走了上去,抢先给地女人行礼。他这是要借机靠上看上,近距离收集所需要的情报。

    “不敢,不敢,胡忧将军不用多礼。”女人被胡忧突然的动作吓得走退一步,这才反应过来,客气道。

    “多谢夫人,今天真是打扰了。”胡忧借话直起身子。这一行礼的动作,让他得到了一点点收获。胡忧可以判断,这个夫人,刚才跟本就不可能是在厨房。一来因为这个夫人的身上没有油烟味,反而有股香水味。二来她的手背,有一点胭脂,而她的发角又有一点湿润,明显刚刚应该是洗过脸。

    不是说进厨房就不能有胭脂,她有可能是之前涂的也说得过去。可是如果她的脸上,一直就有胭脂,为什么又要在出来见客之前洗掉呢?

    为什么会是这样,胡忧现在手头上的线索太少,还推理不出来。不过可以肯定,这个严不开在刻意的隐瞒着什么。

    “咯咯,不打扰,不打扰,这就是内子李氏。饭菜都已经好了,胡忧将军,红叶姑娘,请入席吧。”

    酒菜和胡忧预料中的一样,跟本淡不上酒席,一个炒油菜,一个豆腐,还有下白菜熬鸭架。一壶水酒,就那么多了。

    严不开是很热情的招待,对于这样的酒席,没有半点过意不去的样子。一直是谈笑风生,还不时给胡忧敬酒。

    胡忧边吃着,边留意着李氏的动作。很快他就发现,这李氏表面上是陪着大伙一块吃,事实上,又头到尾,她吃的东西,加起来都没有一口,而且她借机吐骨头,还吐掉了半口。

    一顿饭吃下来,胡忧的心里就有底了,看来这小小的洞汪城,水深得啊

    饭后,胡忧一离开严不开家,马上就派朱大能安排人秘秘到城民之中,暗查严不开平时的为人品性。

    “胡忧,你在怀疑严不开吗?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红叶等朱大能走后,轻轻靠在胡忧的身边问道。

    胡忧摇摇头道:“严不开这个人是个老狐狸,他做事滴水不漏,我在他的身上,什么也没有发现。

    到是她那个老婆,有些古怪。”

    红叶追问道:“什么古怪?”

    胡忧把他之前在严不开家里看到的事,告诉红叶,完了补了一句道:“临出门的时候,我看到那李氏的身上,有一件红色的金丝肚兜。”

    红叶嗔道:“就知道你不学好,偷看人家女人的肚兜。”

    胡忧笑笑,把红叶拉过来,亲了一下,说道:“还记得上次你穿给我看的那件肚兜吗?”

    红叶的小脸一下就红了起来。那时还在帝都时,她在景绣楼买了一件肚兜,让胡忧无意中看见,非要她穿给他看。那一晚,胡忧很有漏*点,她怎么会不记得。

    “不许说这些女儿家的事。”红叶羞不过的说道。

    胡忧忍不住在红叶的翘臀上捏了一把道:“我说的可是正是,我记得那说过,那种肚兜只有帝都的景绣楼才有得卖,而且每年只做一百件,价格不斐,是吧?”

    “嗯。”红叶把脑袋藏在胡忧的怀里,嗯嗯道:“每件得三百个金币。”

    “真是个小富婆。”胡忧在红叶的身上掏了一把,惹得红叶一阵喘气,这才说道:“知道吗,那个夫人身上的肚兜,就跟你穿过的那件,一模一样”

    “真的?”红叶一下坐直了起来,转头看向胡忧问道:“你没有看错吧?”

    胡忧坏笑道:“别的东西,我可能看错,这个东西,我绝对不会看错。你知道的。”

    红叶听了胡忧这话,白了他一眼,一脸认真的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严不开一直在骗我们,他跟本没有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窘迫。”

    胡忧也收起了笑脸,道:“所以我才让朱大能去查这个严不开的问题。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怎么,你说严不开一直都过着这种简朴的生活?”听了朱大能的回报,胡忧一脸不信的问道。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难道就没有一个群众,发现严不开的问题吗。

    朱大能表情严肃的说道:“是的,大人。不但如果,听百姓讲,严不开还把他每年的的饷银也都捐出大半,来接济那些生活困难的百姓。

    大人,这个严不开不简单呀。”

    “你也看出来了?”胡忧看向朱大能:“说说你的看法。”

    朱大能点点头道:“严不开这个人,表现上看起来非常的随和,甚至有些烂好人的意思。但是从他的眼神中,我可以感觉得到,他在暗中笑很有人傻”

    朱大能的这个说法,一下引起了胡忧的兴趣。他也一直在心里想着,怎么来形容严不开这个人,朱大能的这个形容很贴切。

    不错,严不开这个人,却实表现得很卑微,甚至是有些过度的卑微。但是那只是表面上的东西,仔细心心,你确实很难真正的感觉得那得那股卑微。

    他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撒旦那样,在冷眼看世人的种种表现。他偶尔会出招,那也不过是跟你玩玩而已。

    “给我想办法查他,我要知道他卑微的背后,究竟藏着怎么样的冷笑。”胡忧握紧拳头道。

    朱大能提醒道:“大人,严不开跟齐源杰进行交接之后,就会离开洞汪城,以后很可能与我们再没有任何的瓜葛,我们有必要去动他吗?”

    朱大能口中的齐源杰是现暴风雪军团两个城守之一,暂时被大家推在代军团长,现在还没有到洞汪城。

    朱大能说的有并不是没有道理,所谓好聚有散。既然严不开都要走了,那他究竟是真穷还是装穷,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

    不过胡忧有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严不开再怎么装,都跑不出名利二字。名是虚的,利是实的,后者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如果能查到严不开掩盖起来的东西,说不定,那会是一条财路。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