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29章 有德无德

    129章有德无德

    真男人和真小人的第一次正面碰撞,胡忧这个真小人微微的占了一点上风,甚至红方正没有揍胡忧一顿,也没有让红叶离开胡忧,就算是胡忧的暂时胜力,以后会怎么样,哪就没有人知道了。还没有发生的事在,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红叶和西门玉凤终于从屋子里走出来了。换上礼服的两女,哪怕是在这美艳无比的郁金香之中,也毫无疑问的,是最最醒目的焦点。胡忧只看了她俩一眼,就把身边的花,全都给忘掉了。谁说人比花娇的,在胡忧的眼里,再美的花,也比不了眼前的这对姐妹花娇美。

    一身盛装,精心的打扮,西门玉凤整个人入出水芙蓉一般,娇艳无比,动人无人。在胡忧的注意之后在,她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羞涩,不过她一咬牙,却挺起了胸膛,与胡忧对视道。

    胡忧坏坏的眼神,让西门玉凤感觉胸口有如小鹿乱撞,脸上却做出强硬之色,她本能的不想让胡忧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当胡忧的目光,从她的身上,转到红叶的身上时,她却又有些暗暗的恼了。从没有经历过情的西门玉凤,觉得自己很不正常,却又不知道,自己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红叶今晚穿的是一件淡红色了复古长裙,裸露的肩膀,雪白的肌肤,颀长的脖子,再加上成shu女人的气质,少女一般的完成身材,比西门玉凤更能勾起男人的想像。

    如果说西门玉凤是一朵还没有开花的雪莲,那么红叶就是最火红的玫瑰,热烈奔放,让人忍不住拥入怀中。

    胡忧突然有些不想去参加什么酒会了,因为他不想让其他的男人看到西门玉凤和红叶现在的样子。他很自私的想把这一份美好收藏,不让任何人有机会亵渎,就连看也不行。

    “小流氓,你发什么呆。还不过来。”西门玉凤叫道,姐姐的威严,这一刻在她的脸上,很明显的表现出来。

    “啊。哦。”胡忧这才回过神来,一溜小跑,来到西门玉凤的身边,问道:“小玉姐,怎么了。”

    西门玉凤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红叶一眼,这才对胡忧小声的说道:“扶着我一点,我站不稳。”

    “你的脚怎么了?难道是旧伤发作?”胡忧马上看向西门玉凤的脚。这段时间经过休养,西门玉凤的腿伤自己完全好了的呀。

    西门玉凤本能的缩了缩脚,不过只做了个动作,她就放弃了。这身礼服的裙摆只到膝盖,下面的部分,跟本藏不了。

    胡忧只看了一眼,明白了西门玉凤为什么会站不稳。这不是脚的问题,是鞋子的问题。刚才离得有些远,西门玉凤又藏在红叶的身后处,胡忧没有发现,西门玉凤的脚上,穿着一双水晶高跟鞋。

    这水晶高跟鞋足足有七寸高,它不但衬托出了西门玉凤美好的身材,还露出了她那可爱的小脚指。

    不过代来美的同时,水晶鞋也给西门玉凤带来了麻烦。长年穿战靴的她,穿不惯了。

    胡忧看到西门玉凤的窘况,嘿嘿笑了起来。这种机会可不是常见的,不笑个够,那不是亏了。

    “笑什么笑,不许笑。”西门玉凤一个暴栗子敲在胡忧的脑袋上,哼哼道。

    “小玉姐从来没有穿过高跟鞋吧。”胡忧伸手扶住因为打人,而弄得自己摇摇晃晃的西门玉凤,笑问道。

    “谁说的,我以前经常穿。”西门玉凤嘴硬的说道,不过她这话说得心里有些虚。天地良心,她十几岁就在军营里长大,哪有什么机会穿高跟鞋呀。难道要穿高跟鞋上战场?嫌命长了吗。

    胡忧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西门玉凤,谁让她整天敲脑袋呢,这下算是有仇报仇了,过了这村,也就再没有这店了。

    胡忧嘿嘿笑道:“那你为什么走不了。”

    西门玉凤找理由道:“那是因为红叶的鞋子小心了,我穿不习惯。哎,我说你小子怎么问题那么多。你扶不扶我。”

    “服,服”敢不服吗,西门玉凤发起彪来,可不是开玩笑的。正说她穿高跟鞋确实很好看,胡忧可不想气得她以后都不代穿高跟鞋了。

    抓着西门玉凤柔柔的小手,胡忧有些想不通,同样是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拿着刀枪,与敌人拼死,西门玉凤的手,怎么还能那个柔软,边点茧子都不生。

    “红叶姐,你要不要扶?”胡忧做人一向分正,不能调笑了西门玉凤而忘记红叶。自然也得调笑一下这个美人。

    红叶不客气的点头道:“当然要。”

    “呃,红叶姐,你不会也是鞋子不合适吧。”

    “是呀。我这鞋子是新做的,不合脚。”

    胡忧一左一右扶着西门玉凤走进会场的时候,马上就引起了会场里,甚至是男性的目光。他们恨不得把胡忧给吃了,好取代在胡忧现在的位子。他一个人拉两个大美人入场,其中一个还是之前的帝国元帅,军方第一号的人物,出了名不给任何男人好脸色的西门玉凤,怎么能让人不羡慕。

    要知道西门玉凤虽然被撤掉了元帅之职,但是她的人气,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提升了很多。因为在那些男人的眼里,追一个将军,比追元帅容易多了。他们又看到成功的希望了。

    胡忧可不没有表面看起一的那么风光,他那个累呀,内裤都汗湿了。西门玉凤是真不会走,红叶完全是添乱。他一个人扶着她们俩,还得注意不能让西门玉凤摔着,多大的体力呀。

    “小玉姐,你先坐一会吧。”胡忧把西门玉凤扶到桌前坐下,自己也累得瘫在那里。真是要拿。差点没累死。

    “你没事吧?”西门玉凤关心看得胡忧。看胡忧大颗大颗的汗往下尚,她是真心疼。早知道这样,她就不穿什么高跟鞋了。

    “没事,有问题,缓口气就好。”胡忧大口的喘着气,努力调整自己的气息。这所以累成这样,不完全是因为西门玉凤,这身上的衣服,了增加了他很多麻烦。

    这种礼服,为做得好看,简直就是华而不实。穿上之后,胡忧觉得全身上下都不给力,又硬又紧,很影响动作。还好打仗时穿的不是这身,不然真是多少命都得丢。

    那不是吗,等敌人的刀砍到,你却连手脚都动不了,那还不得玩完。

    “看你这么卖力,奖励你的。”红叶给胡忧倒了一大杯酒,推到他的面前。此时酒会已经开使了,会场里,四处都飘散着酒香。

    郁金香酒用上等的米经过传统发酵后,配以郁金、当归、杜仲等二十多种药材酿成。酒的度数并不是很高,男女老少,都可以喝。

    水晶杯装着酒色紫红的郁金香酒,只看看就够诱人的了。胡忧大大的喝了一口,只觉得入口醇香,甜甜的,微微又有些酸,还有一种淡淡的药味,口感真的很不错,难怪这些受人欢迎。

    胡忧觉得大爽,刚想要开口夸赞,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高傲的声音。

    “这是那里哪的乡巴佬,牛吃牡丹,不识货就不要糟蹋好东西。”

    这话显然是冲着胡忧来的,西门玉凤把话完完全全的听进了耳朵里,当然脸就沉了下来。她可以欺负胡忧,可是她不允许其他人动胡忧一跟头发。

    胡忧是什么人,他一听这话,就知道有人来找查。自古红颜祸水,这话说起来,似乎对女子不太公平,可是实事就是这样,很多事的因为,都是漂亮美女引起的。或换句话说,很多事,都是男人在看到漂亮女人后,才搞出来的。

    胡忧抢先一步,在西门玉凤发作之前,转头看向那个说话的人。说这话的人,自然是男的。二十五六岁左右,一身整齐的白色礼服之下,是一具还算英俊身体。如果他那张脸能再阳光一些,肯定会更加的帅气。

    “这位兄台请了。”胡忧一脸笑意的拱手,似乎对男子刚才那话,一点都没有听到一样。

    在江湖上混了十三年,这点定力,还是有的。之前没有进会场的时候,胡忧就已经在心里想着,怎么在这里出头风头,让帝都的贵族,知道他胡忧来了。对于帝都来说,他还是陌生的,他在尽快的让自己变得不陌生。

    正好,这年头总是有很多傻*,胡忧都没有来得急去找,就已经有人撞了上来。胡忧是什么人,他不惹你,你就应该找个地方偷笑了,居然敢撞上来,那不是找死吗。

    西门玉凤看胡忧一脸客气跟那个家伙说法,先是脸色变得更难看,不过瞬间,她的脸上,就挂出了笑意。以她对胡忧的了解,她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红叶从那人说话开始,脸上就没有过多的反应。她跟在胡忧身边更久,更了解胡忧的为人,她跟本就不会担心胡忧会吃亏,也不会让胡忧吃亏的。这里可是她的地盘,谁能在这里,让胡忧吃亏。

    那男子看水了胡忧,胡忧还那么客气,脸上的得色,更浓了。他就是看到胡忧身边有两个绝色佳人,才有些来踩胡忧,想要在美女的面前表现了。

    “哼。”那男人哼了一声,算是对胡忧的回答。

    胡忧心里恨不得一脚把这个装逼的家伙踩死,再告诉他,装逼被雷劈的道理。不过他却依然一脸的笑,甚至比之前笑得还要开心。要踩人之前,他得先摸摸这个家伙的底,他可不是那种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就随随便便出手的人。

    胡忧道:“这位兄弟一表堂堂,一看就知道出生不凡,不知道兄弟我有没有荣幸知道?”

    那人上下打量了胡忧一眼,鼻子向上一翻,哼道:“浪天黄家。”

    他这话不是说给胡忧听的,而是说给西门玉凤和红叶听的。再他看来,只要抬出这个招牌,这两女就哭着叫着往他身上扑了。这可是他在浪天得到的经验。

    “浪天黄家。”胡忧在心里快速的过了一遍,别的地方他不一定知道,但是这个浪天黄家,他可是知道的。

    浪天有多少个黄家?不就是黄初秋那一家吗。知道这主是谁,胡忧心里就有了定计了。

    胡忧继续道:“请问这位兄台指的可是浪天黄初秋城守的黄家。”

    那男子脸色一变道:“放肆,家父的名号,可是你随便能叫的?”

    胡忧点哈腰道:“是是,不好意思,是我的不对。我对城守大人一向敬重,这一时口快,你一定要原谅我。

    不知道可不可以告之兄台的大名,好让兄弟我一并敬重?”

    那男子看胡忧挺上道,自觉也在美人面前露了脸,得意的说道:“嗯,看你这么识像,小爷我就告诉你,你听好记住了。小爷我叫黄无德。”

    不错,这个男子,就是浪天城守黄初秋的独生儿子黄无德。说起黄无德这个人,浪天城的百姓,基本都得暗地里吐水口。他们是敢怒不敢言啊,除了吐水口解恨之外,他们还有什么办法。

    黄无德这个人,在浪天可以称之为一大害,和老鼠并列。他依靠黄家在浪天的势力,真可以谓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要说起他做过了坏事,那真是三天三夜都讲不完,而不带重复的。

    简单的用一句话来总结他这个人,那就是吃人饭不干人事。

    说起来,黄无德和去年浪天红巾军造反还有一些关系。当时朝廷下发的赈灾粮,就归这个黄初秋管。不过灾民想从他手上拿到灾粮可不容易,必须拿东西去换才行。拿什么换?拿家女儿还必须得漂亮的那种才行。

    黄无德不是红巾军的人,但是他却是加速红巾军造反,给红巾军不停注入新鲜血液的人。正是他的种种行为,让活不下去的老百姓,被迫的加入红军巾。不为别的,只因为那里有口饭吃。

    红巾军造反之后,浪天黄家只是派人向征性的顶了一下,就带全家弃城跑了。丢掉那大好的古都,来到了帝都。

    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黄初秋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鸟,怕他在帝都惹事,再加上他弃浪天引起了各方面很多的不满,必须上下打点,于是就把黄无德给关在家里,不让他出来。

    狂狼军团收复浪天,黄初秋收到消息,就匆匆的赶回去了。因为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家人什么的,都留在帝都。

    黄初秋离开帝都的时候,交待过老婆,不许放黄无德出去玩。可是老太太那经过了黄无德的里外攻事,终于还是把黄无德给放出来了。

    黄无德以前没有来过帝都,一开始,他也有些怕怕,毕竟这里不是他的地盘。可是一直没有见着出什么事,慢慢的,他就不怕了。因为他发现,在帝都只要有钱,就可以摆平一切。

    “黄有德?”胡忧故意装傻,既然想要的都已经拿到了在,那就可以开始玩人了。

    “黄无德”黄无德重复了一遍。

    “有德?”胡忧强忍住笑,转头给西门玉凤和红叶做了个鬼脸,又一个故意的说错。

    黄无德被两次说错名字,气得不行,哇哇大叫道:“黄无德,乡巴佬,你给我记住了,是黄无德”

    胡忧一脸茫然的问道:“究竟是有德,还是没有德?”

    “没有”黄无德怒道。

    胡忧恍然大悟:“你早这么说,我不就知道了吗。没有就是缺,你叫黄缺德。”

    “哈哈哈”

    胡忧此话一出,在场的人,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黄无德不是帝都的人,为认西门玉凤和红叶,那不奇怪。可是他们这些在场的,大多都是帝都人,怎么会不认识为两女的。

    他们看黄无德居然赶跑到西门玉凤和红叶那里去吵事,就知道今天要有好戏看了。红叶为人还好说话一些,那西门玉凤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敢去动她的人,一般都会死得很难看。

    不过让他们意外的事,一向脾气火暴的西门玉凤,这一个居然没有出手,而是一个年轻男人跳了出来。

    这让帝都的这群家伙,顿时大感兴趣,一个个都在相互问着那个男人是什么人,与西门玉凤是什么关系。

    能来红府参加郁金香酒会的,都不是普通的人。很快,这些帝都圈里的公子哥,你一点,我一点的,就把胡忧的资料给人肉了出来。

    之前黄无德两次骂胡忧乡巴佬,还多次出言不训,在黄无德自己看来在,是在美女面前出风头的事,可是在这些公子哥看来,他那是傻*的行为。

    敢骂帝**事世家,南方红fen军团军团长西门玉凤亲认的弟弟为乡巴佬,那人不是胆子够肥,就是叫错药了。要知道以西门玉凤的地位,就算是当今的三位皇子,也不敢随便得罪地她的。

    惹着她的人,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再加上旁边还有一个红叶呢。这个叫胡忧的男人,听说跟红叶的关系也非同一般,这里又是红叶的家。

    嘿嘿,看来有人需要默哀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