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28章 真男人

    128章真男人

    似乎怕胡忧会走丢似的,红叶和西门玉凤一左一右的,把胡忧给夹在了中间。胡忧对此当然不会有任何的意见。应该说,只要是男人,都不会对这样的待遇有任何意见的。

    红叶和西门玉凤隔着胡忧在聊着一些女儿家的事,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居然完全不避讳胡忧。胡忧这种厚脸皮,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只不过,他对这些没有什么兴趣。这两女说来说去,都是说她们小时候的事,胡忧又没有参与过她们的童年,听不太懂,他也就懒得听了。

    还好这这府里的景色不错,胡忧这瞄瞄,那看看,也挺自得。走着走着,胡忧发现了一个问题。这府里的布局,似乎和正常的结构不太一样。怎么说呢,感觉这府里的布局,全都是反着来的。比如一个套房,大门进去应该是厅,这里却是厨房或是什么别的。

    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会,胡忧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于是忍不住问两女。被两女笑得前仰后合之后,胡忧才知道,原来他刚才进来的地方,是后门。

    “马拉戈壁的,真是越活越蠢了,居然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没有看出来。”胡忧在心里暗骂自己。被红叶和西门玉凤笑,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一向自认眼观六路,却没有发现,刚才进门的时候,那门上跟本没有府名牌匾。

    其实说起来,这也不怪胡忧,一来他对这天风大陆还不是那么熟,二来红叶家的这个后门,也太大了一些,几乎和凤园的正门都差不多,胡忧看不出那是后门,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转过一个拐角,红叶把西门玉凤和胡忧带进了一个种满了郁金香的院子。这里的郁金香可真多,黄的,红的,粉的,紫的;单色的,镶边的;形态各异,无有不美。特别是其中一株最高也最大的郁金香,它那黑色的花瓣,黑柔亮丽,有如美人的秀发,散发出阵阵清香,沁人心脾。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满园的花香,加上身边的如玉美人,真是让胡忧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真漂亮,我还在人间吗?”胡忧情不自禁的靠向红叶。

    “别借机吃豆腐。”西门玉凤一把拉着胡忧的耳朵,让他的奸计没有能得惩。

    “我只是抒发一下感情嘛。”胡忧一脸幽怨的说道。

    西门玉凤瞪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那些小九九,告诉你,今天你给我老实点。一会不许你到处招蜂惹蝶。”

    “哦。嗯?”胡忧猛然发现西门玉凤的话里有话,这里就她和红叶两个女的,哪来的蝶招着。

    “小玉姐,什么招蜂惹蝶,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胡忧一脸疑惑的问道:“一会这里会有很多的蝴蝶吗?”

    “玉凤没有告诉你?”红叶奇怪的看向胡忧。

    “告诉我什么。有什么是我应该知道的吗?”胡忧看看西门玉凤,又看看红叶。之前他还以为西门玉凤带他来红叶这里,不过是朋友小聚。不过现在从她们说的话,和表情来看,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西门玉凤白了胡忧一眼,摆出姐姐的架势道:“你看我干什么,想知道问红叶去。”

    不知道怎么的,西门玉凤的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烦躁,每多看一眼红叶手上的冰糖葫芦,她的这股烦躁就更多一分。

    红叶可不像西门玉凤那样对胡忧呼呼喝喝,她缕了缕秀发道:“今天晚上,府里有一个酒会。我想着你也许会喜欢,就让玉凤把你给带来了。”

    红叶的声音很柔,看胡忧的那眼神,都要滴出水来了。她这一次说是陪胡忧回帝都,可是一路之上,都被西门玉凤给拉着,跟本没有多少机会,和胡忧单独相处。到了帝都之后,胡忧和其他的将军一样,被安排住进皇宫,她则被老爹接回了府里,更是没有机会与胡忧见面。

    当西门玉凤答应带胡忧一起来参加酒会的时候,红叶不知道多开心。不但亲自忙前忙后,布置酒会的应用之物,更是偷偷的给胡忧准备了礼服。为了能早一些见到胡忧,她还多次交待西门玉凤要来早一些,理由是让西门玉凤提前来这里换礼服,实际上,她是为了能多看胡忧一眼。

    “酒会?”胡忧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还从来没有参加过贵族的酒会呢。

    “嗯。”红叶点点头,她之前还怕胡忧不喜欢,现在看胡忧笑了,她也就安心了。

    “什么样的酒会?”胡忧问道。凡事多了解一些,总是比较好的。别到时候愣愣的,什么也不知道。

    “还是我来给你解释吧。”西门玉凤抢在红叶之前,开口道。她觉得自己刚才对胡忧太凶了一些,决定缓和一下气氛。

    听了西门玉凤的解释,胡忧这才知道,原来今天晚上,在红府有一个郁金香酒会。帝国贵族圈里,每年都会举办无数的酒会,这是显示家族实力的一个很好的办法。

    其中最隆重的,当然是由皇室举办的新年酒会。而仅次于皇室酒会的,还有十多个特色酒会,也很受各大贵族的期待。红府的郁金香酒会,则是特色酒色会里,受观注程度最高的酒会了。

    特色酒会有一个特点,就是独有,除了举办的家族外,其他家族就算是再有钱,也办不了。

    就比如说红府的这个郁金香酒会,就只有红府能办,因为红府有一套家传的秘法,可以把郁金香酿成美酒,别的家族做不到。

    “郁金香酒?这个我一是第一次听说,红叶姐,要不你先弄点让我尝尝?”胡忧的师父是个酒鬼,胡忧从小跟着师父混,很自然的就成为了小酒鬼。他不烂酒,却对美酒有特殊的喜好,听说红府特有的郁金香酒能让整个帝都的贵族,都无限的期盼,他自然也很有兴趣。

    “放心吧,一会有你喝的,现在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得先跟红叶去换礼服。”西门玉凤亲昵摸摸胡忧的脑袋道。

    胡忧早就已经习惯了西门玉凤一会野蛮姐姐,一会柔情姐姐的不停转变。一边的红叶却有些看得瞪眼。

    胡忧认了西门玉凤为姐姐的事,红叶是知道的。不过她没有想到,西门玉凤对胡忧能这么好,居然会当着她的面,和胡忧这么亲密。

    “还要换礼服?”胡忧有些不爽的说道,他生性喜欢随性,最不喜欢那种连扣子要扣到第几颗都有归定的着装方式。

    “酒会当然得穿礼服了。”西门玉凤柔声道。在这一点上,她和胡忧很像,也不喜欢穿礼服。她到不是对那些规矩反感,她是对那要露出很多肉的礼服不适应。穿惯了盔甲的她,总是觉得那种穿了和没穿差不多的礼服,没有安全感。

    也正是因为这样,西门玉凤才会来到红叶的家里,才换礼服。

    “可是我们有带礼服吗?”胡忧问道。他和西门玉凤出门的时候,都是空着手的。戒指里虽然有衣服,但绝对没有礼服那种东西。

    西门玉凤回道:“我的礼服,之前已经让二凤送来了,而你的吗,你得问红叶。”

    红叶和胡忧的关系,是半公开化的,即使西门玉凤一开始不知道,现在也知道得很清楚了。对于红叶和胡忧的事,西门玉凤很纠结。一方面她以红叶好朋友的身份,为红叶高兴,因为在她看来,胡忧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而另一方面,站在胡忧姐姐的角度上,她却又不想红叶跟胡忧好,因为红叶的身份,会影响到胡忧今后的发展。而站在女人的身份这,她没敢细想过。

    经过两女一翻努力,胡忧总算把这套华贵而烦琐的礼服给弄到身上。这种衣服穿脱的复杂程度,胡忧想想,都觉得头痛。

    脸粉胡忧是说什么也不打了,那怕红叶说这是酒会的礼仪,胡忧也不愿被弄成小白脸一样。

    在这方面,胡忧是绝对的大男人,在他看来,涂脂抹粉是女人的事情,与他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夸张的袖子,腰带,角头鞋……胡忧觉得自己像个小丑。不过这到不是他最不爽的地方,他最不爽是红叶和西门玉凤换衣服,却把他给赶了出来。这太不公平了,他刚才换衣服的时候,可没有让红叶和西门玉凤出去。

    当然,他也不能叫她们出去,不然这身衣服,他穿到死也穿不到身上。

    天渐渐黑了下来,胡忧独自坐在郁金香之中,显得有些无聊,眼睛不时瞟过那紧紧闭着的房门。

    如果是在凤园,胡忧现在肯定在趴在门上,做些不那么入流的事。弄不好还会和同好福伯交换一些心得。不过在红府,胡忧却不会那么做。玩闹的事,有些地方做得,有些地方做不得。

    凤园是西门玉凤的地盘,胡忧在那里胡搞,多少有撒娇的成分,那样可以强加他和西门玉凤之间的感情,西门玉凤也不会怪他。在这里,则完全是另一个结果,会让西门玉凤和他成为别人的话题,这一点,胡忧很清楚。

    胡忧正在无聊的看着那些娇嫩的郁金香,突然警觉有人在看自己。顺着感觉看过去,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院门。

    “是他?”胡忧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胡忧见过,那天见巴伦西亚的时候,就是他提出比箭要加彩头,才使得巴伦西亚说要把比箭的第一名封为箭神。

    中年男人看胡忧发现了他,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走进了院子,直向着胡忧走了过来。

    胡忧从地上站起来,等待着中年男人的靠近。那天他虽然没有打听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份,但是此时,他已经隐隐的猜到了,这个男人是谁。

    这个院子,是红叶没有出嫁之前住的地方,属于红府的内院,不是亲近之人,一般是不允许来这里的。这个中年男人,不但进来,而且还很自然随意,要猜出他的身份,不是那么难的。

    不错,这个中年男人,就是红叶的父亲,隶属皇家骑兵团的帝都城守红方正。

    “末将见过红将军。”不等红方正完全接近,胡忧抢先一步行礼。红方正官位是城守,胡忧虽然与他不是一个军团,但是这个礼,还是不可省的。

    “嗯。”红方正轻点了一下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没有生气,却也不见得高兴。

    胡忧行完礼就退后一步站着,他知道红方正在观察他,他也在观察着红方正。没有什么小说中描写的强大压力碰撞。胡红两人,就这么平静的相互对视着。

    过了良久,红方正才开口道:“我看过你的资料,你这人有些本事。从入伍到现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能从一个新兵升到督将,虽然这里边有很多运气的因素,但是不得不说,你这个人很厉害。”

    胡忧静静的听着在红方正的讲话,脸上不怒不喜,平静而自然。

    红方正继续说道:“不过我不喜欢你”

    胡忧的眉头挑了一下,没有接话,他知道红方正后面还有话说。

    红方正自问自答:“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因为你心机太重”

    胡忧听到这话笑了。他并不觉得红方正这是在骂他。将者用之以谋,没有心机之人,有什么资格为将。

    “你似乎很得意?”红方正有些脑火的的看向胡忧。

    胡忧脸带笑意的回道:“应该是感到欣慰吧。”

    “欣慰?”红方正有些意外胡忧的用词。

    胡忧点点头道:“是的。人生难得一知已,我难道不应该欣慰吗?”

    红方正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难怪红叶会喜欢你,你这个人,确实很会说话。”

    胡忧笑得很开心的说道:“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红方正道:“我说过,我不喜欢你。”

    胡忧看着红方正的眼睛,摇摇头,一脸自信的说道:“不,你是喜欢我的。如果不是的话,你不会在皇帝陛下面前,为我争取好处。”

    红方正冷哼一声道:“你觉得那个箭神的封号,我是帮你要的?”

    “至少不是帮齐拉维要的。”胡忧把手里的草放到嘴里嚼着。他似乎跟本没有拿红方正当红叶的父亲,帝都的城守,而是把当他成一个多年的老友。

    “哈哈哈,有意思。”红方正大笑几声,声音转冷道:“你觉得你这么说,我就会对你有好感吗。年轻人,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太聪明的人,一般都不长命的。”

    胡忧摇摇头道:“我从来不想这种无聊的问题。能不能长命与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活着的质量,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龟活千年,不如人活一世。苟且的活着,不如一死来得更痛快。”

    红方正道:“这么说来,你很有大志了?你的理想是什么?”

    胡忧指指天道:“很大,可以想,却不能说。”

    红方正的眼中,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情素,抬抬看了眼天,又再次沉默。他似乎猜到了胡忧话里的意思,又或者,他身本就知道胡忧想要什么。

    又过了一会,红方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整个人似乎松驰了下来。在园中的石椅坐下,指了指对面的另一张椅子,示意胡忧也坐。

    胡忧走过去,选择坐在红方正下手的石椅,没有按红方正的意思,坐在他的正对面。

    红方正看着胡忧的一举一动,没有说什么。直到胡忧落坐后,这才说道:“红叶是我唯一的女儿,你打算怎么样对她。”

    胡忧眼中的自信,转成了一丝淡淡的伤感,呓语道:“我这一辈子,注定要对不起一些人,伤害到一些人,欠一些人。我可以说出很多很漂亮的话,也可以画出一张很大很大的饼,不过我不想骗你。

    相信无论是你,还是红叶,都知道,我给不了红叶名份之类的东西。”

    红方正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想揍你一顿”

    胡忧笑笑道:“你不会的。”

    红方正哼道:“为什么,我自己都找不出一个说服自己不揍你的理由?”

    胡忧看了眼那依然紧闭的房门道:“因为你和我是一样的人。”

    直到红方正走远,胡忧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刚才和红方正的对话,他表面上一副自信强大的样子,实事上,他的内心,上下起浮,心里也没有底。

    设身处地,胡忧自认如果自己是红叶的父亲,有人这么对他的女儿,才不管那么多,先揍了再说。

    天下没有一个做父亲的,会喜欢女儿的男人的。因为是那个男人,从他的手里,抢走了他最珍爱的宝贝。更别提像胡忧这种,偷了人家的心,却又不给名份的人,真是拿刀砍了都不够解气。

    胡忧之所以敢对红方正说那样的话,是因为他算准了红方正不像他这个无赖。红方正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一个真正的男人,只会为自己心中的信念勇往直前,而不会被儿女之情牵绊。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