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37章 神秘姑娘

    137章神秘姑娘

    胡忧想要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射出去的箭,为什么会掉到地上。00ks.Cc可是这个时候,那队传令兵刚好冲过那个地方,高速冲过的战马,带起大片的尘烟,就算是有夜视眼的胡忧,也看不清那里的情况。

    尘烟吹过之后,胡忧的视线,终于清晰了起来。只见之前小女孩站着的地方,一个姑娘出现在那里。她一身白色长裙,腰中一条紫色的绣花玉带,乌黑的长发,在风中飞舞,脚上穿的是一双绣花布鞋。就算是距离甚远,似乎都能闻到她淡淡的体香,她是那么美得让人迷醉。

    如果不是手中宝剑寒光闪闪,谁会相信,这个穿着绣花鞋的女孩,就是那个打开胡忧一箭的人。

    胡忧也不想相信,不过被她抱在怀里护着的小女孩,证实了这个说法。如果不是她,那个小女孩子怎么可能躲得过胡忧射出的箭。

    在胡忧看向那个姑娘的同时,那姑娘也同样看着胡忧。看她那一脸寒霜,想来对胡忧没有太多的好感。

    说来也是,谁会对一个居然向几岁孩子射箭的人有好感呢。哪怕他的出发点是为了救人。

    胡忧突然很想知道这个姑娘是谁,叫什么名字,身住何地。可是当他跑下楼的时候,那个姑娘已经不见了。只有那个躲过一场大难,却全然不知的小女孩,留下了原地。她就像一阵风,飘然而来,又消失而去,不带来尘土,也没有带走云彩。

    胡忧若有所失的看着那个姑娘之前站过的地方,良久不语。之后默默的回到马车上,边和鲁游讨论连环弩弓的兴趣也失去了。

    “那姑娘的功夫真厉害。”红叶看胡忧一付失神的样子,幽幽的说道。

    “嗯。”胡忧点点头道:“她的功夫,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人中最强的。”

    胡忧说这话时,脑中浮现出来是宁南公主欧阳寒冰四侍女之一的旋日,虽说这一箭,胡忧是留了手的,但是为了要把小女孩带开,这一箭的力量,并不小于射向旋日的那一射。以旋日的功夫,当时都仅仅的偏开了要害部位而已。而那紫腰带姑娘,却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中,同时挡开胡忧的箭和抱起小女孩。可见她的功夫了得。

    “可惜缘悭一面,没有能和她认识。”红叶一句话,说出了胡忧的心声。

    说胡忧爱上了这个紫腰带姑娘,那多少有些夸张,不过说胡忧对她产生了兴趣,那到是真的。

    青涩?冷漠?淡雅?这些词有在她的身上,都不是那么合适。

    她像一阵风,像雾,像水中之月,又或更像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胡忧忘不了她射过来的眼神,那眼冷漠却而充满哀伤。是什么,伤了她的心。

    难到是那一箭吗?

    胡忧道:“我有预感,会再次见到她的。”

    车轮滚滚,时光飞逝。一天又一天的过去,距离青州越来越近,那个姑娘,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呼”

    正靠在车壁休息的胡忧,猛的睁开眼睛,大口的喘着气。他刚才做了一个梦,梦到夕阳西下,天苍野茫,漫天的红叶飘零,一个穿着飘逸长袍的少年,头发像丝绸般在风中飞舞如瀑。一位绝色女子,默默地跟在后面,胯下枣红色的骏马迅速地走向远方,剑光一样疾,只留下翻飞的风尘。

    草地上,一条紫色的腰带,落在了那里。随风飘舞着。

    绝色女子,似是那个几天前见到的姑娘,而那个少年,胡忧却看不清楚他是谁?会是自己吗?

    “怎么不多睡会?”红叶看胡忧醒来,给他递上一条毛巾。

    胡忧接过毛巾,擦去那满头的大汗。挺美的一个梦,自己怎么做得有些心惊肉跳的。

    “睡不着了,不睡了。车到哪里了?”胡忧把毛巾递回给红叶。

    红叶接过毛巾,又给胡忧递来一杯茶:“大约再有半天,就到乐同城了。”

    “哦。”胡忧默默的喝着茶,再不说什么。他并不打算把刚才的梦境,告诉红叶。

    乐同城,进入青州的门户,也是青州通往帝国的唯一要道。这几日来,由于胡忧无心于景色,大多呆在车里,也时连吃饭都不下车,所以马车的速度挺快,比原计划快了两天,来到了乐同。

    从一路上收到的消息,库比拉斯率领的五十万部队,现在与安融,林桂,池河三国近百军联军,形成了对峙。双方不对不和,就这么耗着。

    而帝都那边传来的消息,就比较奇怪了。一会说要对,一会说要和,一天三变,研究是要打还是要和跟本没有一个准。胡忧一开使还不停的分析着哪一个可能性更高,现在他懒得分析了。连上头主事的人,都不知道是想打还是想和,他一个下面的人,分析出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这玩艺就像是股票一样,别管你弄出多少数据资料,也顶不过庄家的一句话。他说涨就涨,他说跌,他的数据分析得再好,也是一个屁。

    胡忧现在只知道,这种变幻不定的消息,对士兵士气的伤害是非常大的。再这样弄下去,弄不好,不用开战,自己都垮掉了。

    同乐城是司马家的地盘,司马寿那个老小子,安融出兵青州的时候,他是一兵一卒都没有出过,完全当没事发生过。现在帝国五十万部队进驻青州,到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商机。

    同乐是进入青州的唯一通道,五十万大军进驻青州,大量的物资,每天都会途经这里。别的不说,就那些跑过的补给兵。就在乐同撒下大把的金币。

    士兵是一种特殊的群体,他们本身没有什么钱,但是出来却又很大方。特别是这种随时要开战的时候,士兵花钱又更疯狂了。

    几乎每一个有机会进乐同城的士兵,都会花光身上全部的铜板。用士兵的话说,他们是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今天活着,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活,要这么些钱,留在身上有什么用。还不如花了好,省得有那个么牵挂。

    士兵们说得爽快,胡忧听得到不是那么爽快。他知道,这是士兵心里没有底的表现。他们已经失去了信心。随着战局的变化,和参加过第一次对安融之战的描述,士兵们就算是再蠢也知道,现在的部队,已经不是开国时那支战无不胜的部队了。三十八年的歌舞升平,让他们已经适应不了战争了。

    他们从忙目的自信,一下转成了自卑。他们没有取胜的信用。他们没有以五十万人,去赢对方百万部队的决心。

    他们只是想着,这仗能晚一天打,就晚一天打。能多享受一天,就多享受一天。他们就像是癌症患者,跟本拿钱不当钱,一发到饷钱,就想着怎么样花出去。

    同乐城比帝都更加病态的繁华,吸引带了无数的商人。商人逐利,他们跟本不会去在呼你什么打仗不打仗的问题,哪里有些赚,哪里呢赚到其他地方赚不到的利益,他们就会去哪里。

    车进同乐城,一直吧自己闷在车里的胡忧,决定下来走走,散散心。士兵可以得过且过,他不可以这样,他要在回到暴风雪军团之前,把自己的心态给调到最佳。他不允许自己在战场上,出现什么底级的错误,葬送自己和士兵的生命。

    “王二,停车。”胡忧在车门上敲了敲说道。

    车停下来,胡忧把王二和鲁游留在车上,拉着红叶,信步的走在同乐城的等道上。这里的人,似乎都已经忘记了青州一触而发的战火,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叫卖声,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热闹异常。

    胡忧特意地到城门那边转了一遍,想看看能不能遇上太史公。他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个太史公给他的,跟本不是故事书,而是一个个被他套上故事外衣的历史记事。有些记事剥去故事外衣,强入数据之后,是可以还原成兄史实的。

    “你在找什么人吗?”红叶看胡忧的目光,一直不停的寻找着什么,于是问道。

    胡忧的目光从一个老者的脸上划过,点点头道:“嗯,我在找一个老者。”

    红叶奇怪的说道:“老者?我还以为你在找那个紫腰带姑娘呢。”

    胡忧转头看了红叶,摇摇头道:“你想到哪去了,我找她干什么?”

    红叶噘噘嘴道:“你敢说这几神不守舍的,不是在想她。”

    红叶这话带着撒娇的意味,边说着边偷偷拿眼去看胡忧。看他是不是有生气。

    胡忧紧了紧拉着红叶的手道:“我知道你在担心我,不过我没有事的。不错,这几天我确实有想过那个姑娘,只是我的想,只你想的不一样。

    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感觉那个姑娘,与我肯定会发生什么交集,虽然她一直没有再说出现,可是这样的感觉,却越来越强列。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红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好像知道一些,又好像不知道。那个姑娘有什么特别之处吗。你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

    胡忧沉思了一会,摇摇头道:“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有那样的感觉。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从来没有好好陪你逛过一次街,今天我们什么也不想,好好的玩玩怎么样?”

    “真的?”红叶听得这话,眼睛一亮。无论是哪个时代,只要是女孩子,都是喜欢逛街的。一位伟大的商人说得好,如果你能抓住女人的心里,知道她们要什么,那你就掌握了辉煌。女人,永远是商机保证,不是有句话,男人赚钱女人花吗。

    胡忧看在红叶可爱的像小女孩一样,仰头看着自己,两个眼充满着兴奋,忍不住在她的小鼻子上捏了一把道:“真的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经常骗我。”红叶嘟嘴瞪了胡忧一下,拉着胡忧的手,跑进了街市里。银玲般的笑声,洒了一地。

    “咦,那边围了那么多人在干什么?”转过一个街口,红叶对一群围在茶楼门外的人产生了兴趣。

    “咱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胡忧说道。江湖出生的他,对于热闹的环境,总是有一种强烈亲切感。因为他以前就是靠吸引人的眼球来吃饭的。

    “好呀。”红叶拉着胡忧快步走过去,两条新梳的辫子一摇一摇的,充满着快乐。

    “是她?”胡忧护着红叶挤进人群,一眼就看到了那里面的情景,也认出了制造这场围观的人。

    一身白色长裙,腰中一条紫色的绣花玉带,乌黑的长发,在风中的飞舞,淡淡的体香,让人迷醉,脚上穿着绣花鞋,这不就是刚才胡忧和红叶口中提到过的那个紫腰带姑娘吗?

    她也来乐同了,她这是在干什么?

    紫腰带姑娘是胡忧给人家起的外号,这个姑娘叫什么,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只见这个姑娘坐在一张红木椅子上了,她的身前有一张八仙桌,桌上有一个棋盘,一套笔墨,一张白纸,一副对联的上半部份,和一把古琴。

    那天挡开胡忧箭矢的那把宝剑,此时也放在桌上,剑下压着一张纸,纸上写着:“琴棋书画,任选其一,胜一局收金币百枚,败一局送金币二百。有能全胜本人者,愿终身为奴为婢,就不反悔。”

    胡忧看完那纸上的字,惊异的看向红叶,红叶也同样回以胡忧疑惑的目光,看来她也看不明白,这个姑娘这是在干什么。

    有好事之人,上说与那个姑娘搭讪,不过那个姑娘并不理会,犹如老僧如定,坐在那里不言不语。

    “好来试试。”

    一个身穿锦衣的男人,许是看姑娘长得漂亮,想收回家中,许是想在人前出风头,一声高喝,把一袋金币给拍在了桌子上。

    “这里有一百个金币,你说怎么玩吧。”锦衣男人一脸得意的说道。

    紫腰带姑娘抬头看了他一眼,并不去打开那个钱带,而是伸出玉手,一一点过桌上的未琴棋书画,示意锦衣男人随意的选择一样。

    如果是换了别人,肯定要以为这个姑娘是一个哑巴,不过胡忧却不那么认为。因为他知道,这个哑巴一般同时会失聪的,这个姑娘能听得见声音,肯定不会是哑巴。

    当然,这个姑娘如此的漂亮,谁都不忍心,她会是一个哑巴的。这么弄成哑巴,老天爷也太不开眼了。

    锦衣男人选择的是棋,姑娘摆出来的棋是围棋,锦衣男人执黑子,姑娘拿了白的。

    胡忧的那个无良师父以前也挺喜欢下围棋的,胡忧从小跟在他的身边,对这围棋也懂一些。

    一开始,胡忧也不确定他们下的是不是围棋,因为他来到天风大陆之后,还没有见过别人下围棋。还两人走了一会之后,胡忧就确定了,他们下的,确实是围棋。

    爱美之心有皆有之,胡忧当然不愿意看到这个紫腰带姑娘输给锦衣男人,所以他很自然的站在了姑娘的这一边。

    看着那执白子的玉手,上下起落,一颗颗的把棋子放入棋盘,胡忧的心里,就是比那个姑娘还要招急,真恨不得跳入场中,帮这紫腰带姑娘共同对负这邪恶的男人。

    现在在胡忧的眼里,凡是想赢这姑娘的人,都是邪恶的。居然想让人家姑娘为奴为婢,胡忧绝对的鄙视他。

    锦衣男人的黑子,再走了五十步之后,就定在空中,怎么都不动了。胡忧光顾着为姑娘急着,光顾着看人家如玉一般的纤指,都没有怎么注意这棋究竟下成什么样。突然发现锦衣的手不动了,他的心里不由大惊。还以为这个邪恶的男人就赢了呢。

    仔细看了棋路的走势,胡忧一颗悬起来的心,这才放回了肚子里。只见棋盘之下,黑子的大龙被白子拿住了龙头,黑子无论是怎么挣扎,都被白子给死死的按住,怎么都动不了。

    锦衣男人犹豫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没有再落子,向姑娘拱拱手,离坐而出。把椅子给让了出来。

    紫腰带姑娘玉指转动,没两分钟,棋盘之上,黑白归位,收起钱袋,又如老僧入定一般,回复了之前的样子。

    “这么容易就赚一百个金币。”胡忧喃喃的低声道。美女就是有优势,想当年,胡忧和他那无良师父也在街上摆过棋摊子,不过跟本没有赚到钱,最后白坐一天,晚饭还是胡忧偷了只鸡,才解觉掉的。

    锦衣男人输掉之后,又上来了一个人大胖子,这家伙怕得有二百多斤,坐得那椅子都有些发飘,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碎掉。

    “嘿,你说,这胖子想比什么?”胡忧撞了红叶一下,小声的问道。

    红叶摇摇头,猜道:“不知道,我想应该也是下棋吧。”她实在没法想像,一个胖字拿着古琴弹奏是个什么样子。再说了,比棋是最容易分出胜负,也是最公平的。那比字比画的,就比较没谱了。

    胡忧道:“我看也是,这丫头真厉害,居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