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20章 挺进帝都

    120章挺进帝都

    三世皇巴伦西亚特使所宣的第一个命令,不是别的,正是免去西门玉凤的元帅之位。

    当那个特使用公鸭般的声音,宣布出这个命令的时候,下面听到这个命令的人,表情各有不同。有幸灾乐祸的,有愤愤不平的,也有无所谓与我无关的。

    一种米养百种人,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这一仗打成这个样子,参与的人,都有什么的看法。对巴伦西亚的命令,也各有了解,而他们的理解,大多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原则的。跟着西门玉凤有利益相关的,当然会愤愤不平了。

    陈一迟,克林斯曼那些丢下第五路军不顾,自己顺着小路逃跑的将官,脸上表现的,则是狂喜之色。西门玉凤倒台了,他们临阵脱逃的事,也就没有人来处理,他们也就没什么事了。战败是有人要负责的,但是这个责,用不着他们来负了。

    胡忧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抬眼去看西门玉凤。西门玉凤以元帅的身份,站在不到西门玉凤的面部表情,只能看到西门玉凤的背影。不知道怎么的,胡忧似乎感觉到,西门玉凤的背影在笑。

    巴伦西亚的命令是撤元帅,并没有撤西门玉凤的军团长之职。也就是说,西门玉凤依旧依是红fen军团的军团长,手下依然有数十万的部队。她的实力,并没有改变。

    改变的不过是称呼,之前叫元帅,现在叫军团长而已。胡忧之前对帝国的内部派系,还不是很了解,可是听了西门玉凤的那番话之后,他一下明白了很多事。也明白了巴伦西亚这个命令的含意。

    元帅一职是巴伦西亚封的,可封就可撤,这很正常。而这个元帅不过是一个虚衔而已,从之前西子口与林桂人的遭遇战就可以看到,元帅在对五大军团的控制力并不高,真有起事来,西门玉凤除了可以指挥本部的红fen军团外,几乎调不动其他的部队。

    胡忧相信,如果可以,巴伦西亚最想撤的,应该是五大军团的军团长,而不是什么元帅。哪怕元帅听起来,要比军团长威风很多。可是军团长这身份,才是硬的,才是实力的像征。

    宣了撤掉西门玉凤元帅一职,接下来宣布的是一系列的战报。这部分胡忧只听了几句,就不想再听了。又是一大堆的假大空套话,明明这次曼安之战,帝国已经可以说是完败,可是听完这些套话,怎么让人感觉,这场仗是大胜呢?

    按那特便宣的文件意思,这次帝国是在一个极其艰苦的情况下,在敌国的环境中,打了一场英勇的战斗。虽然自身死掉了十五万部队,但是取得的成果,要远远大于牺牲,打出了国威军威。

    胡忧听完这些话,差点没有当场吐了。真有这么厉害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一上来,就撤了西门玉凤的元帅之职。西门玉凤应该受到嘉奖才对嘛。

    嘉奖?

    有,特使最后宣布的就是一长串的嘉奖名单,胡忧很愕然的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不过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帝国打算嘉奖他哪方面的军功,又打算给他什么东西。

    这一切,那个特使都没有说。只是最后宣布,名单上的人,将于三天之后,起程回帝都。其他的部步,则在令归城待命,等候下一步的指令。

    残阳如血,染红了大地,第一次曼安之战,就这么着以安融人的不宣而战开始,以曼陀罗帝国的回兵令归城结束。历时一年多,双方在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死伤数十万人之后,又回到了原点。

    青州依然是曼陀罗帝国的,安融人什么也没有得到。一切似乎都和之前没有任何的分别,然后,真的没有分别吗?

    “在想什么?”红叶少有的一身裙衣出现在胡忧的身旁,温柔的问着正在欣赏阳落日余辉的胡忧。

    青风镇与林桂人打了三天之后,红叶带奴营军和西门霜的红fen军合兵一处,先胡忧他们两天,回到令归城。

    胡忧收回目光,露出一丝苦涩笑道:“我在想着安融人如果按我们的战报发放抚恤金,会不会全国破产。”

    红叶听着胡忧的话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胡忧说的是两军战损比的事。根据特使的那份战报,帝**队以十五万人的牺牲,消灭了四倍的安全部队。换成数字来说,就是帝国这一战,自己虽然死了十五万士兵,但是消灭的安融部队达到六十万。

    红叶道:“别想这些无聊的事了,这是惯例,战报都是这样写的。”

    胡忧笑笑道:“他们也太敢写了。我都不知道,安融全国的兵马加一块,究竟有没有六十万人。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红叶在胡忧的身这坐下,拉过胡忧的手,看着胡忧的眼睛道:“我明天想要跟你一起回帝都。”

    “你也去?”胡忧有些意外的看着红叶。

    “嗯,我想家了。”红叶回道。她没有说想陪着胡忧,而是说想家的意思是想告诉胡忧,她家住在帝都。在红叶看来,有些事,也应该是告诉胡忧的时候了。

    “哦,那好吧。”胡忧同意道。红叶现在已经不是医护兵,而是他的军师,属于幕僚客卿类身份,只要他同意,就可以让红叶跟他一起回帝国,不需要过问其他人。

    这次在那个特使名单里回帝都的人,全都是偏将以上级的军官。每个军官都可以带几个人在身边的。人家都当将军了,总不能没有几个使唤人吧。

    “你不问问我家是干什么的?”红叶本以为胡忧会问她家里的事,正等着呢,谁知道胡忧直接同意,什么也不多问。

    胡忧不是傻蛋,虽然红叶从来没有明说家里的情况,但是胡忧靠着平时的观察,或多或少的,也大体知道了红叶的背影情况。他只是从来没有说而已。

    “我都知道呀,还问什么。”胡忧把红叶拉过来,在她坐在自己的身边。虽然论年纪,红叶要比他大一些,不过胡忧在跟红叶相处的时候,大多情况下,都是很自然的照顾她。

    “你知道?”红叶有些意外,她不记得自己有对胡忧说过这方面的事。

    胡忧嘿嘿笑道:“当然知道,我的女人,我能不知道吗。”

    红叶听到胡忧这话,小脸微红,心里却很高兴:“你都知道些什么?”

    “你是帝都人,从小在帝都长大。”

    “还有呢?”

    “你家是卖豆腐的。”胡忧有意逗红叶道:“你从小就长得很漂亮,人称豆腐公主。”

    红叶被胡忧逗得咯咯的笑,眼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趴在胡忧的怀里直喘气。

    …………

    西门玉凤用过晚饭,闲着有些无聊,就四处随意的走走看看。明天就要回帝都了,这令归城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她想多看几眼这北国风光。

    正走着,无意之中,西门玉凤看到了胡忧。虽然天色已经有些黑了,而且看到的又是胡忧的背影,但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那人是胡忧。西门玉凤直接就走了过去。

    “臭小子,又在骗女孩子。”西门玉凤重重的拍了胡忧一下嗔道。

    “咦,小玉姐,你怎么来了?”

    西门玉凤拍胡忧的时候,正好是红叶笑得趴在胡忧怀里的时候。红叶听得胡忧叫小玉姐,不由条件反射的回头去看。她跟着胡忧也有些日子了,还从来不知道,胡忧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姐。

    红叶不看不要紧,一看真把她吓了一跳,脸整个都红了起来,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红叶”西门玉凤之前也看到了胡忧怀里有女子,不过她以为是哲别,所以才上来拍胡忧的。现在突然发现趴在胡忧怀里的女子,居然是自己儿时的伙伴,不由也愣住了。

    红叶听西门玉凤叫自己的名字,娇羞得不行,又钻进胡忧的怀里,连连叫道:“不是我,不是我。”

    胡忧被红叶的反应弄得哈哈大笑起来,他早就知道红叶和西门玉凤认识,也设想过她们见面的样子,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样子。

    “笑什么笑。”西门玉凤狠狠的白了胡忧一眼,把红叶从胡忧的怀里拉出来道:“好了,别躲了,还说什么好姐妹呢,见我就躲,快出来吧。”

    红叶也知道,这下没法躲了,只得尴尬的看着西门玉凤,小声的说道:“我本来还想着晚一些去找你的,别想到你到先来了。”

    西门玉凤调笑红叶道:“你呀,有了情郎,哪还记得我哟。”

    “去你的,臭玉凤,看你乱说。”红叶被西门玉凤逗笑了,忍不住打了西门玉凤一下。她俩从小就是很好的朋友,被西门玉凤的玩笑,勾起了不少童年的回忆。

    “敢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西门玉凤这会也起了童心,伸手出哈红叶的痒。这是她们以前经常玩的游戏。小时候只要一出这招,红叶就举手投降了。

    “啊,哈哈哈”红叶被西门玉凤哈得到处乱躲,一个劲的在胡忧的怀里乱扭。

    西门玉凤似乎也忘记了胡忧的存在,追着红叶哈痒。

    胡忧这下算是幸福了,呵呵乐得不行。这两女围着他一追一躲,着实让他吃到不少豆腐。

    两女追打了好一会,这才停下来喘气着。两女一阵笑闹,那真是衣裙散乱,*光无限,看得胡忧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西门玉凤正想对红叶说什么,突然发现胡忧的目光不对,瞪眼道:“看什么看,闪一边去,我跟红叶很久没见了,要好好聊聊。”

    胡忧这会哪愿走呀,这么好的风景,是男人都不愿放过的:“你们聊呗,我就在这坐着,保证一句话都不说,不会打扰你们的。”

    西门玉凤没好气的说道:“我们聊女人的事,不欢迎男人。”

    “唉,这叫什么事”

    一列长长的马车,足足有三百余辆,前行于前往帝都的道路上。这些马车辆辆精致,用料上成,精美的雕刻,烫金的花纹,彰显着造价不凡的同时,也突显出车内之人的高贵身份。如果拿这些马车,与路上那些衣着褴褛,两眼无神的路人相对比,那就更显得气势不凡了。

    紫色的曼陀罗花,在阳光之下,散发着耀眼的寒光。路上的行人,只要一看见那车壁上的曼陀罗花,马上低头靠到路边,不敢有半点的多余动作。

    曼陀罗花,世传五种;天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珠沙华,摩诃曼殊沙华,和最为神秘,不与其他四种颜色混杂的紫色曼陀花。相传曼陀罗花自天而降,花落如雨,是最为洁圣之物,只有天生的幸运儿才有机会见着她。而见到它,则能给人带来无止息的幸福。

    然后路上的行人,看见这车壁上的紫曼陀罗徽章,却不见得能带来什么幸福,不走快点,弄不好,还会被护车的士兵,抽上几鞭。因为这车上的紫曼陀罗,代表的是曼陀罗帝国的皇威,对它不敬,就是对帝国的不敬。而对帝国不敬的后果,那就可大可小了。总之是要你死也行,让你活也可以,不过是当权之人的一句话。

    每辆马车的前后,都有士兵护卫着,士兵的军服样式都一样,只不过颜色不同,黑白红黄绿都有。胡忧此时也在马车里,他的护卫是穿着绿色军服的士兵。为他驾车的,是一个身穿绿色军服的大胖子。

    “马拉戈壁的,这好好的坐什么马车嘛,一天走不了几里地,都快把我给闷死了。”胡忧从车箱里窜出来,一屁股做在车夫的身边,抱怨道。

    胖子车夫不是别人,正是胡忧的老部下朱大能,这次胡忧进帝都,自然也把他带上了。这一次,胡忧一共带了三个人在身边进帝都,分别是红叶,朱大能和哈里森。所有进帝都的军官之中,就属他带的人最后少。如果候三不是现在隶属齐拉维,他会把候三也带上。

    朱大能跟在胡忧的身边那么久,对胡忧也算是挺了解。他知道胡忧这不是在恨走得慢,而是心里不爽。

    朱大能笑道:“觉得闷你干什么不到西门军团长那车里去,那边可有不少好玩的东西。”

    这长长的车队,要想走快,那是不可能的。之前走得也不快,到没有见胡忧埋怨过什么。朱大能知道,胡忧的发闷是从红叶被西门玉凤叫到她那边开始的。如果红叶此时还在车里,朱大能敢打赌,胡忧不会闲车慢,而是觉得车走得太快了。

    胡忧翻翻白眼道:“你以为我傻呀,过那边让她们欺负。你是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不然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胡忧想着西门玉凤那辆车里的情况,不由心有余悸。西门玉凤那辆车,可不像他这辆如此的空空如野。西门玉凤的车里,简直就是红fen窟,英雄冢。

    “没有那么可怕吧,我们这千多号人里,至少有一大半的人,想要进那辆车里去,你有机会,还不去,真是弄不明白,你想什么。”朱大能一脸不解的说话。

    胡忧狠狠的说道:“你懂个屁。你别看你这么胖,要到那车上呆一天,你就瘦成皮包骨。你还别不信,你知道那车里都是谁吗?

    西门玉凤就不说了,她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得了好。那车里除了西门玉凤之外,还有凶巴巴的西门霜,整个憋着整人的西门雪,还有什么大凤二凤,除了红叶好对付一些,你觉得你进去还动得了谁。

    这都不算,你没有看这些家伙,一个个的眼睛都在不时的看着那辆马车吗,在这种情况之下,西门玉凤那辆车,已经成了众矢之地,别人都不能进去,就你进去了,还不把他们给气死。你是没有被人用眼睛杀眼过,你不明白的。”

    朱大能道:“听你这么说,那地方都快比得上龙潭虎穴了。”

    胡忧道:“不是快比得上,那里本身就是,只是很多人看不到可怕之处罢了。”

    “我就不去。”哈里森在一边接了一句话,跟胡忧久了,他也敢像朱大能这样,不时的敢插些嘴了。刚跟胡忧那会,他跟本不怎么开口,像个闷葫芦。

    这样的车队走一整天,也走不出多远,不过是五六十里路而已,这对于马车来说,速度确实是很慢。不过那特使没有什么意见,大家伙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胡忧和朱大能、哈里森天南地北的侃了一通,又回到车里,这几天,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巴伦西亚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把几百号中高级将官招到帝都去。要知道现在可不是平时,军队虽然已经全部调回令归城,但是与安融的仗并没有宣布结束,似乎并不是抽走军中重要将官的好时候。

    而且那个特使很明显的在拖延时间,每天只走五六十里路,这到帝国,至少得走一个月,这里面,不合理的地方,真是太多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