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36章 机灵鬼

    136章 机灵鬼

    放下对弩弓的兴奋,马车继续上路。这一次,应为有西门玉凤的面子和红方正的暗中帮忙,胡忧不用与大队将官一同回青州,但是这回军的限期,是已经定死了的。逾期不归,等同于逃兵。胡忧如果是撞在这条之上,就连西门玉凤也保不了他。

    一辆马车四个人,算起来也就王二一个随从,还是鲁游的。相比起其他将军,多少寒酸了一些。不得不说,这是军部有意难为胡忧的结果,要不然,他至少可以带上朱大能或是哈里森,也不用做个光杆司令。

    不过胡忧对此,并不是很在意,他不是一个讲究排场的人。江湖生活十三年,什么事他没有见过,去年从天德哥伦比亚军校赶回青州,沿路何止几千,还要途经好几个国家,他也不是单人匹马,回到青州。这次坐有马车,身边还有美人伺候着,再加上一个巧器大师在旁,再他看来,这已经是很不错的生活了。

    胡忧四人是中午出的帝都,一早上都在鲁游的藏金楼里搬鲁游的家当,之后又急急出城,连顿午饭都没有吃上。

    赶路加上胡忧在路上试弩弓,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了。车过小集市的时候,正好路边有家两层高的小酒楼,酒楼名为杜康,依河而建,颇有几分景致。

    王二看到这个杜康酒楼,心里就转开了。王二是小从在帝都下层长大的,之后又做了藏金楼的跑堂,几年下来,也练就了几分眼色。他从鲁游和胡忧之间的对话就知道,今后自己的主子,很可能就是胡忧。

    对于胡忧,王二的心里是有几分敬佩之意的。胡忧的故事多在青州,帝都流传还不多,王二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胡忧身上的军服,他可是知道。

    王二记得很清楚,胡忧第一次来藏金楼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队长而且,而这才不到两年的时间,胡忧身上的军服,就已经变成了督将服。

    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只有三十人士兵的小官,变成手掌几千人的大官。那意味着什么?

    在王二看来,那意味着胡忧如果不是世家子弟,就是一个非常了得的人。无论是哪一样,都证明胡忧这个人,前途不可限量。再加上坐下这辆西门玉凤专属的马车,就更能说明问题了。

    人们都说,男人最怕入错行。其实这话不对,一个人最怕的是什么,不是怕入错行,而是怕跟错人,站错了边。

    哪怕是你得以进行一个最吃香的行业,跟了一个没有前途的上司,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他自己都混得那么惨,又能给你带来什么?只能把你带向更惨。

    王二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跟上胡忧这么一个很有前途的人,自然也就想着,怎么在胡忧的 面前表现一翻了。以他现在的地位,别的也做不了,唯有在小细节方面,做出一些表现。

    王二看这杜康酒楼还算不错,觉得是他表现的机会,于是深深的吸了口气,大着胆子,回身俯下腰,敲了敲车门,恭声道:“胡忧少爷,前面有一间杜康酒楼,看来不错,你看是不是停车吃饭。”

    要不怎么说王二机灵呢,只看他不管胡忧叫将军,而叫少爷,就能说明他的心思了。我们都知道,叫将军,可以是下属,也可以是尊称,这是一种对外的称呼。而叫少爷就不一样了,这大多是府内的称呼,就算是称其他人为少爷,那也有一种相熟的成份在里边。王二这么叫胡忧,那是告诉胡忧,要尊他为主的意思。说白了,就是咱们是自己人。

    马车车厢里,胡忧正在研究着弩弓,有牛筋和马尾毛做弩弦之后,弩弓的成本就大大的降低了。虽然比起天蚕丝做的弩弦,这马尾弦的威力要小了不少,只能大约达到三百五十步左右。不过这也已经比普通弓箭强了五十步,而且体积小得多,携带方便,还具有突然性,只要大量装备部队,战力是可以看得见的提升。

    按说这应该能让胡忧很满足了吧。

    可是胡忧只是兴奋了一阵之后,他就又开始琢磨了。都说人心不足,胡忧也算是一个人心不足的人。他是见过枪炮的人,只是一把弩弓,怎么可能让他满足。

    做枪炮当然不可能,胡忧此时琢磨的是怎么能让弩弓做到连环射。机关枪和手枪的威力那可是不一样的,单的弩弓和能连环射的弩弓,威力也同样差别巨大。

    弩弓连环射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胡忧以前在电视里见过。可问题是他不懂得制作原理,他一个跑江湖的混混,怎么可能掌握那种高深的机械动力原理。

    胡忧在想着怎么跟鲁游说,被王二打断,他皱了皱眉,拉开车门上的一个气口,往外看了一眼,想起大伙直到现在,连午饭都没有吃,于是点头同意道:“好吧。”

    这一路之上,红叶给准备有干粮,大可不必停吃饭。不过胡忧考虑到鲁游的年纪毕竟有些大了,就算他的肠胃功能没什么问题,但是他的身体,毕竟不再年轻,这要一路之上,餐风露宿,弄病了,损失可就不大了。

    像鲁游这样的人才,可不好找。就算有,胡忧现在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在去收服一个。人家既然跟了自己,总得善待人家才是。

    再说红叶一个女儿家,多少也有些女儿家的私事要处理的,这老在马车上,也不是个办法。总得也给她一点空间。

    王二看胡忧答应他的提议,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他觉得自己这一次,做了一件漂亮的事,应该能在胡忧的心里加上分,这对今后的展,也是大大有利的。

    王二心里很清楚,胡忧将致督将,身边肯定已经有了一批心腹之人。他这么一个新人,想要在胡忧的班子里出头,就必须要做出更多的努力。

    王二小心的在杜康酒楼门前,把车停下,伺候胡忧下车。胡忧虽然已经官致督将,不过这下车有人伺候,他也还是第一次。军中可没有这么多讲究,以前骑马他都是直接跳下来的。

    给王二递过一个赞赏的眼神,胡忧学着王二的样子,向红叶伸出了手。红叶看到胡忧的动作,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把一只玉手,交到胡忧的手上。

    胡忧做戏没有做全套,王二是扶着他下马车的,他却是抱红叶下来了。把红叶抱下来之后,胡忧才仔细的打量起这个杜康酒楼来。

    黑漆的木质招牌,高挂于正门之上,草书的‘杜康酒楼’四字,方正而有气势,算得上不错的手笔,至少比胡忧那几手鸡爬要好得太多。

    由于战乱的关系,有钱人大量涌入帝都,造成了帝都病态的繁华。这个离帝都不远的小集人气也不错,从大门往里看,里面人头攒动,不时传来嘈杂的声音,还挺热闹的。

    胡忧拉着红叶,当先上了二楼,王二扶着鲁游,紧跟于胡忧的身后。胡忧拣了个临街能看到河景的干净座头坐下,红叶坐在胡忧的身边,鲁游坐在了胡忧的对面。

    王二没有坐,他见酒保来没有过来,就自己擦起桌子来。他刚擦没有两下,酒保就满脸赔笑的跑了过来:“让小的来,让小的来,哪敢劳动客官动手。”

    王二笑笑道:“没事,在家里也做惯了。你这里可有什么拿手的好酒好菜,可供我家少爷品赏?”

    胡忧大有深意的瞟了王二一眼,暗道这小子有几分机灵。没有学着那着高门恶奴大喝小叫,却自己抹桌子,让酒保自己跑来,这可不是什么人都懂的。对于王二‘我家少爷’这个说法,他没有开口,任得王二挥,想多看看他还有什么本事。

    酒保听得王二的问话,略有几分得意的说道:“客官你这可算是问着了。小楼这里有刚宰的肥猪,河里现抓的鲜鱼,还有大虾。如果少爷想尝尝野味,我们还有山鸡,野兔,麻雀可是大补。酒嘛,自然是杜康了。

    我们这杜康酒呀,可是大大的有名,我可不是瞎说,有诗为证。嗯,那个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酒保说得兴起,居然还弄出诗来。王二偷眼看了胡忧一眼,看胡忧并没有不耐之色,也就没有打断那酒保,直等酒保说完,他才开口道:“看你说得到是不错,不会是光说不练吧。”

    酒保急道:“那怎么会,小楼的酒菜,在这一带可是大大的有名。各位客倌想要吃什么,尽管点,小楼保证能让各位满意。”

    王二这次没有再答酒保的话,而是转向胡忧,一脸恭敬的问道:“少爷,你看想吃点什么?”

    胡忧拿起茶怀,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我对帝都的菜式不是很熟,你看着办吧。”

    “是,少爷。”王二得了胡忧的话,又才转向酒保说道:“我说着,你记一下,给来个水煮鱼,溜红肉,小麻豆腐,鲜菇汤”

    王二一共点了六个菜,一个汤,两瓶杜康酒。不一会,酒保就给上了菜。胡忧只看了一眼,就暗暗点头。王二点的这几个菜,有晕有素。有辣的,有淡的,有鲜的,有干的,既照顾的红叶女孩子口味比较淡的习惯,也照顾到了喝酒人的喜好,还顺带照顾了鲁游上年纪,吃不了太硬的特性。果然是一个机灵了小子。

    “王二,你也坐下一块吃吧,此去青州,路途遥远,还得辛苦你了。咱们从今往后,就是自己人了,你也不用太过拘谨。”胡忧指指边上的椅子,示意王二坐下。

    “是,少爷,王二记住了。”王二连连点头,在椅子上坐了半个屁股。

    杜康酒楼这菜做得确实不错,胡忧心情挺好,吃得味道十足,红叶也不时点头,大是称赞。

    菜用过半,酒保又给送上白花花,热气腾腾的米饭。这也是王二给安排的,为的是照顾胡忧和鲁游喝酒的习惯。胡忧曾在藏金楼里用过饭,当时胡忧就是先吃菜,最后用饭,王二深深的记住了。

    用过了饭,刚把碗放下,酒保的茶也就到了。胡忧喝着茶,看了眼那些已经见底的碗盘菜碟,在心里暗暗的点头。

    饭菜酒的分量都是刚刚才,够吃却又不浪费,上饭和上茶的时间,也算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时候,一切拿捏看似平常,却又透着智慧和观察。这王二确实是有几分本事。胡忧自问,,如果换成自己来做,也就是这样了。

    胡忧在心里暗暗的思量着。他现在已经官致督将,可以自建府帐。身边确实需要一些机灵的人来分管各个方面的事物。

    由于奴营的特殊关系,胡忧身边没人的不便,还没有显露出来。不过他不可能一直在奴营,又或是说,他不可能任着自己部队的钱粮用度,一直掌握在他人的手里。

    到时候,一但拿回这些权力,胡忧要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身边无人可用的问题。曼陀罗帝国不设文官,可是这文官的工作,总得有人来做吧。

    管战马的司马,管钱粮的司库,主管参赞谋划的,应付突然事变的,总揽军政大计的,保全民生的。还要有谋士,术士,方士军队营垒、粮食和财用的收支情况何处不要人呀。

    这些文员,都得胡忧自己去找。候三他们,全都是武将,朱大能虽然懂一些后勤,但也用不上。现在胡忧是把这些全丢给红叶,可是他不可能一直把这些压给红叶,现在事情还少,红叶可以应付,以后事情越来越来多,红叶就算有八只脚,也干不了这么多呀。

    人才呀人才,无论什么时候,都得需要人才啊。

    叹了口气,胡忧的思绪又回到王二的身上。这小子确时不错,很机灵,可是他能不能用重呢?

    这一点,胡忧在心里,多少有些疑虑。因为在王二的身上,胡忧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王二的一言一行,几乎与他没有什么不同。

    虽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可是胡忧现在自己也是如履薄冰,不得不小心才行。

    “再观察一段时间吧,路摇知马力,时间会给出一切答案的。”胡忧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趁着天黑之前,胡忧打算再赶一段路。虽然这次回青州,军部给的限期,还是很充足的。但是出门在外,谁能预料到路上会生什么意外的情况。抓紧一些时间,总是没有错的。

    喝掉手里的茶,胡忧刚想起身下楼,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阵狂乱的马蹄之声。胡忧抬眼看去,只见远处十几匹快马,正在大路上飞驰。是一群传令兵,随着帝国的军情越紧张,这样的传令兵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百姓对这些传令兵并没有什么好感。不是因为他们总是带来坏消息,而是他们每一次出现,总是横冲直闯,所过之处,总是鸡飞狗跳,。

    特别是那些传加急令的更是蛮横,跟本不管路上是不是有人,他们都照冲过去。说起来,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帝国严令了号令到达时间,时过不到,那就是违令。违令者死,帝国的军法在这方面,绝对是无情的。

    “呀”身边的红叶突然惊叫着指着前方,一脸焦急之色。

    胡忧顺着红叶的手指看过去,猛的扔下手下的茶杯站起来。

    只见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不知怎么的,突然从路边走出来。而她的线路,正好和那队传令兵交集。

    骑兵的度很快,五十多米的距离,瞬间已经不过二十米了。而他们和小孩子之间,刚好隔着胡忧他们的那辆马车,相互之间,都没有现对方。

    可以遇见,最多十秒钟之后,小女孩就会和传令的骑兵部队撞在一起。而他们相撞的结果,跟本不用去多想。

    没有人来得急去救那个小女孩

    胡忧想都不想的瞬间拉出换日弓,拉弓引箭,一道寒光,直奔小女孩而去。他当然不是要射杀小女孩,他射的小女孩的手臂。这是他瞬间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他要利用箭的冲力,把小女孩子带回路边去。

    这样做,也许会让小女孩失去一只手臂,但是没有手,总比没有命强。两害取其轻,这也是万不得已的办法。

    当然,胡忧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射杀那些骑兵。但是这招更危险。先不说射杀传令兵会给胡忧带来多大的麻烦,弄不好就是判国的死罪

    单说那些传令兵有十多人,只射下一个,不见得就能救到小女孩,后面的骑兵冲上来,不但那个被射下马的传令兵会被马踩死,小女孩也同样会成肉泥。

    所以以一条手臂的代价,来换一条命,虽然有些残忍,却是现在唯一的办法。

    “叮。”

    一声轻响,胡忧例无虚的箭,没有如胡忧所料,射入小女孩的手臂,把她带离危险的境地。

    胡忧的箭,在空中闪过一道弧线,打着滚的,掉在了地上。

    出了什么事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