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99章醋娘子

    o99章醋娘子

    “小心”

    “呛”

    黄金凤左手刀架开刺向胡忧的枪,右手刀怒劈而出,猛烈的爆力,把那安融士兵劈飞出去。

    “你这个傻蛋,刚才差点没命,你知道吗”黄金凤非常生气的怒骂胡忧,在她看来,胡忧刚才的那个动作,真是太危险了。只差一点,那支枪,就会把胡忧扎个透心凉。

    胡忧是一个很爱惜生命的人,他可不会随随便便的把自己放于险地。这一次,虽然是赌,但是他却有着必胜的把握。

    自从在沼泽里与这个世界融合了之后,胡忧已经和这个世界的人一样,可是吸收天地灵气为自己所用。加之之前所学的那些技巧,虽然与别人还有一定的差别,但是这个距离,每天都在缩小。特别是连日经过几次大战之后。现在的他,比起之前的他,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那个安融长枪兵,之前已经中了胡忧一枪,现在是强弩之末,跟本没有伤得了胡忧的可能。胡忧有信心可以在枪头临身的瞬间,躲开他的枪。他这么做,就是想试试黄金凤心中的对他爱意,是不是真的那么冷淡。

    胡忧一直相信一句话,责之深,爱之切。黄金凤的恨意那么深,在她心里,肯定还是爱着自己的。

    现在证明,胡忧是对的。从黄金凤着急的眼神,就能知道黄金凤对他,绝对还有情。

    胡忧根本不去理会四周的环境,对着瞪眼的黄金凤笑道:“我就知道在你的心里,还是爱我的。”

    “你滚一边去,我没有空和你说这些。”黄金凤挥着手中的刀,左手刀在空中,划过一到美丽的弧,挡开一个从左边砍进来的长刀,一脚把那刀的主人给踢飞出去。

    “你要我怎么样,才肯原谅我。”胡忧擦掉脸上的血渍。那个安融士兵真够惨的,被黄金凤一脚踢得直喷血。

    对于这个问题,黄金凤没有回答。她的双刀,如劈风般,连着砍倒了三个安融人。一时之间,她和胡忧所站的地方,居然空出了一块空地。看来安融人也现这个火辣的女人,不好惹。

    这时候,特丽莎看其他的部队已经撤得差不多了,也下达了让红fn军团撤退的指令,率部往山坡上撤。胡忧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是没有办法挽回黄金凤了。不过好在已经知道了她也在第五部队里,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胡忧刚一回到山坡上,红叶就迎了上来,陈一迟已经接管了全军的指挥权,这时候没她什么事了。

    “胡忧,你没受伤吧,刚才差点吓死我。”红叶看到胡忧回来,眼泪都差点下来了,顾不得周围士兵的惊讶,一下就扑向了胡忧。

    红叶刚才虽然一直在用旗语指挥着部队,但是她的注意力,就没有离开过冲下山坡的胡忧身上。之后陈一迟接过指挥权之后,她更是一心一意的在留意胡忧。她是经历过丧夫之痛的人,绝不想更不能再体会一次那样的感受。胡忧刚才的危险动作,红叶是看得清清楚楚,差点没急得把心都急跳出来。

    胡忧一抹脸上的血,安慰着小脸惨白的红叶道:“放心吧,我没事。”

    黄金凤没有追回来,却把红叶给吓着了,这个买卖,似乎做得有点亏。

    红叶上上下下把胡忧检查了一遍,这才安心一点:“没事就好,下次可不许这样了。你现在是督将,要有督将的样子,不能随随便便乱来的。”

    “是了,我知道了。”胡忧拍拍红叶的香肩,顺便瞪了一眼几个在一边装傻看戏的士兵。特别是朱大能,你看他那样子,嘴张那么大,他以为开饭了吗?

    对于红叶这个女人,胡忧还是打从心低有股子敬意的。她不但无私的为自己做了不少的事,还在军事上给予全力帮助。相比起欧阳寒冰的柔情似水,黄金凤的任性火暴,红叶这个成熟的女性,给胡忧更多的是一种温暖。她有情人的体贴,又有母性的关怀爱护。

    随着第五部队全力退守山坡,战火再一次变成了焦灼。虽然在人数上,安融人还占着很大的优势,但是曼陀罗人,也有了地利的优势,这仗看来有得打。

    遭遇战,一直打到天黑,最后以安融人收兵告终。战斗的前部,安融人的偷袭,让第五部队损失挺大,不过在之后的攻防战中,由于曼陀罗人有地利的优势,安融人也没有再能讨好,算起来,这是一个不胜不败之局。

    吃过晚饭不久,胡忧被招到了帅营,这里正进行会议。这还是胡忧第一次以先锋军统领的名义,参加军事会议。虽然这是特丽莎向陈一迟提的名,不过陈一迟没有反对,这说明胡忧在第五路军里,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

    实事上,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一次,如果不是胡忧率部建立山头阻击阵地,第五路军大部,都会被安融人吃掉。甚至全军覆没都不是没有可能的。

    帅营里,所有的将领都到齐了。陈一迟坐于主坐,特丽莎等四个镇守,分坐于两边。再接下到,就是包括胡忧在内的郎将、督将了,他们在这里没有坐位,都是站着的。

    胡忧行了军礼之后,就默默的站在了最后。这是督将以上级会议,官最小的就是他,站在最后,也是应该了。

    陈一迟深深看了胡忧一眼之后,正式开始了会议。陈一迟这个人,不但是出兵慢,说话也很慢,一字一字往外吐,听得真是让人着急。

    他先是拿腔拿调的总结了一下这几天的行军情况,和各部的表现之后,声音一正,用很严肃的口吻说道:

    “各位,现在我们第五部队的情况,很危急。山坡之下,十万安融人,大有一口吃掉我们之心。我们必须同心协力,才能过渡此关。不知哪位将军,有破敌良计?”

    “城守大人,依我看,咱们现在的情况,不但不危险,反而还是大大的功劳。”一身白色皇家骑兵团战衣的克林斯曼开口道。

    “哦,克林斯曼镇守,此话怎讲?”陈一迟问道。

    “大人,现在我们第五路军,以五万人马,拖住安融十万大军,让他们不得回援其他地区,为其他各部队的进攻,创造了便利,这难道不是大功一件吗?”克林斯曼略有得意的说道。

    如果胡忧是一个莽夫,现在肯定冲上去,吐克林斯曼一脸口水。见过不要脸的,可是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现在这种情况,叫做拖住安融军队?现在是被人家围困在这里

    胡忧注意到,特丽莎在克林斯曼说话的时候,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眼神。看来她也同样的看不起这个人。

    陈一迟对于克林斯曼的这种说法,到是感觉挺高兴的。他之前一直苦恼现在的处境,克林斯曼这么一说,他到觉得真是那么回事,露出满脸的笑意,连身子都坐直了一些。

    特丽莎终于开口了:“克林斯曼镇守这个‘拖’字用得好,只不过,我想请问克林斯曼镇守,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拖下去呢?”

    克林斯曼回道:“这个嘛在我看来,如果能拖到西门玉凤元帅的中军到达,配合元帅的中军,来个两面夹击,一举吃掉这十万安融人,也未尝不可。”

    克林斯曼这个回答,初听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办法。西门玉凤的中军有十万人马,那里集中了各军团的精锐。如果能等来中军,夹击这十万安融人,胜算是非常大的。此时已经有人在心里,同意克林斯曼的这个说法。胡忧注意到,陈一迟城守的眉头也挑了挑。

    “放屁”特丽莎猛的站起来道:“拖到元帅来?克林斯曼大人,我怀疑你在说这话之前,有没有用过脑子。”

    “特丽莎”

    “城守大人,请允许我把话说完。咱们先不说元帅大人的中军离我们有多远,什么时候能到的问题。也不说这十万安融人,随时都可以撤走的问题。我只想请问克林斯曼大人,现在我们几万人马在山上,后勤粮草补给被断,武器箭矢严重不足,安融人又倍数于我们,我们可以顶多少天?”

    特丽莎这话虽然表面上是说给克林斯曼听的,事实上,却是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的。现在第五路军被困于山上,马上就要面临断水断粮,武器箭矢无以为继,全军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这个时候,还去抱着什么愚蠢的幻想,做什么白日梦,都是找死的行为。

    特丽莎此话一话,帐中所有的人,都大为色变。原来这里,跟本没有什么美好的糖饼,他们离着地狱,是如此的近。

    胡忧在心头反复的念着六个字巾帼不让须眉。

    这哪是巾帼不让须眉,这简直就是须眉不如巾帼嘛。之前胡忧听克林斯曼说的那些话,就觉得有问题。特丽莎这话,就像是当头棒喝,直接让胡忧整个人都醒了。

    克林斯曼不服气的蠕动的嘴唇,却想不出一句找回场子的话。陈一迟脸上那股得色,完全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又是会议刚开始时那副要死不活的嘴脸。

    “特丽莎镇守,依你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陈一迟问道。面子与性命相比,似乎还是性命更加重要一些。

    特丽莎摇摇头道:“我暂时也想不出办法。”

    会议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特丽莎也没有办法,难道说现在已经进入死局了?悲观的人,情绪低落了下来,觉得这是一个表现机会的人,在低头苦思,希望能借此一鸣惊人。

    陈一迟看大伙都不说话,开始点将。

    一个被陈一迟点名的郎将回道:“以我看,我们应该来个反偷袭,把安融人的粮食抢了,我们的粮食问题就解决了。”

    “我想我们还是向其它部队求援的好。”这是另一个将军的回答。

    这都还算是比较靠谱的,不靠谱的更多。总之答什么的都有,可是真问到具体计划的时候,谁都答不上来。抢粮怎么个抢法,求援派谁去,向哪支部队求,都没下文。

    陈一迟越问,眉头就越皱,这一路问下来,就到了胡忧这里了。对于胡忧,他似乎也没抱什么太多的希望。

    “那个谁,胡忧,你也说说看。”陈一迟的语气之中,透着一股不耐烦。

    特丽莎此时也把目光看向了胡忧,她是这里唯一跟胡忧有过接触的人。知道胡忧此人,很受手下士兵的爱戴,也听说了胡忧不少事,觉得胡忧也许能带来什么好计策。

    胡忧听到陈一迟点自己的名字,站出来行礼说道:“城守大人。”胡忧对这个叫陈一迟的家伙,没什么好感,不过现在大家都在一条船上,还得同心协力才行。

    “末将入伍不久,对于兵法战计也不是很懂。我觉得此时我们应该一方面先安抚部队,让他们从刚刚经历过的袭击之中,缓过气来。另一方面,则应该先了解敌我双方的实力,打探对方属于哪方面的部队,最高指挥官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然后再决定应对之法。”

    以胡忧看来,在对敌人完全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之下,所想出来的办法,都是不实际的。只有掌握到敌人的信息,才能决定应该怎么做。

    比如说有些将军提议去抢安融人的粮食,可是他们并不有想过,安融人中军,是不是有粮食可抢。说不定安融人现在也饿得不行呢。

    “我同意胡忧督将的看法。”特丽莎不等其他人开口,就接着胡忧的话说道:“我们现在对安融人的这支部队,完全不了解。现在谈怎么退敌,太过想当然。我提议,先派人去侦察安融人的信息,敌我双方的兵力对比,兵种构成,主将身份,再商谈计划会比较好。”

    “哼,我还以为特丽莎大人会有什么好办法呢,到最后,还不是什么事也没做,说了等于白说。还说什么我们的粮草不够呀。难道说打探到敌情,我们的粮草就有了。”克林斯曼刚才被特丽莎的抢白,弄得很没有面子,这会一找到机会,马上就阴阳怪气的在一边说着风凉话。

    这一次巴伦西亚封红fn军团的西门玉凤做元帅,皇家骑兵团的人,是很不服气的。这么多年以来,皇家骑兵团都是皇帝亲军的存在,哪一次战事,不是皇家骑兵团的人最威风。现在到好,连元帅位子都没有保住,还要来这种能冷死人的地方打仗,他们自然就更不爽了。新仇旧恨加在一块,克林斯曼自然要想办法打击来自红fn军团的特丽莎。

    这个军事会议,没有开出任何的实质结果,大部份的时间,都是在吵架。几个军团之间,谁也不服谁,稍微有一个话不头,马上就开始斗嘴。

    胡忧走出军帐,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样的军队,真能打出什么胜仗,那还真是老天无眼了。

    想到这里,胡忧真的很想见见那个西门玉凤,如果有机会,他还真想当面问问这个女元帅,她的脑子里在想什么。难道以她的智慧,会没有事先考虑到,对几大军团实行混编,会出现指挥不灵的问题吗?

    可惜,胡忧现在还是人微位低,这样的问题,他是没有什么机会当面问西门玉凤了。

    胡忧一回到自己的军帐,马上让人把朱大能和哈里森给找来。让他们分别带人,去查看这一带的地势,如果能找到一条出路,那就更好了。

    陈一迟这些人是靠不住的,胡忧可不想把自己和手下这五千人,断送在这种大敌当前,还在为军团之间利益互相争斗的上司手里。

    朱大能和哈里森离去之后,胡忧不由又想起了黄金凤。算起来,胡忧现在有三个女人,最喜欢哪一个,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对于黄金凤,他肯定是最刻骨铭心的。

    如果不是因为黄金凤,他现在也许还在什么地方摆摊想着怎么骗人,或是在什么地方偷鸡摸狗。因为黄金凤,才让他明白了自己不能再做让人随意践踏的草根,才让他立下了一个普通人想想的觉得害怕的大志。

    当皇帝,以前不过是随便想想,当被黄家打断了全身的骨头,像条死狗一样,被丢到后山,胡忧才真正的把这个玩笑式的言论,当成了自己的目标。

    “在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出神。”红叶端着盆水走了进来。哲别留在不死鸟特点团之后,她似乎自动的成为了胡忧的亲兵,在生活方面,一着默默的照顾着胡忧。

    “哦,没什么。”胡忧摇了摇头。

    红叶把水盆放在桌上,挽起衣袖,给胡忧拧了把毛巾:“我让人烧了些热水,来洗洗脸吧。今天出了一身汗,洗一下,会舒服一些。”

    “我自己来好了。”

    胡忧伸手想要接过毛巾。

    红叶躲开了胡忧的手,微笑道:“你别动,坐着就好了,我来帮你。你今天已经够累了,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AO13中 文 網[AO13 ]  更新 最快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