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95章 置之死地

    095章置之死地

    黑色镶金丝边的不死鸟战旗在战场上升起,瞬间引起了两方士兵的注意。

    安融士兵看到这战旗眼睛都红了起来,很多人毫不犹豫的就甩开打得正酣的对手,转身扑向那面不死鸟战旗。三王子林正风遇刺重伤的消息,他们可是全都是知道的。此次出兵,皇室已经正式下达了悬赏令,凡能杀死不死鸟胡忧者,无论身份,赐封安融勇士称号,赏金币一万,良田百亩,女奴百名。士兵拼死打仗为了什么,不就是为名利好日子吗?什么国家社稷,他们可不管那些。现在好日子就在眼前,那还不拼命?

    胡忧可不知道,他现在在安融人的眼里,已经变成了封号,赏金,良田,女奴,他只知道,这不死鸟战旗一经打出,安融人就像吃错了药一样,疯狂的向这边冲过来。

    “马拉戈壁的,老子也就是一个督将,他们用不着跟吃了伟哥一样兴奋吧。砍戚上尘那个镇守的时候,也不见他们这们疯狂。”

    “大人,别说了,快走。”朱大能大叫道。这什么人呀,神经那么大条,敌人都杀了来,他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感慨。

    胡忧这下也反应过来,现在不是玩的时候,赶紧下令道:“哦哦,我知道。朱大能,打旗语,让所有士兵退守树林,依树林之利,阻击安融人。”

    其实胡忧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他对于战场的适应能力,已经习惯很多了。如果不是心情放松,他怎么可能有心情说那样的话。

    “是,大人。”朱大能挥动着大旗,打出胡忧的命令。

    曼陀罗的士兵看到了旗令,总算是知道了应该怎么做。边抵抗着安融人的进攻,边往树林移动。

    一阵混乱,胡忧终于带着五千余人,钻进了树林里。开战之初,谁也不会想到,才短短几天功夫,一万多军队,就死伤过半,连镇守都死掉了。

    安融人还在进攻,面对这近两万安融骑兵,曼陀罗人一个个心里都在打鼓。说不准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成为倒在阵前的那个。

    胡忧选择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坡地,马要冲上来,不是那么容易,勉强的可以算得上一个山头阵地吧。

    马里兵书有云:“凡战,所谓守者,知己者也。知己有未可胜之理,我且固守,待敌可破之时,则出兵以攻之,无有不胜。法曰:知不可胜,则守。”

    知道自己不能取胜,还拼命要想胜,那是傻子的行为。胡忧现在的思想就只有一个固守待援。

    胡忧知道,第五路军主力就在他们的身后,大约在二十里之外,陈一迟城守的手里,还有四万军队。只要能顶到陈一迟的大军到来,他们不但没事,而且还可以反过来,吃掉安融人这两万人马。

    战争中的防守,可不是怕死的行为,这是出于对形势的了解,知道自己的力量一时不能战胜对方,就应当固守,等到有了打败对方的时机,再出兵进攻,这是兵书里说的非常清楚的,胡忧也记得很清楚。也许是江湖天性使然,他对于怎么样保命,总是很有心得。

    只不过,胡忧这次把宝压在了那个叫陈一迟的城守身上。陈一迟,只听这个名字,啧啧,似乎就不那么吉利呀。

    “大人,我们的箭矢消耗太快,现在已经快用光了。”在前面指挥弓箭兵的朱大能回来报告道。

    说是弓箭兵,事实上,也不过是配备了弓箭的士兵而已。他们的战力,比起真正的弓箭兵,那还是差远了。至少真正的弓箭兵配箭就要比他们多得多。

    胡忧不用看,就能知道前面的战况。那些喊杀声,一浪高过一浪,从来就没有断过。这样的防守做起来有多困难,可想而知。

    “援兵到了没有。”胡忧皱着眉问道。现在他们全靠着箭矢顶着安融人的进攻,箭矢一但告馨,他们将会更加的被动。

    朱大能摇头道:“已经派出了三波人突围报信了,可是现在还是没见有什么动静。”

    胡忧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道:“咱们不能把命交到别人的手里,必须尽快的想个办法才行。

    哈里森,第二防线准备得怎么样了。”

    哈里森回道:“已经差不多了,我们设了绊马索和伏击队,现在正在加紧挖陷阱。相信可以顶一阵。”

    “嗯,朱大能,你先回去,箭矢射完了之后,马上带人退守第二防线。哈里森,你也要加快速度,第一防线顶不了多久,我们的时间不多。”

    “是”朱大能和哈里森领命而去。

    胡忧的临战指挥不可谓不正确,只不过安融人的进攻,太过犀利,两道防线,最多也就顶一个小时,就被安融人给破掉了。胡忧此时真是心急如焚,没了办法。最可恨的是军中已经开始出现逃兵了。再这样下去,他这五千人马,用不了多久,就全都要死光光。

    “胡忧,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说话的是红叶,正在想办法的胡忧也没有注意到她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红叶,你跑到这里了干什么。不是让你到后方去吗?”杜啸天有些皱眉道。他现在已经够烦的了,脾气可不太好。

    红叶看胡忧的语气很严厉,不但没有生气,心里反而一暖,她知道胡忧是怕她伤着。

    “胡忧,你先别急,打仗一定要冷静,这是第一要素。”红叶平静的说道。她打小生于军家,在这方面,可要比胡忧见得多。

    “嗯”

    红叶的话,让胡忧的心情顿时安静了一些。红叶说得没错,急是想不到办法的。

    长出了一口气,胡忧缓合道:“这边的情况很危险,你还是先到后面去吧。这里交给男人就行。”

    红叶噘噘嘴道:“你可不要看不起女人。西门玉凤元帅不就是女人吗,你难道还敢让她躲到后面去?

    再说了,我是来给你出主意的”

    “出主意?”胡忧愣了一下,马上一拍脑袋道:“该死的,我怎么把你这个女军师给忘记了。你有什么好办法,快告诉我。”

    红叶有些犹豫道:“我可当不起什么女军师,我也是刚才结合了这里的地势,临时想出来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行。你听了就当个参考好了。”

    胡忧急道:“好好,我知道,你快说吧。”

    红叶整理了一下思路道:“不知你注意到了没有,现在安融军马虽然强盛,但是我们占了地利,他们的骑兵,暂时是攻不上来的。现在我军士兵之所以节节败退,是心中怀疑是否能取胜,他们没有一颗取胜之心,所以不肯奋力作战,出现逃兵,也是因为这样。”

    胡忧定心一想,情况果然是这样。虽然现在安融人有两万兵马,自己这边只有五千人,兵力对比是四比一。不过因为自己一开始就选择了坡地,使得安融人的骑兵起不了什么作用。而且这里的地势,也不可能让两万士兵同时进攻,所以此时看似危险,实则一时半会,安融人还攻不上来。

    想到这里,胡忧的心不由又多定了一分。原来自己这一边,还是有优势的,只是一时没有看到而已。看来自己打仗的经历还是太少了,只是本能的判断出对自己有利的地势,确并没有好好的加以利用。

    胡忧同意道:“你说得不错,只要士兵们都能够全力的抵抗,安融人想要打败我们,一时半会,还是做不到的。可是怎么能让士兵们全都拼死杀敌呢?”

    这是一个很要命的问题。胡忧自信,只要多给他一些时间,让他训练这些士兵,他就可以评自己的手段,为这些士兵全都听他的。就像是当初的第三纵队那样。可是现在,敌人显然不打算给他这个时间。

    红叶两眼一寒,吐出两个字:“死战”

    胡忧全身一震道:“怎么死战。”

    红叶回道:“山后大约一公里处,有一个山谷,山谷四面环山,只有一个出口。我们只要把部队带入山谷里,然后告诉士兵们,全军已经处于必死的境地,不打胜仗就没有生路。”

    巾帼不让须眉!

    这是胡忧此时的闪过心里的念头。这个女人,真够恨的。居然敢想出这样的计策。主动把五千士兵,放入绝境,就算是男人,也不敢想出这么大胆的战略吧。

    可是仔细想想,红叶这个计策确实有可行之处。士兵们没了退路,也就不再想着逃跑了。不拼命肯定是个死,拼命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士兵们瞬间凝聚起来,大家绑在一起,才有可能撑到援军到来。

    好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

    红叶说完这些之后,就不再开口。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这个决定必须要由胡忧来做。她相信她选则的男人,肯定做出最正确决定的。

    胡忧脸色阴晴不定的考虑着成败得失,猛的一咬牙道:“马拉戈壁的,**奶奶的。”

    话很粗俗,但是说出此话的胡忧,此时全身上下,却散发出一股让红叶为之迷醉的霸气。红叶知道,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这样的胡忧,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有一赌生死的勇气

    敢对自己狠的人,同样也敢对别人狠。别看胡忧出生江湖,整天过的是坑蒙拐骗,偷鸡摸狗的勾当,但是在他的心中,是有一股子狠劲的。这一点,从他敢断骨重接就可以看出来,他有光棍的狠劲。

    心中有了定计,胡忧就不再犹豫,马上把两个助手朱大能和哈里森叫过来,重新制定作战计划,尽可能的以最小的代价,退兵山谷,拼死抵抗。

    当胡忧说完自己的计划之后,朱大能和哈里森的眼里,全都射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朱大能还好一些,毕竟跟在胡忧的身边有些日子了,对胡忧经常会出怪招,有一定的免疫力。哈里森的震撼最大,他当兵这会久,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疯狂的战略。

    哈里森的眼里,渐渐的射出一种疯狂之色。“一把押五千条人命,这个督将大人,有点意思啊!也许跟着他,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二十里外,第五路军大帐。

    陈一迟高坐于帅位,看着手底下四个镇守和一众高级将领。就在刚才,他们收到了先锋军戚上尘部遭遇安融人袭击的消息,现在正在开会讨论这个出兵的问题。

    陈一迟看着众人道:“各位将军,有什么看法,大可以说出来,咱们好好讨论一下。”

    一位来自红fen军团的女镇守特丽莎站出来道:“城守大人,现在不是我们讨论的时候,前方友军正在苦战,我们应该马上出兵去救援才是。”

    特丽莎的话音刚落,另一个来自皇家骑兵团的镇守克林斯曼道:“我不同意特丽莎小姐的看法,戚上尘前车有鉴,这次袭击,说不定是争对我军的一个诡计。我们应该小心为是,决不能冒进。”

    特丽莎对这个克林斯曼一向没有什么好感,这个人仗着自己是皇家骑兵团的人,经常带人到红fen军团来找事,调戏军中的女兵。现在对他的印象就更差了。

    特丽莎当即怒道:“克林斯曼,那么以你的意思,我们就这么坐视不里?”

    陈一迟看两人话风不对,赶紧插嘴道:“特丽莎镇守此言差矣了。我们这不是正在商量着出兵的事嘛。克林斯曼镇守说得也不错,现在我们身在敌国,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无名山谷。守在谷前的士兵,一个个疯狂的抵抗放安融人的进攻,弓箭早已经用完了,他们现在用的是刀,长枪,拳头,甚至是牙齿。谁都知道,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生死关头,一但让安融人冲进来,他们全都得玩完,谁都活不了。

    此时他们可不是为什么帝国打仗,刚才胡忧督将已经说了,这是为生存而战。顶住能活,顶不住,就是一个死。大家不抱成一团,都他**的得死在这个异乡的无名山谷里。

    没有人想死,所以大家都在拼命。现在没有什么军团之分,有的,是一群不想死的人。用拼命的办法来活下来,听起来很可笑,可这却是唯一有可能活下来的办法。

    胡忧狠狠的给自己灌了口水,一口唾沫吐在地上。从安融人来袭开始,这仗打到现在,已经近三个小时了。第五路军主力,距离身后不过二十公里,三个小时就算是爬也爬到了,可是援兵依然没有到。这怎么能让胡忧不骂娘。

    看着已经疲惫不堪的士兵,胡忧紧了紧手中带血的白蜡枪。红叶选的这个山谷,地理条件非常的好。谷口还不到二十米宽,跟本展不开大部队,这为防守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可就算是这样,他们现在剩下的士兵,也已经不到四千了。一千多名士兵,长眠于此。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更生生的让二十米宽的谷口,缩小了一半。

    看了眼那些蜂拥而上的士兵,胡忧知道,安融人的进攻,又开始了。这些该死的安融人,他们这哪是打仗,他们是在玩命

    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臂,胡忧再次架起了换日弓,三个小时激烈战斗,他已经记不得自己点杀了多少安融人的将官,他只知道,还有更多的将官,等着他去点杀。

    胡忧在观察敌情的时候,士兵们的目光,却落在了他的身上,这个唯一还有箭矢的人。士兵们是轮换着把守谷口的,每一轮死守半个小时,然后退下休息,换另一波上。可是士兵们确都知道,这里有三个人,从来不轮换,其中之一的,就是那个拿着弓箭的男人。

    是的,男人。此时士兵们更愿意这样在心里称呼他。因为他跟本就不像是一个督将,哪有督将亲自顶在最前面,一箭箭射杀敌军将领的。说起来,他的箭法真好,每一箭出,都必定有人倒下。如果不是他不间断的射杀安融人的小队长,中队长,甚至大队长,造成安融人的指挥混乱,他们也许顶不了这么久。

    不死鸟吗?也许跟着他,真能不死

    “大人,要不你休息一下,让我来替你顶一会。”朱大能对胡忧说道。胡忧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他能看得出来,胡忧的体力消耗非常大,他拿弓的手,都在颤抖着。

    胡忧哈哈一笑道:“休息?安融人可不想让咱们休息,看看,这不又上来了。”

    “弟兄们,小崽子又上来了,让咱们给他们一点狠的。”

    胡忧一句话,点然了士兵的斗志。又来了,真是太好了。来吧,来一个咱砍一个,看看这小小的安融,还能有多少不怕死的。安融人又在逼近,士兵们却都异常的平静,战场真是很能让人成长,只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他们已经从遇敌乱窜的胆小鬼,成长为可以冷眼看着敌人冲上来的战士。“轰轰轰”安融人踏着鼓点冲杀上来,掀起满天烟尘,攒动的人头黑压压一片如乌云一般,那一张张脸,从容而残暴。

    他们在狞笑什么,难道他们觉得他们这次能攻进来?能杀光这山谷里,为生存而拼命的人?

    笑话,他们难道不知道这里有个不死鸟,守在这里的,都是不死鸟的兵

    Ha o1 2 [H ao1 23.s e]  更新 最快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