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98章 防卫之花初开

    o98章防卫之花初开

    想通了原地防卫比回援好之后,胡忧的脑子整个就活泛了起来,下令道:

    “来人,传我督将领,全军马上以大营为中心,加修环形工事。”

    与敌人交战,不管是在山地、森林、平原还是陆地,都必须占据高点。占据了高点,可以利用地形和地势顺势向下出击,便于冲锋,阻敌。占据高地,这是战场上交战的原则。

    这些东西,在天风大陆的兵书里有,总结得并不是很具体。但是在胡忧的思想里,这一点,却是很重要的。所以当他看到兵书里提到这方面战例的时候,就非常留意这方面的细节。

    细节决定成败,胡忧的那个无良师父,每次准备出去骗人的时候,都会让胡忧做很多的准备工作。胡忧心里有自知之明,论到军事素养,他现在还比不了这个时代的名将,至少现在,他还达不到那些名将的高度。

    别以为你比别人多见过了一些东西,就能事事都比别人强。其实那些都是嘘的,怎么样在这战火纷飞的世界,生存下来,向着自己设定的目标,一步步走过去,越来越接近,才是实的。在别的地方,暂时还比不了别人,那么多在别人不留意的地方,总节出可为自己的用的东西,也是一种越强者的方法。

    “大人,你还记得陈大力吗?”在胡忧巡视攻事进度的时候,朱大能突然没由来的说了一句。

    “陈大力,当然记得,他怎么了?”胡忧转头问道。注意力都放在工事上的他,并有注意到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

    朱大能看胡忧还记得的陈大力,这才回道:“刚才荆无命告诉我,陈大力想见你。”

    毕竟胡忧现在已经是督将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说见就见他的。再说现在军情又这么紧急。如果不是胡忧平时很好说话,朱大能也不敢随意的传这个话。

    “陈大力要见我?”胡忧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的看向朱大能。

    突然,胡忧一拍手道:“陈大力,太好了。我怎么把他给忘记了。让他来见我,不,不,马上带我去见他。”

    朱大能提醒道:“大人,陈大力现在只是一个奴兵,你不须要亲自去见他的。我去把他找来就好了。”

    胡忧连连摇手道:“陈大力身上的伤还没好全,谁去见谁还不是一样。快点,咱们时间不多了。”

    胡忧到来的时候,陈大力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只是让荆无命想办法去带个话,胡忧直接就跑来了。

    “督将大人。”陈大力急急忙忙的,就要给胡忧行礼。

    “军情紧急,不用多礼了。陈大力,你要见我,是不是想说关于防卫的问题。”胡忧开门见山的说道。

    “啊”

    陈大力还没有回话,他身边的刘小三到先吃惊的叫了起来,瞪大着眼睛,看着胡忧。一直跟在陈大力身边的刘小三,是唯一知道陈大力想见胡忧原因的人。

    胡忧亲身过来,已经让刘小三很吃惊了,没想到胡忧还能一语道破陈大力的心思。

    陈大力瞪了刘小三一眼,用带着敬佩的语气说道:“督将大人果然是料事如神。”

    “得了,别给我玩这些嘘的,对于这次阻击,你有什么想法,快说来听听。”

    陈大力在那巴坡死守马里府的事,胡忧一直就忆深刻。胡忧知道,陈大力不会无顾的想要见他,现在军情紧急,他也不想玩什么弯弯绕。

    陈大力也是性情中人,要不然也不会不计后果的为老婆被辱一事,带人冲击马里府,弄得被贬为奴兵。

    陈大力虽然从来没有当面对胡忧表达过,要什么誓死效忠之类的话,但是胡忧亲自为他治伤的事,他是一直记在心里的。胡忧的那份情,他不会忘记。

    “大人,你既然看得起说我的看法吧。我认为大人现在所修的防卫工事有问题。”

    陈大力此话一出,在场的几个人,脸上都有些变色。这些工事,可都是胡忧亲自下令修的。这第一句话,就说胡忧的工事有问题,换个小心眼的上司,直接就可能得丢命。一个小小的奴兵,居然敢否定督将的决定,这胆子也太肥了吧。

    “说下去。”胡忧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看着陈大力说道。其实他之前在巡视的时候,也觉得什么地方似乎不那么妥,只是一直没有现具体的方面。

    “大人,你请看。”陈大力从怀里拿出一张简单的地图道:“这里是我们现在的位子。我仔细的看过这里的地形,这一带,是一个低坡顶台的反扣碗地形。

    大人现在修的环型工事,在正常的情况下,是正确的。”

    说道这里,陈大力停了下来,看向胡忧问道:“大人,我可不可以知道,我们这次,将会面对多少安融人的进攻?”

    陈大力的这个问题,可是属于现在的机密。在一般的情况下,敌我双方没有交战之前,上级是不会提前让士兵知道,敌我战术部属的。

    就像是现在,如果告诉士兵,他们将要面临十万安融人的进攻,弄不好,军心都会不稳。看过集结号的人都知道,谷子地摆明了就是被放弃的棋子。这种事,如果让士兵知道了,怎么可能还有心阻击敌人。

    名将曾经说道:士兵并不需要思想,不需要有自己的思考,他们只要知道,指挥官的命令是什么,就可以了。有了思想的士兵,就不再是好兵。

    “八万以上,只多不少。”胡忧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胡忧比这个时候的将军,最大的一点不同就是不迂腐。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说什么话。如果在这个时候,不告诉陈大力真实要面临的情况,那就说明他不信任陈大力,也就得不到陈大力的全力相助。

    信任是需要相互的东西,你在不信任人家的同时,也就不可能得到别人的信任。当然,以胡忧的江湖经历,他不可能很轻意的去相信别人,但是他知道怎么让人家感觉到他的信任。老江湖了,连这点做不到,那不是白混了。

    “和我料想的一样。”陈大力的眼睛,一下变得炙热起来。军中的规矩他当然也是懂的,如果不是因为对胡忧有一颗感恩的心,他跟本不会想要去见胡忧。

    “督将大人,你看。这里是我们现在布置的环形工事,如果以安融人八万兵力计,我们的五千人马,将要受到的压力”

    陈大力边说着,边在那简易的地图上勾划,只几笔,胡忧就看出来的。以现在环型工事的布置和兵力,跟本顶不住安融人的第一波进攻。

    胡忧这一下,终于现之前心里那丝隐隐的不安,来自什么地方了。陈大力说得没错,以平常的情况下,如果是兵力一比一,甚至是一比三,他的这个环型工事,都可以完全挡住安融人,让他们不得寸进。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兵力比达到十五,甚至是一比二十,那么这个工事在如此饱和的攻击之下,跟本顶不了多一会。

    “以你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胡忧问道。看出问题不算本事,现在最后需要的是解决问题。

    “工事上移,移到这块平镜面。”陈大力在坡顶之上,重重的划了一个圈,自信的最后总结道:“放弃棱线部,把工事构筑在山坡平台上。这样不但可以对进攻一方的动态一览无余,还可以用山坡的弧度,抵消敌人的冲击力,弥补我们兵力上的不足。”

    “好办法”胡忧只在脑中把陈大力所说的东西,转了一遍,马上就可以肯定,这个工事修筑办法,比他之前的那个好。这里面,用的就是一个巧,只不过把工事的高度上提,完全放弃中下段阻击,就可以更好的利用环境因素为自己所用。这就是细节决定成败呀。

    胡忧当即抽出一支令箭:“陈大力,现在我命令你全权负责这次的工事修筑,你可以全权调动任何人配合。哈里森,你跟着一起去。有胆敢抗命者,就地阵法。”

    “是”

    “是”

    陈大力和哈里森离去之后,胡忧暗暗的在心里出了口气。如果不是来见陈大力,那么以之前的那个工事部署来阻击安融人,不说是全军覆没,至少手下这五千人马,能活下来的,绝对不会过三成。这个决定,救了一船的人啊。

    与此同时,第五路军主力,依然与安融进行着血战。战斗呈焦灼态势,双方的人马损失都很厉害,可以说每一分钟,都有士兵倒下。有些干脆就抱着一块死,到死也分不出谁是安融人,谁是曼陀罗人。

    和胡忧、红叶料想的一样,第五部队主力,在强突后路不成的情况下,选择了向前进的策略。

    这是一个很无奈的决定。因为越往前,也就越深入安融国内,与元帅西门玉凤的中军,相隔也更远。被安融人吃掉的机会,也就更多。

    现在,就连最有战力的红fen军团特丽莎,也感觉到了前途的渺茫。现在如果是她指挥,最多也只能下令尽可能梯队后撤,撤到哪算哪了。

    现在谁都没有想到,走在最前面胡忧那五千人马,会变成他们的救命稻草。

    不是没有人想起胡忧那支先锋部队。可是四万人都被人家打成这样,胡忧那五千人,又能起得了多大的作用。

    当不被人们寄以厚望的先锋军,变成希望的时候,会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没有亲身感受过的人,是永远猜不到那种心里的。

    “冲”

    “冲”

    “冲上去,给我杀光那些曼陀罗人。”

    林正南此时心情好得跟过年似的,大喊大叫,有些忘乎所以。

    十万对四万,林正南现在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己方的士兵死多少,跟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只要把这支曼陀罗部队干掉,那就是大攻一件。趁着现在老三重伤,老大不得宠的大好机会,在老头子的脸前露脸,那对将来挣皇位,可是大大有利的。

    远处沙尘滚滚,喊杀声越来越大,眼力好的,已经可以远远的看到一大堆边打边跑的人马。安融人也真是打红眼了,居然硬生生的追着第五部队主力打了二十里路。

    相比起那边的喧嚣,胡忧这边显得异常的冷清。小风吹过,甚至让人感觉有些凉意。胡忧第一次现,曼陀罗五大军团的军服,是那样的好看。红,黄,白,绿,黑,就算是和安融人打混在了一起,也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

    “来了,应该是我们表现的时候了。”

    胡忧把嚼在嘴里的草跟狠狠的吐出去,拿起随身的换日弓。好久没有开张了,今天看看能不能打到几条大鱼。

    胡忧的五千士兵,此时全都是居高临下,从心里上,就有优势。一个个心情写意的张着弓,搭着箭,等着敌人上门。这样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很多士兵都在心里佩服胡忧,原来打仗还可以这么轻松的。虽然之前挖工事的时候,一个个都累得不行,可是相比起下面被人追着打的兄弟,这里算是天堂了。

    “是时候了,朱大能,擂鼓。红叶,打旗语。”

    “咚”

    ‘咚!‘

    “咚”

    寂静的山坡上,突然响起了战鼓声,一面黑色镶金边的不死鸟战旗,在山坡上升起。

    “是不死鸟战旗,是胡忧大人的先锋军。旗语是让我们往山坡上撤”

    “不死鸟不死,咱们有救了”

    “太好了。”

    “”

    特丽莎的脸上,顿时也现出了狂喜之色。不过军事素质极高的她,马上就现如果这样一窝锋的往山坡上冲,部队的损失,会非常大。陈一迟什么都不管的带人跑上山坡,她却不能学着陈一迟那样。特丽莎虽然生为女儿身,但是却看不起像陈一迟那样的人。

    “传命我红fen军团士兵,全力断后。”特丽莎当即下令道。

    红fen军团的回军反击,为其它的友军挣取到了后撤的机会。

    林正南看着自己的攻击部队像潮水般的向山坡上冲击,顷刻又像退潮般地退下,在山坡上躺满了士兵的尸体。恨得大骂。

    “上,上,给我冲上去,给我把这个小小的山坡踩平了。”

    由不得林正南不骂,这眼看着一场大胜,就那么一点点的越来越远,他是吃人的心都有了。现在他非常的后悔,早知道这样,拼着提前暴露的危险,他也要挥军把胡忧的这五千人先锋军先弄死。

    现在不单单是老三林正风恨胡忧,林正南绝对比他更有恨胡忧的理由。这个该死的胡忧,他难道不知道,这场胜仗,很可能关系到安融大位的继承吗?

    很可惜,胡忧并不知道这里面还关系着这么多战争以外的事。他现在正和黄金凤并肩和安融人拼命。他本来可以在山坡上,拿着换日弓点将的,可是无意之中,却让他在断后的红fen军团之中,现了黄金凤的身影。于是马上把军务暂时交给红叶指挥,亲自带着一千人马,杀将下来。

    不冷静?

    是的,这一次,胡忧是做得不够冷静。但是,这正是他的血性在燃烧。

    胡忧一直以来,都当黄金凤是他的女人。自己的女人有难,怎么可能在一边看着。这样还算是男人吗?

    “金凤,你先撤上去,快”胡忧用手中的白蜡枪挡开砍向黄金凤的刀,大声的叫道。

    “我不要你管。”黄金凤并不领胡忧的情,手中双刀,毫不犹豫的砍翻一个想要从身后偷袭的安融人。

    安融人在林正南的疯狂命令下,一个个叫嚣着的往前冲,一张张狰狞的脸孔,满是沉沉的所杀气。在安融士兵的眼里,眼前这些曼陀罗人,跟本不是人。他们是一个个铜板,一块块土地,砍倒他们,就能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至于自己会不会反被砍倒,他们没想那么多。因为这就是他们的生存方式。

    胡忧知道,黄金凤还在赌气。这个醋娘子,直到现在,都还不肯原谅上次的事。在战场上都还没有忘记这些事,黄金凤这醋劲还真是大得可怕。

    一晃身子,一柄长枪擦身而过。胡忧一脚踢翻那个扑上来的安融士兵,刚想要给他补一枪,黄金凤已经顺手削断了那人的脖子。

    真够狠的。

    胡忧不知道怎么的,感觉自己的脖子也凉凉的,心想着黄金凤要也给他来这么一下,那还真是要命了。

    “金凤,咱别闹了,这里很危险。”胡忧还在试图劝黄金凤。

    黄金凤一瞪眼道:“谁跟你闹,特丽莎大人还没有下令撤退,我怎么可能先撤。你走开点,别来管我。”

    胡忧刚要说话,一柄长枪又狠狠的向他刺来,那是之前被胡忧捅了一枪的安融长枪兵。战场上,耳听八方不太能做得到,因为太吵,但是眼观六路,拼了命也得做到,不然这小命就没有了。

    那个枪兵一动,胡忧马上就知道了。不过这次胡忧却装做不知道,任着那枪扎过来,他动也不动。他要赌一把,赌黄金凤对他的反应。

    Ha o1 2 [H ao1 23.s e]  更新 最快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