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08章 装逼露脸

    1o8章装逼露脸

    西门玉凤的声音一起,在场的士兵全都严肃安静了下来。西门玉凤看到这样的情况,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同样是官,她对比出了自己与胡忧之间的不同这处。其实她很希望能像胡忧这样,跟士兵们打成一片的。

    不错,在东边城墙上射箭的正是胡忧。他和朱大能在小酒楼上喝了些酒,得到了一定的休息之后,现在那里聊天打屁没多大意思,于是两人就决定来前线阵地看看。

    此时敌军刚刚进行完一次进攻,正在重整队伍,准备下一次的攻城。战事微稍微相对的缓合了一些。

    督将军衔在军中属于中层军官了,所以胡忧虽然不是红fen军团的人,但是他要上墙头,也没有士兵会拦他的。现在可是联军形态,虽然各军团之间有矛盾,但问题并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大家都还算是自己人。

    胡忧和朱大能很顺利的,就走上了墙头。可是一上墙头,胡忧的皱眉就皱了起来,他现这里的气氛太过于严肃了。

    城头上,四处充斥着的都是紧张的气氛,即使是敌人暂时退下去,士兵们也都不敢怠慢,全都在全神注意着敌人的动向。只这一点,就可以看到红fen军团平时的训练了。

    这在有些人看来,应该是很值得骄傲的事,有这么好的兵,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可是在胡忧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因为在体现训练成果的同时,也暴露出了他们不适应战场的本质。他们还不知道怎么样在战场上,放松下来。

    在胡忧看来,一个人做事,无论是打仗还是什么,都应该讲究一张一弛。应该紧张严肃的时候,那就应该紧张严肃。在可以放松的时候,也同样应该放松。

    就拿这走路来说把,同样是走一个小时的路,那个从到到尾,走满六十分钟的人,不见得就能比那个中途休息过十分钟的人快,但是他肯定比那个休息过十分钟的人累。

    打战的道理也是一样,敌人杀上来的时候,全力拼命是肯定的,但是在敌人没有进攻的时候,还那么死死的盯着,那就没有必要了。那样不但对战斗没有半点的帮助。反而会让自己的体力,无意义的浪费。

    很多人觉得,自己站在那里没有动,并不会浪费什么体力。其实这些人并不知道,精神高度紧张,对体力的消耗更大。对于这一点,胡忧是深有体会的。

    记得他第一次跟师父出去骗人的时候,当时他几乎从头到尾,就在那站着,什么也没有做。可是当师父得手,拉他走的时候,他才现自己连一跟手指头都动不了,全身软软的,使不出半点体力。从那之后,胡忧就知道,原来精神高度紧张,比干重体力活还累。

    所以在胡忧当上军官,有了一定的权力之后,他就很注意这方面的问题。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以精神力做为第一战力的,胡忧不允许士兵把宝贵的力量,浪费在无用的紧张之上。

    胡忧之所以故意去找那个士兵赌箭,就是想以自己的行动,来让这些士兵放松下来。调动气氛,可是江湖人吃饭的本事,胡忧在江湖上混了十三年,这种事对他来说,真是太容易了。

    当然了,如果是换在其它不属于胡忧的部队,胡忧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他不是那里的指挥官,随性乱来,容易让同僚不满。吃力不讨好,何必呢。

    而在西门玉凤这里,胡忧却没有这方面的顾及。先,西门玉凤已经身为元帅,帝**中,她已经是最大的官了,她肯定不会认为胡忧这是在故意跟士兵打关系,想抢她的士兵。

    二来,胡忧觉得西门玉凤应该能看出他这么做的目的,就算是看不出,找机会跟她解释几句,她也会了解的。

    三来,才是胡忧最最看重,并且担一点风险,也要这么做的理由。这次来援救西门玉凤不能白来呀,他得为自己露露脸。就像上级领导下来,下面的人猛标功绩一样。他得反复的出现在西门玉凤的眼前,让西门玉凤知道他的能力。

    特别是千辛万苦射伤林正风的事,胡忧得有所表露呀。虽然那个功动,现在胡忧已经基本确定,苏门达尔要带到齐拉维的头上,胡忧不能明着说,那是他干的。可是他可以表露出自己这方面的实力,让更多人知道,他的箭法了得。当人们有一天,现齐拉维跟本没有那种能力的时候,自然就有猜想了。

    胡忧这么做,可以说是一石几鸟,也可以说有些浮夸爱现。但是出生于江湖的胡忧,却深深的知道。文静是人,是没有舞台,出不了头的。要上位,就得突出。突出自己的特点,展现自己的能力。老黄牛一辈子埋头苦干,你不能说它没有能力,却可以肯定,他永远都不可能出头。

    当听到欧阳玉凤说出“你要能再射杀一个师团级统领,我给你一百个金币”这句话的时候,胡忧就知道,他成功了,至少成功了一半。

    “元帅,你说的是真的?”在所有士兵都恢复严肃的时候,胡忧接下了西门玉凤这句话。他的两眼射出对金币的渴望,似乎很在意那一百个金币一样。

    跟在西门玉凤身后的西门雪,再一次深深的看向胡忧。西门雪从小有一个爱好,喜欢在暗处,观察分析他人的心理活动。她喜欢通过别人的语言动作,来分析他人的心里活动。

    比如说,她可以通过别人的细微动作,判断出对方在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她曾经靠这一能力,为西门玉凤化解掉一次危机。

    可是此时,西门雪却判断不出,胡忧此时的心里在想什么。她不觉得胡忧是一个喜欢钱的人,可是胡忧此时的表现,确十足的一个财奴。

    朱大能看到西门雪的表情,就在心里暗暗的摇头。他知道,刚才在要分给他的西门雪,十有**要飞了。因为她已经对胡忧起了兴趣,想要去了解胡忧。而胡忧这样的人,是不能够去了解的。

    因为你知道胡忧的事越多,你就越是现你不了解胡忧这个人。当你现你不可能懂这迷一样的人时,你已经陷了进去,不可自拔了。这是朱大能自己总结出来的经验,而且是男女通用的。红叶不就是另一个例子吗。

    西门玉凤笑了,她笑起来很美,只不过敢正面欣赏这种美的人可不多,哪个士兵看到西门玉凤不吓得底头,谁敢大着胆子去看她。

    谁敢?

    胡忧就敢。他正视着西门玉凤的眼睛,那副迷恋的样子,有些像大灰狼遇上小红帽。

    西门玉凤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肆无忌惮,火辣辣的眼神,没由来的心跳突然加快,小脸更是不由自主的泛红。

    猛的想起自己不能在士兵的面前,表现出女人的一面,西门玉凤把心里活动压下去,瞪了胡忧一眼道:“本元帅说话,向来一是一,二是二。当的话,当然算数。”

    “好。”胡忧一拍手里的换日弓道:“那就请元帅大人选把。”

    “我选?”西门玉凤心中有些愠色,她知道胡忧有些本事,可是他这话,也太狂了点。

    胡忧一点不收敛的说道:“不错,元帅你要我干掉哪个,我就干掉哪个。”废话,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难道还要在这里装‘纯’?

    西门玉凤微皱眉道:“你能射多远?”

    这事看起来是一个赌局,可是实际的意义,要比金币大得多。如果胡忧再能这么远距离的干掉一个敌军的高级将领,那么对军中的士气,可是有很大激励作用的。

    打从心里,欧阳玉凤希望胡忧能赢。一百个金币,相比起军中的士气,孰重孰轻她心里明白得很。

    胡忧嘿嘿的笑了,他那笑,说得好听一些,叫有些邪,说得难听一点,他在装逼。

    “只要元帅需要,要我射多远,我就射多远。”

    胡忧有意无意的把那个‘射’字加了重音,算是暗中吃西门玉凤一把豆腐。朱大能听到胡忧的话,背上的汗都下来了。现在只能求老天,不让西门玉凤听出来胡忧这话里套着的话了。

    西门玉凤虽然还是处子之身,也没有过什么男女情事,可是军中是什么地方,高雅的不多,低俗的不少。她十几岁就从军,怎么可能听不出胡忧这话里还藏着东西。要知道,她当元帅可是最近的事,以前她也当过小兵的。

    胡忧这一次,算是把西门玉凤惹怒,她冲口而出道:“我要那个正在训话的。”

    胡忧顺着西门玉凤的手看过去,顿时也流了汗。西门玉凤口中说的那个敌将统领,可在千步之外,用肉眼,只能看到一个黑点,连脸都看不清楚。

    胡忧讪笑道:“元帅大人,那个,是不是远了点?”

    西门玉凤赌气似的点出那个将,心里也有些后悔。她这是被胡忧气着了,才点了那个敌方将军。这么远的距离,怎么可能成功得了。不过这话已经出口,她不能马上收回来。

    西门玉凤瞪眼道:“你不是说,想射多远都可以吗?”

    胡忧眼睛转了转,一咬牙,突然一个单膝点地道:“末将领命”

    这一次,轮到西门玉凤傻了。她只是被胡忧气了一下,想给胡忧一点颜色看看,并不是真的要让胡忧射那个敌将统领。没想到胡忧却真接了下来。这怎么办,被他这么一弄,想要收回成命都晚了。

    不但胡忧傻,所有听到胡忧和西门玉凤对话的人,全都傻了。千步以外,乱军之中,射杀敌将统领,这怎么可能。天风大陆最顶级的箭手,也做不到呀。

    胡忧可不管那么许多,领命之后,一拉朱大能,转身就走。高风险才有高回报,这次要玩,就玩大点吧。

    “大人,是你和元帅大人打赌,你拉我干什么。”朱大能被胡忧拉出老远,这才反应过来,这里面有自己什么事吗?

    胡忧一巴掌打在朱大能的脑袋上,骂道:“废话,你以为我是神呀,那么远的距离,你不帮忙,我射得到吗?”

    “我帮忙,我怎么帮?”朱大能有些傻眼,射箭他也会,不过这可不是多把弓箭就能成事的。

    “简单,把距离变近就可行了。”胡忧轻松的说道。

    西门玉凤反应过来的时候,胡忧和朱大能都已有走出挺远了。她轻轻的碰了西门雪一下,小声的问道:“雪儿,那俩个家伙要干什么?”

    “不知道啊”西门雪的眼里,爆出兴奋色彩,她知道肯定要有什么精彩的事要生。

    “快看,他们在下面。”

    突然一个士兵指着城下,大声的叫了起来,其他的士兵听到声音,全都低头往城下看。现在士兵一点紧张的情绪都没有了,取而带之的,全都是好奇。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他们都在猜着,那个督将,这是要干什么。

    西门玉凤听说胡忧居然跑到了城下,也大吃一惊的走到城头,往下一看,可不是嘛,胡忧和朱大能不但在城下,而且还大摇大摆的往敌军那边走呢。

    这都不算,这两个家伙,居然举着他们的那面不死鸟战旗。他们这是要干什么?这也太疯狂了吧。

    “大人,你确定我们这么做,不是在找死吗?”朱大能这是越走越心虚,就他们俩个人,就敢出城冲敌军而去,还扛着军旗。这不是普通的找死,这是摆明送死啊。

    “那我可不知道,得看对面的家伙,心情怎么样了。”胡忧边走着,边调着手里的换日弓。

    随着精神力的增加,他现在最大的有效杀伤距离,已经达到六百五十步。也就是说,他只要推进三百五十步,利用换日弓的特性,就有机会干掉敌人将领。

    如果这次能成功,在几万双眼睛的见证之下,只带一个部下出城,干掉敌军将领,那还不名传整个帝国?

    胡忧这就是玩命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胡忧这次这么干,看似冒险,实事上,他是经过计算的。这是一个心理学的计算,也是人的共性。

    你想呀,连西门玉凤都没有想到,胡忧敢这么扛着战旗,带着朱大能出城。敌军能想到吗?他们同样也不会想到的。

    人的心里,有一个承受的过程。越是出常理的事,这个过程也就越久。胡忧突然做出如此反常的事,敌军一时之间,肯定也会有一个愣神的时间。胡忧只要借助这个敌人愣神的时间差,就可以完成这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

    世上没有办不了的事,只看你有没有想出办法而已。太阳真的不能从西边升起吗?只要你能改变地球自转的方向,不就行了。

    至于西门玉凤指定要射的那个敌军统领,胡忧到不是很在意。距离那么远,西门玉凤自己都不知道她之前指的那个敌人是谁,胡忧又何必刻意的去找那个人呢。

    胡忧的计划是接近距离,找机会随便干掉一个看着像官的人,然后转身跑回城去,就算是成功了。至于为什么让朱大能一起来,他的最大作用,就是扛战旗。这么大的活,不弄点亮眼的,不是太不合算了。以后茶楼酒馆,哪有故事题材。

    这么把胡忧的内心世界解剖了,胡忧的行动,看起来就不那么玩命了。可这真的不是玩命吗,这样跑出城来,本来就是一件玩命的事。对面可是有十万大军的不是玩命,又是什么。

    这年代也没有什么望远镜之类的东西,林桂人也没有想到,被他们打得像乌龟一样躲在城里的曼陀罗人,居然会有出城的勇气,所以对这方面,多少有些放松。

    不过林桂军毕竟是一支在战火中成长的部队,他们的放松很有限。胡忧又是很装逼的扛着大旗过来,生怕人家看不见他的主。这两相一配合,胡忧不过走出百步,就被林桂士兵现了。

    “敌袭”一个负责警戒的士兵叫道。

    要说这林桂士兵才算真正的训练有素,对于突*况,可以说是应对有道。警戒的指令刚一出,各部队马上按各自师团的方位和兵种,摆出迎敌的准备。

    等林桂士兵急急忙忙的做好迎敌的准备,这才现,面前一片风平浪静,连阵小风都没有,哪有敌袭。一时之间,士兵的目光全都转到那个警戒兵的身上。

    那个警戒的士兵,看大家表情不善,汗珠子都下来了,这谎报军情,可是死罪啊。

    “真有敌袭,我都看见军旗了。”警戒兵说得有些底气不足。事实上,他并没有看见胡忧,他看见的是朱大能扛着的战旗。战旗是战场指挥的重要工具。警戒兵对它是非常敏感的。可是这会,那战旗又不见了。

    难道是眼花?

    胡忧转头看朱大能平着举战旗,不由骂道:“我说你小子,把战旗给老子举高点,放这么低,人家怎么看得见。”

    朱大能一脸的苦脸:“大人,不用这样吧,真会死人的。”

    “少给老子废话,不举才死人呢。”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