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11章小玉姐

    111章小玉姐

    人是大自然世界里最自私的动物,在遇到灭顶危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安危,然后才是别人的。

    胡忧是江湖出生,把自己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是他生存的本能。可是当他看到西门玉凤那双无助而惊恐的眼睛时,他压下了这份本能,反身冲向西门玉凤。

    这一刻,胡忧心里没有想过救西门玉凤会获得什么利益,也完全没有考虑过西门玉凤的美色。是西门玉凤的眼神,激起了胡忧纯良的本性。

    人,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好人的,同样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坏人。每个人刚刚出生的时候,都是一张洁白纸,他最先接触到什么人,纸上,就会留下什么样的颜色。

    狼吃羊,不能说好坏,它不过是为了生存。胡忧从懂事开始,就一直跟着师父,骗人钱财,偷鸡摸狗,也不过是为了生存而已。胡忧的师父是坏人吗?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如果是坏人,也不会收留胡忧了。

    西门玉凤的眼神,触碰到了胡忧内心深处,一个被他封存起来的记忆。那年他十岁,跟着师父,在四川的一个小城卖野药。

    四川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好的药材,人们也很纯良。因为药好,尽管师父的医术不是那么高明,但还是治好了不少的人。他们在那里,生意不错,混得也不错。所以就多住了几天。

    也正是因为这样,胡忧在哪里,认识了一个玩伴。她是房东的女儿,长得非常的漂亮,眼睛大大的,很可爱。

    小女孩大胡忧一岁,当时已经上四年纪了,学习成绩非常好。胡忧那时候小女孩子写作业。他没有上过正式的学校。觉得有作业的小孩子,是很幸福的。

    当小女孩了解到胡忧没有上过学,就执意要给胡忧当老师,并给他也布置作业。她可以算是胡忧的启蒙老师。

    那天,胡忧和往常一样,跑去找小女孩子玩,小女孩在屋子里的小桌子上写作业,胡忧就趴在那里看。

    突然之间,地动山摇,四周的柜子,头上的瓦片,疯一般的抖动。已经跟师父走了三年江湖的胡忧,反应非常快。他一感觉不对,连鞋子都不穿,就往屋子外跑。

    当他跑出门的时候,才听见小女孩惊慌的叫他的名字。胡忧回头猛的回头,看到的,就是西门玉凤如今这样无助而又期许的眼神,她懂了那个眼神,他有知道,小女孩是在向他求救。

    当时整个天地都在摇动,大块的石头,不停的砸下。地上,墙上,到处都裂开了巨大的口子。十岁的胡忧也非常的害怕,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事。

    他想去救那个小女孩,可是他没有勇气。当他鼓起勇气,想冲进屋子的时候,屋子突然之间,就塌了下来。胡忧是亲眼看着那双眼睛消失的。

    之后的一年,整整一年,那双无助的眼睛,一直不断的出现在胡忧的梦中。他无数次在梦中惊醒,然后在黑暗里,发呆到天明。

    此时在胡忧的眼里,西门玉凤不是西门玉凤,也不上帝国的元帅,她是那个无助的小女孩。胡忧已经错过了一次,他不许自己在一次犯下那样的错误。他不许那倒塌的屋子,再一次埋藏那双无助的眼睛。

    胡忧用比跑出去更快的速度,冲到西门玉凤的身边,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泪水,已经源泉一样的流下来。

    搬开压在西门玉凤身上的横梁,胡忧抱起西门玉凤,死命的往外跑。

    “轰”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破碎不堪的城墙哄然倒塌,把快要跑出来的胡忧连同西门玉凤一起,压在了下面。胡忧只是本能的用身体护着怀里的‘小女孩’。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地震过后,紧接着是水泼一样的暴雨,似乎是在为这小小的青风镇而哭泣。自然界巨大的力量,在不到两分钟之内,把这小小青风镇化为了废墟。整个青风镇,连一块完整的瓦片都找不都。

    战争并没有因为天灾而停下来,已经杀红了眼的两方人马,在地震平息后的大雨之中,更为激烈的搏杀着。他们要用血,来洗去心中的惊恐。

    …………

    “这是哪里?”不知道过了多久,胡忧缓缓睁开眼睛。入眼之处,一片黑暗,一片寂静,就像回到了之初的那片沼泽里一样。脑袋火辣辣的痛,想动,却动不了。

    嘴巴干得发苦,微一张嘴,大量的泥粉,不讲道理的灌进嘴里,差点没把胡忧给呛得窒息过去。

    好不容易,把嘴里的泥给弄出去,胡忧才发现,耳朵里也有很多泥。泥粉挤在耳朵里,涨得生疼。

    努力的感觉着自己的一只手,艰难的把手从泥里拔出来,小心的清理出耳朵里的泥,胡忧终于听到了一些声音。

    滴滴答答的,似乎是滴水声。

    听到水声,胡忧的精神振奋了一些,他需要水,非常的需要。侧朵细听着的方位,胡忧把手伸了过去。感觉到了,水滴很慢,不过确实是水。

    艰难的用手把水接过来,也顾不得水是不是脏的,直接就倒进嘴里。水很冰凉,带着淡淡的血腥味,胡忧强忍着吐意,才把水给喝下水。

    得到了水的补充,胡忧的神智似乎清醒了一些,身体的感觉也回来了,浑身似是散了架般,无一处不痛,尤其是肚子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死死的压在那里,让他感觉喘气都很困难。

    大口的喘了一会粗气,胡忧用唯一可以动的手,去触摸压在肚子上的东西。入手软软绵绵,不太像石头。会是什么,胡忧又摸了几把,软中带硬,硬中有软,似乎像是一个包子形的东西,还温热着呢。

    想到包子,胡忧突然兴奋起来。肚子正饿得不行,他很需要一些吃的。包子滑不溜手,抓不住,胡忧抓了几把,都滑出去了。把他急得不行。

    突然,胡忧感觉到包子上似乎有一个指头大小的东西,比较能抓紧,他也不管那是什么,用手段指死死抓住,就死命的往回拉。他想靠着那个点,抓包子抓过来。

    “嗯”

    黑暗中响起了女人痛苦的呻吟声,把胡忧吓了一跳,迟滞的脑子顿时闪过地震时的画面,那些可怕的画面如真实一般,有声有影。

    天在动,地在摇,城楼他都倒塌了,胡忧也被埋进了废墟里面。他只记得当时自己还救了什么人来着。

    那双眼睛,对那双眼睛。胡忧脱口而出叫道:“小玉姐姐。”

    话一出口,胡忧的眼泪流了下来。

    “不,不是小玉姐姐,小玉姐姐已经死掉了。胡忧再也不能见到小玉姐姐了,永远都不能了。”

    胡忧的眼中,又浮现出小女孩教小男孩一笔一划写下两人名字的画面。小男孩叫胡忧,小女孩叫黄小玉。

    想着想着,胡忧放声哭了起来,哭得像个小孩子一样,边哭边叫着小玉姐姐。黄小玉死的时候,胡忧没有哭。这个哭泣,胡忧已经整整忍了十年了。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原来在内心的深处,这份记忆,还是如此的清晰,如果的刻骨铭心。

    “不哭,胡忧不哭,小玉姐姐在这里。”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胡忧的耳边响起,声音来自胡忧的肚子。

    昏睡中的西门玉凤是被胸部的巨痛弄醒的,她迷迷糊糊的醒来,还没有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就听到胡忧的哭喊。

    在被城楼倒塌的瞬间,西门玉凤被胡忧本能的护在了身下,除了之前受的腿伤之外,只是受了一些擦伤,其他的并不严重。胡忧昏迷的时候,西门玉凤的意识还很清醒。她知道所有发生的一切事情,包括上面的拼杀和大雨。

    不过西门玉凤动不了,她想呼救,但是声音跟本传不出去。她想喊胡忧,可是胡忧一直昏迷,跟本叫不醒,她刚才是睡着了。

    西门玉凤醒来的时候,就听到胡忧歇斯底里的哭泣,口中还叫着小玉姐姐。因为自己的名字里,也有个玉字,所以西门玉凤本能的认为,胡忧这是在叫她。

    胡忧现在正处于情感的暴发阶段,听道西门玉凤的声音,他不但没有停止哭泣,反而哭得更加的伤心。

    被压抑了十年哭声,是什么样的,没有体会过的人,跟本相像不出那种场面。用文字,也很难表达。反正西门玉凤没听几分钟,就跟着胡忧一起哭了起来。别看西门玉凤是女儿身,她可也是有名坚强的。当年她父亲西门战虎战死,她不但没有哭,反而能接过父亲的令牌,继续指挥部队,并取得胜利,就可见她的坚强。

    西门玉凤是压在胡忧身上的,胡忧不能动,她可以动一些。两人是越哭越伤心,最后就这么在这地底下,两人抱头大哭起来。

    胡忧那一声声的小玉姐姐,直叫得西门玉凤的心都碎了,不知不觉之中,她真的把胡忧当了弟弟。

    由于身上的伤痛和没有食物的补充,再加上伤心。胡忧哭着哭着,就在西门玉凤的怀里睡着了。西门玉凤对胡忧的行为,一点都没有厌恶,反而很温柔的把胡忧抱进怀里,让他的脑袋,枕在自己高耸浑圆的**上。

    两人就这么紧紧靠在一起,西门玉凤能很清晰的感觉到,胡忧的吸收,打在自己的肌肤上,温温的,又有些痒痒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忧再一次的醒了过来,这一次,他是真正的清醒了。

    醒过来的胡忧,习惯性的一动不动,用意识感觉着周围的情况。这是他以前跟师父时的习惯。

    很快,胡忧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枕着一个温暖软棉的地方,耳朵还能听到清晰的心跳声。当他判断出脑袋下面枕着什么的时候,大吃了一惊。

    这怎么可能胡忧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脑袋居然有这样的福气,可以枕在这里。偷偷的吸了一口长气,阵阵淡淡的**,差点没让胡忧幸福的昏过去。这里可是男人的天堂呢。

    脑袋上,有一只玉手,在抚摸着他的头发,有一下,没一下的。从小没有妈妈在边身的胡忧,突然感觉这一刻,很温馨。

    胡忧犹豫着,要怎么样让西门玉凤知道,他已经醒过来了。此时的他,脑子里很乱,他不知道自己和西门玉凤之间,发生过什么事,西门玉凤居然可以和她如此亲密。之前的哭喊发泄,他已经忘记了。那段伤心的往事,又再一次选择性的被他封存起来。他现在只知道,自己和西门玉凤被地震埋在了瓦砾之中。

    感觉到怀中胡忧的呼吸变粗,西门玉凤轻轻的问道:“你醒了吗?”

    “嗯。”胡忧轻轻的哼了一声,依旧那么趴着,一动不着。让他感觉意外的是,西门玉凤也没有马上拉开他的意思,依旧和之前一样,让胡忧躺在他的胸前。

    “感觉好一点了吗?”西门玉凤轻抚着胡忧的脑袋问道。那的声音真的很温柔,就像一个年轻的妈妈,怕吓着怀里的宝宝一样。

    “嗯。”胡忧又哼了一声,把头抬起来。这个地方虽然舒服,但是他不能这么赖着一辈子不动吧。

    因为之前本能的护着西门玉凤,胡忧的背上,受了不少的伤,一么一动,就牵动了一伤口,让胡忧又闷哼了一声。

    “怎么了。”西门玉凤关心的问题,黑暗之中,她什么也看不见,不时候胡忧发生了什么事。

    胡忧的眼睛,自从得了光影果之后,是可以夜视的。西门玉凤看不见她,他却能很清楚的看见西门玉凤。

    “没事,元帅。”胡忧回道。他的两只眼睛,一直盯着之前脑袋枕着的地方。那里的盔甲不知道怎么时候掉了,里面的衬衣也碎成了布条,露出大半的肌肤,雪白滑嫩,让胡忧真是很后悔这么快爬起来。多枕一会多好。

    “不许叫元帅,叫小玉姐。”西门玉凤嗔道。之前胡忧那一声声惨厉叫着‘小玉姐’的哭声,已经深深的刻入了她的骨髓里。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胡忧的叫口的那个小玉姐。

    “嗯。”胡忧的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地变了一下,瞬间又变了回来。

    “叫一声来听听。”西门玉凤有些不依不饶的说道。

    “小玉姐。”胡忧叫道。在这三个字叫出口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隐隐的抽了一下。

    西门玉凤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摸着胡忧的脑袋道:“这才对嘛,以后你就是我弟弟,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姐姐,姐姐帮你揍他。”

    西门玉凤显得非常的兴奋,挥舞着拳头,却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光,已经大泄特泄了。她更不知道,胡忧听到这话的时候,眼睛红了起来。在很多年以前,他曾经听到过同样的话。只是她,并没有能帮他揍谁,反而因为他的犹豫,失去了生命。

    “小玉姐。”胡忧感由心升的趴进西门玉凤的怀里,深情的叫道。

    “嗯。”西门玉凤开心的回应胡忧的叫声,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大颗的冷汗流了下来。这是因为胡忧不小心压着了她的伤口,而她却强忍着,没有推开胡忧。

    “你怎么了?”胡忧离开西门玉凤怀抱的时候,马上发现了西门玉凤的表情不对。

    西门玉凤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没什么,伤口有些疼。”

    “伤口。”胡忧马上看向西门玉凤的腿,他记得在被埋进来之前,西门玉凤被横梁砸中,伤着了腿。

    胡忧这一看过来,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西门玉凤的腿并没有开放性的伤口,但是整条脚肿得差不多有她的腰那么粗。

    “疼吗?”胡忧轻轻的在西门玉凤的脚上按了一下:“疼就告诉我,这时候疼比不疼好。如果感觉不到疼,那会很麻烦的。”

    胡忧跟着师父这么久,自然知道,如果这么重的伤,感觉不到疼痛,那就表示神精有坏死的可能。

    “疼。”西门玉凤轻吸了一口气,那不是一般的疼,疼如针扎。

    胡忧又按了几个地方,都听到西门玉凤说疼,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让这么漂亮女人少一条脚,那是上天的罪过呀。

    “小玉姐,我帮你查看过了,你的腿只是砸伤,暂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过我们必须尽快想办法出去才行,不然咱们就得困死在这里了。”胡忧叫了几次小玉姐之后,已经能很自然的这么称呼西门玉凤的。

    “我的伤不要紧的,你的伤怎么样?”西门玉凤对自己一点都不在意,她关心的是胡忧的伤势。这里黑黑的,什么也看不到,让她很担心。

    “我的伤没什么,都是皮外伤。”胡忧能很真切的感觉到西门玉凤对自己的关心,而这种关心,和红叶的那种关心,有类似,却又有些不太一样。胡忧自己也说不上来,具体是哪不一样。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