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101章 妙计夺权

    101章妙计夺权

    走出陈一迟的军帐,胡忧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第五路军有这样的指挥官,怎么可能打得了胜仗。不过好在很快就会没有了。胡忧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帅帐,嘴角牵起淡淡的笑意。

    回到自己的军帐,胡忧马上上床休息。今晚安融人看来不会有什么动作,不过明天肯定又了一天的苦战。在胡忧看来,这些人都是一帮战争狂人。

    出呼胡忧的意料,第二天安融人居然并没进攻。从山上往下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不少的安融人都在搬石头,谁都看不明白,他们在搞些什么。

    朱大能一脸不解的问胡忧道:“大人,这些安融人真是奇怪,难道他们要在这里盖房子吗?”

    胡忧暂时也不知道安融人想要怎么样,摇摇头道:“别管他们干什么,总之进攻我们是肯定的。让弟兄们抓紧时间,挖战壕,修阵地,别的事,不需要理会。”

    “是,大人。弟兄们一直按着你的命令在做,并没有偷懒。只不过”朱大能说到这里,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不太好说出口。

    胡忧皱眉道:“你什么时候给我整出这种毛病,有什么话你就说,别给老子装娘们。”

    朱大能靠近一步,小声道:“大人,整个第五路军里,只有我们先锋军在备战,其他的部份都在一边看着,也不帮手,弟兄们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是你心里不舒服吧。各队有各队的任务,你别给我整什么花花肠。记住,命是自己的,谁也帮不了你。快去做事吧,一会我要去检查。”

    “是,大人。”

    看着朱大能离去的背景,红叶对胡忧说道:“你错怪朱大能了,他并没有不满意,之前我还听到他在训下面抱怨的士兵。”

    胡忧点头道:“我知道朱大能不是那样的人,不过他生为我的人,有时候就得受些委屈。先锋军里,大部份人相互认识的时间都不长,除了一起经历了几场仗外,几乎都没什么了解。我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教他们。只能把朱大能竖起来,让他们看看,我是怎么带兵的。”

    第三天,随着安融人队部里推出的近百辆投石机,胡忧终于知道安融人为什么要收集石头了。投石机和鲁游的霹雳车相比,简直可以称得上简陋。霹雳车用的是百斤重的巨石,一经发射,那真是地动山摇,草木横飞。而安融人的这种投石机,最多也就是用到十斤左右的石块,威力差得太远。

    不过霹雳车的主要任务是攻城时,用来破坏敌方城墙的,非常的笨重,在这样的山地战中,跟本用不上。而安融人这种投石机,虽然简陋,却很轻巧,四个士兵,就可以扛起来,甚至可以扛着发射,威力也不可小看。

    安融人这一招,可让第五路军吃足了苦头。他们把投石机作为主攻力量,百十辆组成方阵,由士兵扛着往前顶,每一辆投石机的左右前后,还跟在不少的士兵。有的专事保护,有的专事发射,有的什么也不干,就抱着石头跟着,随时补充弹药。

    海碗大的石块,对城墙构不成半点威胁,但是要砸破脑袋,却是足够了。安融人这招一经使出,防卫第一线的曼陀罗士兵,立刻受到了极大的损失。天上下着石头雨,头都抬不起来,这仗怎么打。

    林正南此时可谓是威风八面,他的人马本就几倍于曼陀罗人。现在有了这批投石机,他有信心,可以把躲到山上的这几万曼陀罗人,全都给一口吃掉。他此时甚至已经可以预见自己胜利班师的场面。

    相比起林正南,第五路军的日子,就有些不好过了。陈一迟在会议上大拍桌子,但是却也得不到一个破敌的办法。安融人借着投石机之利,一点点的往上攻,一线交战路军,损失惨重。

    “大人,滚木擂石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再这让下去,我们顶不了多久了。”

    朱大能满头大汗的跑到胡忧的身边,汇报着现在的战况。

    这山上的树木本就不多,大树更少,巨石收集又困难,加上安融人进攻的这一面,坡度落差不是太大,平时用来往城墙下砸的滚木擂石,收效很低,所以这两天收集来的滚木擂石,才一会的功夫,就已经消耗的大半。

    “顶住,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让安融人从我们这边突破。我去军部看看,看能不能拿到一些箭矢。”胡忧把话扔给朱大能,转身就走。

    胡忧的这五千人,被调防第二战线,顶在第一战线的后面。安融人的攻破第一战线之后,直接就是冲着他们来了。接战还没有多久,胡忧的先锋军损失已经过千,他的心在滴血呀。

    “胡忧,你上哪去。”

    半路上,胡忧遇上迎面而来的红fen军团镇守特丽莎。

    胡忧回道:“回禀特丽莎大人,我要去主帐面见陈一迟城守。安融人的进攻太猛了,我们先锋军武器箭矢严重不足,损失太大了。我必须请求城守大人给我调配箭矢武器。”

    “原来是这样。你不用去找陈一迟了,我从红fen军团给你调配一些箭矢。”特丽莎说着马上吩咐手下,从自己的部队里,给胡忧调配箭矢,并抽两千人马,协助先锋军抗敌。

    胡忧看特丽莎不请示陈一迟城守,直接下令,就知道军中肯定出了什么事,他甚至可以猜到,陈一迟肯定是利用那条小路,带人做了逃兵。不过表面上,他却半点没有表露出来,做一脸的茫然状。

    特丽莎下完了领命,左右看了一眼,对胡忧说道:“胡忧督将,你跟我来一下。”

    胡忧点点头,也不多问,跟着特丽莎回到她的军帐之中。

    特丽莎的军帐是镇守级别的,要比胡忧的大上不少,乃是特丽莎平时开会和休息所用的地方。胡忧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女人特有的脂粉香,这气味比他那满是男人汗臭的军帐要好得太多了。打仗期间,十几天不洗澡,那是很平常的事情。如果不是身边有红叶,他的军帐更是要不得。

    特丽莎进到军帐,马上挥退了左右,直接了当的开口道:“现在军情紧急,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有件事,我现在必须要告诉你。陈一迟和克林斯曼那几个混蛋,带着亲兵,扔下部队跑了。”

    “这怎么可能?临阵脱逃可是死罪,他们怎么敢?”胡忧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一脸吃惊的说道。似乎把小路告诉陈一迟的事,与他无关一样。

    特丽莎叹了口气道:“这是事实,我已经派人查过,他们是从山后的一条小路跑的。现在第五路军里,你和我已经是最高级别的指挥官了。”

    胡忧心中冷笑一声,道:“特丽莎大人,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胡忧之所以告诉陈一迟小路的事,就是要给陈一迟一个推手。像陈一迟这种指挥官,留下军中,只会坏事,越早走越好。至于特丽莎,胡忧是算准了她肯定不会走的。

    果然,特丽莎的回答和胡忧想像中的一样:“我已经下令毁掉了那打小路,今天就算是要战死在这里,我也决不能给红fen军团丢脸,给西门玉凤元帅抹黑”

    “特丽莎大人,我愿与你共抗安融人”胡忧大义凛然的说道。

    特丽莎如男人一般,重重的拍着胡忧的肩膀道:“好样的,我就知道,你是一条汉子。从现在开始,让我们同心协力,**一场漂亮的。”

    胡忧道:“末将愿听特丽莎大人差遣大人,这城守离开的事,会不会对军中产生影响。还有这指挥方面,会不会有问题?”

    特丽莎道:“这个你不有担心。按帝国律,我现在已经是第五路军的最高长官,指挥方面不会有问题。至于士气,现在后退已无路,投降安融人也不会比战死好得了多少,除了拼死一战,谁也没有退路。在我看来,没有了陈一迟,我们的士气,反而是更高。”

    特丽莎说这话,是因为她有绝对忠心于她的红fen军团为依仗,和她在军中的威信。这是胡忧所不具备的,他虽然在中军也打出了不死鸟的名气,但是相比特丽莎,他的资历还太浅。胡忧知道,自己还需要努力。

    和特丽莎说的一样,在宣布陈一迟等一众将领临阵脱逃之后,特丽莎借助红fen军团和西门玉凤的威名,很轻易的就接管了第五路军的指挥权。而士兵的士气,也没因此受到很严重的打击。

    任谁都知道,陈一迟他们之所以敢跑,是因为他们有所依仗,就算是被抓,他们也不会被处死。而普通的士兵则不会有那样的好命,除了拼命,他们是没有半点选择的。

    特丽莎接管军队之后,一面重新部防,同时招开军事会议,这一次,胡忧也有参加会议。不过有一点,胡忧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特丽莎会点名让红叶也参加这个会议。

    会议时间非常短,没过多久,特丽莎就直接拍板胡忧提出的突围提议。这效率要比陈一迟在的时候,不知道要高了多少倍。

    其实胡忧早在被安融人围困之初,就已经在计算着怎么利用这里的山坡地形,实施全军突围。他之所以从来没有提出来,是因为他知道,陈一迟是没有这种胆量,反其道而行之,正面冲击安融人的。说了也等于白说,还不如不说。

    特丽莎虽然身为女儿身,但是她的军事能力和果敢决策远远要高于陈一迟,胡忧刚陈述完他的计划和可行性,特丽莎就同意了胡忧的计策。

    曼陀罗人冲锋号吹响的时候,林正南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他真不敢相信,连山头阵地都快守不住的曼陀罗人,居然还敢向他发起反冲锋。他用了四个字来形容此时曼陀罗的行为——自找死路

    安融士兵也没有想到,曼陀罗人居然会在他们离胜利越来越近的时候,给他们来了这么一手。他们低估了曼陀罗人拼命的决心。

    下达冲锋命令之后,特丽莎亲帅她的红fen军团,冲在了最前后。红fen军团的士兵,几乎是用填命的方法,以肉身之躯,冲垮了安融人的投石机阵。

    投石机被近身之后,战力就大大的减弱了。冲在最前面的红fen军团士兵,如虎入羊群一般,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毫不留情的砍向这些杀死他们兄弟姐妹的安融人。光是冲击这个投石机阵,红fen军团就至少有两千士兵,永远的倒在了这里,成了命丧异乡的亡魂。

    胡忧的先锋路军,是紧跟着红fen军团之后,冲杀下山的。先锋军里有半数以上的士兵,来自奴军。打仗冲在最前面,对他们来说,本就是家长便饭,何况前面已经有红fen军团的人开路,所以他们打得很从容。

    胡忧挥舞着白蜡枪,在朱大能,哈里森等人的保护之下,冲下山坡。他很担心跟随红fen军团冲在最前面的黄金凤,可是现在整个战场已经是一片混乱,他跟本就不知道黄金凤在什么地方。

    对于红叶,胡忧则是做了现条件下能做到的最好的保护。红叶被他安排正了中军阵里,派荆无命,陈大力他们保护她的安全。胡忧知道,红叶对陈大力,荆无命他们有赠药之情,这情陈大力几个,一直都记在心里。荆无命平时更是自动的保护红叶,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安排。

    “二王子,我们的前线部队被曼陀罗人冲垮,现在已经崩溃”林正南的亲信一脸焦急的跑来禀报。

    林正风正气急败坏的织织队伍反攻,闻言一马鞭抽在亲兵的脸上,大声骂道:“通知各路将军,不惜一切代价,给本王拦住曼陀罗人,要是让他们跑了,本王第一个砍了你。”

    眼看着到手的胜利弄着这样子,林正南恨得眼睛都红了。要他就这么承认失败,他怎么能甘心。

    亲兵来报言,却无故挨了一马鞭,脸上拉开了一条半尺长的血口。那血口上的皮肉,向两边翻着,直接就破了像。

    亲兵心里恨的要命,却不敢向林正南表示什么。忠心耿耿办事,却落到这么一个下场。林正南还说什么曼陀罗人跑了,第一个砍他。他不过是一个报信的,凭什么要他来背负这个责任。出得营帐这亲兵是越想越气,干脆给几路将军传了放行曼陀罗人的命令,自己找机会换了身曼陀罗士兵的军服,混入曼陀罗人的部队里,跟着一起跑了。

    特丽莎冲入安融阵营里,顿感觉四周的压力非常大。这一路从山上冲下来,连匹马都没有,体力消耗非常的厉害,安融路军又是陪数于他们,要想真正突破,并不那么容易,而且之后还有断后的问题。

    突然特丽莎发现,西南方向的安融人有撤开的迹象,也来不急细想原因,马上抓住这个机会,从西南方向往外突,终于打开了一条缺口。

    林正南在高处看得清楚,看着马上能再一次成功的围住曼陀罗人,居然有一支部队给曼陀罗人让路,气得他差点吐血。他哪里知道,正是因为他刚才拿亲兵出气,使得亲兵假传了他的命令,才给了特丽莎一个突围的机会。等他查清楚原由的时候,特丽莎和胡忧,带领着第五路军,早就已经成功突围了。

    第五路军突出安融人的包围,马上向西门玉凤元帅的中军靠拢,这是特丽莎之前和胡忧商量好了的。其他四路军队的情况,他们现在都不知道,只有先向西门玉凤靠拢一条路可以走。

    “红叶,你没事吧?”趁部队暂时休息的时候,胡忧马上到中军找红叶。

    “我没事。”红叶勉强的给了胡忧一个笑脸。这一路跑下来,她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体力消耗非常大。

    “没事就好。”胡忧松了一口气,伸手擦去红叶脸上的血渍,这是突围的时候,沾上去的,现在都干结了。

    之前他已经在特丽莎的队部中,看到了黄金凤。黄金凤在突围的时候,受了些刀伤,不过并不是很严重,经过处理,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

    两个关心的女人,都成功的突围出来,胡忧还是感到很欣慰的。

    “我们现在已经摆脱安融人了吗?”红叶边上下打量着胡忧是不是有伤,边问道。

    胡忧摇头道:“还没有,现在我们用逐次阻击在跟安融人游斗。你快抓紧时间休息,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稍事休息,马上就得上路。”

    安融人不甘心失败,追得非常紧。他们第五路军已经没有战马,长时间的奔跑,体力消耗非常大。为了保留一定的休力,不至于遇到突发事件,无力还击。胡忧这才逼不得已的下令让部队原地休息。

    红叶道:“嗯,我知道了。你不用管我的,我会照顾自己。”

    红叶知道胡忧现在的担子很重,不想他为自己担心。实事上,胡忧能够在这个时候还抽时间来看她,她已经很高兴了。

    “荆无命,保护好红叶军师。”胡忧嘱咐了荆无命一声,带人离去了。他现在可不单单只是先锋军的统领,第五路军的许多事,他也得做决策。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