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38章 红颜祸水

    138章 红颜祸水

    和胡忧、红叶料想的一样,胖子比的也是下棋。不过这胖子的水平,比那个锦衣男人可就差远了。人家那个锦衣男人至少还有条大龙让紫腰带姑娘吃了,胖子连个龙尾巴都没有弄出来,就让人家姑娘给灭了。

    胖子留下一百个金币跑了。那姑娘之前收入多少,胡忧是没有看见,可是这么两下,他可是看见了。短短不过半个小时,就有两百个金币进帐,看得胡忧那个眼红呀,他一年的饷银也没有这么多呀。

    眼红归眼红,胡忧看姑娘的眼神,可没有变成看资本家的眼神,爱美之心嘛,你要是换一个男人在这里,当着他的面,赚这么多钱试试,没准他就得冒坏水。

    “唉,我说。”红叶捅了胡忧一下道:“你不是对人家姑娘念念不忘吗,要不你也上去试试?说不定能拿下这个姑娘呢。为奴为婢耶,你不想?”

    不想?

    孙子才不想呢

    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婢女,谁会不想。也就极个别大家小姐,妒才嫌能,也许会不想,只要是男人,都想。

    哪个男人如果说不想,那得先抓到太医院里看看去,是不是当初割的时候,没有割干净,给跑出来了。

    胡忧刚看到‘为奴为婢’那几个字,心里就一直转这个脑筋,可是他手低下的活不行呀。下个围棋吧,他也许还能对付几下,你让他玩古琴?他连摸都没有摸过,锣他到是敲过几下,可人家认可吗?

    书画更不用说,他跟本就没有真正上过学,能看懂几个字,还是当初那个宫画的情姐姐教的,写出来跟本见不了人。春宫画他到是能画上几笔,不过这要画给人家姑娘看,嘿嘿人家姑娘那桌上的宝剑,可不是摆来好看的。就算人家姑娘慈悲为怀,不要他的小命,要他的小,那也受不了啊。

    胡忧没有答红叶的话,他正看着姑娘的那双玉手,想花招呢。

    老话说得好,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胡忧这边的花招还没有想出来呢。那边有招的人,就已经动手了。

    就在这片刻的工夫,人群被人强行的分开,红叶一不小心,都被撞了一下,还好胡忧拉着她。

    胡忧顿时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他现在大小也是个督将,上过战场,见过血,玩过命,这段时间,手底下管的又尽是那些作奸犯科的奴兵。玩文的,他也许会杵点,玩横的,他可不怕谁。

    冲进圈里是十几个光着膀子的恶汉,头圈在脑袋上,腰中绑着黑色的牛皮带,脚上穿着草鞋,胸口处画了两条带鱼,一个个凶神恶煞,就差没在脑门上刻字‘我是坏人’。

    领头的一个,刚冲进去,就冲着那姑娘大喊道:“小皮娘好大的胆子,敢在我的地盘上出千,你自己说,该怎么办吧。”

    下棋光明正大,又不是玩骰子赌大小,这么多人看着,哪来的什么出千嘛。

    恶汉这话一出,不用胡忧这种老江湖,就算是三岁小孩子,也能知道,这丫的是来闹事的。

    胡忧看着这十几个人,在心里暗暗的摇了摇头。这水准也点差了一点。你实在是编不出一个合理的借口,干脆什么话也不说,明抢好了。弄这么多弯弯绕干什么,给广大的流氓工作者丢脸。

    那姑娘显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跟本就没有拿这十几个恶汉当一回事。她拿出一块琴布,慢慢的把古琴给包起来,然后又把笔墨收拾好。有人闹事,这地方肯定是呆不下去了, 她这是要收摊。

    胡忧看这姑娘从头到尾,都是那么冷静,不由在心中暗暗的佩服。当年他和师父遇上城管,可没有这么冷静,有时候跑得连鞋子都掉了。相比起人家姑娘,真是够丢脸的。当然话又说回来,这些恶汉跟城管也没有什么可比性。

    “怎么,想走?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领头的恶汉在那姑娘要抓棋子的时候,一把抓了过去。他是冲着人家姑娘的手过去的,不过姑娘闪得快,他毛都没有碰到一根,那蒲扇般的大手,直接拍在了桌子上,把桌上的棋子拍得一跳,出哗哗的声音。

    “你想怎么样?”姑娘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甜如空谷夜莺,冷如西伯利亚的寒流。

    “我说不是哑巴吧。”胡忧碰碰身边的红叶,小声的说道。

    红叶白了胡忧一眼,懒得理他。

    “拿一千个金币出来,我放你走。”恶汉抖着那一脸的横肉说道。

    “你认为我有吗?”姑娘放弃了再去收棋子,把桌上的宝剑拿在了手里。

    那恶汉自觉身边有十几个人,战力强大。不觉得一个丫头拿把破剑,对他能构成什么危险,跟本就没有在意这个。

    “没有也好办法,你不是要为奴为婢吗,就拿你来顶好了。”恶汉说着一挥手:“弟兄们,给我上。抓到美人,我大大的有赏。”

    十几个大汉是一涌而上,之前看热闹的人群,看到这边动武,呼啦一下,全都退开了。胡忧和红叶也跟着人群,散开到一边去。在退开的程中,胡忧已经把鲁游做出来的那把样品弩弓拿在了手上,说不得,今天要给这弩弓开开封。

    姑娘一脚踢开桌子,当场就砸倒两个大汉,手里的宝剑并不拔出来,连着鞘上下挥舞,左拆右挡,十几个大汉,一时之间,居然近不得她的身。

    胡忧在一边看得清楚,那姑娘每每身转腾挪的时候,都有意的护着夹在左肋下的那把古琴。看来她对那琴,非常的重视。

    姑娘毕竟是姑娘,一个人对战十几个大汉,打了五六分钟,动作也就慢了下来,几次差点让人伤着。

    胡忧觉得不能再看下去了,再不出手,那姑娘就得吃亏。用外袍挡着,他的弩弓已经架了起来。射人先射马,擒贼先禽王,胡忧打算先干掉那个头子。

    就在胡忧打算出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暴喝:“住手”

    声是一声,不过胡忧听得清楚,是两个人同时叫的。其中一个声音,胡忧听得陌生,另一个声音,胡忧听得就熟悉多了。

    随着那声音的落下,两队人马,同时出现在场中。两队人穿的都是军服,一队是绿色的,另一队是灰的。

    帝国的军种分五大军团和地方守备部队。军服都是统一的样式,不过颜色不一样。五大军团的军色分别是白,红,黄,黑,绿,而地方守备部队,无论哪一个城,穿的都是灰色的军服。

    绿色的那对人马不用多看,胡忧也知道,是属于暴风雪军团的人,而那灰色的也不用说,自然是乐同城的地方守备部队。

    胡忧在听到‘住手’的同时,就把手里的弩弓给收了起来。他知道下面的戏码,不用他来演了。

    两队士兵,一到现场,就马上分守两边,刀枪出鞘,形成对峙之势。

    “是齐拉维”红叶看着那个从绿队里走出来的人,在胡忧耳边小声的说道。

    胡忧点点头,他明白红叶这是在提醒他,不要轻举妄动。胡忧此时的目光,落在灰色部队的那一边。那边领头的,是一个年纪稍微比齐拉维大上几岁的男人。这个人,身上穿的是一套灰色镇守将军服,长像粗犷,看来很有些战力。

    “那个男人是谁?”胡忧问红叶道。

    红叶仔细的看了一会,微摇头道:“这个人我也不认识。不过据我所知,在乐同那么年轻,就当上镇守的,肯定是司马家的人。依身形看,应该是司马寿的弟弟司马无敌。”

    “这名字可够霸气的。”胡忧说着往后缩了缩,齐拉维此时正往前走,胡忧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也在这里。

    齐拉维明显是认识司马无敌的。他往前走了几步,就对司马无敌叫道:“司马兄,许久 不见,别来无恙啊。”

    司马无敌也大步的走出队列,跟本无视被围在中间的那十几个诚惶诚恐的恶汉,出声如雷的说道:“原来是齐拉维,听说你这次在帝都,丢了一个大大的脸呀。”

    司马无敌看来与齐拉维不怎么对付,一开口就揭齐拉维的痛脚。齐拉维这一次在帝都比箭,五箭没有一次射到靶心,最后自己退出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帝国。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人不知道的。不过敢这么当着他面说出来的,可不多。

    “你”齐拉维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现在他最恨的就是人家在他的面前,提起射箭 的事。

    强忍住气,齐拉维冷哼道:“都说司马无敌多么的厉害,今天看来,也不过尔尔,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流氓当街欺负弱女,嘿嘿,这手段也太儿戏了吧。”

    齐拉维这是指桑骂槐。他这话虽然没有明说什么,可是明眼人都可以听出来,齐拉维这是把这十几个恶汉的屎盆子,扣到了司马无敌的头上。暗指是司马无敌弄出的这场戏,想要欺辱人家姑娘。

    司马无敌听到这话,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不过,那十多个恶汉确实是他弄出来的。之前他在府里喝酒。听手下来报,街上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在摆棋,他色从心起,就偷偷的跑来看了一眼。之后,就安排了这么一个局。

    先以流氓地痞弄事,再以官府出面,这是帝国有权势的公子,惯常用的方法。别看齐拉维说得那么不屑,这样的事,他自己也没有少干。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说得那么顺溜,都不带想的。

    不过有些事,是能做不能说。就像有些潜规则一样,哪怕是大家都知道,但却不能摆上台面上来。

    齐拉维这也是被司马无敌地给气的,一时之间,又找不到东西来反击司马无敌,干脆,把这事给抖出来。反正这事现在是司马无敌在干,他没有干。

    司马无敌恼火的叫道:“来人呀,给我把这些寻衅滋事之人,全都给抓起来,那个女人,也带上。”

    司马无敌这个人,动手的能力,比动脑子强。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齐拉维的话,想着干脆把人绑了再说。反正把人给绑了,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到时候能不能吵过齐拉维,损失也不大。

    司马无敌的主义打得好,可是齐拉维不干呀。他也是听说这里有个绝色女子,才巴巴带人跑来的。怎么能眼看着司马无敌得手,自己则两手空空呢。

    “慢着。怎么着,你还想明抢?你今天要是敢乱来,我就把你的罪行,告到帝都去。有种你就动动试试,我到要看看,你们司马家到时怎么护着你这个野种”齐拉维大步上前,阻止司马无敌的人动手。骂人无好口,他这心里一急,也想出来司马无敌的短。

    胡忧听到这里,把目光看向红叶。红叶明白胡忧的意思,低声解释道:“司马无敌是司马家主喝醉之后,强嗯,推到了一个女奴而生的。”

    胡忧笑道:“你到学会偷我的词了,嘿嘿。”

    红叶想起刚才自己说的话,羞得不行,狠狠的在胡忧的腰上掐了一把,掐得胡忧直咧嘴。自从那晚听了胡忧的醉话之后,她在胡忧的面前,比以前随意了很多。因为她知道了胡忧的心。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安慰。心情好,女子的心性,也慢慢的表露出来了。

    女奴在天风大陆是比青楼女子还要低溅的所在。天风大陆,青楼女子是有ji籍的,如果愿意,她们可以还自由之身。运气好的,像索菲雅那样,做到一国之后都有可能。而女奴则是不行,她们什么都没有的。这个没有,包括她们的身体。要是专属女奴,那还好一些,只要侍候她的主人就行。如果是家族女奴,那就惨了,随便一个看门的,都可以把她们拉去。

    司马无敌的母亲,就是一个家族女奴,而且还是上了些年纪的,都不知道已经被多少人玩过。

    女奴的孩子,也同样是奴,一般情况下,那些人玩是玩,但是绝对不会把种下到她们的体内。也不知道是那司马家主的能力强,还是怎么着,居然一射而中,种下了司马无敌这个种。

    司马无敌出生的时候,并没有人知道他是家主的种,他是被当成奴隶来养的。从小没少吃苦,小小年纪,就什么脏活累活,都要做,吃得却比猪都差。

    也许是这小子种好,在那样的环境下,他不但不像其他女奴的孩子那样,长得又小又廋,居然长得结结实实,非常的壮,不但如此,他还长得越来越像家主。

    一开始,所有人都欺负他,慢慢的,就没有人敢了。甚至有些人,开始跟他暗中打好关系,知道他好武,还有家将暗中教他各种武学的技巧。因为他们都知道,家族的上层,迟早会现这个孩子的。

    果然,再一个非常巧合的环境下,司马无敌与家主正面的遇上,并为家主挡了一刀,差点死掉。之后认祖归宗,并因为那一刀,得名司马无敌。

    胡忧抓住红叶的手,道:“别闹,别闹,快看,要有好戏。”

    红叶把目光转回到司马无敌那边,果然看到他的脸色,大大的不对了。

    往事一一浮现于司马无敌的脑海里,他心里那个恨呀。那段不光彩的过去,是他最不愿 意想起的了。

    司马无敌的铁拳都已经握得指甲都插进肉里了,齐拉维还没有觉,一脸洋洋得意的,还给那紫腰带姑娘去了个飞眼。

    “给我杀。”司马无敌怒火充头,有到是忍无可忍,那就无须再忍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齐拉维今天是故意过来找他碴的。在阴谋点往深处想,他甚至要认为那个姑娘,也是齐拉维安排的。

    齐拉维正得意呢,一转头就吃了司马无敌 一记老拳。司马无敌这一下,可是含恨而出,用力极大,一拳下去,齐拉维的门牙都飞了。

    “啊呸”齐拉维吐掉满口的碎牙,含含糊糊的叫道:“杀,给我杀”

    齐拉维带来的这些人,并不是不死鸟特战团的人,而是苏门达尔的卫队。他们是苏门达尔亲自调给齐拉维的。好不好,就这么一个儿子,谁的儿子,谁不爱呀。

    这些卫队成员,对苏门达尔家族的忠诚度极高。得了齐拉维的令,他们跟本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拉刀就冲上去。反正同乐城和暴风雪军团本来就不对付,管他那么多,先打了再说。

    乐同城地方守备部队和暴风雪军团的人,就这么当街干了起来。别看他们对外打安融的时候,一个个,那可狠着呢。手起刀落是血肉横飞,那叫一个痛快。

    那十几个流氓这会到傻眼了,和着人家打了个兴高采烈,没他们什么事了。相互对了个眼色,趁乱跑了。

    胡忧也被司马无敌的铁拳吸引去了目光,突然想起那姑娘,再看过去,那姑娘已经不见了,和上次一样,她站过的地方,只剩下淡淡的女儿香。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