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13章生死不弃

    113章生死不弃

    西门玉凤的伤,看起来很重,腿肿得很厉害,不过并没有伤着骨头,这让胡忧很欣慰。给西门玉凤上了药,胡忧终于松了口气。

    胡忧这个人,心情一放松下来,肚子里就开始冒坏水。他看了眼西门玉凤那条没有伤着的腿,眼珠转了转,说道:

    “玉姐,要不我们把这条脚也检查一下吧。”

    上了胡忧的药,西门玉凤感觉好了很多,腿上不在火辣辣的针扎一样疼了,取而带之的,是一股清凉。她正闭着眼睛,享受着丝丝的凉气,透过皮肤游走于血脉的感觉,听到胡忧的话,奇怪的问道:“这条脚又没有受伤,为什么要检查。”

    胡忧坏笑道:“管它呢,咱们先把裤子割开看看一有伤你不知道呢。”

    西门玉凤能当上元帅,也不是笨人。闻言瞪了胡忧一眼嗔道:“坏蛋,连姐姐的豆腐你也敢吃。”

    胡忧摸摸脑袋嘿嘿笑道:“我只是好奇玉姐的腿没有受伤之前,是什么样嘛。”

    西门玉凤没好气的白了胡忧一眼道:“女孩子的腿怎么能随便让你们男人看的。”

    西门玉凤说着话峰一转,道:“不过你想看你就看吧。”

    “呃”胡忧瞪大了眼睛看着西门玉凤,这也行?这也太惯着自己的了。

    “怎么,不看了。”西门玉凤看胡忧傻在那里,呵呵的笑了起来。胡忧虽然不时一副痞子的样子,但是她一点都不讨厌,反而觉得胡忧很可爱。

    胡忧这才恍然大悟,大叫道:“好呀,原来玉姐也会骗人呀。”

    西门玉凤笑道:“你以为只有你会吗,姐姐我骗人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新认的姐弟俩正在调笑着,突然两人的脸色同时一变,转头看向东边。东边沙尘飞扬,显然是有骑兵部队正在往这边来。

    胡忧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西门玉凤,想知道这是哪方面的部队。西门玉凤摇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来的是哪方面的人。

    “咱们得先躲起来。”胡忧三两下把篝火给拍灭,二话不话,背后西门玉凤就找地方藏起来。以他们现在的情况,碰上谁都对副不了,不心一些可不行。

    俩人刚刚藏好,骑兵部队就到了。一共来了一百多人,不是曼陀罗的士兵,也不是之前交战的林桂士兵,来的是安融的士兵。

    这百来号安融人,下马之后,就四处散开,胡忧一开始,以为他们是来收尸的。因为这个战场激战之后,还没有人清理过处都有大片的战死士兵。安融人做为这里的主人,派人来清理战场,也说得过去。毕竟不处理,弄出瘟疫,遭罪的还是他们安融人。

    可是看了一会,胡忧就知道这些安融士兵不是来收尸的。虽然他们每一具尸体都会看一下,可是他们并不是在收尸,他们是在这些死人身上找钱。天风大陆各国的钱币虽然样子不同,但却是可以通用的。只要有钱在手,哪里都去得花得。

    倒在这个战场上的,有林桂帝国的人,也有红fen军团的人。虽然打仗难免死人,大家的心里,都早就有准备。可是看到那些安融人在自己死去士兵的身上,摸摸翻翻,偶尔还生猥亵战死女兵的行为,西门玉凤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

    “我已经记住他们了,总有一天,我会干掉他们的。”胡忧紧紧握住西门玉凤的手,低声的在西门玉凤的耳边说道。

    对方可是有一百多人一西门玉凤一个忍不住跳起来,这俩条命,就得留下这里了。胡忧不得不心一些,要知道女人有时候可是很感性的,那些又都是西门玉凤手下的士兵,谁也保不齐,西门玉凤会不会做什么过激的事。

    西门玉凤听得胡忧的话,眼睛亮了起来,转头看向胡忧。向到胡忧再次用力而坚定的点头之后,她的脸色,才缓和了过来。

    正当胡忧暗松口气,感觉这关应该可以躲过的时候,突然听到远处的安融人,传来了叫声。因为之前他们都是默默的各自做着自己的事,谁都不开口。这突然响起的叫声,显得很刺耳。

    安融士兵叫的是:“这里有篝火,还是热的,之前肯定有人。”

    士兵这一嗓子,让那些各自行事的人,全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警戒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看样子是个头的人周寻视了一下,打出一个搜索的手势。士兵全都四处找了起来。

    这里全都是废墟,没有什么隐秘的藏身之处。如果安融人只是顾着找死尸身上的钱,胡忧还有信心,安融人不会现他们。但是此时安融人开始地毯式的收索,被现就是早晚的事了。

    “我们得马上想个办法。”西门玉凤说道。她同样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以他们的身份,安融人一但现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里跟本没有地方躲,我们只能挺而走险。”胡忧冷静的观察着四周的动向说道。

    西门玉凤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胡忧指指远处的那些安融人骑来的战马道:“看到那边的马了吗,我们只有抢到马,才可能离开这里。”

    西门玉凤考虑了一下,此时除了胡忧说的这个办法之外,还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不过她的考虑,又更深了一层。她考虑的是自己腿上的伤,和胡忧带着她走的难度。

    西门玉凤前后思量了一会,咬牙道:“这个办法虽然冒险,但是可行。你去吧,心一点。一拿到马,马上离开这里。”

    西门玉凤这是准备牺牲掉自己,让胡忧能更有把握的抢马离开。她的腿伤跟本走不了,胡忧带着她,危险系数要大十倍都不止。

    胡忧是什么人,瞬间就明白了西门玉凤为什么这么说话。他坚定的摇头道:“那不行,要走我们一起走。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西门玉凤急道:“别说那么多了,你快找机会走吧。你不用管我,我不会有事的。”

    胡忧低喝道:“开什么玩笑,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吗。你要是觉得这里安全,哪我也不走,就在这里陪着你。”

    西门玉凤看胡忧不走,语带哭腔道:“听姐姐的话,你快走吧,我的腿走了不,会拖累你的。到时候,咱们都得死”

    “别的我可以听你得,这个不行。”胡忧边说着,边撕开自己的衣服,结成布条。就要把西门玉凤强行背到身上。

    西门玉凤想要挣扎,不让胡忧背她。胡忧只一句话,她就不动了。乖乖的让胡忧把她背上。

    胡忧说的是,你不上来,我就喊,反正今天咱要死死一块,要活一起活。

    胡忧的背上本就有伤,虽然之前休息了两个时,但是体力并没有能恢复到在最好的水平。别说最好了,连平时的一半都不到。背着西门玉凤在废墟之间,和百多个正在收索的安融士兵玩躲猫猫,非常吃力。没一会功夫,大颗的汗水,就冒了出来。

    西门玉凤静静的趴在胡忧的背上,一动都不动,一双凤眼,默默的流着泪。尽管胡忧在跑动的时候,不时会碰到她的伤腿,她却一声不出,她绝对不能让胡忧因为她而暴露。实在忍不住,她就把手放进嘴里,死死的咬着。

    胡忧的大脑,此时在高的运转着。他要同时留意那一百多安融人的动向,还得保持着接近战马的路线。这种大量瞬间的计算,可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出来的。

    也许是胡忧的运气不错,也许是胡忧的计算能力真的非常强。就这么着,无惊无险的,居然让他几乎成功。如果不是安融人的战马,看到生人,突然叫起来的话,胡忧可以说是完全成功了。

    “叫就不骑你了?”

    胡忧背着西门玉凤,利索的翻身爬上那匹叫得最大声的马。他跟朱大能学过相马,知道这匹马,是最能跑的。逃命嘛,当然得选一匹最好的马。

    胡忧上马之后,一拉马绳控制住马匹,手中早就抓在手里的石子,天女散花一般打向四周的马匹,把那些战马打得跑开,一拉马绳,连人带马,窜了出去。

    安融人在马叫的时候,就现了胡忧在抢马,马上从四面八方赶过来。距离胡忧近的,不过是二三十步的距离。胡忧几乎可以说是毫厘之差,成功夺马冲出去。

    很顺利的冲出三四百步,眼看着就能上大路,成功出逃。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口哨,胡忧坐下的战马,一个前蹄高抬,居然整个人立而起。

    胡忧大喝一声,死死的抱住马脖子,巨大的冲力,差点让他飞出去。与时同时,绑在他背上的西门玉凤,也重重的撞在他的身上,他是做了夹心饼,两面受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畜生,敢阴你爷爷。”

    胡忧顾不得那么许多,手一翻,唤出血斧,一斧子削在马屁股上,硬生生的连皮带肉,削掉一大块。

    马儿吃了痛,哪还管你什么口哨声,疯一般的往前狂奔。呼呼的风声,使胡忧连眼睛都睁不开,更别提什么控马了,不掉下去,就算是不错了。

    就这么不分方向的跑了一个多时,马儿一个跪地把胡忧抛飞出去,口吐白沫眼看不行了。胡忧只来得急在空中护住西门玉凤,就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这股冲击力非常大,连绑在西门玉凤身上的布条都断了。

    “胡忧。你怎么样?”西门玉凤顾不得自己腿上的巨痛,一下扑到胡忧的身边叫道。

    “我没事,没事。”胡忧说着,又一口血喷出来,直接喷到西门玉凤的脸上。

    尽管西门玉凤见过各样的场面,但是在这一刻,她不由的哭了出来。现在她不是什么帝国的元帅,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不能接受,胡忧就这么死掉。刚才从马上飞下来的时候,本应该是她先着地的,是胡忧更生生的把她转到了上面,自己重重的摔在地上。不然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她了。

    “傻瓜,哭什么。我又没有”

    西门玉凤眼泪婆娑,捂住胡忧的嘴,不让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瞪眼道:“不许说不吉利的话。”

    “玉姐,你凶起来的样子,好可爱。呵呵咳咳。”胡忧说着说着,嘴角又流出了鲜血。

    西门玉凤心痛的把胡忧抱进怀里,道:“你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一下,休息一下,你就没事了。”

    “玉姐,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怀抱,很温暖”胡忧仰头看着天空,天色灰蒙蒙的,太阳躲进了云彩。似乎有风,吹着云变幻着各种形状,好美,好美。

    凝望着,胡忧突然感觉不到了疼痛,全身轻飘飘,似呼随时都会随风飞起。跟那天边的云彩,融合在一起。隐隐之中,似乎又看到那个女孩,女孩在对着他笑。等胡忧想要看清楚她的时候,她却渐渐的长大了,长呀长,长呀长,女孩子变成了大姑娘,变成了西门玉凤

    “胡忧。胡忧你怎么了,回答我胡忧”西门玉凤看胡忧的眼神不对,一声一声的叫着胡忧,可是胡忧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没有放弃,她不停的叫着,摇着胡忧的身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忧才回过神来,轻轻伸手,擦去西门玉凤脸上的泪水,笑道:“玉姐,别哭,答应我,你以后都不要再哭。”

    胡忧的突然的动作,把西门玉凤吓个半死,脸都青了,她以为胡忧回光反照呢。

    胡忧看西门玉凤没有反应,又继续道:“答应我,以后都不哭。”

    “嗯嗯,我答应你,我以后都不哭,不哭。”西门玉凤嘴里说着不哭,泪水却跟不要钱似的,拼命的流。她自己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似乎遇到胡忧之后,那个坚强的西门玉凤,变得多愁善感了。

    “不哭就对了。玉姐,你能不能帮我上点药。”胡忧利用刚刚聚集起来的一点点精神力,把伤药从戒指里拿出来,抓在手上。

    “上药?”西门玉凤顺着胡忧的目光,看到胡忧的手上,拿着一个瓷瓶,连连点头道:“好,好,我帮你上,帮你上药。”西门玉凤几乎是用抢的,抓过胡忧手里的瓷瓶。

    “先喂一点进我的嘴里。不用太多,半瓶盖就行”胡忧交待道。

    上药的时候,西门玉凤才知道,胡忧的伤有多重。他的全身上下,擦伤,砸伤,撞伤,割伤,简直是大伤套伤,伤里还有伤。很多伤口,都和衣服粘在了一起,跟本无法上药。

    胡忧静静的躺在西门玉凤的怀里,不言不动,感受着伤口处的清凉,感受着西门玉凤的温柔,感受着身体里,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血脉涌动。这还是他第一次,清醒着现自己体内的变化。

    正忙着给胡忧上药的西门玉凤,并没有注意到,胡忧的身体,在微微的泛着光。皮肤之下,也有光华在流动。空气之中,无数肉眼看不见了微粒子,围饶在胡忧的周围,通过皮肤的三万六千个毛孔,进入到胡忧的身内,修复着胡忧体内的破损。

    一瓶药上了大半,胡忧已经能动了。他抓过西门玉凤还在忙着给他上药的手,拉到嘴边,亲了一下,赤诚的说道:“谢谢你,玉姐。”

    “你你没事了?”西门玉凤瞪大了眼睛,这,难道是在做梦。他的伤明明那么重,居然已经可以坐起来了。这绝对不是回光返照,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明亮有神。他在真的恢复了。

    胡忧笑笑道:“我说过我会没事的。现在轮到我帮你上药了。”

    胡忧接过西门玉凤手里的药瓶,声的在西门玉凤的耳边坏坏的说道:“玉姐,你走*了。”

    “嗯,啊”西门玉凤低头一看,可不是嘛。别说之前就被割开的那条裤管,就算是没有割开的那边,也同样成了布条,唯一能遮点东西的,就剩下那条粉红色的裤裤了。上身就更不用说了,总之那是*光处处,一块大好河山。

    “不许看”西门玉凤的赶紧用手挡住那美好的*光,娇声道。

    “我呀,早就看光光了。”胡忧边笑着,边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有些衣角沾在伤口上,他也不管那么多,直接扯开。反正都是要痛的,长痛不如短痛。

    把衣服盖在西门玉凤的身上,胡忧专心的给西门玉凤上药。就连一些挺隐秘的地方,他都很自然的拉开西门玉凤的手,上了药之后,又帮她遮起来。

    西门玉凤一开始,还有些羞意,毕竟她是还没有结过婚的女子。不过渐渐的,她也就放开了。因为她现,胡忧的目光里,没有任何的**色彩。有的,是那种如孩子一般的纯洁,和对最亲爱之人的怜惜。

    西门玉凤突然现,这才是真实的胡忧。那个喜欢口花花,喜欢借机吃豆腐的胡忧,只不过是胡忧在调皮而已。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