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92章 再遇故人

    o92章再遇故人

    客心惊夜魂,言与故人同。开帘觉水动,映竹见床空。浦口望斜月,洲外闻长风。九秋时未晚,千里路难穷。已如臃肿木,复似飘飖蓬。相思不可寄,直在寸心中。

    一夜梦故人诗,道尽了诗人心里对故人的思念。胡忧今天也遇见一个故人。

    谁?

    那巴坡的陈大力。陈大力是被抬进奴营的,一支长箭,插在他的右胸,昏迷不醒,人世不知。

    陈大力身边还跟身两人,刘小三和荆无命。他们一前一后的抬着陈大力,被士兵压到奴营。刘荆两人也不见得比陈大力要好多少,也是一身的伤。自己都有些站不住了,还依然抬着陈大力,怎么都不愿放开。

    陈大力一身破衣,全身是血,要不是那巴坡之时,胡忧对这个聚集两三百人,依靠马里府,对抗军地两千人进攻的汉子印象极为深刻,差点都认不出他来了。

    签收了陈大力这三个,胡忧并没有马上过去,尽管他对陈大力这个人,非常的感兴趣。他要等一个适当的机会。

    别人也许不知道,看过马里兵书的胡忧,对这个陈大力的能力,可是有一定了解的。胡忧曾经对照书上的内容,分析过陈大力依靠马里府应对官军进攻的办法,得出了结论是陈大力这个人,对于守城方面,有着极强的造诣。

    由于经验和实际操作的关系,胡忧对书上提到的很多守城之法,都还参捂不透。但是胡忧却现,陈大力在马里府所用过的很多方法,都隐隐能在书上找到。这说明,陈大力就算没有经过系统学习,也肯定用心研究过守城之术。这样一个人,胡忧怎么会对他不感兴趣。

    只是陈大力这伤,似乎太重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救。

    刘小三、荆无命两人抬着陈大力,自行找了一块无人的空地坐下。对于那些营帐,他们看都没有看一眼。

    在奴营中生活过的人都知道,那少得可怜的营帐,只有最强势的人,才好以住进去。荆无命几个,现在明显没有任何强势可言。只要没有人来打扰他们,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刘小三两人刚陈大力放下,马上就为陈大力检查伤势,看到陈大力依然活着,刘小三在暗松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不由升起对前路的担忧。

    为陈大力小心的处理了伤口,刘小三靠墙而坐。望天无语。从自在那巴坡抗暴失败,他们这些当时跟着陈大力攻占巴里府的村民,就被扁做了奴兵,没多久,被调到浪天平乱。同来的兄弟,各散东西,生死不知。现在只于他们三人。

    想起陈大力的伤刘小三感到阵阵的无力。陈大力的伤,非常重,箭矢贯穿了他的右胸,现在离死,不过也就多口气而已。如果不是他和荆无命两人拼死抬回来,早就被当死尸给处理了。

    可是抢回来又有什么用?奴兵缺衣少药,跟本就没有管他们的死活。这样的重伤,能坚持多久

    想到这里,刘小三不由阵阵心痛。他从小就是孤儿,如果不是得陈大力和嫂子梅香的接济,早不知道死哪去了。现在梅香嫂子死了,陈大力又变成这样,真是

    “水,水”

    陈大力的呻吟声,打断了刘小三的思绪。听到陈大力要水,刘小三马上去抓身上的水囊,可是摸出的,却是一个扁皮囊。

    “荆无命,你那里还有水吗?陈大哥要喝水。”

    “我去找点回来。”

    荆无命的话不多,直接以行动表示。刘小三这才想起来,荆无命的水囊,早在昨天已经破掉了。

    “我这有水,拿去吧。”

    胡忧把一个装满水的水囊递到荆无命的手上。荆无命冷冷看了这个穿着督将服的男人一眼,没有伸手。他一向对军官没有任何的好感。

    胡忧就那么平举着水囊,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两眼打量着这个冰冷的男人。他可以感觉到,这个冰冷的男人,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死气。

    杀手型男人。胡忧在心里暗暗的想着。

    正忙着照顾陈大力的刘小三,只回到看了一眼,就马上猜到了这边的情况,赶紧跑过来。推了荆无命一把,双手接过胡忧手里的水,哈腰道:“多谢督将大人,多谢。”

    刘小三抱着水,回身拉过荆无命,道:“你跟督将大人对什么眼,快跟我回去。”

    荆无命又看了胡忧一眼,这才跟着刘小三回到陈大力的身边。刘小三忙着给陈大力喂水,而荆无命的眼睛,始终着盯着这个慢慢靠近的男人。

    胡忧在离陈大力十步的距离外,停了下来。他能很清楚的感觉对荆无命的敌意。知道再靠近,荆无命就会出手阻止了。

    “你们的朋友似乎伤得很重。”

    胡忧看了陈大力一眼,淡淡的说道。

    荆无命提防道:“如果你想把陈大哥赶出去,先拿我的命。”这一路之上,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军官想把陈大力给丢走了。荆无命觉得,这个督将想干的事,和那些军官一样。以陈大力的重伤,没人照顾,马上就是个死。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那样做。

    胡忧看着荆无命的眼睛,问道:“他是我奴营的兵,我为什么要赶他走。”

    没等荆无命开口,胡忧又接着说道:“不过他的伤很重,如果得不到有效的医治,他活不过三天。”

    “扑通”

    刘小三一下跪在了胡忧的面前,哀求道:“督将大人,求你救救陈大哥吧。我刘小三当牛作马,报答你。督将大人,你也说了,陈大哥是你的兵啊。”

    胡忧摇摇头道:“奴营没有医护兵,我想你是知道的。”

    刘小三何尝不知道奴营没有医护兵奴兵在其它人眼里,跟本没有任何的地位。别说没有医护兵,就连药物供给都没有。平时谁受伤,只能自己处理,好得了就好,好不了就死。死了扔出去,就是那么简单。

    可是刘小三实在不能看着陈大力就这么死了,但凡有一点希望,他都不会放过的。他虽然不认识胡忧,但是他却感觉到,这个督将似乎和别的军官不一样,至少别的军官,就不会把水给他们。

    刘小三还在苦苦哀求道:“督将大人,求你想想办法吧。陈大哥他是好人啊。他是在浪天乱平受的伤,他的血是为帝国而流的”

    此时,其他的奴兵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不时的把目光瞟过来,想看看督将大人想要干什么。

    胡忧的目光扫过刘小三和荆无命,淡淡的说道:“奴营没有医护兵,不过我略懂一些医术。到是可以帮你们看看。能不能救,没有任何保证。你们如果愿意,就把他抬到那边的帐篷里,如果不愿,那就算了。”

    胡忧说完也不等回话,就那么离开了。

    刘小三和荆无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没有底。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督将大人的医术怎么样,这可是一条人命啊,弄不好就完了。

    刘小三语气并不是很坚定的和荆无命商量道:“我看这个督将大人有些门道,要不咱赌一把?”

    荆无命看了眼已经走远的胡忧,直接走到陈大力的身边,以行动带替了回答。

    说是赌一把,事实是不赌也不行了。刘小三和荆无命都很清楚的知道,陈大力这伤再拖下去,那就是一个死。抬到胡忧那里,说不定还活有一丝线生机。

    胡忧早就知道陈大力的箭伤很重,可是割开了陈大力的衣服,胡忧才知道,陈大力这伤,已经不能用‘重’字形容了。因为箭矢插得太久,中箭的肉,都已经烂掉了。一拉开衣服,就是一股臭肉味。外伤最怕拖,这箭伤可要比旋日的那箭伤难多了。

    “能活到现在,也真算是命硬了。这伤几天了?”

    “记不清了,总得有十来天了。”

    回答的是刘小三,荆无命一般情况下,很少有话说的。

    胡忧又问道:“一直没上个药?”

    “头几天,有个医护兵给了我们一些药,之后就没了。”

    刘起医护兵的时候,荆无命的脸上划过一丝温暖。不过胡忧和刘小三都在注意陈大力的伤口,谁也没有注意到他。

    “你们两人把他的衣服全脱了。”

    胡忧把匕拿在油灯下烤着,这地方也没酒精,全拿这个当消毒。

    刘小三和荆无命帮陈大力脱了衣服之后,就老实的站在一边,看到胡忧摆弄着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们也弄不懂胡忧是算大夫还是术士,也不敢问。

    胡忧烤好了刀,又把止血药,刀伤药之类的东西一字排开。清点一遍现有的存货。这段时间一直都没什么机会补充,这身上的药物越来越少了。

    “你们谁把他身后的箭给弄断,一会好拔出来。”

    “我来。”荆无命接过胡忧的匕,挥手把箭给尾给切断。

    拔箭不是问题,关键让胡忧头疼的是陈大力伤口上那些坏死了肉和内腑的问题。右胸可是最要的部份,挨着肺,如果里面也有坏死,那基本上,也就没得救了。

    “朱大能,你那好了没有。好了就给他喝下去。我们快要开始了。”

    “哦!”

    朱大能端着磨入了川草乌的酒,走向陈大力。因为陈大力的伤非常重,胡忧让朱大能给准备了两份,份量轻的,陈大力喝下去,重份量的那份,当麻药外用。烈酒可以消炎,这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一切准备就绪,胡忧让刘小三和荆无命按住陈大力,左手猛的把箭拨出,右手的匕连动,唰唰的在陈大力的伤口上,切下好几片死肉。这切肉可慢不得,陈大力的伤口没有箭矢的压制,血流可不小,不马上处理伤口包起来,陈大力没多少血也以流的。

    刘小三几个看胡忧切人肉跟切猪肉差不多,心里都有些毛。杀人对他们来说,并不稀奇。可是从活人身上切人肉,他们还都是第一次见的。

    切肉刘小三几个没见过,胡忧接下来做的事,他们就更没见过了。看到胡忧居然拿着一根缝衣服的针,在那给陈大力缝合伤口。在场的另外三个人,都有些瞪眼。这个督将大人,他拿人当衣服了,这也能缝?

    胡忧针线活的水平,真是惨不忍睹。人肉的操作性又很差。弄出来的作品,那叫一个惨不忍睹。还好陈大力是男人,如果换成是女人,胸口被缝成这样,不死也没法活了。这真是太难看了,没脸见人啊

    “呼,好了。你们把他的伤口包起来吧,能不能活命,就看他的命有多硬了。”

    胡忧正说着,突然现荆无命的眼睛里,射出尊敬之色,胡忧心里刚一喜,却马上现荆无命的尊敬并不针对他的。胡忧顺着荆无命的目光看过去。穿过帐篷上的破洞,胡忧终于看到了荆无命的目标。

    “红叶?荆无命怎么会认识她?”

    胡忧边想着边拉走出帐篷,他注意到,荆无命动了动脚步,却并没有跟出来。回想起刘小三之前的话,胡忧瞬间就有了答案。之前刘过,曾经有一个医护兵给过他们一些药,如果猜得不错的话,这个给药的,应该就是红叶了。

    “胡忧。”

    红叶一看到胡忧,马上飞跑过来。一般的士兵,是不可以随便进奴营的,但是红叶这医护兵,并不在此列。

    看到红叶的眼中,带着闪闪的泪花,胡忧不由暗叹了口气,喃喃道了声傻丫头。

    “呜呜”

    红叶看到胡忧,再顾不得其他,趴在胡忧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胡忧轻抚着红叶的秀,任由她泄了一会,这才低声哄道:“傻瓜,哭一会就得了,再哭可就不漂亮了。”

    对于哄女孩子,胡忧还是有些经验的。他知道女孩子都是感性动物,她想哭的时候,一定要让她哭一会,不然你很难哄得了她。越哄越哭,相当的麻烦。

    “哼,人家本来就不漂亮,有什么好怕的。”红叶娇哼着,哭声到是停了下来。

    胡忧嘿嘿笑道:“谁敢说我家红叶不漂亮,我跟他拼命。”

    红叶伸出小手,捂住胡忧的嘴,撒娇道:“不许老和人家拼命。你知不知道,每次一听到你的消息,人家都担心得不行。”

    “好好好,咱不拼命。”对于这个大自己几岁的小女人,胡忧还真没有什么办法。二十六岁的女人,正是最成熟的时候,她的吸引力,有时候可以说是至命的。

    胡忧说着拉起红叶的手道:“这里灰大,走,到我的帐篷去,咱们好好聊聊。”

    被胡忧这么一拉,红叶想起了来这里的目的。微一用力,反手抓住胡忧的手,娇哼道:“军团长大人真是太不对了,你立了那么多的功,怎么能把你调到奴营来。走,我们找他说理去,他要是不给我个交待,我就告到到巴伦西亚陛下那里去。”

    女人有时候是万万不能惹得,特别是爱郎被人欺负的时候,她们会像狮子一样,不牺一切来保护她们任为应该保护的东西,哪怕前边是刀上火海。

    在红叶看来,胡忧此时就是被苏门达尔给欺负了。红叶还在路上的时候,就收到了胡忧被调入奴营的消息,马上气冲冲的赶过来。

    红叶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老爹红方正虽然只是个城守,比苏门达尔要底两级,但却是帝都里的实权在物,帝都外城城守,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红叶从小就在帝都长大,见惯了豪门大户。小时候,她连皇子都打哭过,苏门达尔是吓不了她的。她要真为胡忧的事闹起了,苏门达尔的日子,也不见得就会好过。

    胡忧此时还不知道红叶在帝都的身份,不过只比公主差一些,如果不是之前的丈夫是暴风雪军团的人,她跟本就不会到青州来。看这姑奶奶了脾气,胡忧赶紧拉住红叶道:“红叶,你干什么。别胡闹”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红叶起飙来,连红方正都有些怕她,可是到了胡忧这,却被吃得死死的。胡忧一说一拉,红叶顿时就没了脾气,一脸委屈道:“人家这不是想为你讨个公道嘛。”

    胡忧没好气的说道:“讨什么公道,这奴营是我自己要来了,与别人没有关系。你别吵吵了。给我乖乖的,不然我可要惩罚你哟。”

    胡忧说着,目光有意无意的瞟向红叶的翘臀。开什么玩笑,这好不易容才把奴营这些家伙给收拾得听话了,就这么走,那一切不是都白费了?再说了,先不说红叶去找苏门达尔跟本不会有结果。就算有用,让一个女人为自己出头,这样的事,胡忧可做不来。

    红叶被胡忧不怀好意的瞟了几眼,顿时小脸就红了起来,低声嘤嘤道:“坏家伙,人家帮你,你却要欺负人家。”

    胡忧忍不住逗笑道:“这就算是欺负了?我都还没有怎么样呢。再说了,你不是也很喜欢吗?”

    红叶不知道想起什么,脸色变得更红。娇羞不住,佯装生气的噘嘴道:“哼,你就是欺负人家,不跟你说了。”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