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位书友书友共聚天下书楼,共享读书的乐趣!
 天下书楼欢迎您,您可以选择会员登录或者还没注册?

煮酒点江山最新章节

作者:江南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推荐  错误举报

090 章无赖督将

    o9o章无赖督将

    食物,是一个人生存的保障,古语有云:饱暖思yin欲。这句话就很能说明问题。一个人只有得到了最基本的饱暖,才会去追求更多的享受。如果一个人,饿得连站都站不住,你就算是放一个脱光了的大美女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去多看一眼的。

    奴营现在最缺的就是这个温饱的问题,温的问题,比较好解决,围个破布,塞些干草,虽然是难看一点,但是总归还是可以有温暖的。只要肯动点脑子,至少还不至于会冷死人。

    吃饭的问题,就比较难办了。食物它是一个消耗品。别说一日三餐,就算是一天只吃一餐,那也是很大的一个基数。而奴营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这个食物上。

    奴兵在军队里的地位非常低,甚至还不如军中的战马。跟本不会有人去关心奴兵所面临的问题。这食物的供给,在平时的情况下,也许还好一些。可是现在是荒年,又逢战乱,在正规士兵的饭碗都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奴兵的肚子问题,就更是没人理会了。饥一顿,饱一顿,那还是好的,饿死个把,那也是正常的事。

    胡忧要想把奴营抓在自己的手里,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食物的问题。天大地大,肚子最大,民以食物为天,只有能解决的这个最根本的食物问题,才能让大伙跟你干。让士兵饿着肚子跟你去拼命,做梦去吧。

    朱大能当然也看到了这个食物的问题,但是他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所以也就没有往这方面深想下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胡忧不但看到了这个问题,而且还打算从这个方面下手。这让朱大能又是吃惊,又是好奇胡忧究竟打算怎么干。

    几个伙夫听胡忧叫喊着操家伙,全都傻了。讲理?这军中那里有什么可以讲理的地方,别说是军中没有,就算是整个帝国,也没有讲理的地方呀。说去讲理。那不是笑话吗?

    可是他们看胡忧的表情很认真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在说笑话,又有些犹豫了。饿肚子可不是好受的事,如果这个强势的督将大人真能给大伙弄上些吃的,别说是肉了,就算能吃上大米,或几个馒头,那也是一大享受呀。

    几个火伙夫心情很复杂的拿起家伙,木棍,柴刀,菜刀什么都有。有些人是禁不住食物的诱惑,有些人是怕了胡忧。胡忧可是说过的,遵命的有好日子过,那不听令的样板,现在还罢在墙角下呢,谁想去做第二个?

    胡忧看几个伙夫都拿起了家伙,心里微微的点点头,看来之前的威,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不然这样的命令,肯定很难执行。

    难道胡忧就打算带着这几个伙夫是解决食物问题吗?

    当然不是。这几个伙夫不过是引子,胡忧知道,用不了多一会,跟在他身后的奴兵,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的。

    满意的点点头,胡忧大手一挥道:“都跟我来。”

    胡忧说完领头就走,朱大能紧跟在胡忧的身后,接着是几个犹犹豫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怀着害怕和兴奋的交织心情,跟在胡忧身后的几个伙夫。

    看到这样的队伍,从厨房那边走出来,奴营的士兵一个个全都傻眼了。

    这又是唱的哪出呀?

    这个新来的督将大人,他又想干什么?

    到哪里都不会缺好事之人,有大胆的跑上去打听。他们当然不敢直接去问胡忧,那些跟在胡忧身后的伙夫,自然成为了最佳的解答人。

    从伙夫嘴里听到了答案,那是有些人摇头,有些人兴奋,有些人当即就加入了这支队伍里。

    胡忧对身后生的事不闻不问,带队只管向前走。走到校场中间的时候,这支部队的人数,已经达到了一百多人。

    有了这一百多人的基数,那加入的人,就更多了。奴营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生活,这里从来就不缺胆小的人,等胡忧来到营门前的时候,身后已经跟了五六百个拿着乱七八糟武器的奴兵。还有不少反应慢的,正在赶来。而更多的,则远远跟在队伍的后面,形成另一支更加庞大的队伍。

    奴营经常会出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因为防止奴兵生事,奴营外一般都会驻守着其它的部队。他们的任务,就是看着奴营。这样的部队,一般都是轮值的。

    今天轮值的是暴风雪第五师团,师团长是克劳德。第五师团在青州曼安之战暴之前,就已经调到浪天平红巾军去了,三天前才回到青州。这个师团在浪天期间,主要负责后勤补给,基本上没有经过大的战火,编制还算是比较完整的。

    第五师团的警戒线与奴营相隔不到五十米,奴营突然大量人马冲出营地,他们马上就现了。警戒的一纵队马上迎了上去,把以胡忧为的奴兵给堵住。其他的接警士兵,也同时快集合,随时准备支援。

    纵队长怒冲冲的从队伍里走出,看到奴营领头的人穿着督将的军服,眉头不由皱了起来。隐隐的觉得今天弄不好要出事。

    纵队长给胡忧行了一个礼,压着火问道:“督将大人,请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胡忧的督将身份摆在那里,纵队长就算是不满,也得客气一些。胡忧可是正牌的督将,与他的师团长平级的。他能对奴兵凶,却不敢对胡忧凶。

    胡忧上下打量了一眼这个拦住队伍的纵队长,轻松平常的说道:“没想干什么。这不吃饭的时间到了吗,我和兄弟们去吃饭去。”

    胡忧的话,让这个纵队长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如果只是胡忧自己出去吃饭,那没有什么问题的。因为胡忧的伙食本就不在奴营之中。但是胡忧带着这么些人去吃饭,那就是有心找事了。

    奴兵是身份在军中连马都不如,一个督将和奴兵混在一起,还称兄到弟的,这个纵队长还真没见过。

    纵队长在心里暗叫倒霉,这样的事,怎么就让自己摊上了呢。这要怎么办,他也没有个主意。放过去,那肯定是不行的。可是不放,胡忧的军衔可是在他之上。要拦还真有些难度。

    纵队长想不出办法,只能拖着,好在师团长也在军中,只要拖到他来了,那也就没他什么事了。

    胡忧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纵队长在心里想什么呢。胡忧的心里比谁都清楚,这要真冲过去,就算见到苏门达尔,这食物的问题,也不见得能够解决。而且就算解决了,也不是胡忧想要的那种。

    胡忧要的是立威,不是哀求。求来的东西,那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威怎么个立法?

    去苏门达尔门前横?那肯定不行,军中的等级制度可是罢在那里的,谁敢让苏门达尔没有面子,苏门达尔就敢让你没命。

    胡忧一开始的想法,就是冲着这个守在奴营外的师团去。这是一个与他平级的单位,刚刚好,可以满足他的需要。

    胡忧上前一步,逼视着这个挡在面前的联队长,冷哼一声道:“校尉,这事与你无关,请你让开。”

    跟在胡忧身后的奴兵,看胡忧这是玩真的,也都跟着上前了一步,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这挡在他们前面的三百余人。以前他们可不敢这样做,现在有领头的,他们才不会怕呢。

    联队长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豆大的汗水,已经滑落到了脸庞。前眼的这些奴兵,给他很大的压力。那种压力,是来自于心底的。

    “你你们不能过去。”联队长的声音有些打颤。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后退,把路给让出来。这样面对着这些人,感觉真是太难受了。往日他怎么就没有现,这些奴兵有这么强的气势呢。

    两边人马正在对视着,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士兵从后面跑上来。士兵的手里,端着一个大碗,碗里有菜有肉,还有白花花的米饭。

    士兵愣头愣脑的,似乎没有现这边紧张的气氛。边跑边喊着:“校尉大人吃饭了,校尉大人,开饭咯”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那个士兵的身上。士兵毫无觉查似的,挤过人群,把手中的碗塞到那个联队长的手里。

    联队长抱着碗站在那里,都快哭出来了。这不是把他架到火上烤吗。他这饭是吃也不是,扔更不行了。

    胡忧要不是戏演得好,差点都要笑出来了,这小子,胡忧可是认识的。这个士兵叫黑蛋,是候三的一个手下。胡忧怎么会不认识他呢。胡忧没想过针对第五师团。他的选择是任意的,第五师团不过是撞在了他的枪口上。不过他也不是一时火冲上头,弄出的这么一出。事前,他可是做了一些功课的。这个黑蛋,就是他的功课之一。

    纵队长刚想要把手里的碗塞回给边上的士兵,胡忧哪能让他如意,眼疾手快,一把就把碗给抢了过去,渍渍有声的说道:“校尉大人的伙食不错呀。有菜有肉,哎哟哟,还有鸡蛋呢。”

    纵队长都已经要恨死那个士兵了,正在人群里找呢。暗想着有机会非弄死那伙伴不可。听着胡忧的话,他才注意到,今个这伙食,还真是不错呀。

    胡忧这么一鼓动,不说是奴兵,就连正规士兵也大吞口水,这都多久没吃过这些好东西了。原来当官的平时居然吃得这么好。

    朱大能看准了时机,傻里傻气的说道:“督将大人,要不咱就别去讲理了,这里的伙食挺不错,咱们就在兄弟部队里吃得了。”

    这话一出,奴兵是群情激动呀。他们可是过年都吃不上这些好饭菜的啊。看到这些好东西,一个个跟流氓看到花姑娘一样,都走不动道了。纷纷应喝:

    “对对,咱们就在兄弟部队这里吃了。”

    “我不要肉,饭管够就行。”

    “有酒吗?”

    “”

    胡忧看这气氛已经足够热烈了,大手一挥道:“弟兄们,既然第五师团的兄弟那么客气,请咱们吃饭,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走呀,吃饭去。”

    “哗啦”

    胡忧走第一个,身后的奴兵全跟上了。这回上的可不是三百多人,奴营里能走的,全跟上了。走不了的,爬也得爬过去啊。

    可怜的联队长,早被胡忧给扔到了一边。他还在哪一个劲的解释呢。可是有谁听他的。

    胡忧带人直冲第五师团的食帐。地点他早就查清楚了,来这里跟回自己家一样熟。

    可巧,第五师团的士兵听说奴营闹事,饭都没来得急吃,正在集合呢。食帐这边,就十多个伙夫在,那管得了什么事。看到大批人马来势汹汹,转头全跑了。

    奴兵来到食帐,那跟耗子掉进米缸几乎没有任何的分别。胡忧大手一挥,他们就一拥而上。没别的,就一个字吃。

    连吃带拿

    克劳德赶到的时候,看到眼前的情景,整个人都傻了。实际上,克劳德来得并不慢。他也就比奴兵晚到那么两三分钟而已。不过就这短短的两三分钟,食帐里的食物,已经本没了。

    这可是第五师团的粮食呀,都让奴兵给抢了,那他的兵吃什么?

    克劳德当时就不干了,一声令下,把奴兵全给包围了起来。

    第五师团五千人马,眼珠子都红了。这可是在踩他们的脸啊。让奴营的人这么来一下,以后第五师团的人还怎么抬得起头,还怎么见人。

    奴营的奴兵可不管你以后怎么见人,食物就是他们的命,到了他们手里,那就是他们的,谁敢来抢,他们就跟谁拼命。

    “哗啦”一下,奴兵们有菜刀的拿菜刀,没菜刀的扛板凳,捡石块。

    比横嘛,谁怕谁

    克劳德是越看越火,哇哇大叫道:“胡忧,你给老子滚出来。”

    胡忧知道,又该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他咬着个馒头,拖着白蜡枪走出来,用一种很欠扁的声音说道:“喂喂喂,谁在叫我?”

    克劳德指着胡忧的鼻子叫嚣道:“胡忧,你这是纵兵行凶。你知罪吗?”

    胡忧一脸委屈带无辜道:“克劳德大人,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讲呀。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纵兵行凶了。我纵了那门子的兵,又行了哪门子的凶?

    你今天可要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可是和你到苏门达尔大人那讲理去。”

    胡忧这斯从来都是有理走遍天下,没理也一样走遍天下,胡搅蛮缠那就是他的生活计能。想都不用想,直接就给克劳德来了个倒打一耙。

    克劳德骂道:“你带人抢我的饭菜,不是行凶是什么。”

    胡忧嘿嘿笑道:“兄弟们,这位师团长大人说我们这是在行凶,你们说是不是呀?”

    奴营里有人高喊道:

    “被抢饭菜,那是他们没用。连饭菜都保不了,还说什么打仗呢。”

    “就是,这些饭菜,还是我们帮他们吃的好,省得浪废了。”

    有胡忧在前面顶着风雨,奴兵们跟本就不怕什么第五师团的人。一个个胆子肥得很,什么话都敢说。

    克劳德气怒道:“都给我闭嘴。胡忧,你抢了我们第五师团的饭菜,不能就这么算了。你怎么说。”

    胡忧大嘴一咧道:“你去报官好了。”

    “你”

    克劳德突然现,自己面对的就是一无赖。要想跟无赖在这讲理,跟本是没用的,这时候,还得看谁的拳头大。于是大手一挥,向身后的士兵喊道:“奴营目无军纪,私出营地,给我全部拿下。”

    “慢着”胡忧喝道:“克劳德督将,我劝你最好别那么干,不然你可要后悔。”

    “呸”克劳德一口唾沫吐到地上,大喝道:“我到要看看,你们这些溅民,怎么让我后悔。

    第五师团听命,给我上。”

    胡忧手中的白蜡枪一挥道:“奴营听令,打狗回营”

    ¥¥¥¥¥¥

    “报报军团长大长,奴营和第五师团打起来了。”

    苏门达尔眉头一跳问道:“打起来了?怎么回事,难道奴营要造反?”

    “回军团长,不是造反,是奴营的新统领胡忧督将带手下的奴兵,把第五师团的晚饭给抢了。”

    “胡忧?”

    听到这个名字,苏门达尔坐了回去。这个胡忧被放下奴营,十多天来,一直都很老实,他这是要干什么?苏门达尔不得不好好的推敲胡忧的用意。

    如果是要平时,苏门达尔会毫不犹豫的收拾胡忧。可是现在的情况可不太一样,先别说狂狼军团和暴风雪军团的人,都在留意着胡忧的动静。单单他今天收到的元帅西门玉凤的亲笔信,就是一个麻烦。西门玉凤的信上,可是点了胡忧名字的。苏门达尔不知道西门玉凤怎么会知道胡忧,在没有弄清楚这些之前,他可不准备动胡忧。

    狂狼军团的蕾娜塔,同时也收到了奴营和暴风雪第五师团,打起来的消息。

    这消息让蕾娜塔先是一愣,接着就是大感兴趣。那天在城门前,不死鸟特战队的人,誓死保护胡忧的做法,已经让蕾娜塔注意上了胡忧这个人。这几个,蕾娜塔更是看过了胡忧的全部资料,印象深刻啊。
我喜欢这本小说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有错误/更新不及时 举报
推荐阅读: 吞噬星空 凡人修仙传 斗破苍穹 很纯很暧昧 酒神 异世邪君 永生 极品家丁 紫川 法神重生 少年药王 仙逆 长生界 召唤万岁 傲剑凌云 步步生莲 仙葫 佛本是道
九流闲人 官气 寂灭天骄 诛仙 佣兵天下 异界全职业大师 斗罗大陆 异人傲世录 医道官途 天魔神谭 混沌雷修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悟空传 百炼成仙 超级骷髅兵