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04章 解析女元帅

    1o4章解析女元帅

    军帐中的争吵,没能持续多久,就随着战事的紧急而结束了。时间都用来争吵了,什么议题都没有达成,不过此时,也没有人在去关心那些。无论以后怎么样,现在必须先活下来再说。

    敌人的进攻,非常猛,跟本不给人任何喘息的时间,西门玉凤虽然已经非常努力的控制部队,但是各军团跟本就不是一条心,现在她除了能够指挥自己的嫡系红fen军团之外,其他的军团,已经指挥不灵了。

    此时,部队已经被切成了好几个部分,敌人的进攻猛是一个原因,更大的原因是各军团各有各的想法,有的军团在抵抗,有都则想着跑路。部队已经没有了阵形,整个战场是一片混乱。

    “元帅,这样下去不行,我们还是突围吧。”西门雪向西门玉凤提议道。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够想出的办法。

    西门玉凤虽然不甘心,但是她也知道,现在大势已去,以现在的形势,想要逆转,跟本是不可能的。就算她不下这个领令,其他军团,已经有人突围了。

    西门玉凤无奈的出指令:“下令部队,各自突围”

    aaa

    “敌人似乎是冲着我们来的,这都已经三天了,他们还死咬着我们。”军事会议上,西门雪分析道。

    “很显然是这样的。”西门玉凤双眼布满了血丝,这还是她从军以来,第一次被敌人弄得这么狼狈。

    此时,在西门玉凤的帐下,只有红fen军团三万余人还在听令。其他军团的部队,早于接战之初,就各自分散突围了。

    一开始还有一些其他军团的部队跟在西门玉凤的身边,不过当他们现红fen军团是敌人的主攻目标之后,他们就带着自己的属下,利用各种机会,脱离了红fen军团。

    西门雪道:“我们的粮草已经不足,如果大凤她们不能急时带回援军,我们将会非常被动。”

    西门玉凤咬呀道:“不行,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于别人的身上,命运,必须撑握在自己的手里。”

    西门霜道:“我同意元帅的看法,元帅,你说怎么干,我都听你的。”

    西门霜和西门雪虽然也算得上是从小一块长大,但是她们的性格,却是完全相反。西门雪更多的是用脑袋解决问题,而西门霜则习惯于用拳头来解决。她身就一副女儿身,却长了一副男儿脾气。

    西门玉凤走到地图前道:“以我们现在的情况,必须得找到一个落脚点。你们来看。”

    “青风镇?”西门雪眼睛一亮,她似乎已经能隐隐的猜到西门玉凤的想法。

    西门玉凤点头道:“不错,这个青风镇虽小,却是这一地区的交通枢纽,我们拿下这个青风镇,不但可以得到补给,还可以像钉子一样,钉在这里,收拢其他的部队。”

    西门雪提醒道:“这确实是一个办法,不过大人,如果要攻打青风镇,我们就必须要面临两面受敌的危险,那样损失会很大的。”

    西门玉凤叹了口气道:“我们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

    是的,西门玉凤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敌人现在是咬着红fen军团来打,他们的策略是要一点点的把西门玉凤给消耗掉。

    西门玉凤是一个性格刚烈的女人,她宁愿冒险进攻青风镇,也不愿这么被敌军一点点吃掉。

    aaa

    西门玉凤是红fen军团的支柱,特丽莎收到她被围的消息,马上集合部队,前去支援。特丽莎着急着赶路,胡忧的部队,到成了垫后军,走在了最后。

    “传令下去,部队扎营,加派双岗。”

    胡忧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士兵,兵士们接连几场大战,接着又连日赶路,极少休息,一个个都已经疲惫不堪。再得不到好的休息,就算是能赶到欧阳玉凤那里,也没有什么战力了。

    “大人,特丽莎镇守的部队,已经快了我们很多了,我们此时再提早休息,恐怕到时候不太好说话吧。”朱大能在胡忧的身边提醒道。

    特丽莎所部,此时至少快了他们五十公里,朱大能知道胡忧是为了士兵好,但是他怕特丽莎那边,会气恼胡忧。

    “不好说话就不跟她说。”胡忧喝了口水道:“士兵们都已经太累了,这样赶下去,跟本没有战力。西门玉凤身为一军之帅,手低下有十万军队,如果连这几天都顶不了,那也不值得咱们去救她了。”

    胡忧这话,多少带有出气的成分。这段时间,他都被安融人进攻过多少次了,也没见哪次有人能提前来增援他的。现在却又要他巴巴的赶就增援别人,他当然不爽。

    朱大能知道胡忧的决定已下,是不太可能改了,于是也不再说什么,对胡忧行礼之后,下面布置警戒的事。

    现在候三不在,警戒部队的事,胡忧暂时交给朱大能负责。朱大能的布防能力也不错,至少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

    当官的好处就是什么事都可以交待别人去做,胡忧下令扎营之后,基本上就不用他去做什么了。他四处巡视了一会,就了一个大石坐了下来。

    刚坐没一会,胡忧就听到身后转来了脚步声,他知道是红叶来了。

    “大凤的情况怎么样?”胡忧没等红叶接身,就开口问道。

    特丽莎忙于赶路,把大凤留在了胡忧的后队。胡忧让朱大能给弄了辆马车,把大凤安置在车上。红叶是医护兵出生,被胡忧安排到马车上。一来可以照顾大凤,二来胡忧心痛红叶走路太累,让她在马车上,能得到休息。

    红叶挨着胡忧坐下道:“还好算,刚刚吃过药,现在已经睡下了。她的伤那么重,多休息,有利于恢复。唉,多好的女孩子,希望她能尽快的好起来吧。”

    “听说你们之前认识?”胡忧随意的问道。

    红叶道:“大凤?我们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没有什么交情。到是西门玉凤我还熟点。”

    红叶之前从来没有跟胡忧说过,她与西门玉凤的关系。现在借着大凤这个话题,主动的提出来。

    胡忧轻轻把红叶搂进杯里,道:“跟我说说西门玉凤好吗?”

    “嗯。”红叶在胡忧的怀里扭动了几下,为自己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她现在越来越习惯被胡忧抱着的感觉了。

    红叶想了想,决定先把自己和西门玉凤的关系给说出道:“我和西门玉凤从小就认识,小时候,我们经常一块玩,算是很好的朋友吧。直到她十几岁的时候,随她的父亲,前帝国元帅去了南方,之后我也嫁给我的前夫,去了青州,我们之间,就再没什么联系。一直到这次,我们才再见面。”

    胡忧问道:“她在你的眼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红叶在胡忧的怀里换了一个姿势道:“在我的记忆里,她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她的骨子里,有一种不服输的性格,不像我那么软弱。”

    “你这可不叫软弱,是温柔。”胡忧纠正道。

    红叶笑了笑,没有反驳胡忧的话。虽然她从来没有正式的和胡忧公开什么关系,胡忧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娶她之类的话,但是在她的心里,已经当了胡忧是她的男人。对于自己男人的话,红叶是不需要去反驳的。

    其实红叶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胡忧不是池中之物,迟早有一天,他会冲天而起的。这样的男人,是不会被女人很牵累的。他需要女人,但是女人不会是他的全部。

    红叶从来没有想过,胡忧会娶她为妻子,至少,红叶从来没有梦想过,能成为胡忧的正妻。就算是胡忧愿意,她也不会同意的。

    爱是什么?

    红叶说不清楚,她只知道,爱一个人,就要为他着想。她毕竟是一个寡妇,这是一个不可以改变的事实。她不想胡忧因为她,而受到他人的嘲笑。那样她会很心痛的。

    也许一开始跟胡忧的时候,欲的成份更多一些,但是经过这么久的相处,红叶知道,自己是真真正正的爱上的了胡忧。所以站在胡忧的角度来想,胡忧应该娶一个身家清白的女子为正妻,而不是她这个嫁过人的女人。

    对于胡忧,红叶没有什么奢求,在她看来,只要留能在胡忧的身边,不时能看到胡忧,在他渴的时候,送上一杯香茶,在他冷的时候,给他送上一件衣服,在他有疑惑的时候,能尽量给他解答,那就已经足够了。那就是幸福,简简单单的幸福。

    胡忧并不知道红叶的心里在想什么,他现在正在分析西门玉凤的性格。虽然大凤很明确的告诉他,西门玉凤此时被困西子口,特丽莎也正日夜兼程的往那里赶。可是胡忧总觉得,西门玉凤现在应该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

    胡忧很仔细的看过西子口那个地方的地图,作为一个现代人,胡忧对地图的理解,远远要高于这里的人。

    这个时代的地图很简陋,画得并不是那么标准,可是胡忧在终合的那一带的地形之后,他现,西子口不是一个利于作战的地方。那里四周没有城池,也就是说,补给会很困难。

    身在他国作战,身处一个没有补给的地方,就等于把自己置于死地之中。胡忧相信,以西门玉凤的能力,应该能明白这个道理。

    胡忧沉吟了一下,问红叶道:“以你对西门玉凤的了解,她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

    红叶有些疑惑的看向胡忧问道:“坐以待毙?什么意思?”

    胡忧解释道:“简单来说,就是你觉得西门玉凤元帅,会不会只是等着援兵来解救,而不会去自己想办法,渡过难关。”

    红叶思考了一阵,说道:“我记得有一次,我和西门玉凤偷偷跑出去玩,身边没带着任何的人。她不小心,掉进了井里,我在上面,感觉的害怕,不知道怎么办好。

    她身在下面,却还安慰我,告诉我,只要去找人来,就可以把她救上来。后来我带人回去的时候,她已经自己爬上来了。在爬的过程中,还伤了手。

    我记得我当时问过她,为什么明知道我会带人来救她,她还要自己不惜受伤的爬上来,你猜她当时怎么回答的。”

    胡忧脱口而出道:“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这是胡忧心里的想法。在红叶说这个故事的时候,胡忧已经把自己带入到了故事之中,他想着如果掉进井里的那个人是自己,会不会坐在井里,什么也不做,坐等人来救。

    胡忧心里的答案是不可能,他不可能坐在井里,什么也不做的,只等着人来救。实事上,那次被黄金凤的父亲打断全身骨头,丢到后山差点死掉的那次,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如果那一次,胡忧把希望寄托于黄金凤来救他,那他很可能早就已经死掉了。这个血的事实证明,命运永远只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才是最有保证的。

    “你怎么知道?”黄金凤非法惊讶胡忧的回答,因为西门玉凤当时说的正是这句话。

    虽然那时候红叶年纪还小,还不太明白西门玉凤这句话里的意思,但是这句话,她却默默的记在了心里。因为西门玉凤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全身上下,散出一种强大的自信。让红叶不由自主的,在心里产生了一种震颤。

    看红叶吃惊的表情,胡忧知道,他已经得到了他需要的答案。用力的搂了红叶一下,淡然的说道:“因为她和我是同样的人。”

    营地搭建完全之后,胡忧马上招开了军事会议,红叶做为军师,也在会议的名单之列,她现在已经不属于军中的医护兵序列,而是胡忧的幕僚,是胡忧私人幕府的第一个成员。

    看手下众将都已经到齐之后,胡忧对坐于他下手的红叶说道:“红叶,你先来给大家讲讲西子口的地势地形。”

    “好的。”红叶来到早已经挂于帐中的地图前,给大家说道:“地图上的这个红点,就是西子口。这里方圆几十里,全都是无人区,地理条件很恶烈”

    红叶边对比着地图,边说着。众将虽然不太明白胡忧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分析西子口的地理环境,但是他们都听得很认真。

    现在可是战时,多知道一点东西,都可能会保住自己和手下士兵的命。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再说他们都知道,这次援军要去的地方,就是西子口。

    “总的来说,西子口是一个没有粮草补给的地方。”红叶结束了她的分析,坐回到之前的位上。

    胡忧给了红叶一个赞赏的眼神,环视了众人一圈道:“刚才的分析,大家都听到了。有谁有不同的意见吗?”

    红叶的分析,非常的正确。虽然大家对西子口都不是很熟悉,但是从地图上看就知道,那里没有城镇村落,就算不是绝对的无人区,但是部队在那里,想要得到当地的补给,是几乎不可能的。

    看众将全都没有意见,胡忧这才继续说道:“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换了我是西门玉凤元帅,被不幸的困于西子口,我会怎么办。”

    胡忧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哈里森道:“哈里森,如果是你现在被困于西子口,你会怎么办。”

    哈里森紧皱着眉头道:“我应该会想办法突围。”

    胡忧继续问道:“你不等援军吗?”

    胡忧之所以第一个问哈里森,不是因为事先和哈里森沟通好,而是他知道,以哈里森这种一直身在奴营的人,是不会把求生的希望,寄托于援军身上的。在帝国的军中,从来没有人拿奴兵当人看,他们死不死,跟本不会有人去关心,又怎么可能会有援军去救他们呢。

    哈里森听到胡忧的问题,脸色一暗道:“不会有援军来的。”

    胡忧点点头,走过哈里森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回去,似对哈里森一个人,又似对所有的人,说道:“以前没有,以后,会有的。”

    之后,有胡忧又一连问了好几个人,不单单是奴营,其他军团的将官,胡忧也同样问。众将给出的答案各不相同,有说死守待援,有说突围而出,有说在等等看看,有生猛的回答,直接和敌人拼了。

    此时回答问题的是朱大能。朱大能跟胡忧最久,对胡忧的了解也最深。虽然同样也没有跟胡忧沟通过,但是他知道胡忧现在想要什么答案。

    只听朱大能说道:“不论是突围,还是待援,被围于西子口,先要考虑的,都是一个粮草的问题。

    无论在任何时候,军队被围之前,基本上都会经过一场战斗。战斗不利,才会被围。战斗不利,随军的粮草,必然会有所损失,军队被围,后勤的补给,也就没有了。所以粮草,是一个迫切的问题。

    西子口是一处死地,周围没有城镇,就地补给,基本不可能。虽然有可能会有援军,但是援军什么时候到是说不准的,军队要吃饭,则是时时刻刻的。

    无粮军不稳,不解决这个问题,军不成军”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