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42章 青州之变

    142章青州之变

    帝国四十三年春,暴风雪军团军团长苏门达尔怒于独子被害,一怒之下领兵进攻乐同城,引起军地双方第一次大战。史称青州之变——曼陀罗帝国史

    苏门达尔带兵十万进攻同乐城之事,一经传出,朝野震动。一时之间,各种流言非语,满天乱飞。

    有人说苏门达尔造反,有人说苏门达尔这是在平反,有人说苏门达尔和司马寿两人没事,在打着玩呢。唉,全世界都乱了,谁知道呢。

    巴伦西亚收到青州乐同城之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事了。青州和帝都相去甚远,消息传递太过费时。三天,一切都已经晚了。

    虽然巴伦西亚接到消息之后,紧急招集各部,商量对策。可是青州最大的两大军事集团开战,想要平熄,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等帝国的调停大臣,带人赶到青州,已经是十一天之后的事了。十一天的军地大战,苏门达尔动用了霹雳车,攻城车,楼车等大型攻城工具和近十万的部队。其中包括苏门达尔手下最精锐的近卫军团。

    司马寿也同样打红了眼,这老小子,安融入侵青州的时候,他一兵不发,这打起内战来,却一点不含糊。他一方面任命此事的始作俑者司马无敌为全军统领,率同乐五万地方守备部队,依托乐同城防,全力抵抗。另一方面,以苏门达尔污蔑地方守备军,欲争夺同乐城为由,向其他交好的城镇借兵,抵抗苏门达尔。

    乐同城是青州进入内地的唯一通道,也是唯一阻止暴风雪军团内扩的桥头堡。一但被苏门达尔获得,那么燕州大片的土地,城镇,都有可能落在暴风雪军团的控制之中。

    燕州各城守当然不愿这样的事发生,他们原来各有一块地盘,土皇帝的生活过得好好的,这突然进来一只大熊,那哪受得了呀。

    燕州各个靠近乐同的城镇,全都响应司马寿的招集,纷纷借兵与司马寿,对抗苏门达尔。

    这些城镇借兵是为了什么正义公道之类的理由吗?

    当然不是,各城镇出兵帮乐同城的目的,就是要保住乐同这颗钉子,不让暴风雪军团的势力进入到燕州地区。现在是各家计算着各家的利益,谁有空去管你什么谁对谁错。

    真理?

    那算个屁呀

    各家出兵帮乐同城司马寿的兵马之中,以刚刚接手回古城浪天的黄初秋最为积极。别看黄初秋在浪天民变,红巾军造反的时候,跑得比兔子还快,这一次,他到挺凶的。

    古城浪天的满编守备兵马理论上应该是五万人,不过黄初秋没有那么多,他一共才两万人,另外的三万,他吃了空饷。有这些人的名字,跟本就没有这些人。

    黄初秋手里只有两万人,这一次他却一口气借了一万人马给司马寿,并且还派儿子黄无德亲自带军,前往乐同城,帮司马寿共抗苏门达尔的暴风雪军团。

    “黄初秋借了一万部队给司马寿?”胡忧接到这份战报,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此次苏门达尔攻进乐同城泄恨,胡忧的新兵独立团并没有接到命令参战。苏门达尔看来是对胡忧极为不爽,在这样的环境下,依然不忘冷藏胡忧。

    新兵独立团不参战,按里说这场内战,与胡忧没有什么事。他大可以歌照唱,舞照跳,该干嘛干嘛。

    可是现实的情况,并不是这样,胡忧现在比国务院还忙呢。看看他这屋子里,满屋子挂的都是军事地图和各方面的态势分析图。屋子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沙盘,这是一个闲着的人吗?

    抓住每一个机会学习,这是胡忧一直以来,始终贯彻的事,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在这种局势下闲着。

    红叶正把最新的情报,按胡忧地要求分类,听闻朱大能刚刚报来的这个消息,也看了过来。黄初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手笔了。

    朱大能回道:“这是候三刚刚回传的消息,消息发出是一天前,领兵的是你的老朋友黄无德,现在应该已经在去乐同的路上了。”

    胡忧笑骂道:“什么我的老朋友,他恨不得吃了我呢。他是红叶的老朋友。”

    胡忧是有自知之名的,以他在帝都红府的郁金香酒会上当众羞辱黄无德的行为,注定了他和黄无德永远不可们成为朋友。当然了,胡忧也不会愿意有这样的朋友,偶乐利用一下还差不多。

    红叶听胡忧把黄无德和她拉在一起,啐了一口道:“去你的,你们说就说,别把我拉上,那样的人,我听着都恶心。”

    战事虽然很紧,但必须的放松,还是要的。弦崩得太紧会断,越是紧张的时候,就越得放松,这是胡忧的理论。玩笑过后,胡忧和朱大能相视一笑,开始分析黄无德这一万兵马的调动,会对同乐城,乃至青州地区会产生什么影响。

    “不好”

    正在分析形势的胡忧突然叫了起来。朱大能和红叶的目光,全都放到了胡忧的身上。

    这个木屋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独立团的那些新兵,连血得没有见过,见进不了这里。

    朱大能和红叶正等着胡忧这‘不好’的后面跟着什么呢,这家伙来了这么一句之后,确又不说了,抓过一支笔,神情紧张的在一张白纸上,不停的写写画画。

    朱大能和红叶看胡忧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相视一眼,一同来到胡忧的身旁,看他在干什么。看了好一会,他们却都没有明白胡忧在干什么。

    “胡忧,究竟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红叶终于忍不住问道。

    胡忧没有回答红叶话,而是转向朱大能问道:“黄初秋真的派了一万人马去乐同吗?”

    朱大能看胡忧的脸色凝重,也不敢再开玩笑了,一脸认真的说道:“候三传回来的消息,应该是没有错的。”

    胡忧扔下手中的笔,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帝国危险了。”

    红叶还是没有明白过来,胡忧在说什么,不由再次问道:“怎么危险了?”

    红叶这次问得就很有技巧了,她半边身子都挨在了胡忧的手臂上,小小的女人计,看这个家伙还不说。

    胡忧在红叶的身上捏了一把,起身来到木屋东北角,指着那里挂着的一幅地图道:“你们过来看。”

    这幅地图,是古城浪天区域图,因为浪天并不在这次的内战范围,所以这个图挂得比较偏,挂上之后,也一直没有在上面,做过任何的标记。还和新的差不多。

    在朱大能和红叶的注视之下,胡忧的手不断的在浪天城的地图上,写下一串串的数字和画出或横或竖的线条,没有一会,一张新地图,就让他弄了个乱七八糟,基本都看不出原样了。

    胡忧弄完这些之后,才解释道:“你们都看到了吧,这是浪天城的城防分布。浪天是一个大城,他的正常兵力配制。”胡忧说着指指上面的数字,:“在紫荆花王朝时期是三十万,当然,那是以帝都的防卫来计算,兵力是有些过多了。它最合理的防卫兵力,应该是十万,而帝国给它的兵力编制,只有区区五万。”

    “差了一倍。”红叶接话道。她似乎有些明白胡忧想要说什么了。

    “不错。”胡忧点点头道:“浪天五万的防卫兵力,是四十多年前,里杰卡尔德亲定的。因为当时浪天刚刚经历过毁灭性的大战,不足以供养那么多的军队,所以当时里杰卡尔德逼不得已,减少了浪天的编制,不过他当时调去的,是仅次于皇家骑兵团的第二步兵团。

    这么多年以来,浪天的人口,越着事道的太平,又变得越来越多,我查过浪天的府志,去年浪天城及周边的统计人口为十万户,如果以每户二十口人计,那就是二百万人。二百万,只多不少。

    这民众增加了,军队却一直没有增加过,还是四十多年前的五万编制。现在黄初秋又调走一万乐同,浪天就只剩下四万部队了,这要在平时,还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现在浪天才刚刚收复,人心不稳,加上红巾军余党肯定还在浪天,一但有起什么事了,来浪天就危险了。”

    朱大能听到胡忧的分析,脸上也变了色,之前他还不觉得,事态有那么严重,听胡忧这么一分析,他也觉得浪天很危险。弄不好,浪天会再一次出问题。

    “大人,你的意思是说,红巾军的余党很有可能趁乐同城的这一次混乱,再一次出来搞事?”朱大能问道。

    “肯定会”胡忧还没有回道,一边的红叶就插口道。

    “红叶,你为什么那么肯定?”胡忧奇怪的看向红叶。他之前只是判断浪天回出事,可是他并不能肯定。而红叶的口气,则是绝对的。

    红叶没有马上回答胡忧的问题,她皱着眉头,回忆了好一会,才说道:“上次回帝都的时候,有一天我父亲请几个老朋友吃饭,我记得我在帮着上菜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提起了黄初秋,之后有一个人说,黄初秋在浪天大肆吃空饷,五万的编制他吃了三万。”

    “什么?”胡忧一下就站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浪天实际上,只有两万部队?你这是听谁说的,可不可靠”

    这可以不是开玩笑的,之前有四万部队,胡忧就已经在担心浪天的安全问题了,这要是按红叶的说法,浪天一共才两万人马,现在调出一万,浪天事实上,只有一万人马。

    一万人马在现在的时局管两百万人,这真是差太多了。随便出个什么事,就得出大问题啊。

    红叶一直抓头,就是因为她想不起这话是谁说的。当时她只是无意中听了一耳朵,也没有往心里去。现在时隔半天,再想回忆,那就有难度了。

    红叶想了好久,终于还是放弃道:“我真想不起来,这话究竟是谁说的。不过我记得当时在场的人,都没有反驳,想来应该是有一定的可信度。”

    木屋里,一时之间,沉默了下来。虽然并不能证实这话是出自谁的口,但是没有人怀疑这话的可信程度。

    一个敢连赈灾粮都要百姓卖儿卖女来换的人,吃空饷的事,对他来说,更算不得什么大问题了。

    要知道曼陀罗帝国已经太平了三十八年,三十八年没有大型战事,一些百姓的小打小闹,随便派几个人就能搞定,军队成为了多于而又可能获得巨大利益的地方,只要报点假名字,就能收获大把的金币,这样的事,真是不干白不干,干了也白干呀。

    随着这浪天的事深想下去,看来不仅仅只是浪天有这样的事,弄不好,整个帝国的大小城镇,都有这样的事发生。这才是为什么酒桌之上,那些人听到这个消息,并不深谈的原因。

    因为这早已经是分开的秘密,只所以提一句浪天,不过是因为他做到比较过份,又或是佩服他的胆大而已。跟本没有什么好说的。

    当潜规则不在潜,面是暴露在大众的面前,人人都已经习以为常到,失去讨论的兴趣之时,带来的严重后果是好怕的。

    轻则业行公信力崩塌,重着毁国灭邦啊。

    乱像已现

    乱像像少女的大脚,已经一点一点的露出来了。流氓们都已经擦着口水,各自准备着从乱像之中,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好处。

    “我应该怎么干呢?”胡忧在心里问自己。他现在手中掌握的不是从精兵里选出来的不死鸟特战团,也不是身经百战而不死的奴营士兵,而是五千没有见过血的新兵。

    这五千新兵,虽然绝对忠诚,可是他们能有多少战力,能再这个乱世之中,发挥多大的作用,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胡忧摸摸脑袋,这几天想事太多,想开始掉头发了。最后胡忧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再看清各方面的形势再说。手里的底牌不多,必须得省着点用才行。用一点,就少一点了。

    马拉戈壁的,老子什么时候,也能财大气粗一些。

    浪天的战场,因为调停团的介如,暂时平静了一些,不过双方人马,都没有打算就些做摆的意思。都在摩拳擦掌,随意继续开战。

    这次来浪天调停的主管,胡忧有过一面之缘,还一起喝过酒,吃过一顿饭。苏克,顶泗天灾时的调查员。他曾经一度很想把胡忧带到皇家骑兵团里。

    这个精于计算的城守,现在很头痛。苏门达尔和司马寿现在是暂时不打了,但是他知道,现在的问题解决不了,这仗迟早还得打。

    可是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现在这已经不是苏门达尔死了个儿子的问题,而是两万人命的问题。苏门达尔和司马寿对战以来,双方已经有两万多人死亡,近五万人不同程度的受伤。这些算谁的?

    算苏门达尔的?他老年死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现在都快已经气疯了,你在把这个错算到他的头上,他还得拼命。

    那算给司马寿?更不成了。司马寿是被动挨打的一方,你如果能找到证据,证明齐拉维是他弟弟司马无敌派人搞死的,那还行。怎么着也可以压着他一点。

    可现在不是没法证明吗这里是司马寿的地方,别说弄死个齐拉维,就算是弄死他苏克,想不被人知道,那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这怎么可能查找来。

    “怎么这那么倒霉,老是遇上这种事呢。”苏克恨恨的说道。比起武官,他其实更喜欢,也更擅长文职方面的工作。可是这帝国没有文官呀

    “大人,大人,苏克大人,大事不好了。”一个突然冲进来了士兵,打断了苏克的思绪。

    “怎么了,慢点说。”苏克一脸沉稳的说道。苏克就是这么一个脾气,无论遇上多大的事,他都沉住气。也许正是因为他这个脾气,才被巴伦西亚弄来调解苏门达尔和司马寿之间的事吧。

    苏门达尔和司马寿这俩人,本来就打得火星乱飞,这要再弄进来一个火暴将军,弄不好之前还是两方找,劝完之后,变三边混战了。

    “那,他们,打,打”慢性子遇上慢郎中,你让他慢点说,他还真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崩。

    “谁打起来了,你到是快说呀。”遇上这么个报信的,就算是以苏克的脾气,也不由得着急了:“是不是苏门达尔又开战了?”

    想想似乎不像,这没有听到战鼓声呀。究竟是哪里打起来了。

    报言士兵重重的喘了口气,情况这才好一一些:“不是乐同城。是青青州以北,安融,林桂帝国,池河帝国再次犯边,黄龙道,鱼秧子领,狮子山一线,已经全部落在了三国联军的手里。

    三国联军现在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我青州展开抢光,烧光,杀光的三光推进法”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