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45章 暗涌

    145章暗涌

    “客气,将军也救过我的。”秦明的左手,有意无意的轻抚着脖子道。

    秦明的脖子上,有一个鲜红的伤痕,虽然现在已经结了疤,但是从那伤痕的样子,还是能看出那伤痕的当初深度的。只要再深一点点,秦明今天也就不要站在这里了吧。

    胡忧瞟了一眼那伤痕,对秦明的动作,没有做任何的表示。那伤痕是怎么回事,全世界没有人比胡忧更清楚了。那是当时顶泗天灾,胡忧在秦明的脖子上留下的。当时,胡忧本是想干掉秦明的。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胡忧在心里暗暗的猜着。他当然不人蠢得去问秦明,是不是知道自己当时有杀他之心。既然秦明没有明说,他也就装傻了。

    气份一时微微有些僵,还好这时,科库开口道:

    “都是一个军团的战友,相互支援,本就是应该的,哪有什么谁救谁的。”

    科库这个人,之所以不能升官,其中有一个很大的毛病,就是为人太直,说话不会转弯,所以经常会得罪人。

    科库是一个典型的北方汉子,好交朋友,他拿谁都当朋友。别看他打仗相当厉害,但是在做人上,他是有毛病的。

    比如现在,他就拿胡忧和秦明都当朋友,随意的插两人的对话,这就是一个问题。

    要知道虽然科库认识胡忧和秦明的时候,他们俩个的官,都要比科库小,科库是他们的上司。

    科库当时不以官压力,拿胡忧和秦明当朋友,那是他的事。可是现在,论官职上,胡忧是督将,秦明是偏将,两人的官,都比科库的大。胡忧甚至大了科库两级,按帝国的军法,他是可以越级处死科库的。

    面对这样的身份对换,科库还用对年的相处习惯来对胡忧和秦明,那就分分钟会得罪人了。

    当然,胡忧不会怪科库,科库这么插嘴,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换个很在呼这些的人呢?当面喝斥,已经算是好的了。至少骂过你之后,他不会想办法再整你。要是换一个坏心肝的小心眼,你就瞧好吧,他那肚子里的坏水,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泼到你的身上呢。一个上级要玩死一个下属,真是有太多办法了。

    “是得不错。”胡忧接过科库的话道:“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两位,我已经备下了薄酒,一是感谢两位的出手相救,二来是想和两位商量一下,这令归城的防守问题。”

    没有去城主府,胡忧安排的地方,是他的帅帐。胡忧现在虽然是令归城军职最高的人,但是他并不想出那种无谓的风头。城主府之前住的是苏门达尔,他到那里是议事,是什么意思?

    来到胡忧的军帐,三人分宾主落坐。红叶亲自给上茶。因为胡忧还请了其他的将领前来议事,而那些人还没有到,所以正式的会议还没有开始。

    “有劳夫人了。”科库接茶的时候,对红叶非常的客气。科库曾经是红叶先夫项庄偏将的属下,项庄以前对他很不错,所以他对红叶是很尊敬的。

    红叶顺势问道:“科库将军现在转到秦明将军的部队了?”

    红叶这个问题,是胡忧授的意。早在顶泗的时候,胡忧就很看重科库的统兵能力。科库这人,不但对战马非常熟悉,对骑兵战法,也有研究,胡忧一直想要收他收归旗下。可惜当时在顶泗过年的时候,朱大能,候三,等包括林克偏将在内的十人,都向胡忧发了酒誓,科库却没有。这样胡忧很失望,因为胡忧知道,以科库这种性格的人,一但发了酒誓,就等于把命给他了。

    今天看到科库和秦明一块出现,胡忧隐隐的感觉到,科库离他似乎越来越远了。

    科库听了红叶的问话,沉默了一会,说道:“是的,夫人,我现在在秦明将军的帐下听令。”

    “那博坎普偏将呢?”红叶追问道。

    博坎普偏将是科库之前的上司,他原来也是项庄的手下,曾经做过项庄的副官。

    提到博坎普,科库的眼睛有些发红,摇了摇头,以低沉的声音道:“博坎普偏将在同乐城战死了。”

    “博坎普偏将战死了”红叶一失神,差点把茶壶给碰到地上。博坎普是一个很好的人,项庄死了之后,他在军中对红叶很照顾,算得上是红叶的老朋友。听闻老友战死,还是死于内战,红叶的心情是异常的难过。

    随着各将军陆续到达,军帐里开始热闹起来。胡忧看红叶的情绪不高,本想安慰她几句,不过现在时间和空间都不对,只能做罢。

    说是把众将军叫来,事实上,大多数时候,都是胡忧在说话,秦明偶尔开口提几句,会议进行得并不是很热闹。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决定坚守令归,等待回缓。这个结果,基本上是大家意料中的事。同乐离令归并不是很远,暴风雪的主力军团,用不了几天就能赶回来。现在城中有两万人马,守个几天,顶到苏门达尔回军,是不成问题的。

    “死者已矣,你也不有太难过了。”会后,胡忧轻拥着红叶,低声音的安慰着。现在各军已经加强城防,三国联军没有到达之后,胡忧并不是很帮。

    “我知道。”红叶强忍住的累水,直到这时候,才滴落下来:“生生死死,我已经看淡了。我难过,并不是应该博坎普偏将的死,我是替他惋惜。”

    红叶把头轻轻的靠在胡忧的胸膛回忆道:“博坎普偏将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对谁都很好。他很爱国的,我记得他曾经说过,这辈子,并不需要活太长的命,只要能有一天,为国战死,也就心满意足了。

    没有想到,他两次对安融之战,他们没有出事。却战死在了本国的内战之中。他现在肯定会很难过的。”

    胡忧默默的轻揽着红叶,一句话也不说。他虽然只是和博坎普见过一次面,基本可以说事互为陌生人,但是他知道,博坎普口中的为国战死,说的并不是指曼陀罗帝国的皇权,而是为这里的百姓。

    人们往往会把百姓和国家,皇权连在一块来说,事实上,百姓和国家可以是一个整体,而皇权和国家,却是两个不同的个体在。

    简单来说,忠于巴伦西亚就是指忠于皇权。他是皇权的拥有者,帝国的统制者。皇权不等于国家。一个国家,指的是这里的子民,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文化,民俗习惯等等,忠于国家,就是保护这块土地上的子民,不受到其他势力的伤害,如果而已,与那个高高在上的巴伦西亚,没有多大的关系。

    无论是谁当政,他总是想对国家,人家,和他本人联系在一块,成为一个整体。他想让老百姓把对自己民族文化的感情,转嫁到他那个皇帝的身上。忠于皇帝,也就终于了民族,民众。

    一开始,确实有民众错信了这个观点,他们以为,忠于兵权,就是受国。他们为兵权抛头颅,酒热血,至死不渝。他们以为这是爱国,等到被骗多了,他们才明白,皇权和国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存在。

    皇权是可以被灭掉,换掉的,忘记掉的。一个民族的文化,则是永远在积累,片刻不能遗忘。忘掉自己民族的文化,等同于背叛了自己的祖先,这是比背叛皇权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念。

    “马拉戈壁的,我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国家,民族,文化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与老子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我与他们本就不是一个时空的。”

    令归城这几天都很平静,无风无雨,也没有看到有谁来进攻。城外连半个人影到没有。战争让这个原本很热闹的城市,变得冷清。有门道,有钱的,早已经想办法离开了这块动荡土地。而那些实在是无路可走的,也找地方躲起来了。不到天黑,他们是不会回家睡觉的。

    苏门达尔的部队,按说应该已经可以赶回令归的,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在哪里,那脑子里在想着什么。

    “环消息”红叶一脸凝重的来到胡忧的面前,竖起一根手指头说道。

    “关么那方面的?”胡忧有些麻木的问道。这几天尽听坏消息,都没有听过好消息,他都已经习惯了。要不是这话出自红叶的口,他连答都不想答呢。

    “关于浪天。”红叶在椅子上坐下,两眼有些出神的看着胡忧。

    胡忧摸摸自己的脸道:“你看着我干什么,我的脸上长花了?”

    红叶摇摇头道:“浪天的情况,完全和你猜的一样。红巾军再一次竖起了义旗,他们提出外抗安林池,内打贪官污吏的号,一夜之间,夺也了浪天。”

    尽管早已经料想到这事迟早会发生,可是真正发生的时候,胡忧却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预判准确而高兴。这对于帝国百姓来说,算是一个悲剧。就算时局再差,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吃苦的,就后还不是老百姓。

    胡忧正想着,朱大能突然冲了进来,急急忙忙的叫道:

    “报,大人。出大事了”

    胡忧抬起头来,摸摸鼻子道:“不用叫了,我都已经知道了。红叶刚刚告诉我的。”胡忧以为朱大能也是来报浪天红巾军造反的。

    朱大能看看胡忧,又看看红叶,有些迟疑的说道:“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嗯。”胡忧点点头道:“情况和我们之前料想的一样。浪天再次暴发民变。”

    “不是,我要报的不是这个。”朱大能摇摇头道:“我刚才还说呢,我都是刚刚收到的消息,你们却这么快就知道了。原来我来说岔了。”

    “嗯?朱大能,说的不是浪天的事?那你又带来什么好消息?”胡忧问道。他现在基本上把消息对笑话来听了。

    朱大能一脸严肃的说道:“我要说的是关系我们暴风雪军团的军团长苏门达尔”

    胡忧似乎隐隐猜到了什么,追问道:“苏门达尔怎么了?”

    朱大能回道:“半个小时前,苏门达尔死掉了。”

    “死掉了怎么死的。”胡忧的脸色异常的平静。他不知道苏门达尔的死,算是好消息还是还消息。他只知道,自己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之前他就一直在猜心,苏门达尔还没有还不回来。

    朱大能道:“根据候三传来的消息,是心疼病疼死的。”

    ‘心疼病,’这几个字让胡忧想了武大郎,他也是死于这个病的。对于一些不需要的人,心疼病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苏门达尔活着,妨碍了太多的人,让太多的事,不好处理。‘心疼病’吧,让他心疼一块,大家的日子,都会好过一些。如果实力够的话,胡忧都很想让苏门达尔来个心疼病,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谁出的手吧。

    是巴伦西亚?司马寿?还时安林池三国联军的人。似乎谁都有出手的理由

    “各方面的资源都快没有,我看这个令归城,我们守不了多久了。”红叶在胡忧的身边道。

    胡忧的目光,一眼放在这些拼命攻城的三国联军身上。三国连军是在胡忧收到苏门达尔死身的当天,突然出现,开始发动进攻的。

    打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整个青州,现在已经大部分落在了三国联军的手上,令归此时,已经成为了孤城。

    苏门达尔死了之后,现在也不知道,是谁接管了暴风雪军团的指挥权,反正那个人跟本没有在意,令归城还在敌人的进攻之中。令归城被攻击了三天,连一个援兵,都没有出现过。

    不但是令归城,就连整个青州,都已经引起不了人们的兴趣了。三国连军四处的扫荡,确跟本没有遭遇到像样的抵抗。

    “不守,我们又能到哪里去?”胡忧喃喃的说道。

    城外,足足五十万三国联军部队,一层层,一堆堆的,把整个令归城给围在了里面。想要以不到两万的人马,突出五十万兵力的包围,无论怎么想,都没有可能成功。

    突然,胡忧的脑中闪过一个问题,其实在早之前,这个问题,就已经闪出过胡忧的脑海,只是当时,他并没有注意。现在想来,这不太正常呀。

    三国联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他们的进攻并不积极,往往是打几下就跑,跟本就没有进攻过。不然以敌方五十万的部队,怎么也能打了三天,还没拿下令归城。不但如此,军中士兵的伤亡情况也不太正常。两万部队,居然都没有死多少。

    这是在打仗吗?

    胡忧之前一直以为这是因为三国联军的指挥协调出了问题,三国的士兵,都是出任务试的走过场,典型的出工不出利。

    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传我的命令下去,各师团减弱防守强度,不需要与敌人硬拼。”

    红叶听到胡忧的命令,一时之间想不明白胡忧在干什么。减弱防守强度的意思是让敌人轻意的攻进城来吗?

    红叶没有去传胡忧的命令,因为她认为这个命令,存在着重大的错误,她此时得弄清楚胡忧的本意。

    “你觉得很奇怪?”面对红叶的问题,胡忧给出答案道:“我的命令本身是没有问题的。”

    胡忧说着,走到城墙边,指着远处正在操练的三国联军道:“你仔细看看那些士兵,你见过有哪个国家,在攻城之前在,还要操练士兵的吗?”

    红叶想了想,摇摇头道:“没有,这说明什么?”

    胡忧说道:“说明他们攻城只是为了做戏,他们的重点,并不在于拿下令归城。反正是陪戏,我们不如干脆少出些了人马。”

    胡忧判断得到了证实,随着他的防守强度减弱,三国联军的进攻,也弱了下去,有时候甚至只派百十来号上来,随便放几箭,就回去了。

    胡忧的视线,转向了帝都,他知道,那里肯定发生着,他所不知道的事。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的进步,在再解决问题上,已经延伸出很多的方法。要解决挣端,已经不一定需要战争了,尤其是一方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

    三国联军确实没有认真地进攻令归城,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更加好的办法。可以兵不刃血的拿到令归,甚至是整个青州。这是他们一开始就已经制定好了的目标。

    曼陀罗帝国,帝都龙城。青州的仗还在打着,这里已经出现了安融,林桂,池河三国的皇族使者。而他们出现的地方,是在帝国的心脏——水上皇宫。

    在展现出现强大的武力之后,三国联军的人此时正在和巴伦西亚谈判,他们打算以更和平的方式,拿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同时出场的,还有宁南帝国的大臣欧阳治,此人是欧阳寒冰的叔叔,他是代表宁南帝国,来参与这个谈判的。

    宁南帝国这次没有出兵青州,但是他们也想要分一杯羹。他们有实力那样做,因为他们手里已经掌握着曼陀罗帝国半数的粮食供应,这可是命脉。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